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佩鲁吉诺——拉斐尔的大师(1)

展览报导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钥匙交付圣彼得》 (《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 》义: 《Consegna delle chiavi》,佩鲁吉诺于1481 至 1482绘于罗马凡蒂冈的西斯汀礼拜堂)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 ,

佩鲁吉诺(义Perugino,法Pérugin)——拉斐尔的大师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巴黎“贾克玛‧安德烈美术馆”(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自2014年9月起至2015年1月19日,展出拉斐尔的最重要的“老师”—— 佩鲁吉诺的作品。展出的五十多幅作品勾勒了佩鲁吉诺的职业生涯的脉络,从养成初期、15世纪下半佛罗伦斯绘画的烙印,到他在罗马和佩鲁兹的巨大成就;也见证了十五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发展的关键阶段,艺术如何从不成熟达到顶峰的过程。

观众也从中发现佩鲁吉诺艺术的原创性﹕如精细敏锐的透明的技法,光影的细节细微变化(有时甚至是戏剧性的),色彩元素的智慧运用(如橘黄色、黄色和蓝色互相之间不可思议渐层变化),加上法兰德斯式风景的空间处理,将柔美恬静的氛围融入严肃的宗教创作。

佩鲁吉诺开创了一个新的绘画方式,在他的时代独树一格,甚至被同辈认为是意大利最伟大的画家。他以透明和戏剧性光线形成“水晶般”的清澈风格令人倾倒,也为他赢得“最具代表性的文艺复兴艺术家之一”的赞誉。

这样重要且独特的艺术大师,自然在当时留下许多影响,特别是对后起之秀,也是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的影响。因此画展展出十多幅拉斐尔的作品作为参照,使我们看到佩鲁吉诺完善他的艺术语言的同时,也为年轻的拉斐尔以极大敏锐性所吸收,进而成就文艺复兴的高峰。通过这个展览,我们正好有机会来认识这位重要却常常被忽视的文艺复兴大师。

早年(1470年前~近1476年)﹕佩鲁斯、佛罗伦斯

佩鲁吉诺原名皮特罗.凡努奇(Pietro Vannucci),就像许多艺术家以家乡为名一样,因来自翁布利亚地区首府佩鲁斯(Perus),人们称他佩鲁吉诺。佩鲁斯在十五世纪下半叶已是个活跃的艺术重镇,接受大量委托制作艺术品。出生于附近小镇的佩鲁吉诺,就在城里开始他的艺术生涯。虽然早年的习艺过程已不可考,但是那时的作品显示出佩鲁吉诺对于空间处理规则有深刻的了解,或许曾经受到曾经停留佩鲁斯的早期大师法兰契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 1415~1492)的影响。

1460年代后期,年轻的佩鲁吉诺前往佛罗伦斯学习,这个阶段成为他一生的关键期。到了这个艺术气息蓬勃的美第奇城邦,他进入安德烈‧德‧维洛基奥的工作室成为学徒,那是佛罗伦斯最具规模、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坊。佩鲁吉诺在那里遇到许多才华横溢的同侪,如达文西,也学到了精湛的各种技术,他日后作品的特点也逐渐成型。

佩鲁吉诺, 《圣贝纳丁治愈乔凡尼.安东尼.佩特拉玖女儿的溃疡(Saint Bernardin guérit d’un ulcère la fille de Giovanni Antonio Petrazio da Rieti)》,1473,79 x 57 cm,蛋彩于木板,佩鲁斯,翁布利亚国家画廊。
佩鲁吉诺, 《圣贝纳丁治愈乔凡尼.安东尼.佩特拉玖女儿的溃疡(Saint Bernardin guérit d’un ulcère la fille de Giovanni Antonio Petrazio da Rieti)》,1473,79 x 57 cm,蛋彩于木板,佩鲁斯,翁布利亚国家画廊。

约在1470年初,佩鲁吉诺回到佩鲁斯,带回来了新的艺术语言,对当地逐渐产生影响。他的人物在动作和表情上更细腻了,对于人体的造型美感更讲究了,色彩也更加生动活泼了。

