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内幕

胡锦涛作为中共总书记的执政时期是2002年到2012年。现在基本公认的,是江泽民在这个时期架空了胡锦涛,使其难以施政。(GREG BAKER/AFP)

人气: 226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导)胡锦涛作为中共总书记的执政时期是2002年到2012年。现在基本公认的,是江泽民在这个时期架空了胡锦涛,使其难以施政。江干政通过的渠道包括政治局、周永康的政法委、军队的心腹徐才厚和郭伯雄等多个层面。

徐才厚、郭伯雄架空胡锦涛的文章,见下:

徐才厚架空胡锦涛的内幕(上)

徐才厚架空胡锦涛的内幕(下)

有关胡锦涛的几个细节

1992年10月19日上午,在中共十四届一中全会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指著胡锦涛向到场的600多名中外及港澳台记者介绍说:这个年轻人只有49岁。

来自外交部的翻译马雪松刚将江泽民的话翻成英文,会场内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原来他将“年轻人”翻译成了“Young Woman”(女青年)。江泽民有了表现自己英语水平的机会,用英语纠正了翻译的口误。没想到,翻译用英语重复一遍江泽民的介绍,却仍然把“年轻人”翻译成了“Young Woman”。

2008年12月18日,胡锦涛在表明中共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时强调:“只要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

其中,“不折腾”这个词,在中共领导人中胡锦涛是将之用在正式讲话中的第一人。所以,当时“不折腾”三个字刚落音,大会堂观众席随即传来笑声。“不折腾”一词,在2011年7月1日举行的中共成立90年大会上再被胡锦涛提及。

国内外各大媒体、机构对于“不折腾”有不同的英文译法,五花八门。比如:“翻来倒去”(Don’t flip flop),“别走岔路”(Don’t get sidetracked),“别反复”(Don’t sway back and forth)、“不踌躇”(No dithering),还有翻译成“没有重大变化”(No major changes)的。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任何的译法都未能精准地表达胡锦涛的原意。

在2008年12月30日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当有记者问到与“不折腾”有关的问题时,现场翻译干脆根据汉语拼音念出“bu zheteng”。因为官方没有正式发表意见,“不折腾”的译名直到现在还是处于缺省状态中。

从2002年接手总书记开始,到2012年交出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职务,胡锦涛执政期一直低调,“不折腾”。

这是胡锦涛的性格使然?还是因为江泽民10年干政,使得胡只能小心翼翼“不折腾”?亦或是胡明白自己只是邓小平指定的过渡期执政者,只要保持中共不倒即可,所以“不折腾”?

江泽民架空了胡锦涛

据《江泽民其人》透露,2002年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江泽民的铁杆张万年突然站起来用非常强硬的态度发难,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团成员(全部为军人)联署的“特别动议”,建议江泽民留任新届中央军委主席。本来2002年江泽民应该交出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职务。

张万年发言后,被江泽民一笔勾销儿子十亿大案的李岚清、还有女儿成为江泽民人质的刘华清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别动议”。

在场众人这才明白事先密谋好的一场戏开演了,而他们全部遭到“绑架”。会场中顿时气氛非常紧张,有些人的脸都吓白了。接着,根本不把胡锦涛放在眼里的张万年又逼胡表态。会场里鸦雀无声,大家都知道胡锦涛要不同意,当时就可能被军人带走软禁起来。

胡锦涛低声说道:“个人完全赞成张万年、郭伯雄、曹刚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议。”接着,举手表决。除李瑞环、尉健行、曹庆泽三人弃权,张万年等二十人的“特别动议”获得通过。

这起“突然袭击”,被认为是一次有预谋的、江泽民在背后策划的、授意张万年等搞的、不流血的军事政变。

事后有报导认为,江泽民继续掌握兵权两年,等同做了“垂帘听政的慈禧”,使得胡锦涛在重大问题上寸步难行。

除了军队之外,在政治局常委层面,江泽民也留下了大批自己的亲信。

2002年时候的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别是: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 这个名单里面,吴邦国、贾庆林、曾庆红、黄菊、李长春这5个人都是江泽民的亲信,罗干在镇压法轮功事件上与江泽民结盟。真正能和胡锦涛联手的只是温家宝。

过了5年,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格局基本没变: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李长春、周永康。 2007年前后,吴邦国、贾庆林、贺国强、李长春、周永康都被认为是江泽民派系的人马。

由于江泽民派系的人马在政治局常委中占多数或绝大多数,胡、温“政令难出中南海”的说法自2002年起也越来越多。

胡锦涛的安全一直是个问题?

