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起真:蒙冀两起十八年前的冤案使谁无地自容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2月16日讯】十八年前(1996年4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年仅18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和工友闫峰夜班休息时,听到女厕内有人呼救,便急忙赶往女厕内施救。而当他赶到时,见一女子已经遭强奸后扼颈身亡。

随后,呼格吉勒图跑到附近警亭报案,不想却被呼和浩特市新城公安分局办案人冯志明,将报警的青年认定为杀人凶手。仅仅61天后,法院在没有充足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予以立即执行。办理此案的冯志明和诸多办案警官,分别被晋升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或荣立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扬,而认为儿子遭到错杀的呼格吉勒图父母,随后走上常年上访9年无果!

从以上这起十八年前的杀人案,不难得出以下答案:

一,2005年官方媒体公开报导“杀人恶魔”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后,主动交代了10起强奸杀人案的第一起,就是“4.9”女尸案。在媒体的强力关注之下,此案虽然进入重新调查的司法程序,而这个程序一走居然走了8年之久没有结案。

二,呼和浩特市公安侦办此案时急功近利、令利智昏,不惜明火执仗地将无辜百姓的生命,当作向上级邀功请赏的砝码,在案发短短的六十一天,就将报警的十八岁青年枪毙!之后,全体办案人都得到了升官和嘉奖,而为被枉杀的儿子讨个公道的父母常年上访,迄今已达到了十八年,却没有为儿子洗清杀人的罪名?!这是否能够证明恶警们暗箱操作、混淆视听嫁祸于人和草菅人命却游刃有余,个个能够立功受奖和升官发财,百姓冤比窦娥也百口莫辩。而负有监管、督察的上级各公检法司和各级政府的渎职和犯罪!

三,办案的警方如果具有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和最基本的侦察技术,在赵志红杀人伊始,便准确地将其锁定为杀人真凶,即便是没有立即将杀人犯逮捕归案,也能够将正义之剑锁定在罪犯的头上,对其进行进行追捕,至少不会使杀人的真凶在犯下杀人之后,也能够逃脱警方的追捕,而且能够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地在社会连续残忍地杀害十几名受害人!公安将报案人当作杀人真凶枪毙,不仅导致了乱杀无辜所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无疑也给凶残的歹徒继续杀人,打开了畅通无阻的绿灯!

四,呼和浩特系列杀人凶手赵志红归案后,对4、9案的杀人经过做出极其详细的交待,并且写出“偿命申请”书,无疑使呼格吉勒图被枉杀的冤案峰回路转,但当地检察机关却置若罔闻,竭力的回避,即便对赵所犯罪行一一进行核实后,办案人员深知杀人真凶的现身,无疑使十八年前枉杀的十八岁的呼格吉勒图,成为了众矢之的关注热点,本应立即启动纠正错案机制,积极主动地纠正枉杀无辜的冤案,然而却反其道而行之,为了逃避举世谴责、唾骂和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臆测只有立即将赵志红进行灭口,方能使被屠杀的呼格吉勒图罪行的证据永久的消逝!

所以,急不可待地将赵志红绑赴刑场,妄图故伎重演,如果没有高层干涉,做出“枪下留人”指令,想必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公检法制造枉杀无辜的血案,真的会因为再一次上演杀人灭口,而因枪毙了有良知的真凶,再次冤沉大海!

五,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听到呼救和发现凶杀案,立刻查看和报案,仅仅是履行了做人的标准,实乃是正常人的本能,然而却因此而引火烧身,用年轻的生命付出了做人的昂贵代价!

六,人类社会尽管早已进入了文明社会,而在中国,杀人凶手和生存在社会最底层的广大芸芸众生,在生与死、罪来善之间,在一些无良无德和失去最起码的监督的恶警手中,可以被随心所欲地进行转换!却丝毫不用为此承担任何的责任和受到法律的制裁!每一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百姓头上,都高悬着一柄随时可以降临到头上的达魔克利斯剑!而这柄罪恶之剑,任何一位警察,将任何人锁定为杀人嫌疑,甚至在极其短暂的两个月期间枪毙!即便是杀人真凶现身,也会在“聪明”的“人民保护神”职权范围内,“运作”的冤沉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任何人、任何政府机构,也不可能为其逃回一个公道。

