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习近平成为军委副主席、军委主席后,与江泽民和其亲信多次秘密对阵。(AFP/Getty Images)

人气: 4081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济林报导)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从1989年11月到2004年9月,一直任中共军委主席,掌控军权长达近15年。在这段时期,江以腐败治国,同时为了把控军权,纵容军队腐败。在胡锦涛掌权时期,其军权也一直被江泽民集团所操控,腐败比以前更甚。中共军队由此成为“十八大”后腐败的重灾区。

2012年“十八大”之前的10年中,徐才厚郭伯雄是江泽民在军中的代理人。他们在军中联手架空了胡锦涛,令其孤立。习近平掌权前后,江泽民一直试图通过徐、郭继续施展对军队的影响力,意图操控习近平。在亲眼目睹胡锦涛遭摆布后,习近平为避免重蹈覆辙,“十八大”后在军内强力反腐,郭、徐及亲信们纷纷落马。如今,习近平的“猎江行动”已进入最后阶段。

本文披露了习近平成为军委副主席、军委主席后,与江泽民和其亲信多次秘密对阵的内幕,并还原习和江在军方的真实关系。

一、习近平见证胡锦涛被架空军权

中共军内“军委首长”说法的由来

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郭伯雄带头发动“准军事政变”,要求江泽民留任新一届军委主席两年,并逼迫胡锦涛当场表态。胡无奈之下同意。

到了2004年两年届满,江最终不得不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同年,徐才厚成为军委副主席。

在2004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发难的主角换成了徐才厚。徐以“军队大事必要的连续性”为由,要求在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内常设江泽民办公室,并发明“军委首长”这一军内称呼。

2004年后,江一直在“八一大楼”保留与他掌权时期相同规模的办公室和几名专用秘书,江泽民不时来办公室,与军官和军方首脑会晤,行使他对军方的影响力。

2012年,日本保守派报纸《产经新闻》在中共“十八大”前报导称,江泽民在中央军委“八一大楼”里的办公室被关闭。

作为江泽民安插在军队的徐才厚,曾试图架空习近平。(新纪元合成图)
作为江泽民安插在军队的徐才厚,曾试图架空习近平。(新纪元合成图)

徐才厚是江泽民干政的重要棋子

中共军队内一直有一个“瓦房店帮”,其“老帮主”、原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是江泽民的亲信。1985年至1989年11月于永波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1985年6月至1989年5月江泽民任上海市委书记,兼任上海警备区第一政委。两人在工作上有交集。

理论上,当时于永波是江泽民军中的上级,但是于永波对1987年就成为政治局委员的江泽民“仪礼有加,尊崇备至”,使得江泽民对于永波颇有好感。江和于曾两次一起随团出国访问,两人交谈投机,于深得江的赏识和信任。

1992年江泽民提升于为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1992年于永波将瓦房店同乡徐才厚提拔到总政治部担任主任助理兼解放军报社社长。此后,徐才厚在军中迅速窜升,从1993年的总政治部副主任一路升迁。

徐才厚当过于永波的秘书,是于的心腹。于永波2002年退休时向江泽民推荐徐才厚,建议提拔徐。江泽民视徐才厚为于永波的“接班人”,把徐当作江军内的铁杆马仔。这是徐才厚在2004年被江泽民提拔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主要原因。

也有另一种说法称,山东籍的王瑞林提拔了徐才厚成为总政治部主任助理。

无论何种说法,徐才厚后来成为江泽民在军内的亲信是不争的事实。

徐才厚一度控制军中人事大权

2002年,徐才厚接任了总政治部主任,从此把握军内人事的大权。在其成为军委副主席后,总政更是听命于徐。同时,徐才厚又对江泽民唯命是从。

在中共军队中,总政治部主任握有推荐人事的大权,这和中共军队的体制有关。军内各类军官任命的“分水岭”在师长(大校)。副师级到正团级军官,由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总后勤部部长、总装备部部长、相关政委、军区司令、各军种司令、政委任免。

而军委成员、各军区司令、各集团军军长、各师师长则由军委主席任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总政治部干部部的推荐就十分重要,军委主席不一定一一知晓每一个师长、集团军军长和政委的背景。与此同时,总政保卫局需要写出此人的政治审查报告。

换句话说,徐才厚拥有对将要提拔的军官的“推荐权”。即便军委主席不满意这个军官,徐才厚尽可以重新“推荐”。

今年初,网络流传的一封“总政知情官员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也间接证实了这点。信中说,徐才厚、郭伯雄在把持中共军队时期,把所谓的“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作为其买官卖官、排斥异已的工具,把那些有黑钱、会花钱、敢送钱的人很快列入后备官员的名单,然后通过“测评”提拔这些“大胆”送钱的人;而那些不送钱或不听话者,“测评”就通不过。据悉,中共军队军心涣散,心思全用在请客送礼,搞关系拉选票上。

3月9日,凤凰网报导,原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杨春长非但首次公开披露徐才厚“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还将大军区司令的买官价格捅出,“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就他们你用一个我用一个,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

中南海半公开 习近平亲眼见到胡锦涛被架空

杨春长在接受采访时,还首次公开披露徐才厚“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

军队“成了他们家的了,又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架空,很复杂这些问题”。杨春长更是自爆与徐的关系,“徐才厚我是比较熟悉的,用土话说我是直接伺候他的,我是给他写材料、以这种方式为他服务的人员。他的那种用人习惯,就是选人用人的习惯,一认钱多少,二是看关系远近,三是感情。”

由于凤凰网在大陆运营的特殊性,这个表态被认为是中南海首次半公开胡锦涛掌权时候,江泽民在军内干政的消息。

杨春长的表态虽只是“只言片语”,微博认证为中山大学全媒体研究院中国新闻业评议会特约观察员的“石扉客2014”却表示:“几个副主席架空胡主席”,这个指控“力度太大了”。

港媒《南华早报》3月11日称,徐才厚和郭伯雄是江泽民的代理人。报导引述一名退休大校说:“徐和郭是江的人,他们架空了胡锦涛。”另一名接近中共军事科学院的消息人士披露:“江继续透过徐和郭,对军方进行干预。”

报导称,连美国也对胡锦涛当时掌控军方的能力表示怀疑。2011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盖茨访问北京,中共军方却突然举行了歼-20隐形战机的首次飞行演习,盖茨事后回忆表示,他看到胡锦涛当时对此消息明显感到措手不及。