在去年年底令计划被抓后,大陆的微信一度热传一篇名为“胡锦涛战斗在敌人心脏”的文章。文章列出了被抓的江泽民派系实权人物,并指胡锦涛当年的大秘、原中办主任令计划也背叛了他。

这个文章虽以开玩笑的方式写成,但是却有一定的道理。

2015年中共两会前夕,中央警卫局高层人事大变动,中南海“禁卫军”大换班。警卫局局长曹清中将平调转任北京军区副司令,警卫局常务副局长王少军少将升任局长。

负责北京安全的军事力量一共有三层。驻扎在保定的38军是最外层,北京卫戍区的军队是第二层护防,最里层是直接负责中南海政治局安全的、听命于中央办公厅的中央警卫局。

历任警卫局长中,汪东兴从1949年做到1978年,做了29年。接替他的杨德中从1978年底做到1994年,做了近16年,之后的江泽民的心腹由喜贵从1994年做到2007年,任职13年,而曹清至今做了不足8年。

换句话说,直接负责胡锦涛安全的中央警卫局局长人选,在胡锦涛的第二个任期才换上了派系色彩较淡的曹清。从2002年到2007年间,一直是江泽民的心腹由喜贵负责胡锦涛的安全。

因为中央警卫部队负责所有中央领导(包括人大正、副委员长、政协正、副主席)的警卫工作,江泽民掌权时候的曾庆红对这支队伍就尤其重视。有报导称,曾庆红以“轮训”为名,命令所有人必须参加政治学习,教育这些人不但要忠于党,更要忠于“江核心”。由喜贵因此与曾庆红配合采用特务的做法,以保卫为名在各个“党的领导人”身边安插监视人员。

2004年6月20日,在江泽民快下台时,又授予15位军官上将军衔警衔,其中包括他的亲信由喜贵。

去年12月22日,原中办主任令计划落马。大陆媒体也报导,令计划与周永康存在“某种同盟关系”。

江泽民干政的原因

1999年4月25日,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对中南海和平上访。虽然朱镕基基本圆满解决这个事件,但是却激怒了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决心镇压法轮功。

报导称,“四‧二五”上访后,江泽民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试图打击法轮功。但是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鹏投了弃权票,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都投了反对票。最令江泽民吃惊的是,当时已经是“备胎”身份、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的胡锦涛也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举手投反对票。胡锦涛的这个举动给江泽民的震动很大。

也有报导称,江泽民在1999年7月20日发起对法轮功的镇压后,很不得人心。曾庆红在3个月后对江泽民说:“现在从常委、政治局委员到各级党组织,对镇压都很消极。我建议:第一、各地实行一把手负责制,各地如有上访的法轮功超过一定数量的,一把手撤职;第二、上访人员中山东来的几乎最多,告诉吴官正,如果再有上访人员就撤销他省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如果镇压得力,可以考虑他在‘十六大’上当政治局常委;第三、胡锦涛的态度很暧昧,原来我们选定的第五代领导人李长春在广东的镇压,也很不得力。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除了法轮功问题之外,由于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江泽民之后的总书记,以及89年以后江泽民和邓小平的一些中共内部的恩怨,使得江泽民更容不下胡锦涛。

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排名之争

《江泽民其人》一书称,2002年,中共内部对于“十六大”之后的媒体公开排名到底应该江前胡后还是胡前江后争吵激烈。“十六大”之后的一段时间,无论任何时候都是江前胡后。这倒不是高层把他抬到这个位置,而是江要做给国际社会看:我还是中国真正的实权者;做给美国政府看:有事还得通过我才办得了。

但胡有元老的支持,也在暗中使劲,江哪壶不开他就想法去拎哪壶。2002年底,胡锦涛主持新一届政治局成员的第一次集体学习,邀请专家讲解宪法就是一例。胡用宪法来为自己的权力地位提供支持,也暗示江泽民不遵守宪法。胡锦涛不明著说,但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