不久他接到一项重要委托,参与装饰圣博纳町的圣人壁龛。这个1473年祭坛的装饰工作(可能是费拉拉的贵族或者当地圣方济僧团所委托),要求许多艺术家的集体合作﹕参与的包括经营佩鲁斯最大工坊的前辈巴托缪‧卡波拉里,而佩鲁吉诺负责绘画部分。这件作品显示出佩鲁吉诺构图上的老练,和处理风景背景的新观点。

圣母画像 伟大的艺术

圣母子》是佩鲁吉诺最喜欢的题材。佩鲁斯画家还沉浸在早期文艺复兴的余辉中时,佩鲁吉诺则已从佛罗伦斯带回委罗其奥画室的新风格与技巧(如《靠窗的圣母》)。在厅中展示当时最有名的艺术家创作的《圣母子》,可以让观众看到贝鲁吉诺如何把新的技术传到翁布里亚。

《圣母子与施洗约翰》(Madonna with Children and St.John),佩鲁吉诺作于1480-85。图片来源:wikimedia。
《圣母子与施洗约翰》(Madonna with Children and St.John),佩鲁吉诺作于1480-85。图片来源:wikimedia。

“Pietro Perugino 055” by Formerly attributed to Pietro Perugino – http://www.nationalgallery.org.uk/paintings/associate-of-pietro-perugino-the-virgin-and-child-with-saint-john.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ietro_Perugino_055.jpg#/media/File:Pietro_Perugino_055.jpg

如卡波拉里的圣母延续金色为背景的平面装饰,而佩鲁吉诺却偏好把背景换成深度风景,并专注于表现连结母子关系的温柔慈爱;他特别用心于人物脸部的恬静优美,与色彩的强度。他的圣母细致而优雅,启发了不少当地的重要画家,例如他的合作伙伴品图里奇欧(Pinturicchio)就以佩鲁吉诺的圣母作为参考,绘制了《风景中的圣母子》(伦敦国家画廊收藏)。

佩鲁吉诺的人物安详高雅、悠然闲散却又略带忧郁的风格,深受民众喜爱,为他赢得极高的赞誉与大量的工作委托。

罗马的成功

1479年是佩鲁吉诺职业生涯的转戾点。他的名声传到教皇西斯图斯四世耳里,于是被召唤到永恒之城罗马为教廷服务。

佩鲁吉诺首先为教皇装饰了旧圣彼得教堂的“神圣受胎礼拜堂”(Chapelle de la Conception,今已不存在),深获教皇赏识;教皇再请他装饰新建的西斯汀礼拜堂并负责监工,佩鲁吉诺便与罗伦左美迪奇派遣来的支援画家如波提且利、吉兰达优、罗塞利等一起合作,装饰礼拜堂两侧的墙壁。主题由两个平行对应的宗教故事组成,一边是《摩西的生平》,另一边是《耶稣的生平》,这个特意安排的主题是表现《旧约》到《新约》的一脉相承——从摩西获得神的诫命,到耶稣托付天国之钥给圣彼得——罗马教会的建立者,目的在强调罗马教会掌有神权的正统性。

画家们将宗教情节视觉化,并以写实手法呈现。佩鲁吉诺至少创作了《钥匙托付圣彼得(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基督的洗礼(Le Baptême du Christ)》以及《摩西在埃及》等三幅 ;其中《钥匙托付圣彼得》是整个壁画中代表教廷正统性的最关键的一幕,佩鲁吉诺完全亲手精心绘制,不假他人之手;而另外两幅则有助手Pinturicchio参与绘制。

佩鲁吉诺在《钥匙托付圣彼得》采用他典型的构图法﹕辽阔的场景、对称的构图,横向罗列的前景、远景人物。前景以耶稣和跪地接收钥匙的圣彼得为中心,两侧分别列队著耶稣其他门徒(包括犹大),佩鲁吉诺也把当代人物画进去,如最右边手持矩尺和圆规的分别是礼拜堂建筑师Giovanni de Dolci和建造人Baccio Pontelli;而在右列队伍中穿着黑袍注视观众的可能是画家本人。这些人物均以极为优雅的姿态与节奏感排列呈现。

