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阚神州:打开尘封的冤案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08日讯】前不久得知,山东沂蒙山区的一位年迈的老母亲,在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状上郑重的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向最高检察院传递了自己的诉求:她要为十二年前冤死的女儿讨个公道。

这位老人家住山东蒙阴县旧寨乡谢庄村,她的女儿叫张德珍是蒙阴县旧寨中学一名生物教师。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她在沂水师范学校查体时发现患有乙肝病,四处求治无效,最后在亲戚的引导下修炼了法轮功才得以痊愈,生命因此得到延续,她因此对法轮功感恩不尽。但当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后,张德珍遭到了当地恶徒们强加的数次非人摧残。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张德珍在蒙阴县岱崮乡又一次被县国保大队恶警强行囚禁在看守所近四个月。遭到恶警鲍西同、田列刚等的拳打脚踢、警棍轮番毒打、十多次野蛮灌食、侮辱摧残。最后在610恶徒类延成、看守所长恶警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狱医王春晓与中医院医生强行给张德珍多次注射了不明毒药,终致张德珍于新年前一天即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阴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含冤离开了人间,时年三十八岁。

恶徒们怕罪行暴露,便连夜制造假证和伪证,谎报县委说张系自杀,对张的家人说其死于心脏病,并威胁、暴打张德珍的哥哥张德文,强制他在火化书上签字后,匆匆将尸体火化,又派恶徒窜至张德珍的家乡,抄了其哥哥张德文的家,抢走了张德珍生前部分照片,企图做死无对证的假相。张德珍的亲朋好友在悲愤之余,强烈要求蒙阴县司法机关惩治凶手,始终没得到回应和答复,而凶手们仍逍遥法外。使这个惨案被尘封了十二年之多。

十多年来,张德珍的老母亲每当想起女儿的悲苦冤屈,寝食难安,眼泪都已经哭干了,但这位坚强的老人家心中抱定了一个誓愿:一定要在有生之年为女儿讨回公道。然而这一等就是十二年之多。当她听说现在全球骤然突起诉江大潮,这位老母亲立即整理好了控告罪魁祸首江泽民的诉状,郑重按上手印,发向了最高检察院,并被高检签收,终于传递了自己一份久等的誓愿,虽然不知何时立案,甚至现在没有回应,可对于这位老母亲来说,等待了十二多年才盼到这一天,其心也苦,其情也悲。

然而中华大地上,像张德珍这样被尘封的冤案命案惨案,在江泽民无端发动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何其多。如果回顾逝去的岁月,人们会发现,在那些不计其数的冤案命案惨案里面,是一曲曲永远不老的悲歌。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副市长汪亚轩的为官标准是:一心向善为百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中共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迫害指令,赤峰市就派汪亚轩去参加。当时汪亚轩坦言法轮功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之后,中共代表找汪亚轩谈话,要求以“党性原则”为重,都被一心说真话的汪亚轩给回绝了。迫害开始后,汪亚轩以市长身份一直在赤峰市抵制中共迫害,公开保护法轮功学员,并到处为法轮功说话,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赤峰市一时难以推进。为了让汪亚轩销声,一九九九年八、九月的一个公休日,汪亚轩被暗中杀害,时年53岁。为了掩盖真相,当局制造了汪亚轩到红山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的假现场。之后,赤峰市成为了内蒙古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内蒙古42%的死亡案例都出自赤峰市。

齐金胜,男,时二十七岁,原籍河南。一九九六年到盘锦市人寿保险公司做营销工作。由于他为人忠厚、诚实,工作认真、负责,赢得了众多客户对他的信任,他的业务技能在公司也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然而他的人生之路却只有短暂的二十七个春秋。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齐金胜只身一人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讨公道。两天后的十一月三日,北京公安局把电话打到他所在的公司通知他已死亡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他的家人悲痛欲绝。他的姐姐到北京时在太平间里见到弟弟遗体,发现他的身上多处是电棍电击留下的痕迹。他的死因只凭警方编造,未经任何法医鉴定,最后警察还逼家人火化遗体。家人明知道是冤屈,但迫于压力,申诉无门,只好含泪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

曹阳,原重庆市南川市东胜火电厂车间主任。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六时许,南川市公安局恶警以复印法轮功传单为由将曹阳绑架。南川市法院于二零零一年二月非法将他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曹阳被劫持至垫江东部劳改农场严管队,后分到垫江劳改一中队。六月十七日,曹阳被劫持至严管队“集训”,饱受折磨。他在所谓揭批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遭到狱警疯狂的摧残。当种种迹象表明恶警要置他于死地时,曹阳用牙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上用鲜血写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八月二十六日晚九时许,曹阳死于严管队洗手间,年仅三十岁。曹阳的妻子赶往劳改农场,也未能亲眼见到解剖遗体。最后仅由法医向亲人宣布曹阳为“自杀”。几天之后,劳改农场与南川公安局警察逼迫家属签字同意曹阳是自杀身亡,否则,家属和亲人全部下岗。

