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市平溪.磐石岭登山步道(三坑古道)

作者 Tony撰文、图、摄影

磐石岭登山步道入口(约位于汐平公路里程11.8K处)(图片提供:tony)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清晨七点钟,来到汐平公路最高点的磐石岭。今天预定的行程,本想从磐石岭登耳空龟山, 到了现场,心情却犹豫起来。

眼见从磐石岭往耳空龟山的山棱,岭上云层不散,而昨晚山区下雨,步道变得潮湿。

想到此去山路起伏,来回路途遥远,天气又不好,不如放弃。望向平溪,却见阳光乍现,天气较佳,于是决定转往平溪行。

从磐石岭续行二、三百公尺,忽然看见右侧马路旁立有一块步道导览图。停车查看,步道名称写着“磐石岭登山步道”, 长约一公里,通往平溪方向,步道出口会再接回汐平公路。

我已有一阵子没经过汐平公路,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一条新步道,步道入口建有木栈道阶梯,新颖完善,应是一条新建的步道, 看来路况不错,导览图也标示了沿途一些古厝及矿业遗迹,于是怦然心动,临时起意,决定走访这条步道。

在步道入口观看导览资料时,刚好有一位路跑的跑友经过,看到我,好奇的停下来,与我聊了起来。 他是一位慢跑健将,从山脚下慢跑公路上山,已经跑了12公里,准备继续跑往平溪。他不熟悉汐平之间的山径, 我则建议他,若回程时觉得跑公路太闷热或无聊的话,也可以考虑选择走这条步道回到磐石岭。

磐石岭登山步道,是昔日汐平古道的一段。(图片提供:tony)
磐石岭登山步道,是昔日汐平古道的一段。(图片提供:tony)

互相道别之后,我就独自踏上这条未知的步道之旅了。

步行栈道阶梯下行,就进入质朴的山林泥土路了。下过雨,泥土路有点湿滑,但下坡铺有枕木土阶,路况良好。

山路缓缓下行,路径渐渐变得宽阔。泥土路,多落叶,山路颇有幽意,与这条优雅步道不期而遇,觉得惊喜。

不久来到一处稍平缓处,树干上钉有小牌子,写着“李氏旧居地”。由于小牌子是钉在树干的另一面, 从磐石岭下行的方向,并不容易注意到这块小牌子。现场仅有稀疏的竹林,不见残垣,李氏旧居应已被掩覆于树草深处。

续行不远,遇左岔路,路口指标写着往“吉庆居250公尺”。看到指标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条步道就是山友所称的“石底古道”。 我很早就知道这条古道,只是石底古道少有人走,古道荒凉,所以我一直没想过要来探访,没想到现在已被规划成为一条登山步道了。

岔路口的树干上,又有小牌子写着“肉板峠”。所谓“肉板峠”,以前走访菁桐古道时,得到的资讯,是指一处维护治安的隘口。 这次走这条步道,导览资料则提供了另一种见解。有此一说,“肉板峠”的原意是指“肉崩岭”。昔日平溪居民前往汐止购物, 夏天天气炎热,买回的鱼肉,过了磐石岭之后,就开始腐烂了,所以称这里为“肉崩岭”。“峠”是日文, 指山顶的意思(注1)。

磐石岭登山步道棱线陡下路段(图片提供:tony)
磐石岭登山步道棱线陡下路段(图片提供:tony)

树干的“肉板峠”小牌子则是平溪里办公室设置的。里办公室称这条步道为“三坑古道”。

我觉得“三坑古道”的命名也很适合,毕竟目前这条步道仅长一公里,离平溪老街还很遥远,与其称之为“石底古道三坑段”, 不如就直称“三坑古道”,更较能突显地方特色。

过肉板峠,仍是缓缓下坡路。续行约四、五分钟,来到一处小溪涧处,出现左右岔路, 左为棱线路,右为腰绕路,树干有蓝天队的指标,注明左右两条路线10分钟会合。

腰绕路看来路径荒芜,棱线路才是磐石岭登山步道的主要路线,于是选走棱线路。 上爬一小段之后,山径即转为陡下路,林间树干之间绑有绳索辅助,一路攀降而下, 途中遇左侧有一条小径,可爬往附近的屏风山。仍取正路下行,连续陡降的路段,走了约10来分钟,抵达溪谷,山路才转为平缓。这条溪流是三坑溪的上游。

