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果敢战事 中共为何软弱暧昧

缅共和金三角毒品 你不知道的历史禁区

缅甸政府军2月16日在果敢老街巡逻。 (AFP/Getty Images)

人气: 4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综合报导)近日缅方战机多次闯入中国境内轰炸造成多名中方平民伤亡,引发中国大陆舆论的谴责和民众对果敢战事的关注。

这次缅甸的内战在2月9日爆发,消失5年的彭家声带领华裔反政府军攻入果敢老街,与缅甸政府军交火。此后10多万果敢难民涌入云南。

中国微博上传出消息说,缅甸政府军对缅甸当地华人大开杀戒,凡“不懂缅语说汉语者”皆难逃毒手。微博上并贴出果敢华人的尸体照片。

“缅人耀武扬威!侵村掠寨,奴役我兄弟;破门入户,奸淫我姐妹;强征暴敛,鱼肉家乡父老;巧取豪夺,敲诈果敢华人!家破人亡被迫流离失所者数以千万计!”年已85岁的华裔叛军首领彭家声在告世界华人同胞书中呼吁,“试问天下,谁知此时此刻,鸦片战争百余年后,仍有20余万华人正饱受异族欺凌?”

中共外交部随后多次强调,中共“一向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一向尊重缅甸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利用中国领土从事破坏中缅关系和边境地区稳定的活动”。

中共并加大网络审查,大量删除果敢平民伤亡的照片和中国网民支持果敢华裔叛军的言论。

缅甸果敢历史上属中国西南边境少数民族地域,位于缅甸东北部,毗邻中国云南省;目前人口约20万,面积两千七百平方公里,华人占95%以上。那里几百年来仍是华人社会,流通人民币,说着云南汉话,教材复印中国的课本,手机使用中国的手机号,电话区号还是云南临沧区号,水、电、网络,都依赖云南供给。

难怪彭家声在告世界华人同胞书会写到,“炎黄子孙,同宗同源;今20余万果敢华人大难,家声泣血以告我天下同胞”。

彭家声号称“果敢王”,曾是国际通缉的十大毒枭之一,后又宣布在果敢禁毒。他早年投入缅甸共产党,接受中共的军事训练和支持,后又抛弃缅共,导致缅共灭亡。

缅甸共产党、金三角毒品一直是中共的禁忌话题。中共媒体诸多报导,故意回避历史事实,时常令读者不知所云。本文参考丁远所着《“金三角”的缅共时代》、朱学渊所写“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以及大陆媒体报导等等,从历史角度还原果敢问题的渊源。

彭家声投共 对抗缅军

彭家声祖籍中国四川,1931年生于果敢红石头河,无国籍人氏。

1948年,彭家声毕业于国民党军官授课的“果敢军事学校”。他与罗星汉、坤沙成为该军校首批22名毕业学员之一。他们在此学到了黄埔军校系统军事战术,以及中国远征军丛林作战等军事技术。这3人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一直是左右“金三角”风云变幻的人物。

1959年,缅甸政府废除果敢的土司制度,欲实际控制果敢地区,此后与果敢地方武装不断发生冲突。

1964年,由中共援助的缅甸共产党迅速发展起来,很快攻城略地,建立大片“根据地”,缅甸狼烟四起,陷入全面内战。

1965年,彭家声带领150人成立果敢人民军与缅军作战,队伍虽有发展,但内讧不断。彭家声在失败后逃入云南境内。

彭家声避入中国后,曾三度去北京见到缅共领导人德钦巴登顶,中共要他接受缅共的领导,起初他坚决拒绝,后来在“逐客令”下不得不就范。

于是彭家声部队经过整编,在临沧镇康县的铁石坡接受中共临沧军分区的各种军事训练。

1968年1月1日,彭家声兄弟率领这支训练出的队伍,正式打出了缅共“人民军”的番号,从中国境内出发,向缅甸政府军发动了进攻。进入果敢地区后,势如破竹。一时间,“缅共人民军”彭家声部的名声大震,许多果敢人纷纷投入到所谓“缅共人民战争”之中。

1969年,中国云南滇西边境一线部队,被要求支援缅甸共产党,秘密为彭家声等提供相关的后勤供给与保障。

1969年3月,缅甸政府军不敌缅共武装力量,被迫撤出果敢地区。4月,缅甸共产党领导的果敢县与果敢县委会成立,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为方便获得援助,彭家声将果敢政府机构迁至靠近中国南伞口岸的杨隆寨。

期间,数千云南知青在中共当局的鼓噪下,进入缅甸加入缅共队伍,进一步壮大了缅共。在那个年代,中国青年出境加入缅共人民军,政策就定为是参加“革命工作”。

中共为支援缅甸共产党,投入了中国大量的人、财、物、力,动员了可能动员的力量。在整个70年代,缅甸国内最大一支反政府武装就是缅甸共产党与人民军。其鼎盛时期,缅共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达到近3万人。