美国官员当天就向传媒披露:“明显地,中国的领导人事前也不知道有关的演习。”盖茨本人事后也说,经常忧虑胡锦涛对军方是否能够有效地领导。

还有消息称,习近平亲眼看到郭伯雄、徐才厚仰仗江泽民,欺负架空胡锦涛。

2014年7月3日,叶剑英的养女戴晴透过美国之音发声,她认为,对于徐才厚等巨贪在军中的胡作非为,江泽民要负主要责任,“谁强势、权力在谁手里,就是谁干的。”

徐才厚:让他干五年就滚蛋! 习近平回应

习近平在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才被确认为中共军委副主席,据悉也与徐才厚和郭伯雄的阻挠有关。

2015年3月14日,港媒《明报》消息指,习近平在2007年最终获得中共各派接受,将接替胡锦涛成“十八大”后的总书记,但是习在军中却未获得承认。也正如此,胡锦涛在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时增补为中共军委副主席;而习近平却在十七届五中全会才被增补确认,最大的阻力,就是徐才厚和郭伯雄。

报导称,当时在一个有数人在场的军方半公开场合,徐才厚曾对郭伯雄说:“让他(指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此话后来传到习近平耳中。徐才厚此后曾试图输诚,但为时已晚,此番说话已在军方“红二代”中小范围流传。

有消息称,习近平后来在一个场合表示,“这就是政治问题了,想不抓都不行”。

江泽民的心腹郭伯雄、徐才厚曾把持军队十多年,培植了大量亲信和贪腐军官。(合成图)
江泽民的心腹郭伯雄、徐才厚曾把持军队十多年,培植了大量亲信和贪腐军官。(合成图)

郭和徐为何要架空胡锦涛?

郭伯雄比徐才厚大一岁,二人经历极为相似:都是农民、士兵出身,同期晋升,罪状相似。更重要的是,两人都是江泽民一手提拔,十多年替江代理军中事务,到江退下后,两人在军队说一不二,把胡锦涛架空。在军中,郭伯雄主要负责军事,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徐才厚主管政治工作。郭伯雄资历更深,为第一军委副主席, 排名靠前,权力更大,等于是徐才厚的上级。

郭伯雄和徐才厚为什么要架空胡锦涛?这要从江泽民说起。江泽民恋栈权力,尤其是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之后,骑虎难下不敢放弃权力。江为了打倒法轮功,发泄私愤、不计后果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甚至活摘器官。江知道欠了血债,因此在中共权力中心赖著不下,同时寻找自己的代理人。

据悉,胡锦涛等政治局常委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都曾举手投反对票。胡锦涛的这个举动给江泽民的震动很大。

一名镇压法轮功的“610”官员曾经透露说,在一次小范围的所谓“庆功”宴上,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刘京透露了一个故事。

刘京当时说,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说,由于公安、国安、司法等部门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使得“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 反而越演越烈”。在会上江泽民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表示反对。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

据称,胡锦涛的这些举动一直是江泽民的最大的“心病”,再加上胡锦涛本身就是邓小平因为不满江泽民的表现,而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在中共内部与江泽民不属同一派系,使得江担心胡是否会在其任内为法轮功翻案,从而使得江遭到清算。于是部署了一系列架空胡锦涛的阴谋。

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从总书记位置退下来,将七常委增至九常委,塞入政法委罗干、宣传口李长春,同时使九常委分权,各管一摊,架空胡锦涛和温家宝。这就是外界所说的“九常委制”。

在2002年江泽民交出了总书记的职务的同时,在“十六大”发动“准军事政变”,继续留任军委主席两年。同时,江提拔郭伯雄成为军委副主席,开始限制胡锦涛在军内的行动。到了2004年,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的职务时,徐才厚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由郭、徐二人继续持枪监督胡锦涛。

辛子陵:习上台后不再买江的账

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辛子陵于2014年7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胡锦涛时代,只有少将一级他批。中将以上的是操弄政局的更高的那一位(指江泽民)批。懂得了吧?老实讲,他说不上话。他要是支持的话,那一位就不支持了,就不用了。徐才厚是只忠于那个人。”

他还说:“退下的老人还能不能继续操弄政治,还能不能继续干政,像过去指挥胡锦涛那样指挥习近平?这本身就是个政治(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习近平怎么能有所作为呀?过去胡锦涛也想有所作为,但是叫他们欺负得没有办法。胡锦涛个人自身的条件、家庭出身、背景和部队的关系,都不一样。他没习近平这么硬。习近平敢跟他们叫板。”

编辑室主任辛子陵表示,习近平上台后,不再买江泽民的帐。

也有报导称,胡锦涛只能提拔少将,是其掌军权的初期。到了“十八大”之前,随着薄熙来下台等事件爆发,胡锦涛在军中的实权也达到了其掌军生涯中的巅峰,与习近平一起掌控了中共军方四总部的主要军官人选。

徐才厚被江泽民安插进军队的一个重要目的是监控习近平。(大纪元资料室)
徐才厚被江泽民安插进军队的一个重要目的是监控习近平。(大纪元资料室)

二、江泽民密谋安排徐才厚监视习近平

江泽民找习近平多次谈话

当年,邓小平把江泽民弄上了中共总书记的位子上,但对其一直不放心,因此把亲信刘华清的政治地位提至常委,让刘在军委副主席的职务上“监军”,限制江泽民的行动,保护隔代指定的胡锦涛能顺利接任总书记。

江原本想利用这点,以徐才厚来监军习近平,却被习看破。

江泽民在2004年彻底退下之前,安排了郭伯雄和徐才厚任职军委副主席,一开始只是想限制胡锦涛的动作。

这样的格局持续到了“十八大”之前,香港《前哨》杂志一针见血地称,江还有一个目的是要习老老实实,不能妄动江子江孙一根毫毛,任其贪天贪地无法无天。

文章称,“十八大”之前,老奸巨滑的江泽民,利用习近平立足未稳的低调养晦、随喊随到,多次约见习近平。谈话的主题是:你虽然当了当年国防部长秘书,毕竟欠缺军中历练、军中人脉,而军队的支持是你施政能否成功的关键,所以,一定要有既忠诚又强而有力的将领全心为你保驾护航。为了加强他的影响力,这个人一定要加入常委之列,并延任军委副主席⋯⋯

江表示,郭伯雄、徐才厚两人都是合适人选。但郭(1942年生)比徐(1943年生)大1岁,“十八大”时将过了70岁,徐虽然也超逾“七上八下”的规定,毕竟到时才69岁。江还类比邓小平当年的举动称,特事可以特办,当年邓为了帮我掌控军队,1992年“十四大”上把刘华清推上常委位,那时他已经76岁了。

