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枚:选择了解真相 还是接受欺骗?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23日讯】在大是大非面前,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面对中国这个特殊的社会,这个大染缸,这个混淆是非的险恶江湖,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见识和勇气,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每个人都在定位自己的态度:是支持正义?还是落井下石,助纣为虐?所谓的“中立”其实是不存在的。

我出生于一九九零年代,和多数国内同龄人一样,是在社会问题严重、道德日渐败坏,大众思想趋向低俗变异文化的复杂环境中长大的一代。

同时一九九零年代的大陆,气功热经过近二十年的时间走到了一个极致,各种功法眼花缭乱,层出不穷,气功修炼者近两亿人。从中央机关的退休高干到各行各业的大众,都希望通过气功来达到祛病健身,修身养性的目的,而气功的神奇之处更是被科学研究机构等部门关注。

在众多功法门派中,一个明星功派——法轮功被确定为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直属功派。国内外所获褒奖无数,被广大气功爱好者所知。当时法轮功因其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根据一九九八年官方统计发布的数字,炼法轮功有七千万之多,法轮功的书籍供不应求,在北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几乎家喻户晓,老少皆知。

我在家乡和很多人一样是从“天安门自焚事件”中知道法轮功的,对法轮功的“了解”全部来自于当时的新闻报导。

其实早在五十年代,中国就掀起了第一次全国性气功高潮,国内开始成立气功专业机构,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直至文革遇冷。文革结束后,国内掀起了第二轮气功浪潮,一九七八年是标志性的一年,气功走进科学的行列。上海市气功研究所与上海中医学、中国科学院一起,用现代科学仪器对“气”进行了测试,证明“气功”是有物质基础的,使气功进入了科学的行列,成为了生命科学的新课题,从而把气功科学研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九七九年的“气功报告会”更是历史性的时刻,当时得到了国务院的支持,由国家科委、国家体委、卫生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在北京联合召开,很多重要部门对气功进行了研究,新华社等众多媒体做了不留余地的宣传。这个事件轰动全国,它整合了不同的学科,如物理学等学科开始研究同一个问题。同时国外开始广泛关注气功,欧美国家非常推崇气功,在国外就直译为Qigong ,美国NIH(国家卫生研究院)连续做了多年研究,在德国、法国,气功已经进入了医保体系。

这第二次浪潮直至一九九九年, “迫害法轮功”事件终结了一个时代。而发生在天安门的那场举世震惊的“自焚案”更是彻底翻转了舆论,从昔日广受国家多个部门赞誉褒奖的功派,被贴上封建迷信X教的标签。全国媒体全天候轰炸式的轮番播放,各种污蔑法轮功以其修炼者的新闻报导层出不穷。这迷雾重重的事件中,媒体的声音一边倒,人人提及色变,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滥用暴力开始疯狂式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可真相究竟如何?!

看到“自焚案“等报导时,我大约十岁左右,就这样一直带着对法轮功的负面认识和疑惑,直至二零零八年开始读大学。因学的专业是新闻学,除了专业上的学习外,也对比浏览不同的国内外新闻报导。新闻舆论在西方被当作除了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各种报刊、电视、广播等传播媒介,都有相对的独立性,国家从法律和制度上给予保障新闻媒体“独立、自主报导的权利”。

虽然我们生活在电视、媒体、互联网,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但大陆一直实施信息封锁政策,新闻媒体一直是政权的工具。新闻工作者每周都会接收内部动态,哪些能报,哪些不能提及都有严格指示。曾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江泽民这样说过,“我们所说的新闻的真实性同新闻工作的阶级性是一致的。”这等于是说,中国没有独立于政治利益的客观的真实。为了某种政治利益,隐瞒甚至编造事实恰恰体现了“中式”新闻的根本动机。一位国内新闻媒体人在愚人节当天曾自嘲道:“今天是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唯一的休息日,我们把发布假消息的机会让给友媒(指国外媒体人)”,亦有网友评论说:“中国媒体天天愚人节”。