《钥匙交付圣彼得》 (《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 》义: 《Consegna delle chiavi》,佩鲁吉诺于1481 至 1482绘于罗马凡蒂冈的西斯汀礼拜堂)
《钥匙交付圣彼得》 (《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 》义: 《Consegna delle chiavi》,佩鲁吉诺于1481 至 1482绘于罗马凡蒂冈的西斯汀礼拜堂)

佩鲁吉诺利用一点透视将空间推远,使观众视线随着地砖延伸至后方对称性的建筑。中央的圆顶建筑象征耶路撒冷圣殿的理想型,在此转喻为教皇的世间权力;两侧拱门仿自罗马遗迹康斯坦丁凯旋门,是作者对古代艺术的礼赞。在广场上点缀著一些比例缩小、动态活跃的人物,对比出建筑的高大与空间的辽阔。

这些西斯汀礼拜堂的壁画(1480~1482年)无疑是佩鲁吉诺为教廷所作的最重要作品,也代表了其“古典风格”的美学观,成为其他艺术家(包括拉斐尔)观摩学习的对象 。佩鲁吉诺在众画家中虽然年轻,他作品的创新面貌却是最受肯定的。在这独一无二的礼拜堂内,这些绘画大师们互相观摩学习、交换意见,成就了罗马城内最美的艺术作品之一。(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位博学者。除了画坛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与学徒合作的老师?
  • 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的画作可望重见天日。意大利税务警察和艺术保护宪警,在瑞士找到消失多年的达文西画作。
  • 百多年前, 欧洲在经历了被称为“黑色瘟疫”的四分之一人口死亡之后,欧洲文艺复兴悄然开始……幸存下来的人们,主动找寻远古思想家们的优秀亮点。宗教政界名流都以研讨Plato柏拉图高尚思想为荣;商界以收藏购买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艺术家作品为荣,他们希望以此追随高尚思想和精美艺术的方向。
  • 十二年来,巴黎圣母院每年圣诞节前都会在教堂门前安放一棵圣诞树。今年因预算问题,接受了一棵由俄罗斯捐赠的圣诞树,而引起争议。
  • (大纪元记者李芳如、董憓陵、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全台第一所公办民营艺术中学-云林县立茑松国中暨麦寮高中艺术教育实验班,2014(103)年首届毕业成果展,25日晚间在云林县文化中心音乐厅演出,现场贵宾云集,云林县县长苏治芬莅临现场,文化处处长刘铨芝、陈河山、蔡岳儒、周秀月等议员以及远从台北专程来到云林的台北同乡会总会秘书长蔡庆辉、道周医院总裁谢文忠、甲乙织造公司总经理王丽娟、云林县多位校长….等皆莅临观赏,现场爆满座无虚席,精湛演出令现场观众感动不已,“安可”声不断,演出相当成功,令人赞赏不已。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1527年查理五世的雇佣军在罗马的烧杀劫掠,是自公元410年西哥德人占领罗马城以来,对圣城最严重的破坏与亵渎。自古罗马代表着西方世界的中心,辉煌的文明之都,更是基督教世界的圣地。这场灾难不仅对城市居民造成破坏与怆痛,对罗马教庭的权威更是羞辱和打击。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皇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满袖浮世的华艳后,若不浸淬过罗浮宫歌德式与文艺复兴时期凝聚的艺魄,怎参得透浥雨轻寒的塞纳河畔,正娓娓低诉亘古英雄披靡所写下的历史机先?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皇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皇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美迪奇,这个与佛罗伦斯的历史紧密交织、对意大利甚至欧洲命运举足轻重、并深入参与西方艺术发展的家族,在欧洲历史上前后维持了三个世纪的辉煌。祖先来自于佛罗伦斯东北的马杰罗地区,以银行和商业起家,最后发展成为当时最有权势的艺术赞助者。从2010九月到2011一月底,巴黎的马约尔博物馆(Musée Maillol)汇集了150件美迪奇家族收藏的著名艺术文物和宝藏,从绘画,雕塑,古董,装饰艺术,到科学,诗歌,音乐,植物学以及书信和手稿等等,见证了当年佛罗伦斯权贵的高雅品味及涉猎的广泛,也为后世保存了珍贵的艺术资产和历史文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