阅此,想必每一位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都会不寒而栗和感慨万端。在这片被无数周而复始的灾难浸泡的土地上,一些不甘寂寞的“聪明”人,显然就是将给他人制造痛苦、灾难,甚至屠杀人民,当作邀功请赏和升官发财的捷径,给无辜的百姓、给一个积极上劲、疾恶如仇的阳光男孩,扣上一个至死都不能洗清的罪名予以屠杀,而且被枉杀了十八年都得不到一个合理、合情、合法的说法?在这里即便明火执仗地杀人,不仅会高官得做,风光无限,却丝毫无须承担后果,而做一件应该做的事,却要付出宝贵的生命,既然如此,那么还会有多少人会义无反顾的做人?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应该依据法律的哪一条哪一款,给叱咤风云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胡某等人,定一个可以向人民交待的罪名和给全体国人一个公开、公正的交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保护神”公安机关这把双刃剑,所掌握的生杀予夺的特权,执法犯法草菅人命,为什么会畅通无阻了十八年,而被枉杀的百姓在这个“人民站起来,做主人”的国家里,每一位公民都面临着随时被当作杀人真凶,绑赴刑场枪毙,是对这个社会的巨大嘲讽和揭露,还是在世界面前自取其辱,掴人前人后、人五人六人的臭嘴!

十八届四中全会后,官方众多媒体对此案进行了全方位报导,最近呼和浩特市法院,终于向受害人父母送达了迟到的立案通知书,为被枉杀十八年的无辜百姓彻底的平反昭雪指日可待,但是,一个不容忽视和最令人关注的是——十八年前制造这起冤案(而立功受奖)的全体办案人,十八年前是以什么证据,将报案人、一位年仅十八岁的呼格吉勒图定为杀人真凶的?又是以怎么样的高超手段,使无辜的百姓“供认不讳”?公检法司又是以什么动机、什么样的证据,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地屠杀无辜百姓,迄今也能逍遥法外?

河北省沧州市十八年前发生的特大杀人案

无独有偶,就在十八年前呼和浩特市发生杀人案之后(两个月,即1996年6月),河北省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了一起特大杀人案,一对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青年,在住宅内被歹徒残忍的杀害、肢解,并将所有的财物洗劫一空。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台全天滚动播出公安机关破获特大杀人案,被抓获的特大杀人案的嫌疑凶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近镜头,频频在电视屏幕上出现。

然而,又有谁能够想像得到在河北沧州被媒体炒得的沸沸扬扬、人人皆知,并引起轩然大波的特大杀人案,几天内就峰回路转,演变成了“警方破获特大杀人案,并抓获杀人凶手”,而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特大喜讯?!

河北省沧州市公安机关真的具有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迅速破获特大杀人案的神功?还是和沧州新闻媒体沆瀣一气,处心积虑地编造了一个耸人听闻的天方夜谭,来愚弄、欺骗数百万的沧州人民?我经过详细的调查了解、推理,立即断定这是一起漏洞百出、混淆视听、精心编造的瞒天过海的弥天大谎!

1998年4月8日我实名将原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马桂臣利用职权,侵占本人早已出售的三套公有住宅和自己四年来,因为举报遭到了停职检查、扣发工资、多次关押、判刑和开除公职,及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沧州特大杀人案的涉嫌人王氏兄弟杀人的无罪推理分析,撰写的数万文字(83页稿纸)用挂号信(0839)(于2002年北京召开十六大前,已被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查扣)!分别寄往中央电视台(转原担任总书记江泽民)和《南方周末》。

当这些被沧州报纸、电视全方位地鼓吹成为“训练有素的神探”们得知,98年四月向最高领导人和媒体揭露案件真相,使其煞费苦心炮制的天方夜谭大白于天下,便像条发了疯的恶狗,对而举报人及全家进行软硬兼施,甚至丧心病狂、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旷日持久地残酷打击报复。

98年新华区政府竟然用政府的名义,向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和派出所下达红头文件,派出二十几名警察对举报人进行非法监视居住,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大言不惭地狂妄地向本人叫嚣:“只要你不再控告你们所长马桂臣利用职权窃取三套公有商品楼房,不再对所判的缓刑上诉、申诉,也不在撰写文章涉及河北沧州的特大杀人案,我们可以恢复你的工作。最后还说:我与你们所长马桂臣相当熟悉,与姑爷(在沧州市房管局工作)关系也不错。”形成了政府和公安部门的权威人士,为违法违纪的政府官员和草菅人命的恶警保驾护航,而向上级举报和揭露真相的人,却成为了被监视、威胁和打击的对象!