文章说,徐才厚利令智昏,摆出领导的派头,竟然捕捉一切机会向习暗示明示,自己入常已是定数,没有他保驾护航军心必乱。

习一样地不动声色,暗中却通过人脉管道,将这一信息传递到一众元老处。元老们自然以不同方式表达出强烈的反对。但江仍不死心,徐亦不死心,相关游说活动始终没停止。如果不是“重庆地震”打乱江系的阵脚,这一“监军”阴谋极可能成功。

也因此,徐才厚在“十八大”后被处理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董建华放风 江泽民被逼退

还有报导称,“十八大”前近一年内,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多次与即将掌权的习近平会谈,有时还特别要求双方秘书在场,记录全部谈话详情形成“文件”。

这几次秘密谈话,江泽民提出“思想更解放一些”,同时提到安排老军头“十八大”入常,在其保护下让习真正成为新的“领导核心”等等。

报导还引用京城人士的消息透露,习近平2012年9月在一次幕僚内部小会上,大呼“差点上了他(江泽民)的大当”。

报导称,习近平假如当时不是多存了个心眼儿,不是依然秉持一贯的“谨小慎微”,而是按照江泽民所说的去做,很可能连总书记都做不上。

郭伯雄落马后,8月10日北京传媒学者乔木的文章《谁来监督郭伯雄》在网络流传。文中说,前些年回陕西老家,陕西人非常以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为傲。虽然习近平原籍也是陕西⋯⋯远不如手握兵权的陕西人郭伯雄受推崇。同时,文章还透露了外界流传的一个说法,“⋯⋯传说以郭在军内的多年影响,扶持拥戴习上台。而且以习郭的同乡关系,习更可以利用郭的影响,稳定军队”。

文章说,再以后,形势诡谲,习以铁腕反腐,触及军队,对郭不利的传闻渐多。陕人不复提郭,改为倾力赞习。

这个说法或证实了江泽民给习近平提建议的报导。

2012年9月19日前后,香港原特首董建华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根据过往经验,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卸任后仍会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一段时间。此举被认为是在反击江泽民让老军头入常的提议;也有分析称,这是习、江两大阵营各自通过放风在争夺军权。

董建华与习近平关系匪浅。习近平任福建省长时期,已经常与董建华接触。2001年,习近平更打破大陆官员不准随意访港的成规,罕有地率领庞大经贸代表团来港招商,而董建华更以高规格接待。翌年,习近平回礼,邀请董和夫人到福建度假。2005年1月,习近平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率浙江代表团访港,获董在礼宾府宴请接风。

最终,胡锦涛在“十八大”上全退,没有留任军委主席。同样地,江泽民也没能安排老军头入常,最大的获益者就是习近平。这些也为习近平在“十八大”后能快速清理江泽民派系成员打下基础。

打破郭、徐在军内的部署 习近平主导五名将领进京

江泽民让郭伯雄和徐才厚着手安排“十八大”后军委副主席的人选,也被其它消息证实。

有消息称,据谷俊山交代,2012年新年,他最后一次见徐才厚,徐对他说:“你放心,有我在你就没事。”并称,下一届军委班子是他和郭伯雄定的。他已经跟江泽民说好了,也跟胡锦涛说好了,XXX当军委副主席,他是自己人,一定会保谷过关的。谷俊山表示郭伯雄也是这么说的。

知情人说,徐才厚说此话时,离“十八大”尚有十个月,说明他们早把军委班子捣鼓停当,设个圈套把习近平装进去。

习近平上台前,最大的动作就是在军中进行重新布局,打乱了原来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军中人事安排计划。

早在2012年8月北戴河会议结束后,习近平长达两周的行程出现“空白”,一度引起外界诸多猜测。有关习近平突然消失在全世界眼前的原因,外界大致有四种说法,一是重病说,有说心脏病、有说肝肿瘤、有说轻度中风。另外三种说法,包括车祸、政治斗争引发他不出面、前往某处处理要务等。

其中一种说法称,习近平在2012年“隐身”期间,主导并确定了五名将领进京。

新的五人指的是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广州军区政委张阳、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将进入十八届中央军委,担任更高职务。

报导称,即将全面接掌军权的习近平把五大军区的负责人调入北京,晋升为中央军委委员,巩固习近平在军中的地位。

据北京军方消息来源和军事观察家透露,这个杀手镧,不但打乱了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等老军头们筹划多时的人事布局,习近平利用“隐身”期间不动声色地打出一套“快拳”,出手之快已让他们大吃一惊,更让他们预感到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了。

徐才厚的家庭会议详情

当时的徐才厚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会被抓。《明报月刊》6月号称,谷俊山被抓后,徐才厚召开家庭会议商量对策,其妻赵黎说:“有一个说法,入局(政治局)不死,入常(常委)不罪。谁敢动你啊!”其女徐思宁说:“谷俊山的东西是他自己给的,又不是咱们要的,怕什么?”徐才厚始心安,未做任何动作。

他的秘书后来对知情人说:“徐才厚万万想不到中央会真对他动手啊。”知情人问,“想到了又会怎样?”徐的秘书说:“大不一样,不大一样,不一样大。”

消息人士称薄熙来和徐才厚有同一政治后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被烧及。(大纪元合成图片)
消息人士称薄熙来和徐才厚有同一政治后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被烧及。(大纪元合成图片)

“十八大”前五名军委副主席并存

2012年11月1日至4日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决定,增补范长龙、许其亮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但是原来的军委副主席习近平、郭伯雄和徐才厚并没有退下,军内形成罕见的五名副主席并存的局面。“十八大”随后在当年11月8日召开。

据悉,习近平早在胡锦涛的支持下,开始酝酿筹组新的军方架构。其中,审议增补军委副主席,破格擢升原济南军区司令范长龙接替郭伯雄。范长龙曾两次任中俄联合军演副总导演。

对于提拔范长龙成为军委副主席的原因,有报导称,习近平在接掌中央军委前,曾派人对各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幕后调查。习近平在调查中发现,范长龙已准备告老还乡,甚至把办公室的用品都已经全部打包。消息人士称,“据说范长龙已经买好了很不错的钓鱼杆,准备享受退休后的悠闲生活。当时范长龙也和其他人讲过,这是他的最后一站。”