续沿着溪岸走往下游方向, 途中有一稍缓处,树干又有小牌子,写着地名“廖文鞍”,不解其意,附近亦找不到任何房舍残迹。续往下行,两次越过小溪涧,溪岸山径小有起伏,忽上忽下。 又走了10分钟,沿途一直没遇到刚刚分岔的腰绕路前来会合。

这时看见溪谷筑有一道拦砂坝(或小水坝)。树干上有小牌子写着“兵仔寮(西部)翁仔竹鞍”,是昔日的临时储煤场, 而现场已看不到任何遗迹。

抵达磐石岭登山步道终点,接汐平公路。(图片提供:tony)
抵达磐石岭登山步道终点,接汐平公路。(图片提供:tony)

过此之后,溪岸渐多拓垦的痕迹,沿途有不少竹林,地面也有从上游引水的水管,看见路旁有一座不锈钢储水桶。

沿着溪岸直走出去,抵达步道的终点。步道出口约在汐平公路里程15.3K附近。

从磐石岭出发,走一公里长的步道,费时约四、五十分钟,而全程都走在森林里,路径前段平缓,后段陡峭, 既有悠游古道的幽意,也有登山攀爬的乐趣。

走在林中不知热,来到公路,才发现外面天气炎热。步行到前面不远处马路边的福顺宫土地公庙休息。 小土地公庙前方的三坑溪对岸有一栋砖造建筑物,就是昔日平溪煤矿的三坑矿场了。附近有小路续通往平溪老街, 就是昔日的石底古道,沿途仅剩零星旧路,大多数的路段都已成为柏油路。

休息片刻后,便循原路折返。经过拦砂坝之后,开始进入长陡坡路段,一路拉绳攀爬。中途停下来休息时,忽然听到下方有脚步声。 回头一看,就是刚才在步道入口遇到的那位路跑的跑友。

他说天气太炎热了。他跑到平溪老街,折返经过福顺宫之后,看见路旁磐石岭登山步道的指标,于是决定改走这条步道上山。 于是我们聊了一下,结伴而行。爬上陡坡,抵到棱线路与腰绕路会合处的附近时,这里环境较潮湿,我突然误踩到路面突起的一块湿滑树根, 瞬间猛然滑跤,身体跌向左侧的山壑,幸好反应快,及时以双手抓住树干,但整个人已呈弓状的悬在半空。走在后面的这名路友, 赶紧出手相救,用力把我拉了上来。

回程。爬回磐石岭。(图片提供:tony)
回程。爬回磐石岭。(图片提供:tony)

事出突然,惊险一幕,他也吓了一跳,于是我们聊及登山发生的意外。

我认为登山最容易发生意外的地方,往往不在于危险路段,而是出现于心情松懈之时与意想不到的寻常之处。

以今天的情况来说,去程时,一个人独行,走访陌生的山径,山路有些湿滑,又有长陡坡,心情一路专注,所以平安无事。

回程时,天气已转晴,且大多是上坡路,又有人陪伴,心情放轻松,反而差点出意外。

走在山林小径,滑跤跌倒,伤害可大可小,运气有好有坏,际遇有幸与不幸,风险难测,所以一个独行时, 不可不慎。

我们来到了通往吉庆居的岔路口。在此与这位跑友道别,我转往吉庆居,想重访这栋百年古厝。

转入岔路后,随即看见树干又钉有小牌子,写着“许氏故居”,在附近找了一下, 终于看到林间树草乱丛中,有残垣遗迹。这是三坑古道沿途唯一仅见的房舍残迹。

续行,小径穿越竹林,路况变差,杂草渐多,山径又转为下坡路。待回还得再爬上来,觉得有点累,心念一转,就决定撤退了。 折返回到岔路口,续行步道,回到了磐石岭登山步道的入口。

于是开车续往平溪方向,不久就经过磐石岭农场(三坑41号),却见大门深锁,也没看到农场招牌。百年古厝吉庆居就在农场里。 想起12年,我来到这里问路,农场主人吴先生热情带我参观吉庆居及款待午餐,并亲自指引我找到菁桐古道。 我写旅记,绘制的第一张的旅行地图,就是菁桐古道了。

磐石岭农场是汐止著名的赏萤景点之一。当年农场主人吴先生热心的维护菁桐古道旧路,希望沉寂的古道能重见天日,如今菁桐古道已为世人所熟悉; 他当时有心想整理的石底古道,如今亦已成为一条正式的登山步道了,而没想到磐石岭农场却悄然的走入了历史。

