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小混混到牙医 蔡忠廷曲折的圆梦之路

黄玉燕台中

【大纪元2015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一路跌跌撞撞、桀骜不逊的人生旅程,从儿时意外失去至亲的锥心之痛开始,蔡忠廷不明白“生命究竟为何而存在”?于是偷钱、打架是他对抗生命无常的方式之一;之后为了赌一口气,如愿考上牙医科系,就在迈向人生胜利组时,曾经恣意挥霍的身体,却向他发出怒吼;再次跌入深渊的蔡忠廷,此时已是“名利如我如浮云”。对他而言,找出生命意义的答案,才是最重要的。

用叛逆闯祸 质疑枯燥人生

身为家族中最受宠的幺子,蔡忠廷自认“孤傲、自大”的个性,很难把长辈的话听进去,加上一点小聪明,他用“很会来事儿”描述自己常用闯祸的方式,去对抗“枯燥”的人生。“经常瞒着父母打电动、甚至与人争执、打架”,他说,家族长辈看到我嚣张行径,私下摇头说,“这小孩缺角(台语:没救)了”。

家中大笔金钱曾3度不翼而飞,蔡忠廷说,偷钱的行为一次次伤透长辈的心;第一次是偷了奶奶2万元,他把大笔金钱换做10多把BB枪,分送给巷弄里的小孩,宛若想要当起“黑道大哥”般地恣意妄为。

“是爸爸选择用原谅,制止了我继续偷窃的行为”,父亲明知到家中失窃的5万元是我偷的,却对他说,“人犯错不过三, 我就是相信你,你没有偷钱”,蔡忠廷说,“父亲选择原谅,却比用处罚的方式,更让我感到沉重!”

“我不能愧对父亲对我的相信”,叛逆的蔡忠廷此时在心中暗暗发誓,“若今后不是用劳力获得的金钱,我一概不要。”

体悟生命无常 萌生修行念头

“国小时就想找一个师父,教我如何修炼”。蔡忠廷回忆为何从小就萌生“出世”的念头,可能起因于家中至亲的二姊,突然在一场车祸中过世, “生命无常”冲击小小心灵,“刚才还在聊天的人,竟可以一下子像梦一样的消失掉!”

“人生除了求学、工作、生儿育女,难道没有其他的路?我是不是该走一条不一样、更有意义的?”蔡忠廷在青少年叛逆期,仍反复地问著自己。

打击接踵而至 发现神的存在

高中时期,因离家求学在外住宿,而没法静下心来念书,成绩总挂在倒数5名内,但在篮球、排球、游泳等体育项目,却有好的表现,在学校还算是个风云人物;但看似气风发的蔡忠廷,岂料上高三时,却被接踵而来的考验彻底击垮。

他说,和女友在一次争吵后分手,失恋的巨大痛苦向他袭来;紧接着是扭断腿,只能拄著拐杖的蔡忠廷,瞬间也失去体育健将的光环;当家中再传来爸妈身体出现状况时,“忧郁”竟悄悄上身,几乎让他走向绝路。

“那一年什么都失去了”,联考失利在意料中,为平复内心煎熬,曾进到庙里求签问卜,发现签诗竟能直接回应他眼前的困境,让他第一次体验到“神”真的存在。理了个大光头、柱著拐杖,北上台中补习,抱着考不上牙医系就不回家的决心,展开一年的重考生活。

多采大学生活 失眠悄悄上身

如愿考上牙医科系,展开他大学六年的多采生活,除了读书及机械研发兴趣,依旧没有忘情寻道之路,他说,到图书馆找答案,求道求法的心越来越强。

挥霍青春要付出代价,蔡忠廷说,大四那一年忙碌紧凑,除了为成功研发的洗牙机申请专利、还带系上游泳队,并接手牙医营的微电影,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却引来严重的失眠问题。

毕业后前往马祖当兵,他被分配在卫生所担任医官,让他担忧的问题也开始应验了;因伴随着长时间看诊与高三跳街舞伤到颈椎的旧疾复发,身体的承受已超过负荷,瘫痪的恐惧天天在生活中上演,“好不容易考上的牙医师,还能做多久呢?”

迎来《转法轮》 踏上修炼

2009年,有位郭大姐送他一本《转法轮》,无心翻阅却让他在心中发出呐喊,“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法!”蔡忠廷回忆说,那时真的是舍不得把书放下, 如饥似渴地在一天内就看完,就像书中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我感到身体每一根毛孔都打开了,“为何到现在才得到这本书?”

“被子拉一半就睡着了!”蔡忠廷形容现在的睡眠品质,而令他畏惧不已的脊椎神经痛,也在一次神奇的经历后消失无踪,他描述,“隐约中被一只手往前推,紧接着脖子发出剧烈响声。”

珍惜得来不易的修炼机缘,蔡忠廷说,“未来的生活,就是想更纯净自己”。

编者注: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创编的佛家修炼大法,1992年5月13日在中国长春市开办首期法轮功学习班。1995年4月台湾阳明山成立台湾第一个法轮功炼功点,1997年11月李洪志先生莅临台湾,在台北三兴国小与台中雾峰农工讲法共10小时,当时有缘聆听师父讲法的台湾学员约2千人。

目前,台湾有数十万人修炼法轮功,1千多个炼功点遍布全台各地。18年来,法轮功学员实践“真、善、忍”所体现的精神面貌,也给台湾社会带来清新、祥和的气象。每逢11月,台湾召开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时,台湾的学员特别感念师父传法度人的洪恩浩荡,希望透过个人的修炼故事,可以让更多有缘人有机会认识法轮大法的美好。

责任编辑:罗令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