报导还称,正因为范长龙是最没有野心和企图心的大军区司令员,习近平提拔了他进入中央军委。当范长龙听到这个消息时,他自己根本都不相信。

另原空军司令许其亮升任军委副主席,因与习近平的军队发展理念一致。

军方四总部换将

除了军委副主席外,军委四大总部也换了主要将领。习近平把早前被视为“胡锦涛人马”的军中将领,及时调整到未来的军委班子,如原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等。

2012年10月25日,中共国防部网站披露,四大总部进行重大人事调整。原北京军区司令房峰辉出任总参谋长;原广州军区政委张阳出任总政治部主任;原南京军区司令赵克石出任总后勤部部长;原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出任总装备部部长。

据悉,新任总参谋长的房峰辉,曾参加对越边境战争,及后受胡锦涛倚重,从广州军区参谋长任内“二级连跳”,直升北京军区司令,曾在中共建政六十年阅兵担任总指挥。

中共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原系广州军区政委,属越级升总政,亦打破历年此高位的升迁惯例,显示习近平用人并不按正常论资排辈的规矩出牌。

这次四大总部新任主官都如出一辙地被破格晋升,并非由原机构的第一副职(常务副总长、常务副主任等)依序递升,而是打破了旧有的条条框框,从大军区直接上调。这显示出习近平不同的用人风格。

在全军的“大管家”总后勤部部长人选上,习近平起用年龄较大的原南京军区司令赵克石任部长。这被称为是“一招险棋”,因赵带兵出身,擅长指挥作战,与后勤保障的繁琐业务毫不沾边,但习当年在福建时,与任31军军长的赵有过从甚密的工作关系,故破格任命赵为全军“大管家”。

至于总装备部,习近平选择“太子党”、前副总长张宗逊的儿子张又侠任部长。张又侠是习近平的铁杆支持者,多年来习近平跟张又侠一直保持着来往,两人父辈曾在西北搭档过。无论是从个人的军中资历,还是习、张两家的特殊关系和感情来看,张又侠都是习近平对中央军委进行人事改组的首要人选。

胡锦涛全退移交习近平军权

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全退,将所有权力移交给习近平。(Getty Images)
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全退,将所有权力移交给习近平。(Getty Images)

胡锦涛执政十年,从最初被江泽民处处钳制,到逐渐手握大权,在政治上没有任何的大举动,给外界以“碌碌无为”的印象。

但是,“十八大”最后一刻,胡锦涛却做出了十年执政中最大的动作:从军委主席职务上退下,打破了多年来江泽民老人干政局面。胡锦涛此举意在让习近平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同时,在常委和政治局委员人选中,胡锦涛又暗中进行了布局,江派在政治局中将受到很大的牵制。

当时有中国网民在微博上发出评论说:“过去十年不是他一人之过。他受的干扰太多了,就算是十年碌碌无为,临门一脚却精彩成分⋯⋯上场‘十分钟’,表现得平淡无奇,临近被换下场的时刻,却一脚打出一个世界波!”

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之前,习近平和胡锦涛抢先在军内布局,打乱了郭伯雄和徐才厚在军内的人事部署。此前有报导称,郭伯雄和徐才厚安排的2022年军委副主席是原31军军长马效成和原16军军长高光辉。现在两人都已经被边缘化。在徐才厚被抓后,习近平在军委会议上说出重话。

三、除了政变和活摘器官 徐才厚还有隐秘罪名

传江泽民试图救徐才厚未成

自从2012年11月习近平成为军委主席之后,徐才厚将被抓的传闻不断,听到风声的徐才厚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活动。但最终仍落马。徐才厚的罪行除了政变、活摘器官之外,还涉及在军内活动,试图削减习近平的军权。

在2013年的时候,还出现过江泽民试图搭救徐才厚的报导。《前哨》援引十八届军纪委某中层干部的消息说,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因贪污金额远超死刑量刑标准百倍、因糟蹋百万军队、因明码实价卖军衔令官兵恨之入骨,料将在新政反贪风暴中被判处死刑。

军纪委干部唯一愿意透露的是,这次的前台操作者是总政第一副主任贾廷安,江泽民在幕后遥控。该军纪委干部说,江泽民为自保,试图救出徐才厚。

虽然有这样的放风,但是徐才厚将被抓的传闻越来越多,徐也曾两次新年时期在海南出现。有港媒称,2014年新年,徐才厚跑到海南三亚转了一圈,却无心看风景,而是以去找“那里休养的老领导”为名,到处请托和求助。

徐才厚掌控的中共总后勤部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血腥、残暴的罪行产业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此牟利。(大纪元制图)
徐才厚掌控的中共总后勤部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血腥、残暴的罪行产业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此牟利。(大纪元制图)

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在301医院被调查。今年3月15日,习近平当局宣布徐才厚病死。

徐才厚试图利用“军队国家化” 架空习近平的权力

徐才厚的罪并不止于贪腐和淫乱,徐还涉及秘密在军内发动“军队国家化”,以此架空习近平的军权,这也是近两年习当局频繁喊出“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原因所在。

2014年11月9日,香港《东方日报》发表文章,里面提到数年前徐才厚曾向中共高层建议取消“毛泽东思想”,遭否决后,徐才厚私下在军中“悄然”动作。

文章称,徐才厚此举犯了军中大忌,引起习近平震怒。在习近平看来,徐才厚不仅是贪腐“大老虎”,更是军中“叛将”,非斩不可。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徐才厚其实是借“去毛”,削减习近平的军权。

在今年5月27日《求是》刊出的一篇文章中,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天少将在谈到“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时候说,中共在最高军事领导权上出问题,有两次大的教训。一次是红军时期;第二次教训是在当下。“十八大”以前,徐才厚等人擅权乱权十多年,把军队搞成这个样子。

一名不愿具名的、接近中共高层的政治专家在一个沙龙中透露,在2012年薄熙来被抓后,江系主导紧急启动“应急方案”。其内容包括:由徐才厚在军内明确提出分权的说法;制造声势,利用民间和体制内的力量,在中共换届后让习近平“分权”。2012年军报刊出的“野心家”说法就是指的徐才厚。

这名政治专家表示,这些事情的出现,都是2007年曾庆红下台之前的部署。江和曾的如意算盘是,在前台失去权力后,利用民间及中共内部的人马,让习分权,以保护江系对犯下的各类贪腐等罪行都不受到清算、保护自己家族的财产。

除此之外,徐才厚深涉江泽民集团的政变密谋。他还是中共军队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

古田会议再确认“军委主席负责制”

2014年6月30日,徐才厚被官方公布落马。

过了4个月,在2014年10月30日,中共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习近平在31日出席会议并讲话,点名徐才厚,要求“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次会议也被外界称为“新古田会议”,会议突出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

