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高耀洁胞弟揭大陆艾滋病触目惊心

12月6日下午在悉尼唐人街,中国当代著名的艾滋病防治活动家高耀洁的胞弟高世浩,带来一批高耀洁的著作《高耀洁回忆与随想》,赠送给生活在悉尼的华人。(骆亚/大纪元)

人气: 6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12月6日下午在悉尼唐人街,中国当代著名的艾滋病(又译:爱滋病)防治活动家高耀洁的胞弟高世洁举办了赠书活动,将一批高耀洁的著作《高耀洁回忆与随想》赠送给当地华人。高世洁接受了大纪元专访,希望能将大陆艾滋病的真实现状公布于世。

高世洁介绍,当年中共大搞“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泛滥,在河南形成很多艾滋村。这些村被中共当局封闭起来,任其自生自灭。从2001年他被卷入高耀洁的事情后,至今都受到国安的骚扰。他亲眼目睹了艾滋病患的悲惨境地。他担忧艾滋病患留下的大批孤儿将酿成新的社会问题,这些孤儿对社会充满仇恨。他还回顾当时河南当局打压、阻扰高耀洁赴美国领奖时使用的卑劣手法。

中国现在有几千万艾滋病人需要救助

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女士原是河南中医学院的教授、妇科肿瘤专家。1996年4月7日,她第一次接触输血感染爱滋病的病人巴秀英,是年秋己开始宣传防艾工作,2000年3月18日正式进入艾滋村,运药、送物、送宣传单书籍全自费。她撰写了多本有关艾滋病方面的书籍,描写了艾滋病患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同时揭示中共政府推动“血浆经济”才酿成艾滋病在中国大陆大规模的蔓延。但十多年来政府拒绝承担责任,并对高耀洁进行百般打压。

2009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当天﹐中国防治艾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医生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宣布她的纪实著作《血灾:10000封信》正式出版发行。(摄影: 丽莎/大纪元)
2009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当天﹐中国防治艾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医生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宣布她的纪实著作《血灾:10000封信》正式出版发行。(摄影: 丽莎/大纪元)

高世洁向记者表示,这次悉尼赠书的主要目的是想把国内艾滋病的现状公布于世,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国内现在还有几千万这样需要救助的人。这些人多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非常、非常可怜。“我大姐是做了几十年这样的工作,她现被迫离开了国内。现在我在里面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高世洁指着展板上的艾滋病患的图片说:“那些人,你看他们烂的,最后就像解剖图的骨头架子一样,每个人都如此。他们家里穷得啥都没有啊,连养一只鸡、养一只猪的钱都没有。我现在就是希望能够叫更多的人了解真实情况,因为电台上老是说这好、那好,坏的它不报。”

艾滋病患多 形成一个个艾滋村 官方让他们自生自灭

中共河南省艾防办曾在2013年10月31日有一个通报:“全省累计有5.9万人感染艾滋病”。

高世洁表示,远不止这个数字:“5万?即是增加10倍,(真实人数)比这还多很多。(河南)那里一个村、一个村的人都是这样,相当严重。现在他们(当地政府)把村都封起来,外面的人进不去,里头的人出不来,叫他自生自灭,(当地政府)这样做的。”

艾滋病高发区村头的坟茔。(罗健摄影、陈秉中教授提供)
艾滋病高发区村头的坟茔。(罗健摄影、陈秉中教授提供)

他披露,中央十台的武卿到访过河南一个艾滋村,在哲城县双庙集村,被以假记者之名捆绑7个半小时。

高世洁表示,政府应该给这些艾滋病患提供救治措施,虽说是治不好的病,但是应该减少他们的痛苦,让他们在最后死亡的时候别那么痛苦。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能够让他的生命延长就让它延长一些也是好的,“但是现在我看到他们(当地政府)就是封村,让你自生自灭。”

他非常赞同高耀洁长期以来的工作,“我一直认为我大姐做得非常对,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兴旺。这么些病人需要及时救助,所以我从内心帮助她做了一些事情。”

阻高耀洁出国领奖 50多名警察现场监视

12月6日下午在悉尼唐人街,中国当代著名的艾滋病防治活动家高耀洁的胞弟高世浩(左),带来一批高耀洁的著作《高耀洁回忆与随想》,赠送给生活在悉尼的华人。(骆亚/大纪元)
12月6日下午在悉尼唐人街,中国当代著名的艾滋病防治活动家高耀洁的胞弟高世浩(左),带来一批高耀洁的著作《高耀洁回忆与随想》,赠送给生活在悉尼的华人。(骆亚/大纪元)

在高耀洁的书中有一段关于她出国领奖遭遇麻烦的描述,书中写道:“2007年,美国为我颁发‘生命之音’奖,当局阻扰我前往美国领奖,动用50多名警察,把我软禁在家半个月。由于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努力,中国放行了。”

高世洁向记者披露了当时的一些细节。他说:“美国邀请她(高耀洁)去领奖,那次我又被牵扯进去了。2月1日我被开封市龙津区的区委书记带到郑洲,交给我的任务就是到她家去做工作,要她自己说不去美国。那13天简直是太离奇了。”

“她家的门口就有3个便衣,楼梯拐弯的地方有2个,楼底下那是更多,还有各种监控车对着大姐的窗户玻璃,想知道里头的说话情况。所以我们在家里就不说话,拿纸写,看完以后就撕了,放到马桶里头冲走。”

澳大利亚两记者突破封锁见到高耀洁

高世洁介绍,2月1日、2日,河南省副书记、省长、妇联主任都轮番去做工作,“每天上下午排班做我大姐的工作。”