湖北省麻城宋埠镇何行宗(男,五十五岁),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早上,他在本村大路旁电线杆上张贴法轮功标语,被宋埠派出所警察发现,在路边活活被打死。警察为了掩盖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并将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张法轮功标语传单揣到他衣袋里,而后请来法医进行人身鉴定,谎称死者身上没有伤痕,是贴传单时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后事时,发现何行宗脖子上有两个深凹进去用手掐出来的深印,后脑杓有重伤,下身睾丸被捏破。村里的群众见何行宗这样被警察活活掐死,坚决要找派出所为何行宗讨个公道,但派出所却威胁说:这个事情你们不要找我们,我们也不找你们,他是张贴传单而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罗织湘和丈夫黄国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海珠区出租房被抓,夫妻俩被送海珠区看守所。因罗织湘被查出已有3个多月的身孕,即被610劫持去黄埔戒毒所洗脑班进行洗脑“转化”。罗织湘在戒毒所洗脑班绝食7天,抵制迫害,随后被4名戒毒所派去的保安押送去天河中医院,十一月三十日不知何故罗织湘从三楼摔下致使头部受伤,又转送暨大华侨医院治疗,十二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九岁。黄国华随后被送花都赤坭一所非法劳教。罗织湘的公公、婆婆从老家山东临朐县五井镇茹家村赶到广州讨说法。兴华街610歹徒撕下伪善的面孔,召集了60余人并打110恐吓。

北京怀柔区的彭俊光,男,时年五十五岁,坚定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送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再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当时的大队长是凶残而伪善的赵江。一月二十二日劳教所升血旗时,彭俊光喊“法轮大法好”,被劫持到集训队迫害。一月二十六日,司法人员到彭家谎称彭病死了,并威胁说:“只要你们不追究死因,你们可以挑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万五千元丧葬费,如不服从政府的安排,叫你们全家失业破产,无以生存。”在彭的遗体火化时,有人看到彭俊光的头部和身体被打成黑紫色,脸上有电棍伤痕迹,肢体有骨头折断。恶人对彭俊光实施了什么恶行,外人无从知晓。

史永清(女,时三十五岁),河北省安国市祁州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她多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请愿,在二零零一年被当地恶徒投进保定劳教所加害,劳教释放后,祁州镇曹书记强行将她拐卖到定县丁村,甚至还把她户口也强制迁走。史永清在丁村遭随意打骂和强暴,出入没有自由。史永清忍无可忍,以拐卖妇女、儿童罪上告祁州镇时任曹书记,结果反被劳教,劳教到期后又被绑架到涿州洗脑班继续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时,当局趁她家人不在时把她偷偷送回扔进她家院子一走了之,二零零四年一月九日史永清含冤离世。

贺秀玲(女,时五十二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民,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三月十一日早晨7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徐承本通知了附近几个家属,一起来到医院太平间时,一看她还活着,经医生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由于恶徒不予任何抢救,导致贺秀玲不久含冤离世。徐承本后来知道妻子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将妻子尸体保存起来持续上告。在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恶警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杨立创(男,时三十七岁),原为甘肃省会宁县土木乡政府财政所干部,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先后四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被劳教一年,第二次被劳教一年六个月。但杨立创两次劳教释放后仍经常向人们讲真相,发资料,当地派出所所长扬言以后抓住弄死他。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前后,在县党校保先时,杨立创被单位领导以清理遗留手续为名骗回单位,当晚将其迫害致死后抛尸水窖。其单位欺骗家属:本人领了三个月工资后外逃,发现其办公室有真相资料,要亲属劝其回单位上班。大约一周后,当地百姓发现了窖中尸体,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

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深泽镇奇秀饭庄老板娘贾荣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多种疾病神奇般的康复,全家四代十二人走入修炼。然而,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迫害中,贾荣娟先后五次被非法拘禁,被非法劳教、屡遭酷刑折磨;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关小号、甚至被关到男队五楼禁闭近半年;在高阳劳教所特殊隔音封闭的房间,遭六根电棍电击(包括阴部)、探照灯直射眼睛、野蛮灌食……车轮战电击迫害、不让睡觉。迫害中,贾荣娟家八人:弟弟贾振杰、母亲、公婆二老、弟妹王丽敏、姐姐贾荣芬、丈夫何志勇、大嫂玉国芬先后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时为中共头目江泽民利用中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至今不休,数百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虐杀,成千上万的善良人被活摘器官焚尸灭迹,江泽民制造了无数的冤案命案惨案,对善良民众犯下了大罪,为了逃脱罪责,江氏流氓集团控制喉舌媒体舆论散布谎言,极力封锁迫害真相,掩盖血腥罪恶,同时操控公检法司对受害人及其家属威胁或连续加害,致使受害人及家人投诉无门,难以伸冤,悲愤之际,他们不得不无奈的将冤案暂时搁置起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原大地上,那一个个的冤案命案惨案似乎被尘封遗忘。

但是,这个世界始终没有把受害者淡忘,他们的亲人经常怀念他们曾经全家团圆的时光;他们的同修时常回忆起与他们一同修炼的美好岁月;周围的人们常常谈起他们那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善良的人们为他们经受的无端苦难而落泪;正义的人们正在世界各地为他们的冤屈奔走诉说;乡亲们都在盼望着他们何时能平冤昭雪。

历史更没有把他们淡忘,在诉江大潮中,那些被尘封的冤案将被一个个披露打开,打开尘封的冤案,人们再次看到的是善良人的音容笑貌和慈悲坚强的画面;打开尘封的冤案,修炼者遭受的酷刑凌辱与坚强不屈会再次一幕幕映入眼帘;打开尘封的冤案,人们会难以抑制内心悲痛而泪水涟涟;打开尘封的冤案,我们看到的是汉奸江泽民和共匪的惊天罪恶与流氓嘴脸;打开尘封的冤案,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至今未了的民族血泪;打开尘封的冤案,我们会情不自禁的向司法机构大声呼喊:起诉江泽民,我们铁证如山!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尚一

评论
2015-11-08 9: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