2003年元旦前夕,在江泽民的提议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组织生活会。会议炮声隆隆,火力集中轰向江泽民。李瑞环等指江5年来从不听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会上各位对江提出了6个方面近40条意见,其中包括:专权、搞独裁、个人崇拜,为自己立传,到处作秀,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民族尊严等等。会上还质疑江泽民已经是普通党员,为何有关重大决策,都要送江办(即江泽民办公室)审阅,为何在内部文件、通报及中央、地方机关报把普通党员江泽民列在总书记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名字之前。最后一致决定,以后江、胡排名要改为胡前江后。

自2003年1月1日起,中共内部文件、通报上,都改由胡锦涛放首位,江泽民居次位。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中共2012年的“十八大”。

江泽民因恋权颜面扫地

2003年2月12日至18日,已经没有了总书记职务的江泽民,在中央党校给新当选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以及中央、国务院的部委领导举办“三个代表思想”集训班。

有报导称,集训班的有些高官不但没有盛赞“三个代表”,反而指责说:不解决、处理好中共的监督机制和“建设”,而空谈体现“三个代表”要求,都是在消耗时间,根本不能解决什么实质问题。还有的学员直指江泽民说,“三个代表”思想是2001年才提出的,却宣传为1949年建政以来、十三届四中全会十三年以来,中共“始终贯彻三个代表要求”,这是当着六千万党员、十三亿人民在讲假话。

同年3月15日,在“橡皮图章”人大的等额选举中,留任国家军委主席的江竟有98票反对、122票弃权。

2003年3月18日,新华网特意公布了几封外国元首祝贺江续任军委主席的名单,其中包括刚果(布)总统萨苏、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沙特国王法赫德、乌拉圭总统巴特列。但过去和江有来往的美、加、英、法、俄等西方大国的元首,没有一个给江留任军委主席发贺信。

江泽民占有中南海瀛台住处

港媒称,即便在2004年江泽民交卸所有职务之后,仍然保留了在中南海瀛台的住处。

瀛台位于南海,三面临水,衬以亭台楼阁,像座海中之岛而得名。中共建政之后,中共中央入京,瀛台就成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居住之地。瀛台正殿涵元殿多年来是中共领导人会见外国政要的场所之一。九常委时期,因为江泽民喜欢在此居住、活动,九个常委自动让出,不再使用了,涵元殿就成为江泽民在中南海专用之处。

胡锦涛遭到暗杀攻击

到了2006年,“十七大”之前,江泽民和胡锦涛的矛盾激化,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2006年5月初,胡锦涛秘密到青岛视察北海舰队。当胡乘坐中共一艘导弹驱逐舰视察时,另外两艘军舰同时向胡乘坐的导弹驱逐舰开火,打死驱逐舰上5名海军士兵,导弹驱逐舰立即载胡驰离演习海域,直到安全海域,胡换乘舰上的直升机飞回青岛基地,未作停留,也未回北京,直飞云南。一个星期后,胡才回北京。

在黄海逃过暗杀的胡锦涛,后来得知这次的暗杀行动是江通过张定发所为。胡回京后马上开始反击,中共军方大洗牌: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判死缓,原海军司令、江提拔的亲信张定发病死后遭低调处理。两人都属于江系人马。

这些内容被港媒大幅报导,大陆并没有公开。

《江泽民文选》在胡被暗杀攻击后出版

2002和2003年,江泽民交出了总书记和中共国家主席职权,却还保留军权。港媒称,在03年11月的时候,江泽民已经做出编辑出版《江泽民文选》(下称:《文选》)的决定。此后这个《文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被提及,直至2006 年5月下旬才匆忙将书稿交出版社出版,要求赶在8月出书,首发30万套,在北京发售10万本。

港媒称,此举是为了8月17日的江泽民80岁生日所为。但是,在江暗杀胡失败后,《文选》立刻交付出版,现在看来也有江泽民向胡锦涛示威,警告胡不要轻举妄动的感觉。

胡锦涛遭暗杀攻击后为江祝寿

港媒称,2006年8月3日,一个星期四晚上。中南海一个看似朴素实则精致的院落中,中共高层政要在江泽民保留的这个居所,为江举办80岁的祝寿晚宴。

这次晚宴是私人性质,范围极小,但规格很高。胡锦涛和一众政治局常委都前往祝贺,一些与江关系较近的政治局委员也参加,如时任副总理曾培炎。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称,胡锦涛在5月刚刚遭到暗杀攻击,如果给江泽民祝寿此事为真,3个月后胡给江泽民去祝寿完全可以用“屈辱”来形容。但是胡锦涛在当年8月开始调查江泽民心腹陈良宇的秘书,9月就宣布陈落马,拿下了江系关键性人物。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辛子陵曾向《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上台后,不再买江泽民的账。

