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野溪来自孤寂

文/王金丁

从山上下来的野溪。(摄影:王金丁)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植物园已有百年历史,穿梭园林的这条野溪,也吟唱了百年的孤寂。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秋天已走到尾巴,树林园里仍然不见秋天气息,晨风里,大片的银叶树叶霸占了天空,绿意盎然的叶子增添了空气里的宁静。散步的市民,或结群,或三三两两,有的整齐快步,有的话语稀疏,也有独自慢步的,像诗人,像哲学家,时间不由得慢了下来。我踏着人群足迹,耳边忽有水声飘过,稍一停脚侧耳倾听,瞬时不见人踪,我已落了单,顿时陷入了寂静的空间,抬头看见巍峨树木仍然遮蔽天空,脚步划过摇晃着水滴的姑婆芋叶片,遁入矮树丛里的黄土小径,却又领略了另一番情趣。

只见树丛里的小径脚印斑斑,我顺着黄土路转弯,踏着脚印亦步亦趋,偶而听见沙沙树声,循着声音,轻步赶了过去,岔路上,已有两人提着布鞋,脚心贴著黄土地,低着头轻步慢行,我不敢出声,只在心里窃笑,踮着脚走回原路。

再经过一段石桥时,阔叶树的叶子们摇曳眼前,叶片上的水珠沾湿了衣衫,我惊喜的向桥下探去,近日久旱未雨,野溪到了这里,只剩涓涓细流,像个娇羞的村姑,寂寞的弯入草丛里,待散步的人声远飏,才能辨识细微水声。收回视线时,又见前面不远处树叶草丛间,隐然出现另一小桥,横面望去,石砌梁柱斑驳质朴,静寂中,心里已一片迷糊,猜想着野溪是从那桥下流过来的,或溪水正向那小桥流去,抬头望向天空,满眼古树参天,天光在树梢绿叶间穿飞,捉摸不定,身处树影风声里,已迷失了方向。

幸闻阵阵花香从脚下传来,低矮的七里香就带着我走过林中小路,滑下一段木梯后,视线豁然开朗,在两旁高大的榄仁及银叶树下,晨风送我来到了一座长长的凉亭前,晨风就逗留在这里了。凉亭三面环路,不时有行人匆匆走过。站在斜坡上,可以瞧见凉亭屋顶上已积满了黑褐色落叶,在风中摇摇欲坠,翻飞著岁月的痕迹,不愿离去,只任大自然灰飞烟灭。凉亭里有人悠坐聊天,老人端坐椅上,一位妇人带着年轻女孩坐在旁边,指著女孩跟老人家说着家常俗语,一时让我坠入人间烟火里。

凉亭旁矗立的一棵超过百年的橡胶树,壮硕树身爬满青苔,树干高耸天际,一旁的南洋杉林,虽场面广阔,整齐挺立,相较之下就被橡胶树比了下去,阵阵晨风忙着穿梭树林间,望着这片南洋杉林,手指触摸过橡胶树身上的青色藓苔,向园区北边的生态湖走去。

生态湖入口有一狭窄小桥,步上桥时,忽见一片天光越过低矮叶丛,从身侧直射过来,这是园区唯一阳光直接照射的地方,光线来处就是外面的世界了。桥下一条水柱正从水管流进小池里,红色花朵闪烁其间,紫色小果实散布草叶里,颗颗熟透诱人,使我不忍匆匆走过去。

生态湖区又是另一方世界了,走近湖畔,水花已在湖面高高喷起,朵朵白色睡莲处处盛开,莲叶铺满了水面的天空,湖旁奇石嶙峋,蝴蝶也在湖上翩翩飞舞,跟森林的宁静相比,这里可是个遗世的芬芳而热闹的地方,几个人正在湖边舒展着身躯,人群也陆续轻步绕经水湖四周,带着满身水汽走向树林里去了。


摄影者摄取画面,也跟着睡莲们映入了湖里。(摄影:王金丁)
摄影者摄取画面,也跟着睡莲们映入了湖里。(摄影:王金丁

我站在湖的这边望去,一位摄影者正拿着相机蹲坐湖岸摄取画面,跟着睡莲们一起都映入了湖里,晨风徐来,湖面的天空跟着微微波动,缤纷色彩将湖里湖外连成了一片,我心里正叫好时,湖水已激起阵阵涟漪,一圈圈往外扩散,惊动了湖里的睡莲,小蜻蜓四处纷飞,虽也美丽,规律的画面却起了皱折,心里骂着时,只见一只鸟儿已从湖上飞往树林里去,准是嘴里的东西掉进了湖里。

于是,我也提起脚步往森林里赶去,去寻找那条野溪,访问野溪的孤寂。@*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题名为“破晓、孤月、冬雪、愁云”的四个陶碗,此刻端庄地呈现眼前。这才明白陶艺家用植物灰与泥浆釉烧制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泽、纹路与肌理之奇妙。
  •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著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