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兰西风采】

巴黎最美丽的巴洛克建筑 圣恩谷教堂

文/李琳

圣恩谷教堂。(维基百科)

人气: 17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2月10日讯】在学术气氛浓厚的巴黎第五区,有一座颇为宏伟精致的圣恩谷教堂(L’église du Val-de-Grâce),从巴黎的很多景点都能一眼看到它。这座教堂原为圣恩谷修道院,始建于1621年,设计师为法国十七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弗朗索瓦‧芒萨尔(François Mansart,1598-1666),他消化了意大利的巴洛克风格,建立了这座法式古典主义的巴洛克建筑

教堂内部。(维基百科)
教堂内部。(维基百科)

教堂是“奥地利的安娜”王后为感谢路易十四的诞生而建,落成于1667年,以其美丽的曲线和华丽和谐的内部装饰成为十七世纪宗教建筑的典范。教堂的圆顶是巴黎天际线的象征性建筑之一。

圣恩谷教堂庭院。(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庭院。(维基百科)

法国大革命期间,由国民工会(La Convention)根据1793年7月31日的法令,圣恩谷教堂得以保留下来成为军事健康医疗技术学校(EASSA,École d’Application du Service de Santé des Armées)和圣恩谷军事教学医院(l’hôpital d’instruction des armées du Val-de-Grâce)。

现在,这座从前的修道院是军队健康医疗博物馆(le musée du Service de santé des armées)、军队健康医疗中央图书馆(la bibliothèque centrale du Service de santé des armées),及前身为军事健康医疗技术学校的圣恩谷学校(l’École du Val-de-Grâce)。

建筑由来

圣恩谷教堂背面。(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背面。(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由“奥地利的安娜”(Anne d’Autriche,1601-1666)王后建立,她是西班牙国王腓力三世的女儿,于1615年嫁给路易十三成为法国王后。

其时正值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运动使全欧洲分裂为天主教与新教两大阵营,他们之间的紧张局势在16世纪后半叶愈演愈烈,终于爆发了席卷全欧洲的大规模战争——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

由于安娜王后出身于法国敌对一方的哈布斯堡家族,所以在这场规模空前的长期战争中,始终被法国的首相红衣主教黎塞留(Richelieu,1585-1642)所怀疑。自1622年流产之后,安娜王后也逐渐被国王路易十三疏远。国王与红衣主教不断暗中监视她经常交往的人。

笃信天主教的安娜王后,反对当时的新教改革。她经常访问巴黎和周边地区的女子修道院。在圣恩谷的比耶夫雷隐修院(prieuré du Val-de-Grâce de Bièvres),她结识了隐修院院长——阿赫布兹的玛格丽特‧德‧韦尼(Marguerite de Veny d’Arbouse)。

安娜王后于1621年开始兴建圣恩谷修道院,并将修道院长的职位委托给她的这位新朋友。正式的奠基是在1624年7月3日,场地由王室捐献,位于从前的佩蒂特-波旁公馆。这个修道院的特点是戒律严格和建筑古典。

圣恩谷教堂正面。(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正面。(维基百科)

但是在“三十年战争”中,哈布斯堡皇室的一再获胜使得法国大为震惊。法国处在哈布斯堡家族的包围之中,南部和北部是西班牙本土和西属尼德兰,东部是弗朗甚-孔泰,使法国国王感到存在着巨大的危险。

于是,法国由此前的间接支持新教一方,改为直接参战。之后,西班牙在1636年-1637年出兵,与神圣罗马帝国由南北两路夹攻法国,并且一度进逼至法国首都巴黎。虽然最终法军获胜,但在1636年至1637年期间,来自西班牙的安娜王后遭到了国王的羞辱。

因此她总愿意去在建的这所圣恩谷修道院,并将其特别奉献给圣母以祈求诞生一位王子。在那里,王后与她那些被国王和宫廷驱逐的朋友们保持着书信联系。当被国王路易十三发现后,他禁止她经常去圣恩谷,这被称为圣恩谷案件。

然而,几个月后,37岁的安娜王后怀孕了,并在1638年9月5日生下一个继承人——“神赐路易”(Louis-Dieudonné)王太子,即未来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

