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静:贤妻范本 传统馨香

——电影《青木瓜之味》

《青木瓜之味》电影海报。(网络图片)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3月05日讯】最初的最真,陈英雄越南三部曲中,最动人的是处女作《青木瓜之味》(The Scent of Green Papaya)。那是14岁移民法国的陈英雄到31岁时对故土厚积薄发的个人表达,用影像构建了早已远逝的古朴宁静的越南,一个源自儿时美好回忆的梦幻家园。缅怀50年代传统女性的辛劳和淑德,娓娓道来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男人心目中的珍宝。贯穿始终的不仅是清新隽永的东方诗意,还悠然暗涌著空灵深邃的禅意哲思

《青木瓜之味》是一个少女的成长诗篇。优美的画面、舒缓的节奏、丰富的细节、浓郁的色彩,弥漫着久违的东方女性的柔婉气息,令人陶醉。

庭院天地

10岁的乡下孤女梅来到西贡城里做女佣,清晨醒来,她望着庭院里摇曳的树木,听着虫鸣鸟语,在一片湿漉漉的盎然绿意中,青木瓜乳白色的汁液缓缓滴落,梅笑了,清甜而烂漫。高温多雨的热带,花草植物长得格外茂盛。在她清澈童真的双眸中,大自然多么美妙啊!正可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个敏感的小女孩游走在绿色的庭院中,在这个乐园里,她发现了很多“小伙伴”:搬运食物的蚂蚁们、跳跃的小青蛙、“瞿瞿”叫的蟋蟀……还有多种花鸟鱼虫。她忙里偷闲地给予爱心关注和喃喃细语。与万物感应沟通、和谐共生,影片体现著“天人合一”的东方哲学理念。

家务劳作

生火、煮饭、炒菜、担水、擦地、洗衣……小女佣的家务活儿学得又快又好,她踏实能干,既一丝不苟又心灵手巧。汗水粘住了额发,再累也不叫苦,甘之如饴。即使被主人家的小儿子捉弄,也憨萌恬静地一笑了之。

男主人是个弹月琴的民间艺人,经常撇下妻儿、卷走家中积蓄出门游历。女主人经营布艺店养家,照顾三个儿子和婆婆。勤快乖巧的梅因长的很像她死去的女儿,深得女主人的疼爱。早年丧夫的老太太自孙女死后,就呆在楼上整天敲著木鱼念经,焚香拜佛。

敲击的木鱼声、蝉鸣鸟叫和雨打芭蕉声,成了小女佣的日常音乐课。日子一天天过去,梅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和磨练。从清晨到黄昏,女孩在繁琐劳作中的单薄姿影,轻灵可爱。

传统之美

时光飞逝,梅出落得亭亭玉立。家道中落,女主人不得不变卖家产,她含泪把为女儿准备的嫁衣送给了梅,梅到少爷的朋友浩民家当佣人。

依然低眉顺眼、羞涩寡语,梅一如既往地默默劳作,无微不至地照顾主人,荤素搭配的菜香中氤氲著玲珑心意。

浩民常在晚饭后弹奏德彪西的《月光》,素衣赤脚的梅收拾碗筷,点亮一盏小灯,轻盈无声地飘然而过,恰是“暗香浮动月黄昏”,与乐曲的意境相合。

而浩民的未婚妻傲娇而自我中心,爱在他静心练琴时黏他,还自以为给了未婚夫热情奔放的惊喜。这位富家千金在梅精心准备了一桌饭菜后,突然嚷着要上餐馆,两人闹哄哄地出了门。梅淡淡一笑,拿起浩民落下的衣服缝补,安之若素。

也许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穿针走线的静谧,也许是那未经雕饰的质朴,不被污染的清新,浩民开始留意这个曾被他视而不见的姑娘,所有的人都在世事变迁中自觉不自觉地“变异”著,而梅却是个与众不同的例外。他悄悄画了梅的肖像素描:恬淡贤淑、不妒不怨,单纯又灵秀。

他和未婚妻都是家境优渥、接受西化教育的人,却缺少内在的默契。梅聪慧灵气而不自知,她懂大自然的语言,也听得懂音乐的语言。要与什么样的女子联姻共度此生?梅与未婚妻在他心中形成了传统与现代的交锋。

一天,当梅试穿前女主人给的嫁衣对镜梳妆时,被回家的浩民撞见,传统的奥黛映衬出她的古典美,惊艳了年轻的音乐家,那积淀久远的东方之韵,瞬间永恒,赢得了他的心。

青木瓜之味

木瓜素有“百益果王”之称,有消暑解渴、润肺止咳、丰胸养颜等功效。成熟的木瓜,黄皮红肉黑褐色的籽;未成熟的木瓜,青皮白肉白籽。青木瓜不仅可加排骨炖汤,也可以凉拌,解腻开胃,清凉败火。

影片中反复出现青木瓜的特写,是以物喻人,象征着从少女走向女人的那段纯洁美好的年华。

采摘后,被割断的青木瓜茎会慢慢流淌出乳白的浆汁。轻轻剖开青木瓜,乍见洁白圆润的籽,年幼的梅露出惊奇的目光,用手触摸著那些“珍珠宝宝”。青春的梅洗脸、洗发时,脸颊、脖颈上的水珠,也令人联想到青木瓜那晶莹的籽。她将新鲜的青木瓜洗净削皮,再刨成丝做沙拉。清脆爽口的透明瓜丝,浇上鱼露、柠檬汁等调味料拌匀,清香鲜嫩、酸甜微辣,妙不可言。

青木瓜何尝不是梅的传神写照?青涩朴拙又普通家常,内心却晶莹剔透,闪烁著珍珠般的光泽。如同植物根植大地般扎根于传统,在艳阳风雨中,万物共鸣的天籁里,丰盈的是最纯厚的女性和母性。带来清新秀美,给人最贴心的爱护,宜室宜家、孕育生养、惠及周边。

婚后浩民给梅补文化课。梅伏案写字,一旁看书的浩民用手背轻轻滑过梅的下颚耳鬓,示意她头抬高点儿。那个无言的场景,好有爱!伉俪情深、内敛悠长。

片尾,穿着金色衣裳的梅坐在花园的佛像下,捧书朗读诗歌,浩民在对面轻轻弹著萧邦的乐曲。“哎呦”一声,梅感觉到胎动,她抚摸著隆起的腹部,幸福地微笑。接着是佛像安详的面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注视着这一切。啊,这个被神眷顾的女子,终于苦尽甘来,瓜熟蒂落。

佛教潜移默化的影响,最后一幕那拈花一笑般的东方智慧,乃点睛之笔。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5-03-05 4: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