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二

周永康和中国器官移植量暴涨之谜

2015年3月份,黄洁夫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将利用死囚器官的责任推给了长期把持政法委的周永康。(视频截图)

人气: 18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2000年中国器官移植量开始暴涨。大陆《南方周末》2010年3月26日在《器官捐献迷宫》一文中报导说, 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根据大陆公开的器官移植数据,2003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比2000年又超出许多。那时中国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国。

系列报导之一:谷开来离奇谋杀案 牵出惊天黑幕

中国器官移植量两个暴涨的时间点——2000年和2003年,正好对应了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以及2002年周永康开始执掌中共公安部与政法委。周永康与器官移植的黑幕于2015年罕见地被官方曝光。

黄洁夫曝光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

今年3月15日,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凤凰卫视访谈中首次曝光周永康涉及大陆器官移植黑幕的消息。

在谈到器官移植的巨大利益分配时,黄洁夫说:“变得肮脏,变得说不清道不明,变成了一个为什么特别敏感、特别复杂的区域,就是这个禁区,应该是2014年是最关键的一年。”

黄洁夫接下来说:“没有这个打老虎、打苍蝇,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宣布取消这个,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当被问到:“为什么‘打大老虎’就能把这个死囚器官这个事情推翻哪?这个‘大老虎’到底是指什么人呢?”

黄洁夫回答:“太清楚了,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们政法委书记,是原来的政治局常委,这个大家都知道的。报纸天天在这讲他的背景。那这个死囚器官的来源在哪里,这不是很清晰了吗?”

黄洁夫还透露说,是在上一届胡、温及这届的习、李的支持下,作出取消死囚器官移植的决定。

黄洁夫为何要在电视上曝光这件事,是否是高层的授意,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曾说,“如果没有高层的批准,他怎么可能说这个话呢?那不可能的事!他还是个政府官员嘛!”

器官移植是一项非常专业的技术,多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疗与一个人无法分割,那就是黄洁夫。(网络图片)
器官移植是一项非常专业的技术,多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疗与一个人无法分割,那就是黄洁夫。(网络图片)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海外政论家胡平曾发表《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的文章。文章称,“黄洁夫告诉我们,器官移植这件事不透明,很肮脏。黄洁夫虽然只提出了两个疑问,但已经点到了要害”。

黄洁夫提到取消死囚器官移植得到温家宝的支持。大纪元此前报导,温家宝曾在中南海内部会议上痛斥周永康:“不施麻药,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这是人干的事情吗?这种事情发生多年了,我们要退休了,还没解决⋯⋯”

辽宁的“活摘器官”在国际上曝光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早被曝光是在2006年3月9日与17日,证人皮特(PETER)和安妮(ANNI)先后向大纪元独家爆料辽宁官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被焚尸前内脏器官都已被掏空出售。

2006年4月20日,这两名证人安妮和皮特首次公开现身,向国际社会指证中共在劳教所大规模盗卖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

安妮的前夫是医生,曾参与活摘器官,其前夫曾告诉她,那些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身强力壮,好多人还没有咽气就被直接丢进焚尸炉,人就此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安妮说,她的前夫也曾经提出过不想继续做这种手术,但是受到威胁,如果不做的话,很可能妻儿老小都会被灭口。

安妮还指证说,苏家屯只是共产党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在中国各地的劳教所普遍发生着盗卖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的器官。

2006年3月17日,证人安妮现身曝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就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图为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北面正门。(明慧网)
2006年3月17日,证人安妮现身曝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就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图为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北面正门。(明慧网)

此后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江泽民集团系统性地在全中国范围内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大纪元)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大纪元)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手持他与Torsten Trey医生共同编辑的图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此书汇集了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医学界专业人士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意见和分析。(易凡/大纪元)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手持他与Torsten Trey医生共同编辑的图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此书汇集了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医学界专业人士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意见和分析。(易凡/大纪元)

