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阴霾萧杀千百罪 泪血嘤啼亿万魂

九天剑

世界巡展中被塑化的母婴尸体,引起外界对尸源的强烈质疑。传统依然很强的中国人,不可能让亲人的尸身被如此处置、展览。(图片来源:大纪元合成)

人气: 126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06日讯】浩瀚宇宙天体中,我们有幸诞生于这个蓝色星球,由自然人的松散个体,到组合成男耕女织的家庭,一步步走向群体、部落、城邦直至民族、国家。我们在天赐万物中生活了千万年,世世代代繁衍承传,创造文化,仰神感恩,享受着喜怒哀乐的情感生活,经历着生老病死的人生岁月。

然而自打100多年前一个叫马克思的普鲁士犹太人来世,自称魔鬼撒旦指令他报复人类开始,共产邪恶主义就从他的脑子里和自办激进刊物中流向欧洲社会,虽然刊印品多次被查封,马氏四处流窜,还多次被普鲁士、比利时、法国、德意志帝国政府逮捕、驱逐出境,但他执著不辍,几十年编攥出一套充满蛊惑的假说,因其挪用拼凑了不少哲学、经济学大家的理论,最终为自己和后世信徒造出一个繁冗拗口杂烩的“主义”——共产,进而迷惑了欧亚不满社会现状的人群。马主义一口咬定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宣称共产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断言人类会从资本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社会,中间过渡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这个危害人类超过百年、阴霾一般的“主义”,使马氏一举成为鼓吹斗争、崇尚暴力的鼻祖。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今被文明社会唾弃,却仍被所谓某第二大经济体奉为“神明”的老马,在阴间悲惨地发现,百年后“全世界无产者”不仅没联合起来,更没照他的遗愿推翻万恶的资产阶级,反而和资产阶级联手,共享自由幸福的生活,这简直就是全阶级的无耻被判!也大大羞辱了老马所着小册子《共产党宣言》的梦呓——资产阶级必然灭亡,无产阶级必然胜利。

老马还惊愕地发现,玩弄他的“主义”杀人夺权、占山为王达66年的东方某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举造出全世界最大的极权资本主义变性国,表面号称信守马主义,却别有用心地从反面证实着老马的共产共妻理论: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资源、产业、金钱,一切,甚至水和空气。最令老马发窘的是,这一切都和无产阶级无关!徒孙们更将“无产阶级”彻底无产化,并无缝延展到脑垂体和私生活——子民不可以乱想,必须熟记马列毛邓江;不可以私语——只能背诵党宣通稿;不可以组团——组团要先建党支部;不可以通婚——婚了也须服从长官的性需要,先公后私……

更具某国“特色”的是:1980年代开始,无产阶级夫妻严禁随意造人儿——要造必先报批,“国策”恩准后须定时定量,毕生只有一次,过时不候,过量送斩。有臭名昭著口号为证:宁可血流成河,不许超生一个!当然,非无产阶级除外:领导无产阶级的阶级、买通特权的大款阶级和名见党国综艺经传的熊猫阶级,其二奶、十三奶、一百四十七奶都随便产子。

这些都超出了老马的百年想象——就算他学会使用计算器也算不清本朝秦城业主的城外子女、某著名人物交巨款买下的超生儿女、某名庙名和尚纠缠不清的寺外家眷和隐姓埋名的几多子女。

这一切,都意在马脑袋之外,又在其预料之中——皆因老马本人身教了得:与妻妾共舞,造人7名。俗话说,有其师必有其徒。敢情如今党国共干们可圈可点之丑,均出自其鼻祖。不过,老马毕竟太古董,还来不及发展马主义到计划造人时段。只等中共发展到政治一片黑暗,经济一塌糊涂,实在摸不到河里卵石,又怕无产阶级人太多嘴大吃穷了国库,便拍脑门发明了计生“国策”。于是一场长达35年的屠杀开始了!

其实中共党首并不尊重老马,只是拿老马当牵线木偶玩耍,最擅长把老马费尽一生编出的马主义简单化、庸俗化、儿戏化。但细想也不怪党首们,那么难懂的德语,那么晦涩的拽文,再译成洋泾滨汉语,谁有耐心读,有工夫还去抢地主浮财、欺乡绅闺女呢。于是马主义早年被党伪学者实用化:单抽出概念、辞藻,扇乎民众顺便给自己打气。但他们不留神真抓到了最精髓的部分——夺权。至于怎么夺,杀多少人合理,老马没给量化。主义有什么要紧,目的最尖端:夺权到手就行。

接下来就是保权。开始老毛还装模作样搞什么荣辱与共、民主协商之类,不然无法圆了反蒋时大唱的民主口号。后来椅子坐稳,就凶相毕露了。还政于民、管理智慧多费事,还是杀人老套路省力——继续,谁想抢权就杀谁,血海尸山不眨眼,杀服了P民才是硬道理。

当然马主义也不能一成不变,到了中国还要“符合”国情:普鲁士有那么多人么?老马哪能想到百年后的中土?既然要发展,本党说了算。几人一捏咕,国策甫出台。

本来造人是个和吃饭一样与生俱来的人伦琐事,从古到今、从我朝到外朝,没有任何统治者乃至暴君愿意管或管得了,因为这事超级复杂、超级危险、超级无聊、超级隐私,但不可思议的是,该党在杀了8,000万无产者和被无产的地主资本家之后,随便生孩子只用两个字就轻松打住——国策!无产阶级们不是吓坏了、唯唯诺诺“拥护”,就是上有国策下有对策——偷怀偷生。都知道那些百炼成土的计生干部刁钻凶狠——没抓住算你走了狗屎运,生下活人也要罚得你痛不欲活;抓住算你倒霉,城里人“双开”罚款,乡下人扒房牵牛。有二胎前科的妇女,计生办联手村书记、地痞流氓随时拖去诊所,剡猪一样摁床上结扎或直接切掉器官。

最恐怖的莫过于二胎孕妇,战兢兢躲藏数月,好容易捱到临产,却突然一天地缝里冒出计生刽子手将其绑去,一针下去,笔管粗的针头隔着肚皮扎进孩子脑袋,死刑犯一般被注射毒针直接杀死。几十年来,高龄大月引产暴行不绝于耳,母婴双赴黄泉惨剧从未间断!