当年11月2日,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古田会议上力挺习近平,并要求军队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11月4日,中共另一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在官媒上刊文,多次提到“习主席”、“军委主席负责制”,还特别提到徐才厚、谷俊山案的影响。

今年1月中旬,四总部开会集体支持“军委主席负责制”,此后七大军区再对反腐表态。

事实上,“军委主席负责制”不是习近平的首创。2002年中共“十六大”之后,当时的徐才厚已经接替了于永波的总政主任职务,而江泽民则在交出总书记职务之后死握军权不放,干脆连中央委员的职务也不要,以一个“普通中共党员”的身份继续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

就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召开后的次日,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的“决定”被公布之后,徐才厚指挥《军报》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要把“军队听党指挥”和“服从中央军委和江主席的指挥”并列宣传。

亲习近平阵营的消息人士牛泪在今年1月发文称,胡锦涛掌权的10年,“与其说是军委主席负责制,还不如说是前军委主席负责制,或者是更离谱的军委副主席负责制。”

石久天说,习近平再提“军委主席负责制”,说到底就是在最高层直接否定了江泽民亲信徐才厚提出的“军队国家化”。习近平实际已经以半公开的方式对江泽民的阴谋说了“No!”

通过古田会议,习近平进一步掌握了军权。(Getty Images)
通过古田会议,习近平进一步掌握了军权。(Getty Images)

习近平在军委会议上放重话

习近平上台后握紧军权,首先拿徐才厚开刀。其中一些内幕和原因近期被港媒披露。

2013年新年,习近平出席慰问部队老干部的演出,徐才厚作为卸任的前军委副主席也参加了,那时他已患癌症,一头白发,身型瘦削,不复当年。在等候演出过程中,徐才厚和习近平搭话,习近平没有搭理他。

几名高级将领过来敬礼,对徐才厚充满媚态和敬意,还关切地询问徐的身体情况,都被习近平看在眼里。

香港《明报月刊》6月号消息指,徐才厚垮台后很久,在一次军委常务会议上,习近平对军委成员放重话说:“如果不是刘源这种浑不吝的角色,徐才厚至今还不是你们‘敬爱’的徐副主席吗?”

习近平拿下徐才厚 拒见江泽民

2014年6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开除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中共党籍,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海外《新纪元》杂志的消息指,习近平拿下徐才厚后,江泽民非常震惊,当年7月2日,江泽民坐专列到北京,要面见习近平,但遭到习的拒绝。7月3日,习近平离京抵达首尔,对韩国展开上台来的首次访问。

有消息称,在习近平离开北京访问韩国前夕,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发火,态度严厉。他通报关于对徐才厚的处理,并警告了江派常委及军中其它势力。

习近平多次提肃清徐才厚案影响

2015年7月18日,中共官方发布习近平在视察驻吉林的中共第16集团军的新闻,习在视察中再要求“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的影响”。

据微信公号“学习小组”统计,这已经是习近平第四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徐才厚案。此前三次,分别是在2014年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2014年12月在南京军区视察时、以及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

徐才厚自1985年在16军任政治部主任、军政委长达7年之久,因此,16军被视为徐的嫡系部队。

《明报》的分析文章认为,第16集团军也是沈阳军区应对朝鲜半岛局势的主力。习近平此次深入“虎穴”,并再次要求肃清徐才厚案影响,既是敲打徐的余党,也在安抚16军官兵。

文章还认为,此次习近平视察16军有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陪伴。范与16军的渊源更深,因此视察16军不可能是习近平的“鸿门宴”。范长龙从1969年入伍当兵就在该军,直到2000年从该军军长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31年未离开过该军。当然范、徐2人也有交集。

7月中旬,陆媒报导,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及其中共多名高级军官到兰州军区的甘肃、新疆、宁夏部队作调研,并传达习近平的要求。随后在7月30日,郭伯雄被开除中共党籍、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除了徐才厚之外,习近平还需面对江泽民在军内安插的其他将领,如郭伯雄、贾廷安等。

四、胡锦涛破局之作

12月初,最新的港媒消息指,中共总政副主任、前中央军委办主任贾廷安已被停职,并被要求交待问题。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称,贾廷安因涉及徐才厚、郭伯雄买官卖官中受贿的问题被查。今年以来,有关这个江泽民大秘的不利消息已多次传出。

郭和徐的“攻守同盟”

2014年3月,徐才厚落马后,其交代的内容给了郭伯雄致命一击。据《争鸣》杂志同年9月号披露,徐才厚在调查中交待,他曾与郭伯雄订立过“攻守同盟”。

据悉,徐才厚出事后,郭伯雄非常紧张。从2013年9月下旬至2014年2月,郭伯雄先后4次以探望为由到301医院及徐才厚寓所通风报信,告知当局对徐才厚进行审查的内情,并要求“攻守同盟”度过难关。

徐才厚交待,郭伯雄每次来探望都随身带防窃听仪器,证实无窃听后,才和徐在房间阳台上交谈。郭伯雄提示徐才厚:

“问题到此为止,没犯上天条,不至于坐牢。”
“军队上层出问题,只要不是乱军叛国,不会移交法庭的。更何况你已患绝症。”
“我(郭伯雄)会在内部活动,做做工作,争取作党内、军内纪律处分。”
郭伯雄对徐才厚发誓:“我不会在你身上踩一脚,你要顶住压力,压力再大也有时间性的。”

郭伯雄还授意徐才厚写信给江泽民、胡锦涛,表达自身处境等。

为了拿下徐才厚,胡锦涛在退休前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公开查处了谷俊山,二是提前安排了范长龙、许其亮为军委副主席。(新纪元合成图)
为了拿下徐才厚,胡锦涛在退休前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公开查处了谷俊山,二是提前安排了范长龙、许其亮为军委副主席。(新纪元合成图)

胡锦涛与习达约定 对江施六字巧计

回头来看,郭伯雄、徐才厚两名军头的真正罪行不止是巨贪腐败,他们的问题是昔日挟兵权自重,更涉入了薄熙来、周永康等的图谋政变案。

2014年有一篇题为“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的博文广泛被引用。文中提到诸多江派高官组成的“大阴谋集团”。文章说徐才厚、郭伯雄利用军中歌星汤灿的美色笼络周永康等大批军政人士,并点名谷(俊山)、(李)东生、焦利、(徐才)厚、(周)滨、郭(伯雄)、梁(光烈)、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许)宗衡等,可谓是军界、政界要人荟萃一堂,蔚为壮观。

