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佩鲁吉诺——拉斐尔的大师(3)

展览报导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佩鲁吉诺绘于“圣彼得多折画屏”的《复活》部分《La Résurrection》 (polyptyque de San Pietro) ,1496-1500 ,油画于木板,32 x 59,5 cm 卢昂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提供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

从神圣到世俗

1490年代起,佩鲁吉诺开始处理一些世俗的主题,这是在他的创作中比较少见的。1490年代的《阿波罗与达夫尼》(Appollon et Daphnis) ,一般认为是为罗伦左‧美第奇而创作。画面中坐在左边吹笛的青年,是传说中仰慕艺术之神阿波罗的牧人达夫尼,而右边如古希腊雕像般“对立式平衡”(contrapposto)姿态聆听的显然是阿波罗,从他脚边的弓箭和七弦琴可以确认身份。达夫尼容貌略似美第奇家族的“伟大的罗伦左”,暗喻了这位佛罗伦斯艺术、诗歌的保护人和他为艺术付出的使命。在这样一个细致的色彩及其细腻变化的作品中,佩鲁吉诺成功的创造了一种深度的内在微妙感情的氛围,给予风景一个新的地位。

《阿波罗与达夫尼》(Apollon et Daphnis)Années 1490,油画于木板,39 x 29 cm,巴黎卢浮宫藏。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阿波罗与达夫尼》(Apollon et Daphnis)Années 1490,油画于木板,39 x 29 cm,巴黎卢浮宫藏。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在十六世纪初,佩鲁吉诺的声望已达到顶峰,他的主顾经常是意大利最有权势力的家族或艺术赞助者。1503年,曼都瓦的伊莎贝拉‧德斯特侯爵夫人向他订了一幅寓言画《爱欲与贞节的交战》(《Le Combat de l’Amour et de la Chasteté》1502-1505 ,Tempera sur toile,160 x 191 cm),装饰她在公爵府邸的工作间(studiolo) ,与曼帖纳的作品互补搭配 。

《爱欲与贞节的交战》(Le Combat de l’Amour et de la Chasteté )1502-1505,蛋彩于帆布,160 x 191 cm,巴黎卢浮宫收藏。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提供
《爱欲与贞节的交战》(Le Combat de l’Amour et de la Chasteté )1502-1505,蛋彩于帆布,160 x 191 cm,巴黎卢浮宫收藏。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提供

《爱欲与贞节的交战》中,佩鲁吉诺根据依莎贝拉‧德斯特的要求,表现出贞节的一方占上风,显示女侯爵人文主义的素养与道德价值。主题场景再次呈现一个佩鲁吉诺式的风景背景——空气远近法处理的山丘、河流,和点缀著的小树丛;只是气氛不若以往的静宓,而是纷乱的激战场面。观众容易在近景人物辨认出贞节的密涅娃和戴安娜,和代表爱欲的维纳斯、安忒罗斯、宁芙仙女、牧神等;远处则表现一些神话中相关的爱情片断,例如阿波罗与变成桂树的达芙妮,朱彼得与欧罗芭等等。

这个题材也促使这位宗教祭坛画大师改变习惯的创作思维,从事比较个人内心且特异的世俗题材。

拉斐尔的大师

在十五到十六世纪绘画蜕变的关键时期,佩鲁吉诺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对当时的艺术家影响深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古典绘画的拉斐尔。拉斐尔的早期作品风格与佩鲁吉诺极为近似,有美术史家认为只有长期在佩鲁吉诺画室学习过,才能够如此的掌握佩鲁吉诺大师的艺术特点。然而我们至今尚无拉斐尔直接受教于配鲁吉诺的证据。

例如梵蒂冈所藏拉斐尔《欧迪祭坛画(Oddi Altarpiece)》中的《圣母加冕(The crowning of the virgin)》 ,其人物的优美精细,明暗的处理自如,衣褶的熟练掌握,与佩鲁吉诺在佩鲁斯的圣彼得教堂所作的《圣彼得多折画屏》 (Polyptyque de San Pietro)有着近亲般的相似,至少肯定了拉斐尔同化且吸收了这位前辈的美学观点。现场展出的一些收藏于南特与鲁昂美术馆小幅单元作品,见证了佩鲁吉诺在十五世纪最后十年已经达到顶峰,也为他所处的古典时期树立了典范,完美的造形也预示了拉斐尔的一些最美的写实作品。

《欧迪祭坛画》(Oddi Altarpiece)中的《圣母加冕(The crowning of the virgin)》拉斐作尔,1502-1504,油彩与蛋彩于画布,267 cm × 163 cm,收藏于Pinacoteca,Vatican City。图片来源:网站。
《欧迪祭坛画》(Oddi Altarpiece)中的《圣母加冕(The crowning of the virgin)》拉斐作尔,1502-1504,油彩与蛋彩于画布,267 cm × 163 cm,收藏于Pinacoteca,Vatican City。图片来源:网站。