旅游日期:2014.09.06

旅行地图(图片提供:tony)
旅行地图(图片提供:tony)

责任编辑:施宜葆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

【路程时间记录】
入口(盘石岭)→5分钟→吉庆居岔路口→6分钟→古道岔路→14分钟→三坑溪上游→12分钟→拦砂坝→8分钟→出口(三坑),去程下坡约45~50分钟。回程上坡约1小时。

注1:承蒙山友Feliophilia兄补充说明,日文的“峠”,往往不是指主要的山顶, 而是棱线一块开阔平坦的平台,它必定是适合旅人休憩的地方,才会特别加以命名。它也可以是一处宽阔的山顶,或是一处平坦的鞍部。 —Tony补注于2014.09.27

磐石岭登山步道入口,约位于汐平公路里程11.8K处(图片提供:tony)
磐石岭登山步道入口,约位于汐平公路里程11.8K处(图片提供:tony)

步入入口有一小段木栈道阶梯。 (图片提供:tony)
步入入口有一小段木栈道阶梯。 (图片提供:tony)

转为宽阔平坦的山路。过吉庆居岔路口时,才明白这条步道就是石底古道其中一段。(图片提供:tony)
转为宽阔平坦的山路。过吉庆居岔路口时,才明白这条步道就是石底古道其中一段。(图片提供:tony)

过棱线路与腰绕路的岔路口,选择走往棱线路。 (图片提供:tony)
过棱线路与腰绕路的岔路口,选择走往棱线路。 (图片提供:tony)

棱线路,山路陡下,有绳索辅助攀降。 (图片提供:tony)
棱线路,山路陡下,有绳索辅助攀降。 (图片提供:tony)

抵达溪谷,山路转为平缓,地面有引水的水管。左为三坑溪上游。 (图片提供:tony)
抵达溪谷,山路转为平缓,地面有引水的水管。左为三坑溪上游。 (图片提供:tony)

山路平缓,又有古道氛围,途中一平缓处,树干小牌子写“廖文鞍”的地名。 (图片提供:tony)
山路平缓,又有古道氛围,途中一平缓处,树干小牌子写“廖文鞍”的地名。 (图片提供:tony)

遇拦砂坝。树干小牌子写着“兵仔寮(西部)翁仔竹鞍”的地名。
兵仔寮为昔日的临时储煤场,已无任何遗迹。 (图片提供:tony)
遇拦砂坝。树干小牌子写着“兵仔寮(西部)翁仔竹鞍”的地名。
兵仔寮为昔日的临时储煤场,已无任何遗迹。 (图片提供:tony)

步道终点。路口立有登山导览图,并设置一座流动厕所。 (图片提供:tony)
步道终点。路口立有登山导览图,并设置一座流动厕所。 (图片提供:tony)

步道终点,约位于汐平公路里程约15.3K处。 (图片提供:tony)
步道终点,约位于汐平公路里程约15.3K处。 (图片提供:tony)

沿着汐平公路往下走,前面右侧小庙为福顺宫,左侧为昔日平溪煤矿
的三坑矿场。前往福顺宫休息一会儿,然后循原路折返。 (图片提供:tony)
沿着汐平公路往下走,前面右侧小庙为福顺宫,左侧为昔日平溪煤矿
的三坑矿场。前往福顺宫休息一会儿,然后循原路折返。 (图片提供:tony)

爬回磐石岭。步道全线走于森林里,公路闷热,古道凉爽。
回程时遇到一名跑友,是今天步道途中遇到的唯一游客。 (图片提供:tony)
爬回磐石岭。步道全线走于森林里,公路闷热,古道凉爽。
回程时遇到一名跑友,是今天步道途中遇到的唯一游客。 (图片提供:tony)

返抵吉庆居岔路(肉板峠),与跑友道别。我转往吉庆居。 (图片提供:tony)
返抵吉庆居岔路(肉板峠),与跑友道别。我转往吉庆居。 (图片提供:tony)

附近树林草蕨中的石厝残垣,是许氏故居。 (图片提供:tony)
附近树林草蕨中的石厝残垣,是许氏故居。 (图片提供:tony)

返抵磐石岭登山步道入口。 (图片提供:tony)
返抵磐石岭登山步道入口。 (图片提供:tony)

来到磐石岭农场,大门深销,不见招牌。农场是否已划下了休止符? (图片提供:tony)
来到磐石岭农场,大门深销,不见招牌。农场是否已划下了休止符? (图片提供:tony)

评论
2015-12-01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