他回忆:“5日中午突然有2个外国记者来,我打开门看,一圈的便衣警察排成人墙,不让他们靠近门,当时他们手里拿个纸举着。后来我就把门全打开了,我大姐就站在我边上,他们看到了,非常激动喊:高老师、高老师,我大姐还摇摆着手跟他们说了几分钟。后来我才知道,这2个是澳大利亚的记者,(他们)回去以后把这个事情公布于世了,这样才让我们的压力小多了。”

高世洁表示,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等这些人轮番做工作到2月11日,“我大姐就是不松口,她说:‘你要叫我说不去,我不说;但是你要不让我去,我也没法去。’”

中共让其儿子下跪逼高耀洁就范

高世洁有点哽咽地说,最后政府来了一招真绝:“河南省卫生厅一个副厅长把我大姐儿子带来了,她儿子是个公职人员,来了没说话就往她跟前一跪。当时那个情况是真让人难受,我大姐也哭了。当她哭一阵停下来时,卫生厅副厅长就把准备好的笔和纸递给她说:‘你写个声明吧,我身体有病不能前往去美国领奖’,结果我大姐说:‘我不照这个写’,我大姐就写了几个字:‘因故不能前往领奖,由我妹妹代我领奖’。结果写完以后,他把这个纸就拿走了,到现在算是他工作做通了。”

他告诉记者:“当时我大姐要不写这几个字,有可能重翻我那外甥40年前的冤案。我外甥40年前,还只有13岁时曾判了3年劳教,说他在厕所写了反动标语。这一次就因为这个,我大姐算是退了一步。”

“写过条子后到2月16日,我突然听说,让她去美国了。我想怪了,前面费了那么大的精力、那么多人,结果怎么放行了,肯定有大人物出面。后来我慢慢知道了是希拉里给胡锦涛写了两封信,最后胡锦涛放行了。危机算是这样结束了。”

专人长期监视 现在还要他劝高耀洁回国

当年的2月13日,一直被困在高耀洁处的高世洁回了开封自己的家。他表示,这些年来自己的手机一直都在被监控之中。有一个姓刘的安全局的人,专门负责跟踪监视他,也常去他家。

高世洁坦率说,自从2001年被卷入后,“我心里每天都是七上八下的,好像身后边老有人在跟着我、盯着我。”

当高耀洁去美国领奖时,国安还老不放心多次问他,你姐还回不回来?后来恰巧高耀洁在美国生病,多住了两个月,“这下他们慌了,安全局的人一直找我问,(高耀洁)回不回来?我说我姐她肯定回来。”

他还说:“一直到今年初,国安的人还去我那,逼我去美国,说服我大姐回来,我不干。”

因血祸染艾滋的病患很多已去世 留下大批充满仇恨的孤儿

高世洁表示,当年因血祸染上艾滋病的患者很多都去世了,因为艾滋病毒最长潜伏期是15年,他们留下了很多孤儿。

高耀洁在2011年也曾向媒体介绍过这些孤儿:“现在艾滋病那个情况并不是政府说的那个样子。特别是孩子,孩子没有饭吃、没有人照顾,他们太可怜了。”

高世洁担心地表示:“这些孤儿心里头有一种仇恨感,对社会有一种仇恨,他老想要杀人。你看这里头有个照片,他胳脖上就刻了一个仇字,说我长大要报仇。要报谁的仇啊,只能对社会报仇,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因为这个事情,我大姐也做了很多工作,把好多孤儿都分散到山东、其它一些地方,包括给香港的杜聪(音)很多,他救助了九千多艾滋病人。”

他介绍,这些孤儿有的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他母亲得了艾滋病才生了他,这样就是有问题,但大多数都不是。他难过表示,姐姐高耀洁做了这些得不到政府支持,还因此受到打压。

血浆经济是全国性的 艾滋病泛滥不仅仅在河南

提起因血祸导致的艾滋病泛滥,一般外界想到的多是河南,高世洁披露:“其实其它省都有,我大姐去过山西、云南、贵州,哪里都有。那时候,血浆经济是全国性的。如果那时候,按照规定抽血的话,一人一管不回输,还没大问题。但他把人的血抽得太多,人都起不来,这样他把血浆再回收事就大了。十个人一组,这里头只要有一个人得了,这九个人跑不了,而且还有好多是黑血站,不在政府挂号。”

他说,现在中国人都不敢输血:“除非人要死了才输,一般现在都不敢输,不知道哪一个人血里头带着问题。”

前不久中国疾控中心指,近5年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增35%。高世洁表示,因为艾滋病患者的范围太广了,基数太大了,这个有病的人基数太大了,这个传染起来就太多了。“再一个现在这些大中学生,有些人生活不检点,还有一些农村女的,可能在城里来打工就把这些问题带出来了。”

高耀洁继续揭露中共掩盖艾滋病真相

高世洁表示,高耀洁现在在美国仍在写有关艾滋病方面的书和做这方面的宣传,高耀洁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大家都知道,国内还有这么些艾滋病患者,如果能够救助他们的话是最好。”

他觉得大姐高耀洁令他感动:“她一边受那么大的迫害,一边还是在兢兢业业地、认认真真地去做每一件事情。河南省那些县,(当年)她几乎跑遍了。”

已87岁高龄的高耀洁长期患病,她曾表示,自己这一生要把中国艾滋病的历史留下来了:“中共最大的问题是造假、说谎。中共要我撒谎,(我)死也不回去。”

她希望自己死后骨灰能送回中国,连同亡夫的骨灰一齐撒入黄河,不要放入坟墓,以免被中共利用来成立基金会骗钱。#

责任编辑:苏漾

评论
2015-12-09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