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讨伐毕福剑

九天剑

央视主持毕福剑传已辞职离开央视。(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4月22日讯】娱乐名人毕福剑“辱毛”事件耸动全国一些天了。因为已不是文革,而且算是公众人物犯事,所以老毕还幸运,没被从重从快打成“现行反革命”,押赴刑场斩立决。但党国还是义愤填膺,又祭出党性讨伐老毕。说什么“党员毕福剑必须讲规矩”,这让我们看出,只要在党国混,是共产邪教成员,名气再大也没戏,“你是党员,不许反党”,一句话,你就瘪茄子了!

老毕蔫儿了,左派官媒和老少毛左却恢复了阶级斗争兴奋点。一时间央视停了老毕的节目,还威胁“作出严肃处理”;中青网、坏球报坚持代表全国人民让老毕道歉;还有个沟里钻出来的机构也借机出来哄抬自己:撤销毕福剑“全国红军小学爱心大使”称号,还以为已经歇菜的苏联红军党国分部是啥响亮名头似的。

老毕呢,先是对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间歇性失忆,故作无所谓状,架不住毛左水军占网一通扇乎,一下让老毕酒桌上的作秀上升为政治事件。政治谁不怵啊,那可是党国人头落地的拿手买卖,只要沾了“搞政治”的边,你就算上道了——一党专政的珵亮屠刀一直会悬在你那细脖梗上!老毕毕竟是50年代的过来人,思前想后,越想后脊梁越凉,只好认怂,道歉求生:“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

今天我就想,老毕,你喝酒就喝酒,没事唱什么段子啊,而且还是民间问候老毛和他母亲的反动段子,闲的啊!要长相不帅,要年纪一把,你能挤进人人羡慕的大裤衩混事,已经走了全国亿万人民,特别是百万同行打死也搞不懂的狗屎运,怎么还这么不自重啊!

辱骂前特大袄袖老毛,你酒前吃过豹子胆?那是该你骂的人么?几千万被他害死的P民家属都不敢骂,你以为你是谁?他死了那么久,差1年就40年了,至今还停尸在世界人民向往的天安门广场上接受朝拜,虽然已经晾成腊肉,但余阴犹在,魂飞魄没散……这回毛的真假子孙黑上你了吧。

再说了,你小子仗着自己是名人,居然当着外国人骂本党创始人,本朝建政人,本广场钉子户,你真的是得意忘形到需要好生修理了!有关部门正在查你是否涉嫌里通外国,知道不?你还没法抵赖,笑眯眯的和白俄美女合照有吧?如果查出任何有关部门认为有价值的线索,你可就惨了,五毛们可就乐了——老毕一看就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大裤衩安插的奸细,不然怎么会妄言毛主席是自己养的!

说起那句东北民间的骂词,还真是无法上纸面,用拼音也容易造成五毛的火攻,这不,就这么一句话,一代春晚主持黯然下架。即便这样,也难按毛左怒火,毕竟老毕把最下层的骂词送给了最灰黄惨烂的前土皇,这么巨大的反差,得多大的仇啊!

最不能让党忍受的是,老毕居然是党员!不仅对头领——尽管是前头领——如此不恭,而且还是酒桌上不恭,把头领当了下酒菜,还是当着外国友人下菜——如果那些不是卧底的话。这让本朝威严还怎么扫地?

我细想想,不管老毕下场如何,都算爷们儿栽在小人手。敢在一干中外朋友面前(那个告密的除外)拿头领开涮,也不是一般的觉悟。早在40年前这么唱,脑袋掉八回了。那时掉了脑袋算好的,赶上江大蛤蟆时代,说不定安上“法轮功”标签,押到什么血栓医院地下室,剖肝挖心卖几百万美金再焚尸灭迹!

不是我乱联系,所有我们人想不到的邪恶,老毕的党都能干出来。严凤英有名吧,黄梅戏名角,还是党国政协委员、先进工作者、三八红旗手,安徽省黄梅剧团副总,论名声、职位,都在老毕之上。那又怎样,照样被诬为国民党特务、封资修美女蛇,赶上文革被批得死去活来,扛不住只好自杀了结。死了该踏实了吧?你幼稚了,我不说了嘛,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共匪做不到的——可怜一代名伶严凤英死了还被共军代表刘万泉当众剖开肚子,称要查找“敌特电台”!

所以我说老毕,你真是万幸,活在了21世纪,没做了质疑共党“血统论”就被拉出去枪决的遇罗克,没做了被毛太江青派人在天灵盖钉进大钉子而死的孙维世,也没做了被轮奸、割喉、公审后残杀的张志新,后两人和你一样是邪党党员!今朝,虽然毛左们还是秉承了其红卫兵前辈的英武,但毕竟时过境迁,杀人取乐已经不时髦,只能退而找辙,在墙内叽叽咕咕,但老毛传给他们先人的扇风点火之术却二代承袭,香烟不断,那可是比小苹果更带劲的精神需求。

老毕和严凤英都是艺人,都在党国体制内干活养家,本来都还混的不错。可一说二位都是“党的人”,就惨了。就像党报社评号称的:“进了党的门就是党的人”,很多网友反感这个黑手党式的锁定语,不过我觉得很客气啊,要叫我说,从1960年严凤英入党,到老毕1978年参军后入党,入了党就入了笼,入了笼就变了性,党性成了母性,人性成了奴性。不是说他二位自愿变性,是被变性。不是很多党员和爱党毛左热泪盈眶的哼唱“党啊,亲爱的妈”吗,你说那个吸着中国人民血乳长大的鸟党,什么时候成了你妈?你想过这个傻问题么?