“那个集团为了大阴谋笼络军政人士之多,其它不言,仅军内三分之二有头有脸的人物难以幸免,如此军队,被外军情报探知详情,其结果难以想像。”文章感慨,“精气神几乎都消耗于升官、发财、内斗之上,所谓的国家、民族、人民,在他们看来,皆是虚妄。”

这里所说的“大阴谋”,可能指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图谋推翻习近平的计划。今年3月港媒报导“徐才厚他们架空当时的军委领导人(胡锦涛)”也证实了这一点。

这篇博文还透露,“十八大”之际,谷俊山落马,徐、郭吃惊不小,害怕被供出,曾求教于江泽民。江安抚说“没事”,并称和胡锦涛达成共识“止于谷,不上追”。殊不知,习近平和胡锦涛也达成了共识“你查谷、我查上”。因此说,查谷是胡拍板决定,查徐、查郭、甚至查江,是习的决定。

中共军报2014年底批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典型的“两面人”。(网络图片)
中共军报2014年底批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典型的“两面人”。(网络图片)

地下盟主郭伯雄抵抗习近平的计划详情

今年7月30日,郭伯雄案移交司法的消息公布后一小时,大陆财新网发表长文透露,有乡党在徐才厚被抓后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劝他早些把问题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乡党回忆说:“他默然片刻,摇头说,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这“讲不清楚”的事究竟是什么?

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接受当局调查,军中由徐、郭互相钳制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原军委第一副主席郭伯雄,成为军中腐败势力当仁不让的地下盟主。徐派人马纷纷投靠郭伯雄。聚集在郭周围的各种势力,密谋展开对习近平的地下抵抗行动。

据“总政知情干部”的一封网络举报信透露,郭伯雄2014年秘密召见心腹商量策略,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和计划。大概是:

1)习近平对军队运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今天先斩落“东北虎”,明天就要收拾“西北狼”。物伤其类唇亡齿寒之际,必须缜密筹划主动出击;否则,必然引颈受戮坐以待毙。

2)习在军内最大软肋是没有自己的人,我们的最大优势是从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人。四总部和各大军区领导,跟我们的关系都很深,谁跟谁都不会真翻脸。因此加强团结比什么都重要。

3)习在全国反腐战线拉得太长,得罪的人太多,终有触犯众怒之时,他不可能彻底得罪我们这些拿“枪杆子”的人。因此必须确立步步为营式全面防守战略,以拖待变,以磨待变,稳住大局,软抗到底,就有机会。

为此,郭给几个铁杆交待了今后一段时期内的行动策略:尽一切可能减轻和缩小徐才厚、谷俊山案的冲击范围,保住人事格局等重大问题的“基本盘面”。

郭伯雄认为,徐、谷已成死“老虎”,需要尽快了结,所有涉及徐、谷案件的人和事都不要狠挖深究,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人都要保起来。对于原属于“东北帮”的徐派人物,改换门庭来投靠的,一律都要热情接纳,引为兄弟,绝不可排斥怠慢歧视。大敌当前之际,必须同舟共济,抱团取暖。

郭伯雄授意总政有关部门,对徐、谷案件的影响危害“定调”:徐、谷案件只涉及他们家属、秘书等极个别人,已经清查清楚,马上就要结案,绝不要影响到军队总体形势评价、人事格局等“基本盘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2014年11月22日,一位刚退休的军方高层人士向《汇报》透露,习近平早已下定决心彻底整治军队,徐才厚之后要被拿下的“大老虎”就是郭伯雄。“郭伯雄人马要抓一批,换一批,大军区级估计二至三人。原本放过郭伯雄,但现在查出的问题实在太多,很可能不得不抓。”

据港媒透露,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已被宣布停职交代问题。(视频截图)
据港媒透露,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已被宣布停职交代问题。(视频截图)

《炎黄春秋》揭露贾廷安

江泽民大秘贾廷安被监视居住

上文曾提到,江泽民要贾廷安出面救徐才厚,其实贾已自身难保。有军纪委干部曾表示,自从江泽民死党海军前副司令王守业出事后,贾廷安早已事事低调自保。这次如果不是江逼到头上,决不会主动干这件得罪习的蠢事。事后他已不止向一个人大谈身不由己的苦衷,相信目的是希望这些话能传到习的耳中。

2015年1月24日,香港传媒《信报》援引来自北京的消息称,近日卷入负面传闻的中共总政治部副主任、江泽民前大秘书贾廷安,1月23日被中央军纪委人员带走调查。据称贾22日还出席了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遗体告别仪式。当时另有报导称,针对贾廷安的调查还处于问话阶段,如何处理尚无定论。

军内高层多知道,贾廷安以“监军”身份成为军中腐败集团的四大后台之一。

据悉,贾廷安被约谈之后,并未宣布对其“双规”,而是允许贾廷安有一定的行动自由,但得随时接受调查。

北京军界人士分析说,约谈,只是给贾廷安一个警告,不要再以“监军”的名义干扰军中之事。

不过,支持法办贾廷安的人士则表示,贾廷安不会那么容易脱身。贾廷安、郭伯雄、徐才厚是军中贪腐集团后台,又分为:“河南帮”“西北狼”“东北虎”,只抓捕郭、徐两人难以服众。

习的“猎江”行动 贾廷安呼之欲出

今年7月份,习近平当局密集打“虎”,尤其是“八一”前夕,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案被公布,标志着当年替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两大军头——徐才厚和郭伯雄,一死一被法办。

8月11日,香港《明报》署名潘小涛的评论文章表示,习近平想要避免重蹈胡锦涛被江架空的覆辙,就必须与江泽民争夺军权。徐、郭二人先后出事,表明习已占上风,其“猎江行动”已进入收割期。

文章以习近平对付周永康采取的“围捕策略”为例,认为习近平对付江泽民也是这样,拿掉郭伯雄之后,习近平的下一步就是向江的核心阵地挺进,故下几只习最想打的“老虎”应是江泽民的几名头号心腹——前军委办公厅主任贾廷安、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等。

大陆《炎黄春秋》杂志在2015年第一期就抛出一枚重磅炸弹——中共军队总后勤部营房部前部长、退役少将张金昌撰写的万言回忆文章《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该文不仅揭露当年的诸多军中秘闻,更用近乎点名的方式指证贾廷安是因贪腐落马的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后台,在王的升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张金昌的文章不点名地写道,王守业利用工作之便,在参加军委常务会议讨论营房有关议题时,利用“拉老乡”关系,接近和拉拢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从吃请开始,礼尚往来,然后打得火热,亲如兄弟。

4个月后,xxx秘书竟以中央军委领导办公室的名义正式打电话给总后领导,要报王守业为营房部部长。1996年1月,军委正式任命王守业为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

张金昌说,一次与退下来的总后领导交谈时,当面问过:“当时我向你多次汇报过王守业道德败坏、品质恶劣的问题,为什么他还能当部长?”他说:“你不知道,当时x办打了电话的。”我说:“不就是xxx秘书打的电话吗?”