最悲惨是孩子。生育本是人类多么喜庆的一件事:一个生命经过母体千辛万苦孕育,终于来到人间!就算人间再万恶,活该倒霉也让孩子出来看看啊!再说活命、吃饭、造人不是天赋人权么?不行!党不允,“国策”不让!

难怪有人一语道出该党反人类特色:“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人生育。”其实也只是管了广大无产阶级的生育。

2011年,中共国家计生委某副主任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语惊四座:中国计划生育减少4亿人口,为世界减排做出巨大贡献。虽然此言立遭到世界舆论炮轰,此副主任却也以泄露国家机密罪的形式宣告——30年来,国策杀婴4亿!

就像有人说的,依中共的混蛋逻辑,希特勒在世也会参加哥本哈根峰会并宣称:“我灭掉几百万犹太人,减排做的也不错啊”。不过,类比党国减排大英雄,希特勒、东条英机、墨索里尼只能算减排小英雄,杀人差着大级别。

自打中共马氏邪教建党以来,一以贯之的党纲里灌满愚忠和杀戮。最卑鄙处是杀你之前还告诉你,为党而死,你要自认光荣。更阴险的是,为了随时取你性命而不至遭你反抗,从你还是孩童开始,就强拉你参加各种入教仪式,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逼你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这种隔几岁拉进挂着镰刀斧头旗的“教堂”强化一次的仪式,就像魔戒里给魔胚植入程序并不断升级。

一旦该你献身时,你要默诵誓约、义无反顾,不可哭天抹泪儿,生的伟不伟大别在意,它说你死的光荣。党一定会拿你的英勇赴死做教材,不断鼓舞后人去死。

再说回按需杀人“国策”,50年代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反右——消灭了500万~600万不喜欢党的人;59年-61年超额征粮、关闭粮库,制造三年大饥荒——饿死4,300万-4,600万人(赵紫阳语);66年-76年文革,毛为巩固寨主地位搞乱全国——2,000万人死于非命(叶剑英语);8964 邓小平屠城——杀3,700人(国际红十字会语);59年-64年5年间,西藏信教人民被杀和饿死100万以上(班禅、达赖语);新疆、内蒙、宁夏、青海、云贵川少数民族聚居区同胞被杀记录难以计数。

制造最新按需杀人记录的是阴毒蛤蟆江泽民——1999年7月,江匪悍然发动对上亿法轮功修炼人的镇压。“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被下达到按其旨意成立的纳粹盖世太保式阴沟组织610的各级首领。一场烈度超过毛氏“文革”的大屠杀至今持续了16年,还阴魂不散。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洗脑、劳教、关监、苦役后杀戮。其中被活摘器官受害者可能超过200万!

因为太恐怖、太残忍、太不可思议,许多善良人不敢相信。我只能说,当小悦悦被卡车反复辗压的视频里,18个路人无一援手相救时;当老人倒地将死,还要先被拍照解释“不讹你”才得到搀扶时;当海外退党义工劝大陆移植医生不要割取来源不明的器官赚钱,某医生竟回答“我女儿留学需要钱”时,我们还能怎样整理自己的价值观?!

历史在案,真相在眼,为什么不信?我们苦难深重的祖国,我们炎黄华夏的子孙,为什么要为那个假惺惺笃信老马,暗地里拚命保权的腐烂邪教党辩护、贴金?

我们亲受其害几十年,有什么道理会冤枉这个恶棍?它能够不眨眼的杀8,000万平民,饿死4,000万百姓,怎么不可能杀几百万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西方文明国家有先进的捐献机制和民风,移植病人等一个脏器还要几年,有的甚至等到死去,中国人没有捐器官传统,为什么区区几天,医生就可以拿到器官、几十万一个卖给病人?你去问问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他做的那台新疆全肝移植,为什么能有三具鲜活人肝前后飞机送达?!人肝是萝卜白菜么?是从库房随便取用的么?这么蹊跷的事,难道和江蛤蟆卖国淫乱“闷声大发财”,镇压法轮功的“国策”连不上?更何况联合国人权组织、大赦国际、追查国际、美国国会、加拿大资深人权律师都给出了相同答案并同声谴责——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活摘器官必须制止!

从4亿胎婴的惨死,到数百万修炼人被剖肝挖心杀害卖钱,作为人,我们不该想点什么,说点什么?如今,萦绕在党国全境久驱不散的阴霾,走遍世界各地、各国、天涯海角你都看不到的恐怖景致,那就是古今中外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天谴显像!那就是我们的8,000万同胞和我们的4亿婴孩在天之灵的怒喝!

一个亵渎神灵、践踏人性的邪教党,为保权赫然出台各种名目的杀人“国策”,按照需要随时杀害手无寸铁、毫无反抗之力的国民,不管它给自己脸上贴上再厚的金箔,买通多少洋人给自己兽身打上五彩光环,也无法抵命——我中华亿万同胞的宝贵生命

就算它下一分钟停止杀人,也来不及了!自作孽,不可活!欠命还命,共产恶党必须解体,这是普世天理!因此,举拳头向它发过誓的同胞,赶快退出,抹去毒誓吧,神慈悲于人的最后时刻正在逝去!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劳拉

评论
2015-11-07 1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