党媒和毛左们热衷说老毕们“提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用来堵人嘴。可他们忘了人嘴是多功能的,完全可以吃肉骂娘两不误,不信你也试试,看会不会噎着?当然我们不会骂亲娘,是骂那个伪娘。而且我们确信有天赋权力砸它的锅,照样吃自己的饭。它让我们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该骂吗?不该砸吗?锅都是它抢走的我们的锅,不信你随便拎起一口锅问问:哎,你是共产党造的吗?锅准会说,我是人造的,不是鬼造的,我只知道那个叫共产党的玩意儿是砸锅专业户,不信你去58年的“人民公社”看看,我爷爷的爷爷都是被它砸碎的。它会造锅?造孽吧!

不过,不管谁假装爱共党,也躲不过它的淫威随时发作,严凤英被剖腹了,老毕被党媒团媒五毛自干们逼着道歉了,这个时候才看出,当那个鸟党的党员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所以老毕,听我一句劝,趁着两亿国人退党大潮,赶紧赶潮退了吧,找回自尊和人性。

有人痛恨老毕,说他两面人。我劝同在党国的各位背地里想想自己是几面人,可能您就原谅了老毕。我还看到一哥们儿晒出的博文,号称是“毕福剑道歉信漏掉的内容”,虽然无从考察真伪,但挺有意思,部分转晒出来供大家把玩:

我没说我错了;我也没说视频里我所说的、骂的是错的,但是,我这次真的亲身感到了我,一个戏子,所能造成的“严重不良影响”。我自责与痛心的是:这事对我的名利、财路影响是小,但它让我意识到我的周边生活着太多恨人不死、恨老毕不死的“公众”。

这一部分“社会公众”对我的责骂我内心非常清楚,因为你们觉得受骗上当了!你们眼中的毕福剑,笑眯眯的、像个可爱的傻X,但突然说了几句大实话。我的实话伤害了你们的理念,但是,你们必须得懂得,你们对我的恨其实是来自你们对自己的恨、对自己的愚蠢的恨、对自己懦弱的恨、对自己苟且偷生的恨。

你们需要我们这样的戏子成天哄着你们,为你们铺垫虚伪的星光大道。但是,乡亲们,你们知道我老毕内心的真实感受吗?你们看得到我所见到的黑暗吗?

如果你们没有看到我的这段视频,你们其实仍然在被我老毕蒙骗着、被像我这样的著名戏子们蒙骗着。你们看不到、听不到我们讲的真话,因为你们自己就不敢讲真话,你们习惯了欺骗自己和周围的人,包括你们的孩子们。你们怕这怕那,这我太理解了。我当初也是和你们一样一样滴!

可是,活到这把年纪,我常常感到一个合格的人要对大是大非有个清醒的认识。可怕的是,在一些“社会公众”的心里、头脑里,一旦否定了毛泽东,他们的头脑就崩溃了,因为毛和毛思想、毛暴力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为他们的生命价值和思维方式辩护的理论基础。而当我们这些戏子充当这个社会的“润滑剂”时,他们会有满足感,觉得自己的大脑不是空虚、自私、懦弱和虚伪的,我一上电视,大家就跟着我走上了灯泡儿做成的星光大道。一关电门,漆黑一片。

过几天,网络就会像忘记马航空难者和上海踩踏悲剧受难者一样忘掉毕福剑的言论。……可我还是想恳请父老乡亲们,仔细看看我这笑眯眯的老脸,看清它内在的悲哀和痛苦;请理解这张脸的背后也有一个思考的大脑、无法抹杀的记忆、不甘堕落的灵魂和挣扎的良心!

没事,老毕,你虽然输的窝囊,但毕竟全国血性男女都在拍你的告密者——那个可能纠结你一生的货色。就在你被伪妈逼着下跪的时候,民意已经把那货摁倒在你下边了。名声大于站位,表面你输了,告密者却永远完了。

看见两个你犯事新闻下面的段子,拿来和你分享。第一个是网友跟评毛泽东:作为男人,妻子死的死,疯的疯,上吊的上吊;作为父亲,儿子死的死,傻的傻,只剩一呆子作领导。斗来斗去一辈子,同志和战友全成了敌人,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千夫所指,万古骂名。你崇拜这种人,难道也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断子绝孙,遗臭万年?

第二个是对你交友不慎的安抚:在东北,犊子是一个神奇的动物……可以滚、可以扯、可以护、可以完、可以瘪、可以装、还可以和王八配一起!举个例子:老毕和人扯犊子,央视知道后,准备让他滚犊子,决不护犊子,通过这行为告诉其它主持:这些个瘪犊子给我听好了,以后再敢没事装犊子,我让你彻底完犊子。记住,交朋友不能交王八犊子。

讨伐完毕。顺便说一句,“王八”二字就是“乌龟”的东北别称,请不要歪解。东北老汉打儿子经常跟一句“打你个小王八犊子”,如果歪,他不把自己也骂了嘛。老毕“辱毛”被打压,我照搬原段儿,不是爱三俗,是为看客奉上原汁原味并尊重著作权。谢谢理解。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04-25 4: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