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莱茵河女先知

沉静:穿越时空的咏唱

“宾根的希德嘉”是德国修道院圣女,伟大的宗教音乐家。(网络图片)

人气: 1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4月21日讯】一位900多年前出生的修女何以穿越时空魅力无穷并且引起强烈共鸣?希德嘉•冯•宾根(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是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女作曲家巴赫、贝多芬、瓦格纳各代表了德国音乐不同时期的顶峰,而中世纪最有创造力的音乐家则是希德嘉。她在莱茵河畔的宾根(Bingen)创建了自己的修道院,因此被称为“宾根的希德嘉”。不仅如此,她还是德国神学家、天主教圣人、教会圣师,同时也是作家、医师和预言家。

在20世纪最后20年,从科隆到纽约,整个文化产业界都掀起了希德嘉热潮。她的赞美诗乐曲制成激光唱碟,在畅销榜上居高不下。书店里摆放着以她的意象派诗歌和神秘主义哲学为研究课题的专著,她的中世纪草药疗法也被重新包装出售,每天参观宾根修道院的人群络绎不绝。2009年德国拍摄了圣女希德嘉的传记片《灵视》( Vision)。

借由这位全才奇女子,人们发现12世纪的文艺复兴与哥特时期艺术哲学至今仍然是让后来者汗颜的巨大成就,它们为后来的文艺复兴做了大量积累和铺垫。所谓“欧洲中世纪漫漫长夜”是谬论,由众多无名氏组成了中世纪的璀璨星空,而希德嘉是最亮最美的那一颗,她天使般的音乐和精神能量慰藉启迪人心。研究者纽曼教授说:“哪怕是用水稀释的希德嘉,也能比我们当下流行的文化提供更多的东西。”

莱茵河女先知

希德嘉出生于贵族家庭。3岁时就有超常感应,即天目(第三只眼)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间神奇景象,还能预知将要发生的事。7岁时被父母送到修道院接受教育,38岁时当选为女修道院院长。

多年来,她一直隐藏着特异功能,直到受神的蒙召并在教宗的支持下,她才写了自己的灵视所见。“在我48岁零7个月时,天堂开启,一道明亮的使人眩目的光芒降下涌入我整个心灵中。它像火焰煽动着我的心扉,温暖却不炽热……顷刻间我顿悟了书籍(圣经、诗篇)的真义。”

希德嘉是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女作曲家。(网络图片)
希德嘉是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女作曲家。(网络图片)

希德嘉一生著作颇丰。她的第一本书叫《认识上帝之道》(Know the Way of the Lord),内容涉及智慧、信仰、人性、启示、救赎、教会、圣事等主题。全书最后一个异象与末日审判有关。接着又完成了《人生功罪书》(Llber vitae meritorum)和《神圣工作》(De operarione Dei)。前者涉及德与恶之间的战斗,共提出了35对不同的德与恶。后者进一步从宇宙论的角度论述她的神学思想。希德嘉的书中一再出现不应耽欲的讯息,认为守贞就是最崇高的灵性生活。
她还有着《自然界》(Physica),体现出极为罕见的科学观察能力。她把用药草、动物和矿石为人治病的心得和偏方收录在《病因与疗法》(Causae et Curae)中。如:栗子能治虚弱之症,琥珀调酒服下可治胃痛,茴香会使人重回愉悦的平衡,鼠尾草对咽喉痛、牙龈发炎有杀菌作用等等。她根据与空气、水、火、土这四大基本元素相似的四种体液来判断人体的健康状态,发展出结合身心灵的全方位自愈观念。讲述关于大宇宙和小宇宙(即人)的关系,她认为人类是一面镜子,从中反映出了整个大宇宙世界。这也是希德嘉所信念的核心所在。

她在宗教与神学领域的奉献、她的博学和广为人知的精准预言,在中世纪的欧洲声名远扬,受到教宗和国王的尊重。人们称这位高层次的智慧女性为“莱茵河女先知”。

上帝气息吹动的羽毛

音乐是希德嘉最重视的艺术,她创作了大量歌曲,约有80首留存下来,数量远超绝大多数的中世纪作曲家。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宗教剧(liturgical drama)《美德典律》(Ordo Virtutum),由大量的女声共同吟唱,诉说为了灵魂的永恒而抵抗魔鬼的种种抗争,这是已知最早的清唱剧。

最初的教堂音乐为素歌(cantus planus),格里高利圣咏就是以清一色男声特别是男低音为核心单声部形式,无伴奏,不重旋律,音域也窄,以缓慢深沉来凸显庄严肃穆。

希德嘉对音乐的看法与早期的教会领袖不同。“要是没有音乐,词语仅是空壳;被唱的时候,它们才活,因为词语是身体,音乐却是精神。”音乐对她来说是她攫取自天堂的美丽和喜悦。音乐之所以如此崇高,是因为它是声音,能够与那最高的声音相联系。

在希德嘉创作并编辑的《上天启示的和谐旋律》(Symphonia armonie celestium revelationum)中,收有77首附有单音旋律写成的诗歌。她表示这些乐曲直接源自她的神秘异象——天目所视,她自己不过是神圣之道的容器和出口。她比喻自己潮起潮落般的音乐,恰如“飘浮在上帝呼吸中的轻羽”。( A feather on the breath of God)

她的歌曲是有伴奏的,几乎是一个字对一个音,她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将音程以八度—五度—八度作跳进,音域极宽,变化多样。她以优美的语言、独创性的旋律,来讴歌上帝,赞颂玛利亚、天使、圣徒和殉教者。开拓出不同于格里高利圣咏的另类神圣空间。

这些曲子为女声独唱或合唱,带着大自然的清新活力,像澄澈纯净的清泉般活泼地流动。柔和婉转的吟咏,闪耀着珍珠般圆润晶莹的光泽,真挚虔诚的歌声,在空旷的教堂回荡,轻盈灵动地随着跳跃的旋律上升,飞越哥特教堂穹顶,翱翔于蓝天白云,奔向那辉煌圣洁的天庭……

那飘渺的灵气,宁静深邃的意境,在升华中源源不绝的能量……诠释起来难度很高,略显甜美就会影响其音乐作为神性表达的纯粹性和超越性。

复古风潮中向希德嘉致敬的唱片很多。致力于重构中世纪音乐的“叙咏”(Sequentia)合唱团录制的希德嘉CD成绩斐然。如:《同声咏唱》、《狂喜之歌》、《血之声》、《哦,耶路撒冷》、《美德典律》、《圣徒》等。

责任编辑:尚一

更多:【文史】苏格拉底:一个关于智慧的故事

 

评论
2015-04-21 9: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