几乎每一个长期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都可以找出许多有关新闻控制事例。在本该严肃真实客观的新闻报导中,新闻节目被刻意剪切拼凑,新闻报导断章取义,或隐瞒不报,节目中运用编导技术和带有目的性叙事手法,来诱导媒体受众,以达到意识形态上的宣传和控制。尽管也常错误百出,但对于非专业人士和长期在大陆言论自由被严厉控制环境下生活的读者、观众,人们很难发现自己“被新闻”了,以及分辨对事物的认知上是否被带有目的性的恶意舆论所操纵。

回过头来再看天安门自焚伪案,是最最典型的反面新闻教材,提前布置好了的场景,预备好的人员,自编自导的现场视频,最恶劣的是一位所谓“自焚”的女性在电视播放的视频中就可看出是被人用某种利器直接击打致命。后续的法轮功事件新闻报导中,引用来路不明的“证词”、“证人”,利用 “专业性”叙事手法重新拼贴素材进而恶意诱导舆论,焦点访谈等节目中有大量刻意诱导观众的细节和可分辨的明显常识性错误,可为什么不准许进行公开公正的调查甚至是大众的质疑?!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工作,在开展文化沙龙的工作中认识了很多学者,期间有幸接触到了一位法轮功的修炼者,因为工作便利,有多次机会和这位老师交流(最初我不知道他是修炼法轮功的),这几年因为挨着北大我常去学习宗教哲学系的课,对修行和灵性科学也很感兴趣,自己亲身体验过一些特异的现象,一直被未解的迷惑和理论知识所云山雾罩,他实修的体悟和对佛法的认识,让人感到有点震惊,觉得看似平淡的一位普通人智慧却极大,却数次谦和的表示自己所知所悟到的甚少。

这些年翻墙浏览众多网站,有更多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让人触目震惊,这十多年来,法轮功的修炼者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向政府以及被舆论宣传深深蒙蔽的世人讲述著自己在修炼中受益的事实和法轮功的真相,并揭露了当权者为维护其独裁统治扼杀正义与良知的邪恶本质,却遭到了难以言说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劳教所的酷刑、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活摘人体器官…

就在落笔写这篇文章时,我听到了一个发生在身边的事,离家不远有个工厂,在一九九零年代工厂效益日渐不好,工人和家属们因炼法轮功获得了健康的身体,省去大笔的医药开支,并因修炼法理使道德回升,为工厂为家庭带来安定祥和的风气,有一对夫妇在自身所受益的功法饱受造谣诽谤的时候坚持向周围邻里讲述真相,却被绑架劳教迫害,丈夫死在了劳教所里,妻子仍在被非法关押,而他们的女儿面对父母这样的遭遇却冷漠的说了句“活该”……恍惚间疯狂的文革时代又回来了,那些十几岁的红小兵把被扣上××大帽子的父母、老师送上断头台,任意羞辱迫害,满口嚣张的喊著“牛鬼蛇神”、“阶级敌人”。中共意识形态上的控制真是邪恶至极,在这恶性怪圈能让人失去最基本的理智和情感,人们的思想已经是“画地为牢”,禁锢在共产党所允许的思想范围之内,出格一步就是罪,真是“爹错娘错,政府没错”,这是如此荒唐如此残酷,连这最基本的是非善恶都分辨不清了吗?

为了还原一个事实的真相,为了堂堂正正地讲几句真话,为了让人们远离灾难,面对强权与暴力,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失去了生命,多少人被迫流离失所,多少家庭被推向深渊。而这些罪恶就发生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我们多数人却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我们对邪恶的漠视就是变相的纵容,当我们拒绝接受真相的传递就是阻挡了一份善意,而每一份对善良的支持和善良的努力,都会成为对邪恶的一份窒息。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发生在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无论是选择了解真相、支持正义,还是与邪恶划清界限。你无法阻挡未来社会变局大潮的来临,但你的选择却可以改变自己的未来,改变自我命运之流的方向。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善一

评论
2015-04-23 2: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