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党大潮难挡 单日“三退”人数再破十万

香港法轮功学员声援中国退党大潮。(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14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大纪元退党网站最新数据显示,12月7日(大陆时间)一天,三退人数超过10万人。自2004年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引发三退大潮以来,目前全球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已经突破二亿二千万人,三退大潮遍及中国社会各领域、各阶层。

华人退党实录

除了使用化名三退,有很多勇敢的人选择用真名实姓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他们中不乏各行各业的人士。以下回顾几个中共体制内实名退党官员的例子:

2013年6月17日15时10分,河南一名副处级官员史宗伟实名退党,他表示:“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的所有活动、所有言论,都正大光明、磊落坦荡,一丝一毫、一星一点都无愧于以下三点:一、无愧于做人的良心;二、无愧于正义;三、不违背国家法律。鉴于郑州黄河河务局党组毫无正义、颠倒是非、颟顸无状,我并进一步严正声明:一、即刻起退出中国共产党!二、我决不自杀!”

2013年6月17日15时10分,河南一名副处级官员史宗伟实名退党。(网络图片)
2013年6月17日15时10分,河南一名副处级官员史宗伟实名退党。(网络图片)

2015年中共“两会”期间,江苏省高邮市一名女中共党员徐秦,在网上公开发表退党声明,她表示,自己的人权和中国百姓的合法权益遭到中共肆意践踏,自己曾经希望中共透过和平转型,走向民主政治,但这个梦想现在已经破灭了。看清了中共真面目的她,决定从组织上、思想上彻底退出中共组织!

陈用林--前中国驻悉尼大使馆一等秘书

前中共驻悉尼大使馆外交官陈用林。(骆亚/大纪元)
前中共驻悉尼大使馆外交官陈用林。(骆亚/大纪元)

2005年6月13日,陈用林发表声明表示:“我的良知促使我离开中共政权,使自己从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控制中解脱,你们的支持是有价值的,给了我力量和勇气。我为自由奋斗多年,我的行动表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无法控制中国人民的良心。”

“那些无辜囚禁在中共机器里的灵魂,应当让自己从中共的精神奴役和政党锁链中解脱。现在是粉碎束缚你们身体和灵魂锁链的时候,拥抱自由的生活,如同我一样,走出阴影向着新的生活迈进,无论这有多么艰难。”

贾甲--前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

2006年10月22日,贾甲(左)在台湾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贾甲本人提供)
2006年10月22日,贾甲(左)在台湾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贾甲本人提供)

2006年10月22日,贾甲在台湾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他说有很多不同阶层的政府官员、干部、军人和公民已经脱离中国共产党,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共残暴的本质。

高智晟--杰出人权律师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发表公开退党声明:“我早已彻底对中共失去希望,中共采用最残暴最惨无人道和非法的方式迫害我们的母亲、妻子、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兄弟姐妹。这些酷刑早已经成为中共党徒工作的一部分,并提升酷刑的政治地位。它持续迫害和折磨我们的良知、品格和善良、我们的人民。从现在起,高智晟,一名已经很久没有交党费并脱离政党活动多年的‘党员’声明退出残暴的、不可信赖的、惨无人道的和邪恶的政党。这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日子。”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发表公开退党声明。图为高智晟(大纪元图片)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发表公开退党声明。图为高智晟(大纪元图片)

张凯臣--前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和沈阳日报总经理

2010年1月1日,前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和沈阳日报总经理张凯臣公开退党。

2010年1月1日,前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和沈阳日报总经理张凯臣(左)公开退党。(大纪元资料室)
2010年1月1日,前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和沈阳日报总经理张凯臣(左)公开退党。(大纪元资料室)

张凯臣曾经是一名有20多年党龄的中共党员。他说“邪恶”一词直接指向中共本质,这也是为什么中共一直背叛良知和人性。

李凤智--前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

前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李凤智于2009年3月11日公开声明脱离中共。(新唐人视频截图)
前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李凤智于2009年3月11日公开声明脱离中共。(新唐人视频截图)

2009年3月11日,李凤智公开声明脱离中共。他是第一位公开脱离中共谍报系统的成员。

邱明伟--前人民日报记者

2009年8月23日,前中国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在新闻发布会上声明他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大纪元资料室)
2009年8月23日,前中国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在新闻发布会上声明他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大纪元资料室)

2009年8月23日,邱明伟在新闻发布会上声明他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他是第一位用真名退出中共宣传部附属组织的在职员工。

陆东--前复旦大学外语系团总支书记

2007年4月,陆东说,由于中共控制下的中国改革的事实使他觉醒,他声明退出中共及亲共组织“中国海外学生学者联谊会”。

2007年3月,原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陆东在纽约联合广场集会时,现场公开退出海外联谊会,公开退团。(大纪元资料室)
2007年3月,原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陆东在纽约联合广场集会时,现场公开退出海外联谊会,公开退团。(大纪元资料室)

许多著名的中国异议人士是三退运动的参与者,作出了退党声明,如1978年北京之春民主运动的领导者魏京生、维权律师郭国汀、维权律师郑恩宠等。

国际关注中国退党大潮

这股中国人的精神觉醒运动引发国际关注。2012年底,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ECC)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交的报告收录进美国国家政府档案,并由美国国家印刷总局刊物发行。该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国的退党运动。

2011年7月,美国联邦参议院民主党参议员梅南德斯(Robert Menendez)联合共和党参议员科伯恩(Tom Coburn)提出关于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232号决议案,该决议案支持中国民众退党大潮(当时三退人数9千多万),并支持退党义工和退党人士。

2011年9月,美国联邦众议院提交第416号决议案支持退党运动(当时三退人数1亿人)、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和其它宗教团体的迫害。

捷克总理的外事和人权顾问罗曼‧约赫(Roman Joch)博士说:“这种方式(和平的退党方式)非常有效。其它方式根本行不通。因为中共有强大的国家及其掌握所有的军队、强权的暴力工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方式就是采取非暴力办法。”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资深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表示,“我必须要公开赞扬退党运动,赞扬中国人向前的勇气,以这样的行动将自由带到中国”。

欧洲议会议员董纳·克兰(Tunne Kelam)说,“所有的共产党政权都是通过暴力而夺取权力的。如果你想避免对这个体制及其罪行给予明确的道义上的政治性评价,那么它可能还会卷土重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三退如此重要。在中国,人们正在做出至少是个人道德上的决定,不希望和这个现政权为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12-08 10: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