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不想人变厉鬼,马上放下屠刀

九天剑

张敏姑娘失踪13年至今未归(家人提供)

人气: 9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2月12日讯】黄洁夫,中共党国副部级刀手,十几年间,不知其手术刀下,间接夺走多少条中国人的鲜活生命。1994年他第一次奉命去取死囚器官(黄自己所言),换言之,从那时起,他就与强摘“死刑犯”器官的罪恶脱不开干系。20多年过去,此人如今已跃升顶级活摘权威,官拜党国人体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主任。

2005年7月,黄洁夫在马尼拉世界器官移植管理高层会议上,首次公开声称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于“死囚捐赠”,同时承认中国大陆没有器官捐献体系,尸体器官全部来自于“死刑犯”。而那时恰恰是中共江氏犯罪集团疯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人灭口的高峰年代,时间上也完全对应了大陆历年移植数据波形图中的高峰期。而后者是中共自己公开披露的。

中共口中的“死刑犯”早已沦为按需杀人的肮脏代名称。从一个案例中可以得到印证。知名出版人洪晃说:“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回答,我妈妈(章含之,毛泽东英文教师)换肾所采用的器官与1995年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无关……但是我不能肯定她的肾移植跟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无关。”

章含之是否用了聂树斌的肾,致聂被杀的舆论谴责,皆因2013年9月内蒙古呼和浩特手机网友lrxshq的爆料:当年石家庄法院发现该案有疑点,主张疑罪从轻,判死缓。但是在为当年患尿毒症的中国外交部高官章某寻找肾源的过程中发现聂的肾脏与章匹配,为了救章某的命,经高层下令,立即执行。

山东滨州某网友披露:章某去世后,她女儿也提到过有个护士长跟随了章某13年,从窦娥被杀的时间和章某患病时间,治疗时间,去世时间,是能对得上号的!

双方各执一词。但值得注意的是,洪晃说“我不能肯定她的肾移植跟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无关”,那么,其他“死囚”是谁?连中学生都知道,一个人要移植器官,必须找到健康并与其血性匹配的供体。而黄洁夫承认党国并没有器官捐献体系,就是说,如果要想在芸芸众生中,求人捐给自己一个肾,做个不恰当的比喻,无疑比“中国好声音”海选夺魁还难。一是你不知道供体在哪儿,二是知道在哪儿,人家活的好好的没道理捐给你。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么只有非法杀人可以使事情变得简单,特别是在无法无天的党国。

我说的都是人类通理。文明国家捐献体系合法公开,全国联网,各医院共享,等一个肾还要等2-5年,看运气。但邪恶党国例外。1999年到2004年间,抓到法轮功学员就强行采血,人头编号,不报姓名的每天几百人几十辆车的拉到河北、东北等省诸如马三家、苏家屯之类臭名昭著的集中营。无数年轻的和壮年生命永远消失!虽然这些滔天罪恶如今已大白于天下,但中共当局作为最高机密仍在掩盖!黄洁夫的奉旨放料,财新网的旁敲侧击,都不足以揭开百万法轮功受害者被活摘的真相!

为救毛的教师国家机器可以批准杀人取肾,演员傅彪也不含糊。傅2004年8月查出肝癌,居然9月2日就在武警总医院换了肝,据称是及时找到一位20多岁“死囚”的肝脏匹配,“死囚”便被立即“执法”;但半年后发现情况不妙,“恰巧”被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告知有肝源,傅彪2005年4月便做了第二次换肝手术,不知肝源又来自哪位“死囚”。然而傅彪当年8月还是被死神带走,却活活赔上另外两条性命!

全党国移植医院对器官来源从来讳莫如深,完全是各利益环节的地下交易,又冠冕堂皇的动用全程武装保卫,就是怕走露风声,早晚被揭露,被摆上反人类大罪的审判台!而这种由江蛤蟆发起、鼓励的、以人器官做商品的血腥行为,却得到体制的全面保护,反过来变相放纵了丧尽天良的共产党体系草菅人命。全国数百家参与活摘器官的医院都在地下活人器官库取“货”,那些货源就是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群体。所谓每年通过中共高法、高检核准的死刑犯数量,远远撑不起器官移植“市场”的繁荣——“死囚”只是掩人耳目的的标签。

负有洗白党国罪案使命的某些海外媒体和媒体人承认:不该杀也杀的案例很多,香港高官、海外“爱国”华侨、国内高官和子女,如果需要器官,通常做法是到监狱验血匹配,一旦匹配上,有的轻罪也会判死刑。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现在翻墙方便,就算不翻,通过国内百度搜索的阶段式解禁,国人也已知前段很多外国人蜂拥至党国移植器官的潮流。这与16年前的器官移植小国突然爆炸式膨胀,一跃成为世界移植第二大高度吻合。没有器官来源,绝不会有这个局面。这是关键点!