在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之后,乔高和麦塔斯于7月6日向加拿大媒体发布第一版调查报告“血腥活摘报告”。他们的调查结论是:“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继续着。”

2009年11月,麦塔斯与乔高将他们持续追踪数年的调查报告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书中收录了52项不同证据,证实中共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暴行。麦塔斯形容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针对中共“活摘”罪恶的第二个独立调查是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启动的,他的结论是,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在2006年达到高潮,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被摘取器官而死。

2012年7月《国家掠夺器官》(State Organ)一书出版,该书汇集了四大洲、七个国家医学专家、伦理学教授和国会议员等提供的大量事实、数据、证人证词及分析,揭露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国家掠夺器官》中文版封面(提供/博大出版)
《国家掠夺器官》中文版封面(提供/博大出版)

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警察强行验血

在中国监狱、劳教所、拘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普遍遭到酷刑外,还普遍被定时的“例行、系统的验血及器官检查”(亦包括超音波、验尿等),而其它犯人都没有。

葛特曼表示:“这像是他们(中共)正在针对法轮功学员建立全国性的数据库。”

他表示,这个罪恶仍在继续。

在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后,开始大规模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2006年4月8日,大纪元报导了“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一直在劳教所”进行。相关调查显示,中国300多家劳教所里关押着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许多劳教所强行抽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样,用以建立活体器官库。一旦有病人需要某种类型器官时,就反向匹配,活摘该学员的器官将其害死。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美国大华府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四周年。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女士说,自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被四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经历了各种酷刑和精神折磨:围攻、打骂、毒打、电棍、死人床、吊铐、野蛮灌食、打毒针、做奴工、多次被强行抽血化验……,差点被虐杀。(李莎/大纪元)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美国大华府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四周年。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女士说,自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被四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经历了各种酷刑和精神折磨:围攻、打骂、毒打、电棍、死人床、吊铐、野蛮灌食、打毒针、做奴工、多次被强行抽血化验……,差点被虐杀。(李莎/大纪元)

一位从中国来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证实了马三家劳教所离奇抽血的情况。她讲述了一次有将近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抽取大量的血液的情形。

她说:“那是在2008的上半年,当时来了一些医务人员,他们用很专业的手法抽血。我问他们抽血干什么呀?为什么要给我们检查呢?他们不啃声。其中有一个学员拒绝被抽血,结果有七个人把她摁在床上,用枕头把她的头摀住,然后强行从脚抽一针管血,都抽这么高一管血。”

美国华裔医生暨药学博士王文怡分析认为,从事医学工作的人都知道,需要这么多血来做体检的话,那就不是一般的身体检查。

据明慧网报导,大约在2003年的上半年,上海女子监狱警察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要进行全身体检。当时看到有四辆大巴停在监区的大门口,里面都是很先进的各种医疗设备。

每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挨个排队,一个一个地上车去检查,要上下四辆车,检查人体各部位。从头到脚都要检查,眼科、身高、验血、验尿、妇科、B超、心、肝、肾脏都要检查。警察还称,只有法轮功有这个“待遇”。

当时上海女子监狱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那里,这样的“体检”行动进行了好几天。医生都是跟着车一起来的,不知道是哪个医院的。检查中,医生总跟警察嘀嘀咕咕。有些外省市被关在上海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就不知去向了。

去年4月份,贵州、辽宁等多个地区出现派出所警察强行给法轮功学员采血样、测血型和检测DNA、按手印等恶劣行径。仅辽宁丹东地区在一个多月里,就有16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强行采血样、按手印。

这种强行给法轮功学员“采血”,检验DNA的情况,不是某一个地区的个别行为,而是在中国范围内发生。从2014年年初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发生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闯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抽血、检验DNA的情况。

