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撼动美国的医疗事故赔偿案

抢救失误终身残 少年获赔逾两千万

林燕

强纳森•莱特(Jonathan C. Reiter)律师,曾成功为医疗事故受害人索赔2,290万,该案被ALM Verdict Search 列入2014年美国前十大医疗事故赔偿案之一。(Jonathan C. Reiter Law Firm提供)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3日讯】一位16岁的花季少年,6年 前突发肺部疾病,送往西奈山医院急救。看似正常的诊治过程却出了疏忽,心脏一度停止、严重脑损伤,从此无法行走和生活自理。他的家人求助于强纳森•莱特(Jonathan C. Reiter)律师。5年后,法庭裁断为医疗事故,判决少年一家获赔2,290万。该案被ALM Verdict Search 列入2014年美国前十大医疗事故赔偿案之一。

在2009年的某一天,16岁的Carlos Buri被推进西奈山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因肺部严重感染,他被戴上呼吸机,以帮助肺部完成呼吸工作。

但孰料戴上呼吸机之后,仍不能发出正常的吸气声音,然后他的左肺迅速塌陷。当时负责治疗的儿科医生见状,立即下令为Carlos插入导管以解决并发症,但此举非但没有减轻患者的病症,却变得更糟糕。患者一度出现心脏停止,直到19分钟后苏醒过来。

在这19分钟内,因为进入血管的氧气不足,导致Carlos脑部严重损伤,他现在不能行走,也无法完成日常活动,甚至永远不可能独立生活,或者正常工作。事后,Carlos的父亲Segundo Buri认为Carlos收到的治疗不符合标准,他儿子受到了持续伤害。

Jonathan C. Reiter律师了解医疗事故对家庭的影响,他决定为受害人Carlos及家庭发声、还原事实真相——起诉西奈山医院,指控儿科医生在治疗时出现了医疗事故——Carlos在西奈山医院进行救治时,没有得到标准化的治疗护理。

各执一词 双方专家证人出场

在庭审过程中,陪审团首先听取双方律师证人提供的证据。在医疗纠纷案件中,往往陪审团会从双方的(专家)证人和相关文件学习和了解病患的病情,以及患者获得的治疗知识之后,再做判断。

代表辩方的专家证人告诉陪审团,主治医生的行为是在医疗护理的可接受范围以内,使用的导管和调整都正确无误。而代表原告的专家证人则陈述:Carlos的主治医生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及时解决Carlos的肺部塌陷问题。当紧急情况出现时,Carlos没有得到公认的标准服务。

质疑医生 错过最佳急救时间

代表原告的专家证人解释,当Carlos的左肺塌陷时,主治医生应当给患者进行开胸手术——打开胸腔排水,或者置入导管从患者肺部进行虹吸,而不是直接提供氧气。
所以,专家证人质疑主治医生错过了患者的最佳急救时间。第一,插入导管是不必要的举措。当时应当从肺部吸走氧气而不是增加氧气,此举反而加重患者的病情。第二,医生没有抓住抢救的宝贵时间。当Carlos被送去进行X射线扫描、准备做进一步的处理时,实际上是耽误了最佳的急救时间。

另一位原告的专家证人也证实因为治疗环节出问题以及正确治疗过程的延误进一步导致Carlos受伤。证人医生证实在急救环节,Carlos的症状更恶化;最终心跳停止,导致脑部和行动受损。

交叉询问 成功为患者赢得赔偿

案件审理进入胶着状态,直到进入交叉询问环节,Reiter律师成功让辩方的专家证人承认,针对Carlos的个体情况,主治医生应当实施开胸手术(如原告专家证人所述),而且应该早一点实施。换句话说,Reiter律师使被告承认手术过程存在疏忽。

在纽约州,如果医师/医疗专家在治疗中有过失,导致患者受损,医务人员或医院可能对患者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如果提供的护理服务偏离标准化,医务人员和医院可能会整体赔偿你。Reiter律师提供的医学证据,证实在Carlos在西奈山医院的治疗出了问题。

在2014年,法庭最终裁定西奈山医院对Carlos的救治行为超出了可接受的患者护理标准,是一场医疗事故。作为雇主负责制,西奈山医院需要赔偿Carlos一家2,290万美元。该案被ALM Verdict Search 评为2014年美国前十大医疗事故赔偿案。◇

强纳森 莱特律师事务所 Jonathan C. Reiter Law Firm, PLLC

地址: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帝国大厦内)
350 5th Avenue ‧ Suite 6400
New York, NY 10118
24小时免费专线:866-324-9211
中文咨询专线:646-886-6258
中文网址:www.jcreiterlaw.com/chinese

责任编辑:丽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