也正是这些“人民保护神”向本人炫耀是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对本人进行非法监视居住等一系列的打击报复,妄图以势压人,掩盖将无辜的百姓当作特大杀人犯的滔天罪行,在此期间也使两名无辜百姓在看守所遭受三年地狱般的煎熬,99年无罪释放时,一名受害人的母亲早已气绝身亡!

综上所述毋庸置疑,河北省沧州市政府和公安机关少数人,丧心病狂地共同对举报人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打击迫害期间,丧失了立即纠正此案和和追捕特大杀人案真凶的宝贵时间,而继续以嫌疑特大杀人案的杀人凶手关押两名无辜的百姓三年,至到99年无罪释放,从而导致了一名受害人母亲早已气绝身亡的惨剧发生!

倘若在央视电视台和上级政府的关注和强力督令下,对非法关押的无辜百姓采取必要的措施或立即释放受害人,至少在98年对举报人进行非法的监视居住之前,立即释放受害人,显然绝对不会造成受害人母亲的死亡!而恰恰是政府和公安机关妄图掩盖其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并且妄图用对举报人进行残酷地打击报复,迫使举报人对公安将无辜的百姓当作杀人真凶关押保持沉默,从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使得受害人母亲的气绝身亡!

有道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可能成为真理!但是,你只要犯下的错误和罪恶,即便是用一千个、一万个错误和罪恶来掩盖,也只能弄巧成拙和欲盖弥彰——任何错误和罪恶都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河北省沧州市政府和公安机关,为了掩盖十八年前精心炮制的弥天大谎,竟然动用公权对我及全家进行旷日持久的打击报复:每逢中央召开会议,即便是沧州市公安机关举行活动,也要对我进行暴力人身自由限制,99年春节前,涉嫌杀人的两名无辜百姓虽然无罪释放,事实也证明本人向媒体举报的事实早已得到了印证,但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却一而在、再二三地进行掩耳盗铃的欲盖弥彰,分别于2000、2001年两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暴力绑架做精神鉴定、暴力抢劫财物、秘密窃取上访的重要物证!对我全家进行跟踪、恐吓、骚扰,甚至非法关押!2006年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四年徒刑!忍辱释放后,所居住的小区立即遭到非法强拆,所有的通讯遭到严重的非法地骚扰,每逢中央召开会议均受到非法的监视居住(见照片),上网电脑遭到破坏之后,身份证也被禁用(http://www.hidor.org/Blog/Bg2018/Bg20180038.php和到河北沧州市公安局抗议的照片http://user.qzone.qq.com/1505698042/4)!街道和派出所,经常的跟踪、入户骚扰!(http://user.qzone.qq.com/1505698042/2)聊天的空间和微博至今被严密的控制,不能正常的上传文章和照片,甚至连游览器都不能打开!?2014-11-20上午本人到河北省巡视组下榻的宾馆上访,遭到数名不明身份人的暴力阻拦,妄图阻止上访人会见省巡视组。一位声称领导的人气焰嚣张地指挥人进行录相,一边暴力推搡即将走入电梯的丛玉玲(手机18931720823(赵淑珍手机13785811610)。

在河北沧州这个林冲发配,草寇出没的地方,你即便是说了一句应该说的话、做了一件本应该做的事,全家都要遭到来自政府和公安的残酷迫害和打击,可见邪恶势力的猖獗,达到了空前绝后、登峰造极的地步!邪恶势力如此的猖獗,无疑也是对现实和谐社会的巨大的嘲讽!

最为可笑和令世界震惊,且不能容忍的是,由于十八年前发生在沧州的特大杀人案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处理,制造人命血案的恶警逍遥法外,且没有受到应有的严厉惩罚,不仅导致恶警们对于举报人和全家进行了十八年的残酷地打击报复,也使这些“英勇善战的人民保护神”,找到了邀功请赏和升官发财的捷径,在河北沧州2009年再次发生杀人案之后,逮不着杀人真凶,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再一次故伎重演,将被杀害人的丈夫(一位老师),扣上杀人真凶的罪名关押两年,至到2010年无罪释放。此案且没有看到当地政府对此做出任何的解释?!

