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它们的政变意图十分明显

人气: 7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29日讯】以“连落三闸”等各种奇葩诡计百般刺激香港和台湾,挖好了血腥的陷阱,就等对手去跳,图谋“决胜于千里之外”,不曾想,机关算尽却还是低估了对手的智商,阴毒的计划遂破产。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北京和上海已然陷于失守,能更多倚重的,大抵只有广东这块构筑已久的政变基地。

政变基地上终年像提线木偶般摆动的一众小喽啰,在这般情形下就一再被掼上前台,承担着繁重的演出任务,其间在基地的舞台上可谓表演充分。不仅密集地滥施抓捕,密集地枉法宣判,而且整人还又整出了人命,有意无意地露出了明显的破绽……打脸行动在演出中,也渐次掀起了高潮。

郭飞雄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堂堂正正履行了一个公民的政治权利,政变分子就是要视法律为无物,按照常规,充其量也只能对郭飞雄拘留个十天半个月了事。而按常规处置,显然无法达到有效激怒国人的目的,更无法给志在推行法治的新政以响亮的耳光,难于给“依法治国”沉重的一击。

既然作恶多端,身不由己踏上了政变的这条不归路,就不惮在审判时荒唐得临时添加罪名,用漆黑的法槌给郭飞雄这类权斗的棋子,再敲出个系狱六年,以讨得其主子的欢心。在临时添加罪名时,没判郭飞雄是“爆破专家”,有机可趁中也没有弄得郭飞雄“正常死亡”,就算得上是在吃斋。

“你们的行为犯罪意图十分明显,情节特别严重,实属恶中之恶。”郭飞雄在法庭上,这般一针见血,令演出在台上的小喽啰,在一定程度上瞬间掉出了底裤。郭飞雄被政变分子在上回的政变中,弄得失去自由多年,妻小被搞得孤苦伶仃远在异国,这次更进一步见识了政变集团兽性的挥洒。

它们何止“犯罪意图十分明显”?它们根本就是政变意图十分明显。胡温主政,它们“如狩猎一般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校园之内虐杀作家独子……习李主政,它们给“依法治国”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而且破绽百出地整出了“爆破专家”,凶残地搞出了人命……

我在部队立功、入党,从军时满怀着报国豪情。我读着泰戈尔等人的文字一路走来,从文后追求唯美,骨子深处也相对中庸。在胡温秉政之初,我在《杂文报》,在人民网,在新网网上,曾盛赞过胡温的亲民。在明珠暗投误入政变基地之后,被血债派整得家破人亡,被逼得“反党反中央”。

廖梦君的惨烈遇害,不仅从方方面面印证了廖梦君是死于谋杀,而且是死于有组织的谋杀。血债派不择手段,在公开难看了“胡温新政”之后,时至今天仍悍然公开难看着“习李新政”。它们一如既往乱拳打死老师傅,政变的意图十分明显,搞臭了“胡温新政”,又图谋搞臭“习李新政”。

它们在这轮强劲的被清洗中,早已方寸大乱,狗急跳墙。它们的政变意图如此明显,以至不愿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以至把能用上的棋子,都想方设法要给用上。郭飞雄说:“未来民主法治时代的法庭,将用公正的方式审判你们的罪行……”实质不用等到民主转型,它们的覆灭就已注定。

“胡温新政”也好,“习李新政”也罢,无疑有其自尊,不会气忍声吞,不会任由政变集团变着法子对其左一耳光,右一耳光。周永康等前台匪首会落得今日,与长期犯上作乱也不无关系。独立于党中央和广东省委的广东政变集团,政变意图越是暴露得明显,就越是可能被出其不意一锅端。

写于2015年11月28日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2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

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23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1-29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