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各界专家观看《难以置信》纪录片

澳洲著名移植伦理学家、邦德大学卡特里娜‧布拉姆施泰特(Katrina Bramstedt)教授(左)与医生反对强制活摘器官组织的医疗顾问委员会成员、悉尼大学教授玛利亚.菲雅塔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 MD)女士(右)在讨论会上。(明慧网)

人气: 5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06日讯】调查近年来在中国通过器官移植而大批谋杀法轮功学员的纪录片《难以置信》(Hard to Believe)于2015年10月28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厦(New South Wales State Parliament House)内放映,来自医疗界和法律界的专家、学者们及政界人士观看了纪录片。观看之后与会的专家们进行了一场问答式的讨论,指出澳洲对这项历时十多年仍在进行的暴行应当承担的道德责任以及这一点对维护正义的重要性。

据明慧记者穆文清澳洲悉尼报导,这次纪录片的放映得到澳洲人权律师协会(Australian Lawyers for Human Rights)的支持,新南威尔士州绿党议员大卫‧舒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主持了问答讨论。多位专家在现场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包括通过视频参加会议的中国问题专家、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澳洲著名移植伦理学家、邦德大学卡特里娜‧布拉姆施泰特(Katrina Bramstedt)教授,老年医学专家、医生反对强制活摘器官组织的医疗顾问委员会成员、悉尼大学教授玛利亚‧菲雅塔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 MD)女士。

新南威尔士州绿党议员大卫‧舒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在观看纪录片《难以置信》后,主持讨论会。(明慧网)
新南威尔士州绿党议员大卫‧舒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在观看纪录片《难以置信》后,主持讨论会。(明慧网)

历史与现实

专家们认为,简单的供给与需求的改善,或许可以减少澳洲人到其它国家寻求器官的数量,但永远也无法解决发生在中国成千上万的良心犯身上的严重人权迫害。澳洲人权律师协会主席内森‧肯尼迪(Nathan Kennedy)说:“面对这样的暴行我们不能置之不理。”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2014年已经向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提交了150万个他们征集的签名,但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肯尼迪先生表示:“(活摘器官)是个一直在持续的问题,必须处理、调查并制止。”

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时,伊森‧葛特曼先生以记者的身份住在北京,亲身见证了法轮功在中国兴盛的状况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残酷迫害。2006年活摘器官罪行曝光后,葛特曼开始了对这件事情的调查。经过历时五年的实地考察和专访后,他撰写了《屠杀》一书,他估计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了器官。他并指出,活摘器官一直在持续。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人尽皆知,但中共却一直以经济利益为筹码干扰澳洲政府做出应有的回应。舒布瑞杰议员说,2个月前他组织“国际人体器官贸易简报论坛”,意在敦促议会修改现有的法律,禁止去海外接受不道德器官移植,以限制国际非法器官交易,并呼吁制止中共非法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结果会议前一天,中共驻悉尼总领事写信给新南威尔士州议会议长,暗示他不要参加该论坛,否则,澳大利亚和新南威尔士州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将受到威胁。当然,中共的企图并未得逞。

道德与责任

澳洲著名移植伦理学家、邦德大学卡特里娜‧布拉姆施泰特(Katrina Bramstedt)教授说,器官捐赠与强摘器官是两个对立的概念。她说:“器官移植是建立在‘器官捐献’事件基础上的医疗奇迹,而非‘强摘器官’。”“器官捐献是(捐献者赐予)的礼物,而非从不情愿的受害者身上强取。”她警示医疗界的同仁说:“我们医生的双手不是用于虐杀人的。”

布拉姆施泰特教授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宗教与伦理》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官员并未因活摘器官感到羞耻,他们对道德、对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似乎有另一套(与世界)不同的标准。她同时指出,中共活摘器官不止用于移植,还用于研究、教育、展示等方面。

公开的资料显示,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建立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曾用几千条人命针对药物注射死刑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而这些研究成果又被利用来更有效的进行活摘器官。

布拉姆施泰特教授非常关切澳洲人通过不道德的方式获取器官,她表示一些患者在澳洲或其它国家等不到器官的情况下,“会愿意接受来自中国的器官。”“绝望中他们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在澳洲器官捐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会导致他们做出不道德的决定。”

虽然澳洲每年有多少人到海外旅行进行器官移植并没有官方统计,但普遍认为仅新南威尔士州每年就有十几人。社会上一些评论家认为,这个数目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对此,辛格教授认为这种看法是不对的。

澳洲与中国的活摘器官还有另外一种牵连。二零零六年之前,数百名中国医生在澳大利亚的医院进行了移植手术的培训。辛格教授说:“那就是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怎么发展起来的……他们在澳洲接受培训的。”她认为澳洲医疗界对中国的活摘器官暴行有一定的责任。

行动与建议

针对目前政府和业界对“中共活摘器官”关注不够的现状,辛格教授提出了三项可以马上践行的建议:

一、通过一项法律将澳洲公民旅行到存在活摘器官的国家进行移植或通过中介获取强摘的器官的行为定为非法,这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做的,确保澳洲公民不介入这样的器官交易。这在澳洲自己的土地上已经是现成的法律,只需将其适用于到其它国家尤其是中国即可。目前只有以色列、西班牙和台湾通过了类似的法律,澳洲也应该这样做。

二、询问悉尼大学副校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为何中共移植系统的负责人黄洁夫现在还是悉尼大学的荣誉教授?既然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最基本的原则。

三、要求世界移植协会的主席、悉尼大学教授菲利普‧奥康奈尔(Philip O’Connell)取消黄洁夫在该协会的成员资格,因为该协会要求所有的成员都必须遵守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如:联合国的规则、世界医疗协会的规则、世界移植协会的规则等,黄洁夫违反了所有这些规则。

辛格教授指出,黄洁夫今年一月声称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将并入器官捐献系统管理,意在混淆活摘器官与器官捐献,清除器官来源的透明性,以掩盖真相,洗白历史。黄洁夫是中共活摘器官的领军人物,如果我们还给他荣誉,我们就成了他的共犯。她引用捷克民族英雄扬‧胡斯的话说:“追求真理,聆听真相,了解真相,热爱真理,讲真话,坚持真理,至死捍卫真理!”

她说:“我认为我们不应任由历史被抹去,为了那些受牺牲的家庭,他们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应当像爱护自己一样爱护他们,这是我们的责任。”她最后呼吁大家要维护正义。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11-06 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