经过国际组织、人权律师、法轮功义工常年不懈的调查取证,活摘——这个党国最高国家机密,被越来越多的善良人知晓和谴责。无论共匪怎样把被残忍摘取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归到“死刑犯”里去,都再也无法掩盖他们秉承蛤蟆旨意,秘密建立地下活人器官库这一令人发指的犯罪事实。

新近刚被封锁的维基百科曾披露,中资背景的《凤凰周刊》2013年刊文《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指过去十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无须等候、快速配对的奇迹,中国器官移植量实际高于美国,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针对中共当局2005年后称“95%器官来自死囚”,报导亦质疑“器官比死囚多,官方六次改口”。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都可能是被盗卖器官的目标。

中国《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亦指“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言外之意,“是在司法和军事系统”。这与被打虎反贪拿下的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之流所把持的领域高度匹配。当局留下活口和指控这些罪犯犯有“其他罪行”也别有意味。

如今,习近平当局剿灭江家匪帮的战役已进行到关键阶段,披露活摘罪行将导致折戟沉沙的后果,令当局处置异常谨慎。但黄洁夫公开表示,“披露真相获中央支持”,党国门户网站也开始更大胆的解禁“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江蛤蟆血债帮罪恶。可以相信,被加拿大资深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愤怒谴责的“这个星球上从没有过的罪恶”,最终定会将罪犯押上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法庭和全球国际法庭,并将接受最严厉的判决。

每当看到良心媒体刊出同胞疑似被活摘器官的报导,我都会心沉似铁;每当听说哪个医院和医生忙翻天,每天做七八台移植手术,我就禁不住怒火中烧——双手沾满被害者鲜血,头顶白衣天使桂冠,口称为患者新生……身为医生,践踏道德底线,背离医学常识,假装没有头脑,对1+1=2闭眼,只有一个念头:赚钱!这些“医生”,特别是那些戴着口罩,在持枪武警严护下,秘密杀人取器官的所谓医生,已经不再属于人类,不遭恶报,天理不容!

最近有个义工告诉我,打电话到天津某三甲医院,劝移植医生不要再助纣为虐,杀戮好人,并告知该医院大量参与活摘,已经被国际社会记录在案,早晚遭到审判。接电话的护士很害怕,但告诉义工,移植手术并没有减少,现在就在楼上手术室做着六台器官移植手术。义工痛心疾首。

另一位义工打电话去郑州某医院移植科,劝主刀医生不要再参与活摘犯罪。你猜该医生怎么回答?“你说的没错,我也了解供体来源,我女儿在外国留学,她需要钱,我有什么办法?”口气之平静,之冷漠,之卑鄙,令这位义工无语,手抓着电话痛哭。

你有女儿,别人没有?中国就你一个人是爹?杀了别人给你女儿花销,这不混蛋透顶吗!不对,简直是狼心狗肺!还能算个人吗?

人应该有涵养,我不该激动骂人,但叫做人的,是不是更应该有骨气。明知道做的是土匪不如的“买卖”,还去做,真的不配做个人。

16年来,江蛤蟆给中国制造了无数血案,杀人如麻,营救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的海量被害、失踪法轮功学员信息不胜枚举,令人惊骇。总有一天,江蛤蟆血债帮所有罪犯会以身受刑,所有在这场旷世浩劫中被谎言和利益驱使跟著作恶杀人的医生、军人、平民也无法减轻罪责,必须领刑偿还,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被追查到底,谁也逃不掉!上世纪纳粹杀人罪犯被全球缉捕的历史,将在本世纪再现。除了蛤蟆一众首恶,绝不会被赦免外,从犯现在收手也已嫌太晚,但我的忠告是:为了几个臭钱,甘愿跟着蛤蟆做鬼,还不罢手,等待你的,不只是以身偿还,你的家族,你的子孙将永远背负恶名!

本文标题下放了张清秀姑娘的照片,请原谅我在结尾才讲出她一家的悲惨故事。

张敏,女,26岁,黑龙江省肇东市法轮功学员,未婚。张敏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底,她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法鸣冤,刚拉出横幅就被警察绑架,送回肇东非法拘留15天。2002年底,张敏再次进京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从此一去不归,音讯皆无。张敏身高1米50左右,大大的眼睛,白净、小巧、漂亮、温柔,善解人意。她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是父母和哥姐最疼爱的“小五”。两个姐姐也修炼法轮功。1999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姐妹三人相继被抓。2001年,父亲承受不住巨大打击,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60岁。13年来,年迈的母亲不知为下落不明、凶多吉少的张敏流了多少眼泪,至今还在无望中期盼着她最爱的小女儿能平安归来……

张敏只是中国百万家庭失踪儿女中的一个。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2-12 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