这位总后领导说:“他的电话当然是代表x办的。”

炎黄春秋近日曝光江泽民秘书与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勾结。(大纪元合成图片)
炎黄春秋近日曝光江泽民秘书与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勾结。(大纪元合成图片)

王守业曾经历被“双规”、释放、再被“双规”的戏剧性一幕。文中表示,据可靠消息,王守业被“双规”很快就触动了上层某些人的神经。有人动用大人物关系给中共中央去电要求放王一马。几天后,王被放了出来。

1952年出生的贾廷安长期担任江泽民的秘书,在江泽民任中共军委主席后进入军队,成为“没有当过一天兵的将军”。海外中文媒体说,贾廷安与江泽民的关系极为密切,他们的交集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江泽民在电子工业部任职时期,那时贾就被江看上并得到重用。

2004年,贾廷安调升军委办主任,并于2005年晋升中将。2008年1月,贾廷安被胡锦涛调出军委,进入总政担任常务副主任。2011年7月,贾廷安晋升上将军衔。

外界普遍相信,现在大陆媒体曝光这段秘闻,是习近平要处理江泽民的先声。

军队是中共腐败的重灾区。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案发后,据称已有近二百名现役或退休将领因涉贪腐,被当局调查。谷俊山案、徐才厚案、郭伯雄案均涉及江泽民,江涉案线索早被习王掌握。

五、军中将领洗牌 “猎江行动”正进行

为最后处理江泽民做准备?

香港《前哨》杂志今年2月号报导,清除江泽民通过徐才厚、郭伯雄安插在军中的余党比较容易,于是习近平先易后难,加快军中布局,大规模对军队进行人事调整,在2014年冬季掀起了高潮,一浪又一浪的大洗牌此起彼伏。中共军队这一轮大规模人事调整,规模之大堪称十几年来所罕见,江、郭、徐的人马纷纷落马,为最后处理江泽民做准备。

这轮人事调整,仅正大军区级的重要职务者就达10人,副大军区级和正军级更有几十人,被调整的军级以上职位至少50个,几乎涉及四总部、七大军区、三大军种和武警部队。

武警部队司令政委双双易人

近期,武警部队司令、政委双双易人。2014年12月,武警司令王建平同副总参谋长王宁位置互换。原司令王建平调总参任副总参谋长,王宁任武警司令。孙思敬任武警政委。武警司令和政委同时换人,极不寻常。

一直以来,武警部队受中共军委和中央政法委的双重领导。在周永康以及徐才厚案背后,有媒体称,中央军委调整武警指挥关系,武警不再受中央政法委协调,中央军委也不再受理中央政法委以维稳名义的调兵申请。以后各地应急使用武警,由各省市国防动员委员会直接向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申请,并同时报所在大军区国防动员委员会备案。

11月13日,第二炮兵工程大学原副政委吴瑞忠、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副司令员瞿木田被立案审查。此前,中共武警交通指挥部已有3名将领落马,分别是:6月16日,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7月31日,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政委王信;9月15日,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总工程师缪贵荣。

各大军区、军种将官大变动

在2014年冬季高级军官调整中,兰州军区原政委苗华接替刘晓江任海军政委,南海舰队原司令员蒋伟烈接替徐洪猛任海军副司令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沈金龙升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南海舰队航空兵政委刘明利升任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南海舰队政委。苗华遗缺由新疆军区政委刘雷担任。

原海军政委刘晓江、原海军副司令员徐洪猛、原副政委王森泰均到龄退休。

今年7月,中共空军原政委田修思上将退役。南京军区原副政委兼南京军区空军政委于忠福接任该职升任空军政委。

2014年12月29日的消息称,驻澳门部队政委马必强少将升任某省军区政治委员,张智猛少将接任驻澳门部队政委。

中共驻港部队原副司令董朝少将,已调任总参谋部办公厅副主任。

2014年12月30日的一则报导称,原北京军区司令中将张仕波已转任国防大学校长。此前担任国防大学校长的中将宋普选,已经与张仕波职位对调,转任北京军区司令。

宋普选与张仕波对调,拉开了北京军区大换班的序幕。

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办公室秘书的刘志刚被免去北京军区副司令职务调任济南军区司令。59岁的刘曾任三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内蒙古军区司令,他被指曾担任郭伯雄的秘书。军区参谋长白建军接任副司令,他的军区参谋长一职则由57岁的河北省军区司令史鲁泽接任。

北京军区是中共七大军区之一,负责中共权力核心北京城周边的防务,防务范围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主要负责首都北京的卫戍工作。

今年8月13日,大陆财新网报导,2015年夏季中共将领例行调整中,至少已有17名大军区级将领履新,涉及沈阳、北京、济南、南京、成都五大军区,海军、空军、二炮、武警部队和军事科学院。其中空军和武警部队人员最多,分别为5名和4名。

在当局的“打虎”运动中,中共军队已有40多名军级以上高官落马。7月15日,中共军纪委书记杜金才在中共官媒上刊文披露,目前中共军队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复杂”,未“取得压倒性胜利” 。

军改启动 习近平清洗江派军官

2014年11月6日,中共军报发表评论文章,力挺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强调的“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主张。(Feng Li/Getty Images)
2014年11月6日,中共军报发表评论文章,力挺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强调的“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主张。(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11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举行。大陆官媒报导习近平在军改会议讲话的内容,证实军改涉及军委部门变动、重划战区、设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等内容。习讲话还强调组建新的三大军内机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调整军委审计署。

在9月3日阅兵式上,当局宣布,未来两年将裁军30万人。香港《南华早报》随后引述两名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披露细节:裁军总额30万,其中包括17万中尉至大校级军官。

