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敲开红墙 破网软件击败中共审查制度

人气: 2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 Matthew Robertson报导/沙莉编译)中共希望将中国的互联网圈在围墙里,强迫公民使用实名上网,重点打击虚拟专用网络,对中国境内任何对中共政策不满的人进行打击报复。不过这道红墙并不是固若金汤,它被打开了一道缺口,并且中共无法修补:一小群高科技企业家开发了像自由门无界这样的翻墙软件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前高级研究员霍洛维茨(Michael J. Horowitz)对翻墙软件的使用非常关注,他说:“这些公司展示了我们时代的勇士大卫与巨人歌利亚之战”。“开发所用的少量投入迄今击溃了中共数百亿的资金投入和专家。这就是在中国发生的战斗。”

红墙局域网

因为中共全力打造红墙局域网,自由上网在中国成为难得的享用。在网络上发送数据时,会产生“足迹”,跟踪“足迹”会查到来源,这就是“电子路径跟踪”。破坏掉电子路径上的数据才能保障上网匿名化。自由门无界就是这样的安全软件。中共当局尝试阻止这样的软件,但同时会造成使中国互联网完全关闭的风险。

中共长期以来试图控制互联网,阻止自由门软件的使用。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似乎更为强力。

2014年中共提出要占领互联网的制高点,成立网络信息安全小组,加强中国本土的技术产业,加强互联网政策和控制部门之间的合作。

最近,中共的注意力转移到攻击虚拟专用网络(VPN),这是中国境内的外籍人士和技术用户广泛使用的工具。VPN提供加密隧道,允许用户访问中国境内被屏蔽的Facebook、YouTube、Gmail和其他网站。

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往往依靠VPN进行基本运作,如传送同步销售数据等。VPN供应商如Astrill、Golden Frog和StrongVPN最近都在发表声明,说他们的服务成为了攻击目标。有的能够恢复服务,有的一直遭受间歇性中断。

Gmail去年年底被完全阻断,其他谷歌服务在去年6月也被中断。此外,中共黑客对雅虎、谷歌、微软、苹果用户进行攻击,阻止或监听用户对信息的访问。

中国境内的外国科技公司被强迫提交保密资料,甚至交出源代码。中共这种“安全可控”的要求迫使美国商会中国部不得不向国务卿克里寻求帮助。

中共当局并不解释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很显然,中共多年来控制互联网,在思想政治紧缩时期就更要加大力度。

在中共新一轮宣传活动中,西方和自由主义思想被诬蔑为对中国的威胁,一些著名学者、博客作者和记者受到关押,民主人士受到更大的压力。

“中共打造警察国家”

限制互联网的新措施加上原有的审查和监控设备,似乎威力不小。然而,美国传统基金会访问学者罗森茨维格(Paul Rosenzweig)认为,这个政权面对的最大威胁也许并不是自由门这样的技术工具,而是政治性的。罗森茨维格说:“他们最有效的工具就是用法律来打造一个警察国家,谁要想使用VPN就让他两眼之间吃枪子儿。”

“纵观历史上的专制政权,集权不是依赖技术实力,而是依赖监控的普及。没有人敢使用最新的VPN,如果他们害怕被告发并蹲大狱。”“中共对VPN的攻击不是什么尖端技术。只是针对分层通信技术,关停网络自由信息。”“中共远超别人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他们在部署和实施上很可能领先。”

强拆受害者接触自由门

2011年,当北京小学老师李焕君身浇汽油手握菜刀站在屋顶,准备和政府资助的入侵者拚命,捍御自己的住房时,她成为了维权人士之一。

像大多中国人一样,李以前只在意自己的生活,对中国庞大的审查系统没有什么兴趣。直到她成为了暴力拆迁的受害者后,她发现自卫需要通畅的信息渠道。

一些维权积极分子,就是关心自己受宪法保障的权利的一些中国公民,帮助李焕君下载了反审查工具“自由门”,教会她如何用它与他人联系。自由门是绕过中共互联网防火墙的最广泛使用软件之一。

李焕君说:“我的第一感觉是:哇,它就像魔术。我意识到,中央电视台和国内网站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我发现很多人遭到了比我更残酷的对待。”“自由门实在太重要,我们需要它来了解在中国发生的真正的新闻。”

中国当局追踪和关闭网络,自由门和无界则奋力打开一扇自由之门。开发自由门的动态网络技术公司每天为数十万人提供服务。总裁夏先生说,在中国许多用户使用自由门时仍然有困难,依所在地区而不同。

自由门一名使用者兰女士说,“自由门是我用过的最好的破网软件。比VPN或GoAgent更好。中共关闭了VPN,自由门站了出来,它从来没有屈服过。每当共产党升级红墙,自由门自己升级。”“自由门和共产党的较量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名字也好,简单又直接,通向自由的门。”

“美国不需要与独裁者保持一致”

霍洛维茨敏锐地意识到自由门及其战友所面临的的挑战,“中共防火墙的预算没有限制,民主国家对此难以想像,但独裁政府的防火墙就是这样。”

自由门大多是私人出资,美国政府没有提供支持,由于资金的缺乏,限制了它的发展。霍洛维茨说,虽然能够经营,“但不足以造成扭转局势性影响”。霍洛维茨说,如果自由门等公司能够扩大其业务,支持数百万或数千万IP地址在其平台上运行,想关闭它根本无从下手。

他和其他人希望美国的决策者能明白自由门和类似软件的价值,并提供更多的资金。

即使是现在,对自由门的需求不断上涨,自由门仍然必须对访问者限量。

既要对抗中共的打压,又缺乏资金,自由门却变得更有弹性。霍洛维茨称之为“宝剑锋从磨砺出”。如果美国的决策者真正愿意出力支持自由门,霍洛维茨说,“中共几乎难有作为。”

罗森茨维格说,就像美国关心信息应该在苏联自由流动一样,美国也应该关心中国的互联网自由,“独裁政权限制公民的信息自由,以维护统治。但美国不需要与独裁者保持一致。”

陈光诚爱自由门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陈光诚逃离软禁后,自2012年一直生活在美国。在中国时,他使用自由门和其他反审查软件。

陈光诚说,“自由门在中国非常普遍。可以随时下载它,软件体积很小,使用很方便,并且自动升级。如果你的朋友想使用它,你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他们。最重要的是,共产党不能阻止它。用自由门可以阅读所有重要新闻,它提供所有重要的海外新闻网址,你只需点击就行。”

“自由门已经对中国人的觉醒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共产党不准任何媒体报导它的存在,哪怕负面的报导都不行。如果中共对自由门用户进行起诉,就等于给自由门做免费广告。没有人相信中共,共产党说应该往西走,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应该向东走。但是,即使自由门不公开,大家都还在用它。如果有一个人用它,他的一群朋友都会使用它,很快每个人都在用它。它从一个人群传播到另一个人群。它对中国带来的巨大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2003年开始使用它,聊天时有人提到,他们在用一个软件,然后别人接口说,他们也在使用自由门。我使用过无界和VPN,但我总是用自由门,因为我觉得它最方便。我不知道中国现在是不是不在用。2006年中共当局抢走了我的电脑后我不能使用自由门了。当然,来到美国后,我也不需要使用它了。”

“美国政府绝对应该支持自由门开发人员。这是对美国基本价值观的投资。共产党的防火墙将会崩溃。这是互联网的柏林墙,它对中国有着最大的伤害。”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2-17 1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