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日本高尾山求助119(上)

作者:水野

从高尾山上俯瞰山下的情景。(GettyImages)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去年父亲来日本探亲时去了东京近郊的高尾山登高。登上峰顶,极目远眺尚覆残雪的富士山,在“一览众山小”的闲情后,就萌生了从4号线下山看吊桥的雅致。

无奈父亲残年余力,没下得几步石阶就不慎扭伤了脚背,在半边悬崖半边峭壁的羊肠山道上,攀着我儿子的肩臂打算咬牙撑下山去,终究力不从心,受伤的脚再次被那些山道上盘根错节的老树桩重创。

父亲吃疼的一声短呼,收了惯性的速度,慢慢挪到壁边停下。“唉呀,这怎么办?我这脚不是一般的疼啊!走平路都吃亏,这要下山去还得多远啊?”边说边脱下鞋袜,只见脚背有了淡淡的紫。

“算了,豁出去,就走慢点费些时间了!”又继续靠着我儿子一拐一拐地攀肩蹒跚。

曾经视网膜脱离过的父亲,戴3千多度的眼镜都看不清视力表上最大的字母。由于看东西没有立体感,下楼梯时尤其困难,根本就分辨不出台阶级别的落差,有规则的楼梯还能凭著感觉下,这没规则的石阶再加上脚伤,我们的行程缓慢无比。

5月的暮春时节,即使刚避开月初的“黄金周”,可游人还是如织。4号线的山道蜿蜒陡峭,窄窄的山路有时只能容一个人行走,或者上山的人等下山的人先过,或者下山的人等上山的人先过。无论前面等著上山还是后面等著下山的游客,都静静等著缓缓跟着,没有催促的声音,也看不到埋怨的表情,人们都很从容的谈笑、拍照、欣赏风景,偶尔有特别宽的山路也是极小心地保持距离超越我们,唯恐太唐突。

沿途好些个素不相识的游人关问父亲的、需不需要帮助的,甚至还有人要将自己手中的登山杖给父亲使用……如果在中国,肯定早有人不高兴我们这样挡道滞涉了,若遇上冷言冷语摆脸色的,没准儿还会和人吵起来,“难道谁愿意故意弄伤自己啊”等等。反倒是这些礼彬通情的日本人让父亲觉得不好意思,想走快点又奈何脚不争气是越来越疼,以至于疼到“钻了心”不得不停下来。

我们4人只好一字排开静静靠在壁边上,以免挡住了上下的游人。刚才我女儿还雀跃嬉笑的一脸悻悻,是她和她哥哥选了这探险的4号线想新奇冒险,现在不但不能探险,哥哥还大声喝斥她姥爷受伤了还没心没肺的上下跳跃……父亲唉声叹气,不甘心坏了大家的好兴致,更担心今天这种情况如何下山?下山后回家还得坐两个多小时的电车,脚又如此不便……气氛在那一瞬间非常不好。

又有前来关心的游人,我简单说明父亲的状况后趁机向他打听离山底还有多远,他看看父亲的样子摇了摇头,告诉我们这才十分之一不到的路程,况且越往下路况越恶陡,劝我们不如原路返回山顶再打119求助下山,若父亲实在走不得了就在这里打119也行,只是要费时等,毕竟救护人员下来要花时间,用担架抬也不太方便,并表示如果现在需要的话他可以马上帮着打电话联系。

如此我们又返回峰顶,迎面向两位结伴游玩的日本老太太求助,她们先帮着打高尾山公园管理处的急助电话,没人接听就直接拨打了119,说了我们的情况、特征、大概方位后,表示救护人员大约十几、二十分钟后到达,让安心等待,一再谢过老太太后我们就在1号线的表参道边等著了。

一直烦怨不安的父亲担心叫119会花不少钱,我一愣,119会花钱吗?以前为儿子叫过两次119去医院也没找我要钱啊?

父亲不信:“怎会不要钱?在中国打个计程车还得花钱呢,何况还要人家急救?上次你伯伯为他孙子叫了个120去儿童医院,还给了200元呢,你以为救护车是计程车啊?叫完就完了?比计程车还贵呢!所以在中国有病能挺著去医院情愿打车都不愿叫120,叫不起啊!日本的交通费比中国还贵(日本交通费的贵在世界上可以排名的,呵呵)到时得花多少钱啊……现在在中国就是不能病,病不起啊……”

我安慰父亲:“刚才那俩日本老太太也没听过叫120花钱的,再说只用他们的车下山又不是送到家,回去坐电车也方便,日本的秩序很安全不用赶慌,又不是在国内,怕上慢了车会被夹着脑袋或是下慢了车会过站。看你六十多岁的老头了,脚还一瘸一拐的,谁都会关照你的,担心什么不方便呢……”

远远传来救护车那听着惨得慌的“披——叵——、披——叵——”长鸣声,这尖厉的声音对于我们却是极安心了。我让儿子赶紧先去峰顶的大展望台上等著救护人员好带过来,毕竟我们现在等的道儿不方便通车。

几分钟后,一个长靴戴帽的巡警A紧跟着儿子小跑过来,确认求助人是我们之后立马在对讲机里一阵急促的联系。

一会儿另一个长靴戴帽的巡警B从巡警A相反的方向跑上来,拿着对讲机边跑边说的,绕过我们转弯消失在另一隅,半分钟后又大汗淋漓地折回来,拍著巡警A的肩大喘气:“原来你们在这里,刚才我跑过了!”我才明白为了保险起见,还有一个巡警B从相反方向过来找我们,等于是A、B俩巡警从“两边包抄”以防错漏求助者。

紧接着又两个浅蓝衣褂的医警跑过来,一个迅速拿出体温计夹在父亲的左腋后,又在右手绑上布带测量血压,另一个刷刷记下资料,并询问父亲的具体年龄、目前有无正患的疾病、当天有无吃什么药、早餐有无吃、几点吃的、扭伤脚时是几点……非常详细也非常宁和,怕我听不太懂就重复一遍,再通过我儿子翻译,然后再去一边看父亲扭伤的右脚,并通过我儿子翻译询问我父亲除了脚痛有无其它不适等等,巡警A则在另一边确认我的联系方式住址等等。

几分钟后巡警B带着六、七个桔黄衣裤的消防警拿着各种器材跑过来(请留意我没有夸张,所有的巡警、医警、消防警全部都是用跑的),有支开气垫担架并充气的,为父亲穿上类似救生衣马甲的,为父亲敷上冰袋的,为父亲穿好鞋袜取出体温计整理衣衫的……总之父亲非常的受宠若惊,一个劲儿表示只是脚扭伤了而已,怎会如此的劳师动众。@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5-11-04 7: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