港媒在11月29日的消息称,许多军内的中下层政治官料将失去军职。不过,新的军委纪委将代替正副政治军官,主管较低层部队的军队纪律。

此前有报导分析,习近平在这次的裁军潮中,将把军内徐才厚、郭伯雄和江泽民的人都裁掉,再换上自己的亲信把控重要职务。

在此之前,当局的“去江化”已经悄悄展开。

习近平清除江泽民题字

2014年8月4日,大陆微博流传两张“江泽民题字题名正被撤掉”的照片。民众跟帖故意问“谁告诉我这是在做什么?”有人直接称“拆江!哈”。相关微博迅速遭删除。

就在约一周前的7月29日傍晚,江派大佬、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公布立案审查。

在2014年的4月,网上传出一封自称是几名中共总政机关干部举报郭伯雄的公开信,里面提到,在3月中旬中共军队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之前不久,习近平通过在军中的心腹,曾经把“八一大楼”东门前江泽民题写的五句话给铲除了。

上海空军政治学院大楼外墙,4名工人正在清除江泽民题词。(网络图片)
上海空军政治学院大楼外墙,4名工人正在清除江泽民题词。(网络图片)

据自由亚洲广播电台报导,今年8月13日,大陆微信圈热传两张图片,一张是4名工人正在一座建筑物的外墙,清除江泽民对军队的一段题词,题词内容已被完全铲除,只剩下江的部分签名正在清理中。另一张图片则为工人清除工作前大楼的外观,上有江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对军队的一段题词。

军方挑头清算江泽民

郭伯雄在徐才厚死后几个月也应声落马,令前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成众矢之的。

2015年8月10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第7版上的一篇篇幅不长的评论文章,引发网络和海外媒体大讨论。绝大多数媒体都认为这是在点名江泽民。

海外华文媒体都认为,这篇作者名为“顾伯冲”的文章《辩证看待“人走茶凉”》是在批评中共政坛上的“老人干政”现象。文章中被引用最多的话是: “有的领导干部不仅在位时安插‘亲信’,为日后发挥‘余权’创造条件;而且退下多年后,对重大问题还是不愿撒手⋯⋯这种现象不仅让新领导左右为难,⋯⋯还导致一些单位庸俗风气盛行,甚或拉帮结派、山头林立⋯⋯”

公开资料显示,顾伯冲是大陆有名的军旅作家,1997年至今任中共总政治部干部部副师职干事。

《新京报》微信账号“政事儿”对此发表文章称,至今年8月18日,恰好是邓小平倡导的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35周年。随后文章称,朱镕基退休后也明确表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最大的原则就是不谈工作。此后胡锦涛也被提到,指胡主动提出不担任军委主席职务。

但是,文章偏偏跳过了江泽民。

《纽约时报》在8月12日发表文章说,《人民日报》这篇评论并没有指名道姓,媒体施加的压力表明,习近平想要进一步削弱包括江泽民在内的前任领导人挥之不去的影响力。

日媒认为,《人民日报》的文章有着强烈的警告意味,似乎是在影射前任领导人江泽民。

传军方教授暗指江泽民非“三代核心”

海外中文媒体今年7月报导,5月22日,中共国防大学教授马骏在一个讲座中语出惊人。他说“现在习近平出来,可谓恰逢其时,他是真正的第三代领导核心” 。此前,中共称江泽民为“第三代领导核心”。

网络上流传的国防大学马骏教授5 月22 日下午的一个讲座的文章,里面谈到,如果十年后再反腐,就是十个习近平也难以挽回。现在习近平出来,可谓恰逢其时!他是真正的第三代领导核心(前两代是毛、邓,原话如此)。

在中共官方公开报导中,中共前两代核心分别是毛泽东和邓小平。江泽民被称为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一位资深新闻界人士表示,马骏的这个讲话,不仅加冕了习近平“核心”之位,更把江泽民直接踢下了第三代中共领导核心位置。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军队成为腐败的重灾区,现在多个军方人士出来表态,显示习近平军权在握,军方已开始挑头清算江泽民。

《军报》刊登长文批汉奸或影射江泽民

7月13日,中共《解放军报》用正版刊登长文:抗战期间“汉奸现象”的现实反思。文章描述了中国抗战期间的包括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的汉奸历史,称汉奸为国家之耻,民族之羞。文章借古喻今,最后归结到要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并要严惩汉奸,文章最后说——同“汉奸现象”作斗争未有穷期。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分析,中共官媒报导的内容、格式都有严格的规定。军报文章大谈汉奸,意在当下,这种笔法与此前中共官媒用“庆亲王”来影射曾庆红如出一辙。

7月13日,中共军报整版刊登文章批汉奸,中国问题专家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内斗以“你懂的”方式影射江泽民。(大纪元合成图片)
7月13日,中共军报整版刊登文章批汉奸,中国问题专家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内斗以“你懂的”方式影射江泽民。(大纪元合成图片)

现今中共党内最大的汉奸是江泽民。在抗战时南京沦陷期间,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号称“江冠千”,担任汪精卫南京日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江世俊将儿子江泽民送到汪精卫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当时的中央大学是日军培养高级汉奸和实施皇民化教育的伪中央最高学府。江泽民后又参加了第四期青年干部培训,并留有照片,铁证如山。江泽民其实是日本特务。

另外,江泽民的“二奸二假”,不仅在中共高层尽人皆知,同时也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泽民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

前军方大校公开高层分裂 透露抓江时间表

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2015年6月24日接受澳洲广播电台(SBS)记者周骊第五次访谈。7月8日,SBS播发访谈录音。

辛子陵指,中共中央事实上存在两个司令部,以习近平为首的改革派组成的司令部,和“江核心”操纵的反对派,一个地下司令部。“8‧31”政改方案被香港立法会否决,是“江核心”地下司令部的大失败。

辛子陵访谈中表示,在中国,最希望判周永康死刑的是江泽民。因为镇压法轮功,活摘人体器官的很多指令,都是江泽民直接向周永康下达的。让周永康活下来就是保留江泽民反人类罪的活证据。这在未来的决战中是有大用场的。周案了结,不是反贪“打虎”的尾声,而是压轴大戏的序幕。

习近平在司法、军队、科研、经济、文宣和政治等领域接连出台几个大动作,释放出围剿江泽民的信号。(大纪元合成图片)
习近平在司法、军队、科研、经济、文宣和政治等领域接连出台几个大动作,释放出围剿江泽民的信号。(大纪元合成图片)

辛子陵访谈中还特别提到今年5月份开始的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控告江泽民的浪潮。而15年前有个名叫王杰的法轮功修炼者状告江泽民,很快被捕,并被迫害而死。

辛子陵访谈最后表示,今昔对比,中国确实处在政治大变局的前夜;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解决曾庆红,明年解决江泽民问题。

辛子陵是中共党史学者,原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退休前为正师级大校军衔。#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12-05 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