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人游记.江亢虎-1935年出版的《台游追记》(3)

作者 Tony 撰文、图、摄影

龙山寺(图片提供:tony)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续前篇)

22.各教寺院

台湾佛教盛行,各宗派大概都有。我周游台湾时,参观各地寺院, 都规模伟大,虽不及中国内地山林寺宇,然而更为整齐清洁。

台北的龙山寺,是最有名的寺庙。来访时接近中元节, 庙里举行盂兰普度,各行业轮流值日,念佛斋僧,大会亲友。祭典持续整个月, 并且在夜间举行迎神庙会,提灯游行,有万人空巷的盛况。

又有一间保安宫,主祀保安大帝,不知是什么神祇。 男女进香祈祷,门庭若市。尼姑庵也是到处都有。尤其是有钱的妇女,自建斋堂,终身焚香修道, 或落发,或不落发,也广收女弟子,使斋堂后继有人。

我被招侍前往台北市郊区圆山的昭明院参观,女监院柯彩妙,三十几岁,谈吐风雅, 服装华美,打扮精心,妆扮入时。我开玩笑的对她说:“假如我是在路上遇见大师您,一定会称您贵夫人了。” 院里的素食也很美味,我接受院方招待用餐。在客堂看见我在上海的朋友钱化所绘画的四帧画,仿佛让人有他乡遇故人的感觉。

台湾艺妓(图片提供:tony)
台湾艺妓(图片提供:tony)

23.艺妓酌妇

台湾男女之间的礼教非常的严格,然而浪荡的风气也很可观,这是令人可畏的矛盾现象之一。 娼妓众多,种类不一,日本政府颇为鼓舞而加以管理。最高等级的是艺妓,台湾称为“阁旦”。

中等人家有亲生女儿长得容貌美丽,往往跟着乐师学习弹唱一两年, 就可以向政府注册缴费,即可前往饭馆应征“侑酒”的职务,为饮酒的人助兴, 也可以招揽客人在自己家里开设筵席,但是不可以公然接客卖淫。

比艺妓下一等的是酌妇。这种女侍生,专门陪客人饮酒。而更下一等就是娼妇了。 另外也有一些新式咖啡馆的女服务生,名为招待,其实是在卖淫。而比起艺妓的地位更为低贱。 客人一杯啤酒下肚,就可以为所欲为,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其余例如舞场的舞女、旅馆的女侍, 也有很多在暗中兼差卖淫。现在这种风俗已经流入闽南地区。

台湾来的娼妓在闽南尤其占有优势,她们有日本领事取得治外法权的保护,不受当地司法管辖。 只要经过日本医师卫生检验合格,即可营业,不必受人中间剥削,也不畏惧流氓的滋扰,因此能够获利丰厚。

江山楼(图片提供:tony)
江山楼(图片提供:tony)

24.饭店宴会

台北最大的两家饭店,一是蓬莱阁,一是江山楼,都是台湾人经营的。 两家饭店都有大礼堂及屋顶花园,订数十桌酒席也立即可以办理。 我承蒙总领事馆、华侨团体及当地团体招待多次,都在这二家饭店举行。

江山楼的老板是吴江山,他亲自做东,准备了丰盛的酒席招待我。 饭店墙壁悬挂的都是清朝时留下来的书法绘画,是吴老板展转搜藏来的。他又即席请我挥毫书法。 于是我随口写了一首长律诗:

如此江山如此楼,中元凉月作新秋。
山鸡舞镜曾相识,海燕栖梁且莫愁。
红粉不知商女恨,青衫谁解贾生忧。
天南地北人漂泊,一曲清歌一顾休。

这时在座有一位陪酒的女子,绰号“黄鸡母治”,会说中国语,能读汉字书,并且也会作小诗。 我以一首“黄鸡母治”冠字首的七言绝句赠送给她,诗句如下:
黄尽枇杷一树金,
鸡窗风雨费沉吟。
母仪未便输翚翟,(注:翟翚泛指雉科鸟类,借指后妃穿着的高贵礼服),
治国先鸣单父琴。(注:宓子贱治单父,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后因以“单父琴”称颂地方官治绩。)。