辛子陵说:“退下的老人还能不能继续操弄政治,还能不能继续干政,像过去指挥胡锦涛那样指挥习近平?这本身就是个政治(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习近平怎么能有所作为呀?过去胡锦涛也想有所作为,但是叫他们欺负得没有办法。胡锦涛个人自身的条件,家庭出身,背景和部队的关系,都不一样。他没习近平这么硬。习近平敢跟他们叫板。”

江泽民干政在“十八大”后仍然不减

2013年,在习近平会见了基辛格大约3个月后,江泽民于7月3日在西郊宾馆会见基辛格。在此后发出的通稿中可见,江泽民借与基辛格的会面中,不断对习近平执政“指指点点”。江泽民说:“习近平是一位非常能干、有智慧的国家领导人”,“我对新一届领导班子充满信心,相信他们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江还说:“我们不要怕(中美)两国关系存在什么矛盾,只要双方能够坦诚对话,我们就可以期待这个世界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称,当时的江泽民又以前任最高领导人的身份居高临下对隔代的习近平品头论足,“这在中共执政史上确实还是第一次”,同时给读者以“习近平已经通过了江泽民的政治考核”的强烈感觉。

在胡锦涛掌权的时候,江泽民想要通过会见外宾而显示自己权力的举动更多,只是少有公开。

港媒称,2009年奥巴马访华时,江泽民向中央写报告,希望能安排与奥巴马见面。中共中央最后以“奥巴马在华日程太紧、分不开身”婉拒。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黛安. 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 2010年6月10日回顾她6月初访问中国,见到了江泽民夫妇,还见到了朱镕基夫妇。西方媒体报导了,中共当局却没有报导江泽民与范斯坦的这次会见。

对于江泽民不肯“放弃参与国家事务”,他们怎么报呢?

《切尼回忆录》记录的江泽民干政

2011年出版的《切尼回忆录》书中谈到了切尼回忆的中共内部一些不寻常的表现。

书中描写道:2002年春天,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胡锦涛访问美国。就体制而言,胡锦涛的对等层级是美国副总统,但是胡锦涛的接班地位那时已经确定,所以美国是以欢迎下一任总书记的态度接待胡锦涛。

在那之前,胡锦涛与美方官员会谈时,每一场都十分拘谨,任何回答绝不超越事前的谈话大纲,等于照本宣科。切尼想找个法子,让胡锦涛与他有机会一对一的谈话,希望胡锦涛能够放松些,使两人“有真正的交流”。

切尼的计划是把胡锦涛请进书房,可以不受打扰。午宴过后,胡锦涛进入切尼的书房。切尼的计划初步成功。但是宾主落坐没多久,房门忽然开了,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闯进来了。李肇星与时任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关系非常密切。

切尼的幕僚当时曾经很礼貌地试图阻止李肇星,并解释说这是一对一的会谈。可是李肇星不管这些,硬是闯了进去。而且李肇星接着就坐下来,坐在切尼与胡锦涛中间。这个动作很清楚,是要盯着看胡锦涛说什么,然后报回北京,根本是“监军”。这么一来,胡锦涛又开始按照事前准备的资料讲话,与之前的各场会谈一样。

两年后,2004年初,切尼访问北京。这时胡锦涛已经是国家主席了。从华府启程前,美国总统布什请切尼传达一项敏感信息给胡锦涛。正因为事涉敏感,所以布什要求切尼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传达,于是两人单独会谈。

当时切尼感觉很好,把敏感信息单独传递给了胡锦涛,圆满达成任务,但当切尼离开会议室后,幕僚告诉他,就在隔壁房间里,胡锦涛的幕僚聚在一个音箱旁,聚精会神地倾听切尼与胡锦涛的会谈内容。切尼以为的“私人会谈”,全部过程其实都已经“现场直播”了,幕僚中是否有江派安插的钉子,也就不得而知了。

后记

10多年前的2002年秋天,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总书记,不止一个西文媒体,以“Who’s Hu”为题发出疑问。如此借助谐音的命题,表明一种真实的迷惑:对胡锦涛其人,实在太不了解了。

在习近平与江泽民激烈对战的今天,“Who’s Hu”的谜底却越来越开始显现。

责任编辑:万青

评论
2015-03-23 8: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