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各大学将增加非欧盟学生的注册费

张庭比利时
    人气: 5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庭比利时报导)在比利时弗拉芒区各大学和高等教育学校提高对弗拉芒学生的学费后,很多大学也相继决定从2015至2016学年开始将增加来自欧洲经济区之外国家的学生的硕士项目的注册费。

鲁汶大学、安特卫普大学、Hasselt大学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荷语区)已经做出决定将会执行这样的政策。根特大学目前还没有决定下来,但很快也将会对外宣布他们的决策。

鲁汶大学的学生报刊Veto的报导称,从下个学年开始鲁汶大学的一些院系的硕士项目将会增加对非欧盟经济区国家学生的学费,这些院系包括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工程学院、工业工程学院和医学院。

鲁汶大学教育部的Jan Raeymaekers表示:“弗拉芒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是各大学决定增加学费的主要原因。近年来,非欧盟经济区学生越来越多,需要大学方面更多的人员配备以及指导。因此有几个院系在今年1月底就已经同意增加学费。”

鲁汶大学并不是唯一做出这个决定的大学。安特卫普大学的一些英文授课的硕士项目也将对非欧盟经济区的学生提高学费。安特卫普大学发言人说:“基本学费将会从2500欧元增加到2828欧元。”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的硕士项目对于非欧盟学生收取的学费将会从1450欧元增加到1622欧元。每个学分的价格将会从25欧元增长到27.5欧元。

同样,Hasselt大学的法律专业以及信息技术专业的硕士项目也将对非欧盟学生提高收费。

想要了解关于比利时更多消息,请登陆大纪元比利时生活网。

责任编辑:欧阳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张婷比利时报导)比利时根特大学日前推出一个新的学习导航工具,来帮助大一学生能够正确选择他们的专业。
  • (大纪元记者张庭微比利时报导)几个月来比利时荷语区高等教育费用的增长问题一直是众多学生家长关注的焦点,也有很多学生到街上抗议学校提高学费的计划。近日弗拉芒教育部长Hilde Crevits就弗拉芒高等教育学校学费的问题做出确认。
  • (大纪元记者陈冬比利时报导)在近日波斯顿东北大学发布的一份研究显示,埃博拉病毒有40%的几率在10月底前通过航运等途径传播至比利时境内。据波斯顿大学教授Alex Vespignani分析,只要埃博拉病毒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这一风险值每日都会改变,而空运将成为主要的病毒传播渠道。因携带埃博拉病毒的飞机乘客可将病毒传播至其它国家。专家们通过埃博拉病毒的扩散速度、分析航空路线和数据等方式可以计算出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国的速度。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教授Derek Gatherer说:“如果西非的疫情真的像一些专家预测的那样,毫无好转迹象甚至变得更糟,那么埃博拉病毒通过空运渠道传播到欧洲各国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 (大纪元记者马丽比利时报导)近日鲁汶大学推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那就是全方位帮助每个家庭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因为经验表明,很多孩子刚刚离开中学进入大学,很容易产生挫败感,这种情况并不是孩子的学术技能不够,而是因为他们没有马上适应新的大学生活所致。鲁汶大学的这个计划就是专门为这样的新生量身定制的。
  • 来自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彼得.希格斯教授同一名比利时科学家弗朗索瓦.恩格勒特一同分享本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 【大纪元9月2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曾依璇布鲁塞尔27日专电)一名在比利时列日大学就读的法籍女学生,在学生活动中被要求在短时间内喝下数公升的水,引发水中毒,陷入昏迷两天。女学生虽已苏醒,但活动负责人面临严惩。
  • 从德国、比利时等国的全民增加学费,到丹麦的外国学生高学费,近年来很多欧洲国家出台了教育收费制度,。瑞典和芬兰也在认真考虑增加教育收入,计划从2011年开始大规模收取学费。目前,欧洲国家中只有挪威还继续坚持免费高等教育,到挪威留学已经成为许多海外留学生的梦想。
  • 马燕是宁夏一个贫困乡村一个曾两次缀学的十五岁女孩,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坚持写日记,将自己对上学的渴望、对自己可能辍学的担心、对妈妈不让她上学的痛苦,都写到了日记里,用稚嫩的笔触真诚地记录了自己极为贫困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她在日记本上这样写道:“今年我上不起学了,我回来种田,供养弟弟上学,我一想起校园的欢笑声,就像在学校读书一样。我多么想读书啊!可是我家没钱。”马燕的日记被法国《解放日报》的记者发现了,并在报上连载。《马燕日记》感动了法国人并让法国的中学生哭了,此书还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意大利、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及日本畅销。中国教育部的老爷们在高喊“教育取的了很大进步”之余,不要只忙着找女大学生跳舞,也真该在万忙中抽出时间看看这本书,这本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感到脸红的畅销书!联合国有关官员称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GDP的2% (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资料是3.3%,中国政府并没有感到羞耻),连穷国乌干达都比不上。就是这样的低投入,中国政府的教育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 ,剩下的47%则要求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很多家庭的贫困直接导致了下一代没有书读,毕竟生存是第一、读书是次要的。世界上肯定只有很少的国家像勤劳善良的中国老百姓这样节衣缩食地为子女支付高昂的学费。有人为咱政府辩护说,咱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没钱办教育。然而事实是:一边是GDP的高速增长,一边是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一边是每年全国仅官员的吃喝、车子和出国培训考察费用就分别达到3000亿、2000亿和 2500 亿,一边是许多适龄的儿童无学可上;一边是有钱人玩上了数十万一条的名犬,一边是卖血供儿上学抑或有无法支付几千元钱学费而自杀的父母。有人说中国今天的普通高等教育的收费相当于民国30年的贵族学校,但即使在国民党时代、北洋军阀时代师范院校都是不收费的。那时很多贫困人家的子弟想要读书都只能读师范院校,但现在中国的学校收费收疯了,连师范院校也收费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