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佩鲁吉诺——拉斐尔的大师(2)

展览报导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 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佩鲁吉诺对富商的个人特征掌握得十分精确;这种写实描绘与强调圣母子“理想美”的概念完全不同。栩栩如生的画中人神情严肃,眼神直视观众;一手按著画面边缘(可能有窗台或栏杆),一手握住露出纸卷的圆筒匣,纸上写着“Timete Devm(敬畏神)”。可能因为此时的佛罗伦斯正处于激进的禁欲主义修士萨弗纳罗拉布道的初期,画中商人在这种严肃宗教氛围中有所省思。画家不只精细刻画该人物的外表容貌,也描绘出人物内心状态和时代对他的影响。

另有两位修士画像来自于瓦伦布若斯修道院(Abbaye de Vallombrosa)教堂祭坛画《耶稣升天》的两侧翼底部,其中Don Biagio Milanesi 是祭坛画赞助人,另一位Don Baldasarre d’Angelo则身份不详。除了栩栩如生的人相貌,观众可以注意到细碎笔尖描绘的毛发,光线照亮下眼睛内部的虹彩,透著温度的皮肤,素描扎实的嘴角肌肉,脸颊上刚刚冒出的胡渣…表现出的细腻写实功力着实让人惊艳。特别是修士的眼神汇聚中央,似乎正崇敬仰望升天的耶稣。佩鲁吉诺不只以写实手法画出表象的逼真,还画出了修炼人内心坚定、虔诚的信仰。

《唐 比亚鸠米兰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比亚鸠米兰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巴达萨 安杰罗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巴达萨 安杰罗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从佛罗伦斯到威尼斯 成熟时期

十五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佩鲁吉诺的声望日隆,以致于不得不在佛罗伦斯和佩鲁斯两地开设工作室,他的技艺更加完美,并特别着重人体结构与姿态造形,可谓明确的“古典语言”。此时的作品如《忏悔中的圣杰洛姆》、《圣塞巴思虔》中,佩鲁吉诺偏好以透明光泽的涂料重叠色彩,营造色彩层次丰富而清澈透明的效果。

《忏悔中的圣杰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鲁吉诺作于十五世纪末,油画于木板,29,7 x 22,5 cm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图片来源:网路)
《忏悔中的圣杰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鲁吉诺作于十五世纪末,油画于木板,29,7 x 22,5 cm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图片来源:网路)

1493年起,佩鲁吉诺多居住在佛罗伦斯。他是如此的成功,威望甚至超过了其他的著名艺术家,如波提且利、菲律宾诺‧利比或吉兰达优。他的成功也归功于他能在作品中注入虔诚的信仰语言,单纯而不矫饰;这也正是萨弗纳罗拉所宣扬的理念。在罗伦佐‧美第奇死后的那段社会不安气氛中,他作品中和谐安详的美感,正好能够安抚人心,使人们在艺术中找到平静的避风港,符合了当时佛罗伦斯社会的需要。

《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Le Christ couronné d'épines et la Vierge), 1495-1497. 油画于木板,瑞士私人收藏。(图片来源:网络)
《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Le Christ couronné d’épines et la Vierge), 1495-1497. 油画于木板,瑞士私人收藏。(图片来源:网络)

1494-1495年,佩鲁吉诺在威尼斯,那时威尼斯画家卡帕桥(Vittore Carpaccio, 1460-1526)与贝里尼正处于创作高峰,对佩鲁吉诺的艺术有着很大的影响,无论是在构图的安排上、人物的姿态上,与光线的经营上。《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双折画与《抹大拉的马利亚》,见证了他破解威尼斯绘画“密码”的高明能力。观众也注意到,他画的人物轮廓也趋向柔和,甚至融入背景,或许是达文西的“晕涂法”(Sfumato)的影响,这种与背景空间更能自然结合的虚实变化,更符合视觉的真实感受,是文艺复兴绘画上的一大突破。

在这一段成功的时期,佩鲁吉诺从母性和亲子关系的角度诠释“圣母子”,将这个题材推展到一个新的层次,并以这个他偏爱的主题尝试了几个不同变化,都是构图优雅、人物细致柔美,色彩变化微妙的杰作。佩鲁吉诺最终服膺于古典主义,并充分发挥天分。在佩鲁斯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注] 的装饰工作,也同样充分展现他成熟时期技艺的精湛。

(待续)

[注] 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属于佩鲁贾的普里欧利宫(Palazzo dei Priori)的一部分,佩鲁吉诺最知名的壁画在“观众厅”(la Sala delle Udienze)。
@*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位博学者。除了画坛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与学徒合作的老师?
  • 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的画作可望重见天日。意大利税务警察和艺术保护宪警,在瑞士找到消失多年的达文西画作。
  • 百多年前, 欧洲在经历了被称为“黑色瘟疫”的四分之一人口死亡之后,欧洲文艺复兴悄然开始……幸存下来的人们,主动找寻远古思想家们的优秀亮点。宗教政界名流都以研讨Plato柏拉图高尚思想为荣;商界以收藏购买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艺术家作品为荣,他们希望以此追随高尚思想和精美艺术的方向。
  • 巴黎旅游局近日公布了2013年游客统计结果,全年各大旅游景点的游客量总计7310万人次,比2012年上升了2.2%,其中,圣母院、圣心教堂和卢浮宫的参观人数记录最高。
  • (大纪元记者李芳如、董憓陵、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全台第一所公办民营艺术中学-云林县立茑松国中暨麦寮高中艺术教育实验班,2014(103)年首届毕业成果展,25日晚间在云林县文化中心音乐厅演出,现场贵宾云集,云林县县长苏治芬莅临现场,文化处处长刘铨芝、陈河山、蔡岳儒、周秀月等议员以及远从台北专程来到云林的台北同乡会总会秘书长蔡庆辉、道周医院总裁谢文忠、甲乙织造公司总经理王丽娟、云林县多位校长….等皆莅临观赏,现场爆满座无虚席,精湛演出令现场观众感动不已,“安可”声不断,演出相当成功,令人赞赏不已。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1527年查理五世的雇佣军在罗马的烧杀劫掠,是自公元410年西哥德人占领罗马城以来,对圣城最严重的破坏与亵渎。自古罗马代表着西方世界的中心,辉煌的文明之都,更是基督教世界的圣地。这场灾难不仅对城市居民造成破坏与怆痛,对罗马教庭的权威更是羞辱和打击。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皇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梵谛冈像一滴来自天堂的悲悯之泪,在浊世中兀自璀璨。唯有无爱无恨亦无嗔之人,才勘得破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天顶上,乍见混沌初开的《创世纪》,须臾已走入《最后的审判》的天机。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满袖浮世的华艳后,若不浸淬过罗浮宫歌德式与文艺复兴时期凝聚的艺魄,怎参得透浥雨轻寒的塞纳河畔,正娓娓低诉亘古英雄披靡所写下的历史机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