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从内地生竞选港大学生会遭抵制说起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2月06日讯】近日,有关就读于香港大学的一位内地生在竞选学生会时遭到非议与抵制的新闻被大陆各家网站纷纷转载。乍看那个《大二女生竞选港大学生会 因“内地背景”遭非议》的标题时,或许很多人都会产生这样的质疑:继承着大英帝国民主、自由之血脉的香港社会,怎么能在大学学生会的竞选上表现出如此不公呢?内地生也好,本地生也罢,只要走进了港大的校门,就应该被视为同校学生,怎么能搞区别对待呢?

与这些带着愤懑情绪的质疑类似的,是参加竞选的那位内地女生在1月25日所发表的公开信中连珠似的反问,“本次周年大选共有40名参选者,为什么只针对我一个进行调查及起底?因为我是内地生身份吗?若不是,为什么不去调查、起底其他参选者”?一连串像是在击鼓鸣冤时才发出的质问之后,是这样一句与竞选毫无关联、却意在表达对自身权利受到限制而感到不满的控诉:我无法选择我的出身,但我有权选择到港大读书。

事实上,从该女生发布的公开信原文中,我们就能清楚的了解到,她之所以如此慷慨激愤,心有不平,主要是源自港大的校园电视媒体对她进行的所谓“政治背景”的调查。而最终让她在竞选中饱受争议的不过基于以下2点:其一、她曾入过中共的少先队及共青团组织,即媒体所说的“戴过红领巾”;其二、她“曾邀请某中共政协委员参与高桌晚宴”。不得不说,这位竞选者在面对上述这些质疑时所表现出的激动情绪,实则已经暴露出她在未曾经历过的真正的竞选面前所持有的不成熟心态。

正如大多数网络围观者所说,大陆人若想成为不同体制中具备实力的政治候选人,首当其冲需要了解的便是大陆与香港在竞选机制上所存在的巨大差异。香港人对“真普选”进行抗争的街头示威行动尚未偃旗息鼓,而作为政治机构在大学校园里的缩影——学生会,自然会将捍卫民主选举的余温继续保存下去。

当那位参加竞选的大陆女生对被质疑“渗透”、“染红”而感到愤懑时,是否应先了解一下,香港人为何会对这样的行为保持绝对的清醒以及最高级别的防备?所谓的“红色背景”又为何会令香港人如遭遇瘟神似的避之不及?

且先不提对于香港这样一个民主之风尚存的自由社会,媒体作为独立机构对政治行使着监督职能根本无可厚非;对于政治候选人,媒体也有责任将其陈谷子烂芝麻、祖宗十八代的事儿如实呈现,以供民众审查、评议,最后选出自己认为能担当起管理国家事务重责的核心人物。对于为民众服务、随时接受民众监督的政治人物来说,最大程度上是没有隐私可言的。

我们也可不说,她“曾邀请某中共政协委员参与高桌晚宴”的质疑其实也存在着合理之处,比如这位大陆女生在接受采访时已然承认“高中的时候我参加过学生会,担任外联部部长”。基于中国大陆的学生会本就是中共在学校教育系统中安插的喉舌,于是很明显,顶着“外联部部长”这样的头衔能认识几位拥有“红色背景”的人物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说到底,问题的关键不是内地生或本地生,而是将一众内地生培养成不懂何为真民主、缺乏公民参政意识的无知之辈的中共其党。从香港民众亲身参与的反对被“独裁”赤化的行动中就可见香港的“真民主”。而中共对香港的赤化与渗透,也正是意在抠开那一双双紧紧抱住民主大树的香港人之手,让他们放弃一直以来所坚守的民主,从而坠入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深渊之中。

中共在险恶用心的驱使下,无时无刻不在伺机而为。“统战”的招数既然长期存在,港大的学生会若有一位“戴过红领巾”的内地生想要踊跃加入,他们必然就会像防贼那般谨慎小心的对待,以考量这位来自于“一党专政”地区的大陆人对民主政治所持有的态度。

可叹的是,这位内地生或许并不是贼,却因为来自盗贼一般的政党所执掌的国家而被当成了贼。此情此景,我们也可想到,无数的大陆民众同是因为中共的声名狼藉,而使自己成为了别人眼中避之不及的贼寇,这不比窦娥还冤吗?事实上,若想还自身清白,其实也不难,只要与中共划清界限,退出率属于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众人的目光必将有所不同。不信你试试!

责任编辑:尚一

评论
2015-02-06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