在人心不古,或者说道德泯灭的大陆,尽管所有的媒体都在大张旗鼓弘扬什么正能量,竭力地歌颂见义勇为和为民请命的事例,但在社会上却有一种约定俗成,甚至可以说泛滥成灾、将中华民族推向万劫不复深渊的龌龊行为,在阴暗的角落涌动。既在他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他人遭到人为制造的灾难面前,只要没有直接的给自己带来不幸或灾难,都会心照不宣地恪守着明则保身、麻木不仁的消极态度;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且应该有责任或应该有担当的去维护正义和公道,也能够恬不知耻地装聋作哑、无动于衷,但是,而为了维护面子、陈规陋习、丑恶的灵魂,或仅仅为了得到一丝一毫的利益,即便是蝇头小利,也要将自己的假面具、道义、责任和担当抛到九霄云外,甚至争先恐后地积极地充当一个丧尽天良的千古罪人!

其实,最为可笑和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我们有那么多的党员,有那么多的媒体,有那么多的网络监督员,而且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正义化身——记者,各级信访机构“以人为本”、“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更不能忽视的还是我们有那么多的政府,政府领导下又有那么多的纪检、公检法和维稳大军,为什么河北沧州十八年前的杀人冤案,得不到的重视和解决?为什么在互联网如此普及的今天,我公开发表了如此多的揭露文章,却得不到各级政府的重视?

我们的各级政府官员、记者和有头有脸冠冕堂皇的人物们,在互联网日益普及的今天,面对河北省沧州市特大杀人案真相和我公开揭露真相的数十篇,《河北省沧州市政府是包庇、纵容屠杀百姓的罪魁祸首》,《沧州市政府督导恶警杀人》,《给南京侦察抢劫杀人的警察支一着》,《海峡两岸相同的案件,不同的结果》,《中国人怎么如此地“二”》《中国人真的不如禽兽》,《〈黑河监狱〉和河北省沧州市特大杀人案》《谁敢肆无忌惮地狂掌习近平的嘴》等等等等,仅给当时担任总书记江泽民的公开信,就高达十二封!却能够置若罔闻熟视无睹,能够在电视上,在任何一个大庭广众场合,都能够大言不惭地说出“中国人民站起来”、“以人为本”、“人民当家作主”“中国梦”和扮演成为正义和真理的化身,大张旗鼓地宣扬莺歌燕舞的太平盛世,而残酷的现实社会,政府和恶警却肆意地屠杀人民?!甚至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迟迟得不到法律公正的处理?

为什么夏俊峰、胡佳、胡长海、丁汉忠(2013年9月25日,丁汉忠家被强拆,他被几十歹徒围殴,头上被歹徒用铁掀铲开10多公分的口子血流如注,歹徒们还狂妄地叫嚣“整死你”!丁汉忠顺手拿起身边镰刀自卫,被砍伤的两歹徒不治身亡。2014年7月28日,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居然认定被歹徒殴打,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丁汉忠故意杀人,立即执行!!)这些敢于挑战邪恶、恶警和为民请命的人,都会从重、从快、从严地实施最严厉的惩罚,而举报恶警光天化日之下地屠杀人民,却遭到旷日持久的残害,挑战法律的尊严,使公平、正义荡然无存,这些做为知法懂法,却利用职权、特权,明火执仗地屠杀人民的恶魔,即便是执法犯法犯下了不能饶恕的骇人听闻的滔天罪行,即便是被官方公诸于众,不仅能够逃脱法律的最严厉的制裁而逍遥法外,而且也能够因为执法犯法草菅人命而升官发财!

为什么败逃到台湾的最高领导人,获悉十八年前司法部门枉杀了江某伊始,立刻率政府相关部门向全体人民公开道歉,并且公开郑重地承诺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哪位听说或看到了台湾出现了类似事件发生?我可以悬赏十万奖励,当然在这里我斗胆“奖励”台湾的主持正义之士,在大陆,也只敢悬赏比河北省沧州市更二的警察);为什么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能够为被地铁碾压而死的一只流浪狗,奋起抗议,为一禽兽的生命鸣冤,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和普通百姓,与在同一块土地上生存的人,面对被恶警枉杀的人民,在面对一个个无辜的百姓被枪毙,却能够麻木不仁、安之若素,甚至无动于衷呢?难道中国人都来做一个任人宰割的禽兽或奴隶,才是共同做“中国梦”的“特色”?