圣恩谷教堂雄伟。(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雄伟。(维基百科)

随后,两个关键事件改变了安娜王后和她这所建筑的命运。在1642年12月4日,红衣主教黎塞留去世了,马萨林(Mazarin,1602-1661,1643~1661为法国首相和枢机主教)几天后成为黎塞留的指定继承人。然后在1643年5月14日,国王路易十三又驾崩了,马萨林成为法国首相。当时王太子只有5岁,42岁的安娜王后承担起为自己年幼的儿子、未来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摄政的艰钜任务。她与马萨林共掌内政和外交大权。

因此,摄政的安娜王后能够实现她的愿望,建立一个“宏伟的教堂”奉献给上帝以感谢赐给她一个儿子。“完全重建圣恩谷的教堂和修道院,要不惜代价让它称为虔诚的永恒标志”(弗勒里的男修道院院长)。王后终于拥有了实现这个愿望的三个必要前提条件:场地,修会及经费。

建筑特点

教堂大圆顶。(维基百科)
教堂大圆顶。(维基百科)

安娜王后先为修道院购买了一座豪华府邸,在几年后又增加了一些附加建筑。作为圣恩谷修道院常客的安娜王太后,在1645年要求弗朗索瓦‧芒萨尔(François Mansart,1598-1666)再添加一个教堂和一个宫殿。

但是工作一年后,也许是因为成本太高(回填地下长廊的工程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芒萨尔被解雇,不过教堂很大程度上还是按照他的规划进行建造的。

安娜王太后于1666年1月20日驾崩,而教堂在1667年才最终完成。该建筑被先后委托给当时最有名的建筑师:弗朗索瓦‧芒萨尔、雅克‧勒梅西埃(Jacques Lemercier,1585-1654)、皮埃尔‧勒‧缪埃(Pierre Le Muet,1591-1669),最后是加布里埃尔‧黎德(Gabriel Le Duc,1630-1696)。

建筑师们借鉴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设计理念,赋予圣恩谷教堂金色的穹顶。同时,他们还模仿意大利著名建筑师贝尼尼,为教堂盖起一座由扭曲形态的圆柱支撑的华盖。

教堂概览

圣恩谷教堂正面。(维基百科)
圣恩谷教堂正面。(维基百科)

教堂是拉丁十字架平面结构,其高耸的巴洛克风格的大圆顶,从教堂前的广场就可见到。按照弗朗索瓦‧芒萨尔的原设计,没有采用传统的教堂立面,侧翼塔殿和入口大门朝向一个突出的台阶,展现出好像城堡入口的模样。

教堂的正面外墙有两层楼高,用并接加固的双级立柱支撑三角楣,还有两个赋予巴洛克式建筑特色的倒卷涡形扶垛装饰,体现了十七世纪上半叶教堂建筑的革新。类似于同样由弗朗索瓦‧芒萨尔在1623–1624年建造的菲扬教堂(l’église des Feuillants)的正面。

教堂内部细节。(维基百科)
教堂内部细节。(维基百科)

弗朗索瓦‧芒萨尔将教堂外观用垂直线分成区:两级柱檐(底层更突出,用优美的螺旋支撑门廊)和半级台阶,三角楣后面是支撑第二级柱子的基础。因而显得比矫饰主义风格的建筑更为清晰审慎。

三角楣上的献辞为拉丁语“IESU nascenti VIRGINIQ(EU)MATRI”,意即“(这座教堂是献给)耶稣的诞生及其生身圣母。”以表达安娜王后感谢上天赐予她一个孩子,并供奉这个教堂以纪念圣母玛利亚。

华盖和主祭坛的雕刻。(维基百科)
华盖和主祭坛的雕刻。(维基百科)

在教堂内部,大圆顶下面的室内穹顶,是皮埃尔‧米格纳尔德(Pierre Mignard)在1663年的装饰——“受真福品者们的荣耀”和一个华丽的祭坛华盖,其灵感来自在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

皮埃尔‧米尼亚尔的穹顶壁画。(维基百科)
皮埃尔‧米尼亚尔的穹顶壁画。(维基百科)

在穹顶的壁画,是皮埃尔.米尼亚尔(Pierre Mignard,1612-1695)的作品,有旧约和新约圣经里面的近200个人物,他们在天堂里环绕着圣父圣子和圣灵,体现了教会得胜的主题。