前面作的那首诗,有很多人跟著作诗唱和,而后面这首诗,连我自己也无法再第二首了。

日治时代的台湾铁道饭店(今台北车站新光三越百货站前店)(图片提供:tony)
日治时代的台湾铁道饭店(今台北车站新光三越百货站前店)(图片提供:tony)

25.旅馆殷勤

大世界饭馆的老板陈义芬先生,是风度翩翩的乱世佳公子。割让台时,他的父亲曾参加台湾民主国独立运动, 并率领义军抵抗日本人。

事败之后遁逃,将家事托付给这个儿子。陈义芬曾经游中国南北二、三年。 自已经营矿场,开采金矿,获利丰厚。因为喜欢喝酒又好客,所以兼营旅馆,招待好友们。

我承蒙中华总会馆的介绍,前来住宿这里,颇有宾至如归的快乐。陈老板也常常来问候,并屡次请我吃饭喝酒。 我已经戒酒,又吃素食,觉得颇辜负陈老板的厚意。然而常常与老板一起交际吃饭,因而认识他的好朋友简荷生。 简荷生也是一位豪气人士,又是美术家,自然是纵情于醇酒及女色。他整天连流于温柔醉乡, 自称睡过的女人超过一千人,喝酒可以一百石(注:一石等于十斗)。 陈老板与简荷生两人都性情刚直豪爽,是同生死、共患难的至交好友。

我即将离开台湾时,陈老板向我索取书法,我写了大小十数张纸赠送给他。他坚持不肯收取我住宿期间的食宿费用, 并且与简荷生远送我至基隆港口,言语诚恳的与我郑重告别。他真是一位具有肝胆的江湖侠客啊!

26.大同讲座

我从厦门来台时,在船上遇见林云霖先生。他自称是大同促进会的发起人兼总干事。抵达台北后, 林云霖屡次前来拜访,坚持邀请我前往他所设的大同讲座发表演讲。讲座的场地就在大世界旅馆对面, 在人情上不好推辞。于是我以“新旧文化比较观”这个讲题,陈述东洋与西洋文化不同之处, 而归结于新旧思想调和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我的演沟内容并无没涉及任何时事,然后场内密布侦察警员,我说都每一句都被翻译记录,做成侦察报告, 可见得日本政府对于思想言论监察的严格程度。又有一个大亚细亚协会,也来邀请我演讲, 我则微婉谢绝,因为这个团体颇带有政治色彩。林云霖高倡中日亲善的论调,我则认为事实是最有利的宣传, 不想对此多做议论。林云霖拿纸向我索取书法。我录写《礼运》〈大道之行 〉一章致赠给他。

27.文艺座谈

台湾有很多文艺团体,近年来的新作家颇倾向于使用白话文。台北的文艺团体,因为我的到访, 联合召集各个团体,来到江山楼,举行座谈会。到场的有五十几个人,左派右派的文人都有。

席间各方所提的问题既多且重复,我因为不会说厦门语(注:此指闽南语)。 只好以书写作答,或者以日本话回答。回想起以前我曾留学日本东京,这已是三十四年前的往事了, 而且只留学一年半,其后未再前往日本;近二十年来,不曾使用过日文。 因为童年时学过日语,至今还没有完全忘记;在台期间,以往遗忘的日语,又逐渐恢复。交际酬谢时使用日语, 幸好都很得体,听到我说日语的人也都加以赞许, 认为我的口音像内地人(注:本土的日本人)。这实在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称赞。

我在座谈时,主张利用白话文,以普及通俗教育,但保存文言文,以提高文学水准。在座的人, 或者了解,或者不能了解,或者赞成,或者反对,都因为囿限于自己的门户之见而反对别人的主张。 我国青年喜欢使用白话文写作,因为白话文容易了解,容易写作,而且容易成名,这固然是人之常情。 而台湾人本来就没有学习中国白话文,而是学传统的汉文, 却偏偏勉强写北平话(注:北京话), 以致于写出来的文章既不文言,也不白话,不南不北,不中不日,可说是事倍而功半了。

《台湾日日新报》总部,位于荣町(衡阳路)(今中山堂旁力霸百货原址)(图片提供:tony)
《台湾日日新报》总部,位于荣町(衡阳路)(今中山堂旁力霸百货原址)(图片提供:tony)