一位来自中国江苏无锡市的证人披露,他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得知,大约在2002年左右,老犯人发现监狱医生检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非常仔细。那时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知道看守所不仅摘取死刑犯的器官,而且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一位从上海女子监狱出狱的法轮功学员说,她从看守所刚被转押到上海女子监狱没多久,有天上午,突然警察叫她出去,说带她去检查眼睛。她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检查眼睛?我的眼睛好好的,干嘛要检查?我跟谁说过要检查眼睛?”他们不吭声了。

器官移植暴涨之谜

就在大批法轮功学员失踪的同时,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暴增,其器官来源一直为国际社会所质疑。

中共官方过去曾长期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2007年1月,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突然改口承认中国存在摘取死刑犯器官;到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2014年3月,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据人权组织报告的数据,中共一年处决死刑犯也就是二三千人,最多不超过一万人。但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数量一直呈直线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呈现爆炸式膨胀。有调查显示,在数量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的情况下,同时中国移植技术并没有提高,在2003至2006年期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四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但是,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后,中共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始终没有说明器官的来源,而是让黄洁夫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承认强摘死刑犯器官、建立所谓的自愿捐献体系等应付舆论,掩盖活摘器官罪行。

海外政论家胡平撰文表示,器官怎么来的不知道,那岂不说明有大量的用作移植手术的器官,不是来自死囚,而是来自别的大活人!

在接受《北京青年报》今年11月23日的采访时,黄洁夫说,“今年器官捐献可达到2500多例,理论上说可以做2500例心脏移植,5000例肺移植,但现在中国全年仅做100多例心脏和肺移植手术,浪费了许多可以救命的器官”。如果按照这个比例,以前做成这些手术,需要多少器官?需要多少供体?反言之,有多少人会被摘取器官?

周永康的政法委操控活摘器官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涉及大陆器官移植黑幕,是器官移植利益链的幕后黑手。(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涉及大陆器官移植黑幕,是器官移植利益链的幕后黑手。(大纪元合成图)

《三联生活周刊》刊登的《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中表述:“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言外之意,是在司法和军队系统中。

据报,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及周永康等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共公安系统的资源,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而徐才厚是中共军队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

周永康1999年至2002年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从上任开始,周一直极力推动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任职期间,四川成为当时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

由于周永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被江泽民重用。通过时任中共组织部长曾庆红的运作,没有半点政法经验的周永康从地方被推进中央政法系统。2002年至2007年周永康任中共公安部部长,武警部队第一政委。

由于周永康的纵容和指使,使包括军队、政法、武警在内的整部国家机器卷入活体摘取器官,将这血腥、残暴的事情产业化,成为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

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机构成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系统之一,由于军队的封闭管理,其参与使迫害更加残酷和隐秘。在高峰期,涉及23个省市自治区、中国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乔高和麦塔斯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共政法委系统(包括武警)、军方系统被指控大规模系统性活体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供商业性移植给中国人或外国人谋利,被害者因此死亡,主要对象是遭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及部分其他宗教及少数民族团体成员,如维吾尔人、西藏人,这些良心犯被关押在监狱、“劳动教养所”等地。

乔高说,活摘器官罪行仍在发生的背后,是因为它牵涉庞大经济利润。“进行手术的外科医生会获得一笔庞大报酬,而把器官从劳教所押送到上海等地的军方也获得报酬,参加的护士也获得一笔钱,各种各样的人都从中获利,牵线搭桥的中间人也有一份收入。这是非常暴利的产业。”

在中国大陆,一个监狱关押的犯人非正常死亡人数,都是有指标的,每年有一个数字。但周永康在掌控中共政法委系统时,曾经下达一个文件,称法轮功学员被打死,不算在这个指标里面。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博士在集会上说:“大量的确凿证据证明,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是属于系统性的和群体灭绝性的罪恶。”(李莎/大纪元)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博士在集会上说:“大量的确凿证据证明,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是属于系统性的和群体灭绝性的罪恶。”(李莎/大纪元)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针对中共中央政法委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进行了特别调查,他们报告的众多证据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

此前多个录音证据显示,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由曾庆红、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直接指挥和执行。#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5-12-03 2: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