中殿拱顶和壁柱的十八个美丽的雕刻,在1665-1667年间由米歇尔‧安圭埃尔(Michel Anguier,1612-1686)完成。其它雕塑,特别是祭坛前面的十字架下的雕塑,是弗朗索瓦‧安圭埃尔(François Anguier,1604-1669)的杰作。主祭坛由三个人物塑像组成:婴儿耶稣卧在一个天然马槽内,旁边是态度虔诚的圣母和圣若瑟。

大革命浩劫

大圆顶细节。(维基百科)
大圆顶细节。(维基百科)

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所有封建王权的象征都要被涂抹掉。就像巴黎北部的圣德尼教堂、巴黎圣母院都遭到无套裤汉的冲击和破坏。1790年,圣恩谷的修道院遭遇了其它的巴黎修道院的命运:被关闭,家俱被查封,管风琴和主祭坛也被拆除了。

虽然没有像它附近的几个修道院,特别是于尔絮勒(les Ursuline)修道院和苏林(les Feuillantines)修道院一样被毁,但圣恩谷教堂的圣安娜礼拜堂(la chapelle Sainte-Anne,里面藏有45位法国国王和王后用防腐香料保存的心脏)被亵渎了。

教堂内部。(维基百科)
教堂内部。(维基百科)

当时,由国民工会(La Convention,法国大革命时期建立的最高立法机构)成立了一个“抢救文化遗产”委员会,其中有位建筑师路易-弗朗索瓦‧佩蒂特-拉德尔(Louis-François Petit-Radel,1739-1818),他以职权之便偷取了13个安放君主或知名亲王(如“奥地利的安娜”王后、路易十四的王太子妃“西班牙的玛丽亚-特里萨”)心脏的银鎏金圣骨龛。

圣骨龛中的心脏被他当作非常稀有昂贵的原料,出售给画家制作颜料。这些心脏是先在酒精中浸软,再加入草药等有机尸体防腐材料处理的。这类原料混合油后制成的颜料,用来画阴影能表现出逼真的透明效果,被前拉斐尔画派的画家们大量使用过。连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三的心脏都没有幸免。

交响乐管风琴

教堂细节。(维基百科)
教堂细节。(维基百科)

法国大革命之后很多教堂的管风琴遭到损毁,圣恩谷教堂也没有幸免。从1834年起,杰出的制琴师阿里斯蒂德‧卡瓦叶-科尔(Aristide Cavaillé-Coll,1811-1899,19世纪法国管风琴制造师的代表)开始在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各地共修复了近500架的管风琴。

教堂细节。(维基百科)
教堂细节。(维基百科)

在1891年,卡瓦叶-科尔开始修复圣恩谷教堂的管风琴,他大幅提升了管风琴的质量,修复后的管风琴演奏强音的时候音量巨大,能够制造出以前无法企及的雷霆般音响,也能够奏出低声细语般的音色,细腻地表现微妙的情感。

军队健康医疗博物馆

博物馆收藏。(维基百科)
博物馆收藏。(维基百科)

军事健康医疗博物馆位于圣恩谷教堂的巨大复杂的美丽回廊中。第一个房间用来展示医疗服务人员的制服和教学课程,也介绍军事健康医疗的主要任务、在冲突中的军队卫生保障,从陆地、海上到空中的伤员集中到疏散至后方医院。

然后,介绍各类医疗研究活动:一个蜡像展示了1914-1918年一战期间颌面外科的兴起;三座雕像反映了精神病学研究;一个高压氧舱和一个维罗尼卡火箭头说明了水下医药和航空航天医学;还有人道主义行动、在群体保健卫生领域的经验、在大城市或对外来传染病的行之有效的医疗案例。

最后,游客们可以在本笃会的旧厨房看到医生弗朗索瓦和雅克‧代巴久负盛名的收藏,汇集了十八世纪意大利和法国的诸多彩陶,及许多医疗器械(如玻璃吹制的长颈细口瓶)和研钵,还有从古代埃及的便携式药品柜到现在的显微镜等医疗设施。

责任编辑:德龙

评论
2015-02-10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