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子贤鼓励年轻人展创意 打破霸凌体系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22日报导】(中央社台北22日电)七八年级是“草莓”?三四年级是“既得利益”?童子贤认为,每个人都曾年少轻狂,前辈也有典范。他鼓励年轻人有创意活力,不同世代对话合作,打破霸凌体系,创造新局。

作家刘克襄日前在脸书上PO文“像我这样四年级的人”,反省“孩子们会有现今的茫然,三四年级的人,其实必须承受最大责任”,引起广大回响。不少七八年级世代PO文回应喊赞,直指当前面临的社会和经济困局。

台北市电脑公会理事长、和硕董事长童子贤认为,“世代差异”并不是面对台湾经济和社会课题时的最好答案。

“现在50岁到60岁的世代,也经历过20岁到30岁的时候”,童子贤说,年轻世代也会不断成长,“不同世代都会遇到那个阶段的课题”,关键在于“如何用同理心去体会”。

不同世代之间可以对话合作,开创新局。童子贤以和硕为例,“历经7到8年的阵痛期,和硕这2年被投资大众接受”,这是公司“老同学”和“新同学”共同合作打拼的结果。

半年前和硕内部曾进行统计,55%员工是30岁以上的“老同学”,45%员工是年龄在30岁边缘或以下的“新同学”。

“老同学和新同学,一起合作撑起和硕的新局”,童子贤说,“老同学不会压新同学,不会讲新同学不懂体会以前阵痛期的悲情;新同学充分发挥向前看,往未来积极迈进,改变未来。”

童子贤充分相信年轻人,他认为,年轻人“不是草莓”,年轻世代有活力、有冲劲。“台湾应该多鼓励活力与创意,充分授权给年轻世代,要信赖年轻世代,不要怀疑,多多鼓励。”

童子贤也对年轻世代提醒,许多前辈可以作为学习的典范,“例如郭台铭和林百里等,长期为台湾电子业开拓全球市场,都是值得学习尊敬的电子产业前辈。”

对于“世代差异”的争议,童子贤认为,世代之间诉诸于文字的辩论或对立太多,有时于事无补,不同世代的视野格局,可以更宏观、更从容。

例如年轻世代大加挞伐的财团,其实也有很多类型。童子贤指出,有的企业为台湾开拓全球市场,有的企业则是靠政商关系,分食既有资源来壮大自己,不能一概而论。

超越“世代差异”,童子贤关注的是“结构性的霸凌体系”。他说,不同世代都存在着“霸凌体系”,现在仍以各种面貌存在于社会各角落。

“当前的问题是,僵化的霸凌体系,让社会分配正义不均”,童子贤认为这才是关键,“要打破僵化的霸凌体系,让台湾更公义、更均富,世代之间可以减少摩擦。”

“台湾社会不断进步”,童子贤说。他以去年3月的太阳花学运为例,大型活动后垃圾很快就被归类清理完毕,人潮在1小时内有序退场,展现优良的公民社会素养。现在抗争活动被视为是反应社会争议的正常行为,也被社会大众接受,“这就是社会的进步”。

童子贤呼吁,企业可以少一点获利,多一点服务。他也期许政府行政部门不要协助体系化的霸凌,立法部门更应该积极检讨修法,消弭存在于社会各角落的霸凌体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