台湾、香港与大陆,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会有如此悬殊的差异?我们的精神和灵魂,为什么呈现出了如此毁灭性的沉沦?难道共产党统治下的政府,视恶警随心所欲地屠杀人民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甚至装聋作哑,就能够使亿万人民做“中国梦”,而且也能使共产党的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吗?

众所周知,十八大之后,各级政府、媒体都在大张旗鼓地弘扬所谓的正能量,都在异口同声地加大了反腐力度和依法治国,特别十八大四中全会以来,中央和信访都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信访方面的指示,习近平说,“执法不严、司法不公,一个重要原因是少数干警缺乏应有的职业良知。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各行各业都要有自己的职业良知,心中一点职业良知都没有,甚至连做人的良知都没有,那怎么可能做好工作呢?政法机关的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执法为民。”

即便是少数干警缺乏应有的职业良知和做人的良知,导致了一些不应该发生的冤假错案,想必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和各级政府,及一个个人民的勤务员和公朴,绝不会泯灭了良知或无视人民的生命、目睹无数人民遭受的灾难周而复始的重蹈覆辙,放任和纵容邪恶势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人民有恃无恐的凌辱和屠杀,而无动于衷,想必一定会像严肃处理内蒙呼和浩特市十八年前的冤案那样,严肃地处理河北省沧州市十八年前的特大杀人案,给被愚弄、欺骗的数百万沧州人民和全国人民,一个公正、公开的交待!

后续:由于本人撰写的数十万纪实作品手稿(一尺多高),被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非法扣押,出狱后将撰写的十三万字纪实手稿,寄给一位尊敬的记者,出乎意料的是,无意中看到了此稿,早在一年前竟然发表在新唐人网站。http://cn.ntdtv.com/xtr/gb/2013/05/25/a903560.html),真的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十三万的自传体几乎是一蹴而就,且不说什么文采或逻辑,即便是最基本的写作知识也不具备,真的有汗颜的无地自容的感觉。几次打开自传体,却没有勇气去游觅魂牵梦萦、刻骨铭心的过去。虽然那都是自己屈辱人生的真实写照,并且常常为此感到欣慰和自豪,但是,却真的没有丝毫的勇气去看那些被屈辱浸泡的不达意、丑陋不堪的文字;喜的是我所遭受的奇耻大辱——“丑媳妇”,终于见了“公婆”。

为了弥补不足和遗憾,在最近的一年时间内,对自传体进行了反复认真的修改、整理出二十三万字,暂定为《贵族的淫威》一书的上册。在此诚征出版商和有兴趣的作家,将此纪实作品改编成电视剧或电影剧本,进行纪实摄制。因为大陆出版或发行的电视剧、电影,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正能量”,即便是浙江涌现出的全国十大警察制造出的叔侄杀人案,也能够被当作为此人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精典昭告天下!即使是东窗事发,即便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引起轩然大波,也能够成为忽略不计和不宜扩散而不了了之!

鉴于本人在艰难的上访的二十多年期间,临到唐山、佛山朋友的大力相助,特别是在2006年5月被河北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四年徒刑期间,得到境内外众多爱心人士的精神和物质上的大力支持(恕不一一赘述,况且有许多支持我的人,迄今连姓名都不知道),为将这份无私的爱义无反顾地传递下去,愿意毕生关注和支持那些被枉杀的聂树斌、呼格吉勒图和河北沧州三名曾被公安认定为杀人犯关押及为此气绝身亡的母亲,并将其屈辱悲惨的经历,真实地收录到作品中,为邪恶立此存照(照片中人,是我在北京遇到的古稀之年老人,他被当地公安认定为杀人犯,迄今在北京上访已达三十多年。)

尽管深知自己执意表达的内容,与许许多多遭受残酷迫害的案例相比微不足道,自己的文字功力也非常的有限,但是,在这块土地上只要还有一个人,遭遇到了不幸和耻辱,我们大家都有责任为其鸣不平。而且我能够深深地感到,自己不仅是向诸多德高望重的长者倾诉衷肠,也是将所遭受的屈辱和恶警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理直气壮地向全世界控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02-16 2: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