1976年,毛泽东死后,中国经济几近崩溃。邓小平为了获得东南亚各国政府的支持,承诺停止对各国共产党武装斗争的支持,裁撤在云南省昆明市市郊的东南亚共产党训练营与营中的中国教官,停止武器和粮食支援,关闭电台。缅共断了粮,士气顿时瓦解,缅北军区大批干部开始贩毒。下文还会详述这段历史。

彭家声弃共 缅共灭亡

缅共从成立以来就矛盾、内讧不断。彭家声也几经沉浮,并且受到缅共内部的排挤。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的果敢部队宣布脱离缅共,并成立“果敢民主民族同盟军”。是年,与缅甸军政府达成停战协议。果敢获得缅甸政府承认为果敢自治特区。彭家声出任缅甸掸邦第一特区主席、果敢民主民族同盟军总司令。

中共人民网在《缅共兴亡始末与教训》一文中说,彭家声宣告归顺政府宣告了缅共中央走向覆亡。

面对彭部的脱离,缅共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认定其是“反革命叛乱”,却无力镇压。

同年,其它部队首领也率部脱离缅共,还将缅共中央机关送回中国。缅甸共产主义运动自此结束。

当时,缅甸境内16支民族武装,有15支放下武器与政府讲和。彭家声一时成了缅甸的“民族英雄”。

彭家声多年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3•11起事”反抗缅共中央是顺应形势和为当地军民谋福利的不得已之举。

缅甸在1940年代是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经过缅共革命、缅甸文化大革命、军政府统治之后,到 1980-90年代,缅甸已经变成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成为“共产主义”所造成的悲剧之一。

缅甸共产党依靠中共的“革命输出”和援助而崛起,以贩毒、分裂、被剿灭而终。缅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在中国成了一个禁忌话题,中共媒体对这段历史一般不提及。

“金三角”的主宰

缅共令中共尴尬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缅共曾经是“金三角”的主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缅共的主要人物彭家声曾被国际禁毒署列为世界通缉的十大毒枭之一。

金三角是缅甸、老挝、泰国交界地区,总面积约15-20万平方公里,此处交通闭塞、山峦叠嶂、盛产罂粟,当地军阀、毒枭制造鸦片、海洛因等毒品闻名世界,被称为世界三大毒品源之一。

金三角上世纪出现了三位世界级的大毒枭:坤沙、罗星汉、彭家声。而果敢位于金三角核心地带,罗星汉、彭家声都是果敢人。

《果敢志》中记载:20世纪初期,每至春节后3-4月鸦片上市时节,中国川、滇赶来的马帮和印度、泰国来的商贾,都云集果敢老街赶“烟会”,时间为10天到半个月不等。

作为果敢政治经济中心地带的老街,当年尽管只是一条小街,却因这一鸦片盛会而声名远播。100余年来,整个果敢及周边地区出产的鸦片,几乎全以老街为集散地。

1970年代,中国经济陷入崩溃边缘,邓小平上台后,停止对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的物质支援,使得缅共陷入困境。

缅共于是把经济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特货”(鸦片)的种植与销售上来,使得缅甸鸦片的种植和销售达到历史顶峰。

丁远在书中称,“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这些共产党组织中的部分成员不仅成为了经济上的暴发户,同时也成为有悖于人类文明的犯罪份子。在具体的运作中,以‘组织’的形式和动用武装力量进行集团性贩运,成为当时萨尔温江流域的一大景观。这支武装贩运烟土的队伍,不亚于60年代的罗星汉马队,也不亚于70年代坤沙的走私武装。”

据说,缅共这支鸦片武装,行进在古老的缅北鸦片商道上,不时口念中共的所谓革命口号“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路上没有任何人敢阻拦。

中共人民网在《缅共兴亡始末与教训》一文中证实了缅共贩毒是共产党的官方政策:“70年代末缅共开始进行秘密的‘特货’贸易时,中央曾做出严格规定,只限指定的‘五一小组’经营,得钱全部归公,不许向中国贩运,也不准在‘解放区’内销。其外销方式是将老百姓种植的大量鸦片提炼成‘黄砒’,以秘密渠道向泰缅边境输送。”

“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放出来的魔鬼就难以控制了。‘五一小组’将鸦片生意作为中央主要经费来源后,四个军区乃至一些游击队看到毒品的巨额利润,也纷纷经营此道,获利后留为单位小金库或直接收入私囊”。

“80年代中期以后,缅共‘人民军’各部都各显神通赚钱,一些单位由贩黄砒发展为直场卖鸦片,甚至设厂加工海洛因。”

事实远不止于此。

人民网所说的“五一小组”正式运作的时间是1976年5月1日。“五一小组”成立时,属于秘密机构,只有高层小范围知道。这个“小组”每年给缅共东北军区提供近千万缅元的收入,成为最重要的财政来源。

1978年,东北军区干脆将“五一小组”由暗转明,公开进行征收鸦片与课税的活动。

1980年8月29日,缅共将“五一小组”及其成员统统收归中央直属,成立新的“8.19”机构,将鸦片生意向其它军区推广。这不仅标志着缅共进行鸦片贸易与毒品加工合法化,也使鸦片利润成为缅共各个军区各种经费的重要来源。

