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穿出自信 万名华裔女移民打造快乐新年

从左起,DFS的三位天使:Serena Cripps、Christina Florencio与Santa Chow(周珊荻)
( 大纪元 /景浩 )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21日讯】 文:伍咏慈

温哥华有个为不少华裔熟知的爱心机构Dress for Success Vancouver(简称DFS),这个国际非牟利机构通过提供职业装束以及职业发展技能,帮助弱势妇女在工作和生活中成长、在经济上独立。其运营资源来自公司、财团和个人(主要为有收入女性)的捐助。该机构大温办公点自1999年成立以来,已经成功帮助了一万七千名妇女实现自给自足,而受助者大部分均为华裔新移民
  
时值岁末,《大纪元》预祝DFS、以及如同本文中那些为世界带来爱与希望的天使们:新年快乐!

DFS大使:助单亲妈妈重建生活

Santa Chow(周珊荻)作为DFS的大使和发言人,这位美丽的女性曾在温哥华创办为期6个月(每周举办一次)的“怎样重建一个单亲妈妈的生活”系列讲座,从情绪、心理、精神、生活艺术、均衡营养、理财等方面,为本地100名单亲妈妈提供了免费参加的自我增值讲座。一些妈妈听了讲座回到家后对自己的儿女说,“我现在要重新学习怎样做你们的妈妈,也要重新学习怎样做你们的爸爸。”这种反馈对于Santa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鼓励,令她感受到“施比受更幸福”的快乐。
  
其实拥有一双儿女的Santa就是一位两度历经绝境逢生的单亲妈妈。她1983年从香港移民到加,在多伦多读完13年级后进入温尼伯(Winnipeg)大学,不料险些死于一种罕见的肺病。几年后才恢复体力的Santa回到香港,在父亲开办的家族企业里任执行长。4年后她随牙医丈夫回加,但在丈夫公司工作13年后生活竟再次失衡——她同时失去了婚姻和工作。当时家庭医生建议她服用抗抑郁症药物,她则选择用锻炼治疗——每天3小时慢跑,使自己再次站起来接受新的挑战。
  
Santa于2003年由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的单亲妈妈会(Single Mother Group)转介到DFS接受帮助,于2009年底进入全加最大网络公司Franchise Link工作(后曾担任Franchise Link亚洲业务发展总监),等这份工作稳定下来后,Santa就加入了DFS的职业妇女会(Professional Wonmen’s Group,简称PWG,该会专门帮助受聘用的在职妇女建立其职业生涯);并于2010年获得“社区行动计划”(Community Action Project)提供的奖学金——一张往返芝加哥的机票与一个关于如何服务他人、回馈社会、主题为Women Leadership的周末培训营。从芝加哥回来后,Santa就举办了单亲妈妈讲座。

Santa Chow母兼父职:儿子为她欢庆父亲节

有一年的父亲节,Santa的儿子语出惊人地提议要为她过父亲节,令她感动落泪。原来,2005年Santa曾在Trade Work接受过6个月的专业培训项目,学会了铺电线、修水管、铺瓷砖、做木工,并乐在其中,她的家具包括书架和大床都是她亲手打造的,之后她又手把手教会了儿子维修家居。
 
这个特别的父亲节令Santa再次深深体会到,其实儿女们都是在看着妈妈在做人,妈妈消极儿女也会跟着消极,反过来如果妈妈具有积极、快乐的心态,儿女也会受感染、就会有开心的人生。当然,Santa跟儿女之间也会发生小摩擦,尤其在儿女青春逆反期时,每当Santa不懂得应该怎样回答儿女的“问题”、又苦于儿女体会不到自己心中的难处时,就会躲进洗手间里冷静15分钟,决不跟儿女硬对硬。
  
Santa明白生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具有其人性的尊严。她记得12岁小学六年级毕业时参加的一次活动。那次,她与同学们12人组成一个团队从香港到澳门一家修院度过一个周末。这家修院位于一座小山顶上,风景美丽,美中不足的是修院里不供热水。为了让12个女孩洗到暖水浴,一位意大利裔修女携着水桶、专程到山下为女孩提热水,每次拎两桶水,来回跑了12次,并且坚持不让女孩们插手。当时修女的一番话影响了Santa的人生:你们每个人都很有尊严、都很值得我服务;人不分阶层都应得到尊重和服务。

Christina协爱心公司: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菲律宾裔的Christina Florencio(克里斯蒂娜.弗洛伦西奥)2012年成为DFS全职员工之前,已经在这里做了3年的义工。她清楚记得第一次在DFS帮助的人是一名曾坐过监牢的女士。 当Christina帮这位女士穿上去应聘面试的职业套装、并化好妆之后,女士对着镜子展露出久违的笑容,似乎感受到爱和鼓励。从那天起,Christina每天都能够感受到助人为乐的满足感。
  
担任DFS营销和赞助经理的Christina 介绍,到DFS接受帮助的妇女,有50%是新移民,另外50%则来自中国,她们在原居地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而DFS除了致力于帮助她们消除文化隔膜和语言障碍,还通过装束服务(Dressing Services)、就业中心(Career Centre)和职业妇女会(PWG)这三项服务形式帮助她们实现自强自立。
  
DFS的装束服务,第一步就是送给那些得到应聘面试机会、而又缺少面试所需服装的女性每人一套适合的服装,包括鞋子、挎包、饰物和化妆品,并为她们做形象设计;第二步就是再另送两套职业装给那些面试后受到雇用的女性。而DFS的就业中心则主要是帮助女性们(受助男性为极个别)建立自信心和敬业态度,为她们提供个性化帮助教他们如何寻获工作,还提供工作职位、面试准备及模拟面试(担任模拟面试考官的都是各大公司的人事部经理,他们通常拿出午饭时间来帮助DFS的会员)。

职场推手Serena:学以致用回馈社会

Serena Cripps(塞雷娜.克里普斯)是加拿大土生土长的西人,出生于中上层家庭,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父母有心理问题,她自己的免疫系统也一度出了问题、失去工作能力,曾接受政府救济。Serena二十岁时,与姊妹离开家来到温哥华找工作,不料工作没找到却沦为无家可归者。幸而遇到另一名无家可归者在精神上支持她,并介绍她到DFS接受帮助。第一次来到DFS时,衣衫褴楼的Serena自惭形秽地说:“我不属于这里。”
  
后来,在DFS帮助下Serena找到了工作、并且加入了职业妇女会(PWG)——该会为受到聘用的在职妇女提供为期18个月的职业发展培训计划、辅导机会以及网络技术等系统性的支持,以帮助她们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而现在,Serena自己也创办起了一个以帮助无家可归女子为主的非营利机构,将她在PWG学到的东西教给更多人。
  
目前DFS在全球140个城市开设有办公点,而受助者中不乏Serena与Santa这样善于感恩与回馈的女性,她们也都有一个通性:把每一个困难视为一个机会——突破个人的发展机会。她们虽然都身为女性,但她们相信自己也可以自强、也可以影响世界。◇

责任编辑;邓林

评论
2015-12-21 3: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