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是否真的需要校外辅导

谢燕

校外辅导是帮助孩子解决在校学习困难或专家建议的解决问题的利器,但有观点认为,大多数学童其实不需要家教。(Fotolia)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谢燕编译报导)身为家长的读者若担忧孩子可能因为没有校外辅导而学业落后的话,那么本文可能对读者有所帮助。本文作者艾薇丽(Nicole Avery)是流行的父母养育博客网络编辑及作家,她简单阐述了何为“家教”以及为何大多数学童其实不需要家教的观点。

只要孩子在澳洲学校读过书的家长一定发现,许多澳洲家庭中,至少有一名或多名孩童参加校外辅导。作者还听说,有的孩童在学前班时就已经开始参加校外读写辅导,而许多家长在孩子入学前就已经开始寻找校外辅导老师。

澳洲校外辅导的花费数据非常惊人。2011年,澳洲校外辅导的花费是60亿澳元,而且近年不断增长,其原因澳洲人报的解释是:“一些教育评论家声称校外辅导增长是对学校表现差的指责,但学校则解释主要原因是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为孩子寻得更佳竞争优势。”

做为一位家长一定会想,这么多的孩子参加校外辅导,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参加会不会学业落后?孩子们已经没有时间按照自己自然的步骤学习数学和语文。许多家长在孩子更幼年阶段开始追求顶尖成绩,并花钱让孩子参加校外辅导来达到目标,如此类推,是否所有的学童都为了达到“优势”而全部应该参加校外辅导呢?

作者不认为如此。我们让一名学童参加辅导是因为孩子有障碍,通过评估需要语文辅导,而通过校外辅导提高后,孩子便不需要继续进行辅导。校外辅导不是孩子教育的重要部分,“我的学校”(My School)作者潘克尔(Maralyn Parker)建议:“很多时候,校外辅导是解决孩子在学校有学习困难的最佳办法,如遇到差老师、阅读或数学困难、觉得学习跟不上或得不到发展。这时,家长应该先向学校寻求过帮助后,如果可负担更多费用的话,再花钱请更好的老师辅导才是最有效的。”

然而,许多家长请辅导老师却不是由于上述的原因。澳洲校外辅导协会(Australian Tutoring Association)声明校外辅导老师和辅导学校通常是帮助孩童准备全国数学语文统考(NAPLAN)。很显然,一些家长认为孩子需要额外的辅导使NAPLAN成绩提高,但这是与教育专家的建议相悖的。

澳洲课程评估报告权构(Australia Curriculum Assessment Report Authority 缩写ACARA)总裁兰德尔(Robert Randall)表示没有证据证明“过多的辅导和培训”可改善成绩,老师和学生应该视NAPLAN考试期间就像学校其它活动日程一样,如游泳嘉年华或乡村跑步比赛一样。

校外辅导是帮助孩子解决在校学习困难或专家建议的解决问题的利器。但是,校外辅导花费孩子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他们如今可能学习日程已经很满了。家长决定孩子参加校外辅导的因素不应该是很多孩子参加了自己的孩子也应参加,家长应该考量孩子的潜在益处而不施予孩子额外的压力。

责任编辑:瑞木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观看过许许多多教学观摩,我的感想是:只要老师用心,是没有教不会的学生的。连智能有障碍的孩子都教得会,何况是智力正常的。当然,父母教孩子也是这样,成人也是可以应用这个办法解决生活难题......
  • SKA获得国家(SACS CASI)承认学院水品评审的候选资格,美国艺术教育协会会员,家长/教师(PTSA)全国学院代表,美国百里延绵壁画艺术协会合作伙伴,日本英里艺术协会合作伙伴,及荣幸获得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和亚特兰大动物园最高荣誉认证)
  • (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去年10月被捕的亚裔“家教”赖兰斯(Timothy Lance Lai,音)因涉嫌帮助学生进入学校电脑系统修改成绩,受到检方16项新指控,连同去年的5项指控,其罪名已增加到21项,正面临最高16年零4个月的刑期。
  • SKA获得国家(SACS CASI)承认学院水品评审的候选资格,美国艺术教育协会会员,家长/教师(PTSA)全国学院代表,美国百里延绵壁画艺术协会合作伙伴,日本英里艺术协会合作伙伴,及荣欣获得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和亚特兰大动物园最高荣誉认证)
  • “备考教育”中过多的应试准备和过高的压力让很多美国家长敬而远之,不过,纽约针对亚洲移民开办的课外辅导中心却顾客盈门,孩子们常年在这里补习,为考入纽约八所专业顶尖公立高中做准备,这些学校只看一项考试成绩。在人口密集、高中教育资源捉襟见肘的纽约,新移民家长的学习辅导投入格外引人瞩目。
  • 台湾教育部推动“夏日乐学试办计划”,偏乡以外地区以本土语文课程为主,教育部认为暑假轻松学习,成效胜过学期中的正课。
  • 随着华裔生凭音乐技能“大器早成”或入读常青藤名校的人数攀升,音乐教学“精英式教育”也越来越成为一些人群梦寐以求的理想教育方式,不少望子女成龙凤的家长们都希望孩子从小就以音乐天才姿态出现,一开始就让孩子接受各类严格教育。但现实却客观地告诉人们“精英式教育”是一把“双面刃”——被善用可以造就英才,否则也可能埋没天才。温哥华安可音乐教室(Bravo Music)创办人王俐颖校长(Li Yin Leanne Wang Ho)就亲身经历“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训,在本文中为家长们提出思考……
  • 随着华裔生凭音乐技能“大器早成”或入读常青藤名校的人数攀升,音乐教学“精英式教育”也越来越成为一些人群梦寐以求的理想教育方式,不少望子女成龙凤的家长们都希望孩子从小就以音乐天才姿态出现,一开始就让孩子接受各类严格教育。但现实却客观地告诉人们“精英式教育”是一把“双面刃”——被善用可以造就英才,否则也可能埋没天才。温哥华安可音乐教室(Bravo Music)创办人王俐颖校长(Li Yin Leanne Wang Ho)就亲身经历“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训,在本文中为家长们提出思考……
  • (大纪元记者周月谛报导)多伦多教育局(TDSB)于7月15日表示,亚裔学生横扫高中毕业成绩前三名。TDSB的第一名与第三名都是华裔学生。约克区华生成绩也不凡。
  • 传统阅读教育只求读完一本书,却不见得深入了解书中内容,国家教育研究院长柯华葳建议,阅读教育应从重视识读,转为重视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