“8.19”出现之后,整个缅共控制区瞬间狼烟四起,“黄砒”的加工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缅共的鸦片收购量年均达到45-50吨,一年纯利润为4500-6000万人民币。

缅共鸦片毒害中国

1986年以前,缅共加工生产毒品,基本限制在“黄砒”的加工与贸易上,走私的方向也是泰国和老挝。

1986年以后,缅共再也无法控制不向中国境内贩毒,而且整个缅共的武装几乎没有不做毒品生意的。

1985年以前,中国与缅甸接壤的云南边境地区,几乎没有精制毒品海洛因。云南边疆乡镇中少数瘾君子们,多以吸食鸦片为主。由于鸦片膏的气味很大,查缉相对容易。再则,抽鸦片大烟相对比较麻烦,所以不太受年青人的青睐。

1986年以后,中国云南的边境村寨,有了年青的海洛因瘾君子。两年后的1988年,紧邻缅北的云南德宏自治州,有包括鸦片、海洛因吸食者在内的瘾君子,已经高达1.8万余人。10年后的1996年,中国2千多个县市,几乎已经没有不被海洛因侵蚀的净土。

海洛因交易路径由以前的模式:“缅甸 → 泰国 → 香港 → 国际市场”转变为现在的模式:“缅甸 → 云南 → 贵州 → 广西 → 广东 → 香港 → 国际市场”。

到2014年中期,中共官方公布中国吸毒人数达上千万,全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258万,一线明星、名人吸毒的报导时常见诸报端。但这可能是冰山一角。

云南缴获的海洛因、冰毒占全国缴获量的70-80%。2012年全国缴获的海洛因73%来自金三角。

整个中国被缅共的海洛因所毒害!为毒之烈堪比清末的“鸦片战争”时期,但相关信息却被中共官方控制和掩盖。

彭家声“贩毒禁毒”

缅共发展鸦片生意这一时期,彭家声正好在老兄弟们的帮助下,重新上位,并且抓住了“特货”产业大发展的黄金时代,迅速扩张实力,成为缅共中最大的一支力量。

彭家声于1970年代在果敢建造了第一家海洛因提炼厂,1980年代初,他被国际禁毒署列为世界通缉的十大毒枭之一。

1990年代彭家声出任特区主席后,又将果敢境内的所有海洛因制造厂合法化。也正是那个时候,中国的毒品开始泛滥,世界各国的缉毒行动也聚焦到中国云南地区,毒源正是与云南省镇康县毗邻的果敢地区。

1992年果敢发生政变,果敢同盟军副参谋长杨茂良夺取政权。

1995年彭家声与佤邦合作,重掌果敢政权。

彭家声任命三弟彭家富任民族民主同盟军(果敢武装)总司令,四弟彭家贵担任执法处长,五弟彭家荣任老街市市长,六弟彭家华任同盟军连长,七弟彭家振任同盟军副参谋长,长子彭德仁财政部长,副司令,次子彭德义交警大队大队长,三子彭德礼任果敢特区银行行长,果敢县副县长,五子彭德禄商业贸易公司总经理,侄子彭德均担任特警大队大队长。

同时,彭家声将果敢全部财政收入划归自己管辖,并由自己的女儿们控制果敢地区博彩业。彭氏家族掌控了果敢军、政、财大权,彭家声成了真正的“果敢王”。

1999年,迫于国际上的压力,彭家声在接受媒体和国际禁毒专家采访时表示,他提倡在果敢禁毒,并声称自己致力禁毒事业多年。

2003年,缅甸政府宣布果敢地区已经彻底根除了鸦片种植和毒品生产。不过,西方媒体在其后曾多次报导,这里仍然是毒品贩运的主要通道,并怀疑彭家声的禁毒事业是掩人耳目的表面文章。

自从官方明令禁毒之后,果敢政府失去了重要的收入来源,博彩业迅速发展,成为果敢特区政府新的财源。但果敢的赌场客户主要也是中国游客。

“不能毒,只能赌了。”当时掌权的彭家声如是认为。

果敢在1989年之后度过近20年的平静,经济得到发展。到2009年,缅甸政府指控彭家声违法设立枪械修理厂,通缉他与多名官员,彭家声带领军队与缅甸军方开战,结果节节败退。彭家声被迫率残部退出果敢,5年不知所终,期间曾流亡中国。

2014年,彭家声与克钦独立军等地方武装结盟,重返果敢地区与缅军进行游击战。

今年2月9日以来,双方不断爆发激战,导致至少3万难民涌入中国境内。

后记

共产主义的危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们都知道。唯独中国在中共的严厉控制和信息封锁下,很多人不甚了然。以上一段历史今天仍在延续,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毒品和战火在今天烧向中国,但它的渊源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

“了解缅共那段已经尘封的历史,对于研究‘金三角’、进行今日的反毒斗争均是极为重要的。”丁远在书中的开篇写到。

他的结尾说:“记住教训,对于人类同样是必不可少。”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03-17 7: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