28.报馆访问

台湾有四家大的日报社,分别是《台湾新闻》、《台湾日日新闻》、《台湾新民报》、《台南新闻》。 前三家都在台北,除《新民报》之外,都是日本人经营的。

我一抵达台湾,就有各报新闻记者前来采访。 当日新闻即遍布全岛,而关于我的相片及资历,各家报社早已备妥,同时刊登。 不像我国的记者,没有事前准备,临时当面询问身家背景,仿佛像在审问囚犯录制口供。

我也依照惯例,前往各报社拜访,并承蒙各报社引导我参观,以及合影留念。台湾各报社的规模都很宏大, 报纸销路又广,这是因为资本及人才都能集中的缘故。报纸文字以日文为主,但有附有小半张的汉文版, 汉文类都文章都有日文翻译。就像中国的报纸最近也出白话文的译本,但阅读起来比原文还困难。 只有《台湾新民报》是汉文、日文版面各占一半。听说主笔者大多曾经留学中国,也喜欢使用白话文。 但因为闽南语的方言不同,发音用字,不尽合乎北平话的标准。读起来文句艰涩,不能通顺畅达, 反而不如文言文流畅。

29.诗社盛况

台湾自从割让之后(注:1895年),物质文明的发展,生命财产的安全, 都远胜过以前的清朝时代。惟有三件事最受限制。一是政治活动,一是言论自由,一是专利营业。 这三件事都是战胜者的特权,而被征服人民是不许参与享用。

近十年来,日语逐渐普及,汉文的研究及著作,亦在严格的监视之下,一般遗老及旧式文人, 于是将心情寄寓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诗词之中,然而作品只要稍涉及讽刺时政,就会立即被政府干涉。 所以诗风末流,就变成吟风弄月的作品了。 美好的古诗传统,变本加厉,每下愈况,甚至于变成歌颂盛德,鼓吹太平盛世,仿佛成了科举时代的八股文章, 实在令人瞧不起。

台湾的诗社,至今达到极盛,听说全岛有大小三百家诗社,每个诗社多者有数百人,少者也有十几人。 大概每周一课,每月一集,每年一会,出题目,限某韵,临时抽签命题,作诗考试的诗格则以七言绝句最多, 此外也有五言或七言律诗,至于古代诗歌的创作就较很少了。

创作评选获得冠军的人,则由诗社以公费提供奖金表达祝贺。每年则选录佳作,汇辑刊行。 我在台湾时,各大诗社都有赠送我诗社的作品集,都印刷精致,装订堂皇,皮面金字,精美钜制,有如高级的典籍。

大屯风光(图片提供:tony)
大屯风光(图片提供:tony)

30.大屯吟集

台北市的郊外有大屯山,与观音山对峙,是近郊的名胜景点。市区则有新式咖啡馆,层楼耸出, 登高一望,则大屯山宛如就在院内,因此取名“大屯山”。

台北是诗人聚集的地方,有一个诗社名为“瀛社”,在大屯山开特别的会议, 以欢迎我的到访,并邀请我成为这次会议的大宗师。

我拈了作诗的题目“大屯斜照”,规定以七言长律诗创作,诗文里须含“东”字, 参加作诗比赛的社员约有四十人。主席许先生是前清秀才, 当地的士绅,他大唱中日两国亲善论,我则以屈原及杜甫这样的爱国诗人来期许瀛社的诗人们。

下午三点钟,发出试卷,五点钟收卷,六点钟揭晓及颁奖。随即聚餐,我并发表演说,然后散会。 我为大会选录了二十篇作品,我自己也根据这个题目写了一首诗。内容为:
秋阳晚照大屯东,将近黄昏分外红。
树影渐看晴翠合,岚光翻借暮云烘。
楼台金碧辉煌处,山水晶莹点染中。
遥指观音新月上。余霞成绮尚玲珑。
(~待续)

旅记日期:2013.10.15  
责任编辑:施宜葆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

万华游廓。 (图片提供:tony)
万华游廓。 (图片提供:tony)

万华游廓。 (图片提供:tony)
万华游廓。 (图片提供:tony)

大屯风光。 (图片提供:tony)
大屯风光。 (图片提供:tony)

评论
2015-03-31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