而年轻的拉斐尔在汲取前辈艺术精华的同时,也充分自由发挥了自己的创造天才。有的历史学家认为,即使拉菲尔在创作《圣尼古拉.拖雷汀诺》祭坛画(Retable de saint Nicolas de Tolentino,义﹕Tavola Baronci 或 Pala del beato Nicola da Tolentino)的时候,还没完全被佩鲁吉诺所征服,画中的优雅细致的线条、人物姿态的考究,衣袍布褶的强调,却不折不扣来自翁布利亚大师对他的影响。为了这次画展,馆方特别从各地收藏汇集了这件祭坛画被分散的部分 ,还包括一张构思过程中的素描稿 (来自里耳的艺术宫Palais des Beaux-Arts,Lille),侧写了这件巨作从构思到完成中,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的强大能力。

佩鲁吉诺在圣奥古斯汀多折画屏中绘制的《圣.菲利普与圣奥古斯汀》(Saint Philippe et saint Augustin) 
(polyptyque de saint Augustin) 
1502-1512 
Huile sur bois, 172 x 91 cm 
Toulouse, Musée des Augustins
佩鲁吉诺在圣奥古斯汀多折画屏中绘制的《圣.菲利普与圣奥古斯汀》(Saint Philippe et saint Augustin)
(polyptyque de saint Augustin)
1502-1512
Huile sur bois, 172 x 91 cm
Toulouse, Musée des Augustins

画展最终以一幅巨大的多折画作为结束。这件佩鲁吉诺为佩鲁斯的圣奥古斯汀诺教堂所做的多折画,从1500年开始创作直到1523年过世,是佩鲁吉诺最后的遗作。即使是晚年之作,翁布里亚大师再次证明了他技艺的完美高超。而他纪念碑似的人物安排与古典手法的造形,也似乎有来自拉斐尔的灵感,见证了文艺复兴两位艺术大师的相互影响。晚年佩鲁吉诺的绘画,依然以“自在、灵活;近乎黄昏的温柔”的美感惊艳观众。

《复活》属于佩鲁吉诺绘“圣彼得多折画屏”部分(La Résurrection (polyptyque de San Pietro) ,1496-1500 ,油画于木板,32 x 59,5 cm 卢昂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复活》属于佩鲁吉诺绘“圣彼得多折画屏”部分(La Résurrection (polyptyque de San Pietro) ,1496-1500 ,油画于木板,32 x 59,5 cm 卢昂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文艺复兴人才辈出的风云时代,如果没有卓越的技术和推陈出新的巧思,难保不被埋没。而佩鲁吉诺屹立不摇的数十年艺术生涯中,见识过同侪达文西的渊博智慧与米开朗基罗的雄伟壮阔,可能也教导过聪灵好学的拉斐尔。或许后起之秀的光芒过于耀眼,掩盖了这位坚守本分的十五世纪大师。事实上佩鲁吉诺扮演了一个承先启后的角色,连接文艺复兴青涩的初期和巨星荟萃的盛期,成为介于乔托和拉斐尔之间的中央要角和桥梁,也是将文艺复兴艺术推向高峰的功臣之一。在艺术高潮迭起的历史大戏中,1523年死于瘟疫的佩鲁吉诺毕竟完成了使命,从艺术舞台上光荣退场。(完)@*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发展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1527年查理五世的雇佣军在罗马的烧杀劫掠,是自公元410年西哥德人占领罗马城以来,对圣城最严重的破坏与亵渎。自古罗马代表着西方世界的中心,辉煌的文明之都,更是基督教世界的圣地。这场灾难不仅对城市居民造成破坏与怆痛,对罗马教庭的权威更是羞辱和打击。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皇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梵谛冈像一滴来自天堂的悲悯之泪,在浊世中兀自璀璨。唯有无爱无恨亦无嗔之人,才勘得破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天顶上,乍见混沌初开的《创世纪》,须臾已走入《最后的审判》的天机。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满袖浮世的华艳后,若不浸淬过罗浮宫歌德式与文艺复兴时期凝聚的艺魄,怎参得透浥雨轻寒的塞纳河畔,正娓娓低诉亘古英雄披靡所写下的历史机先?
  • (大纪元记者罗东平综合报导)意大利知名画家达芬奇一幅消失了500年的画作,近日在瑞士银行的一个私人金库中被发现。这幅以文艺复兴时代一名侯爵夫人伊莎贝拉‧德斯特(Isabella d'Este)为主角的侧脸油画画作,原本只有铅笔素描,这幅被怀疑根本不存在的彩色版的完成品,经专家使用碳14测定法,几乎确定是达芬奇的真迹。
  • 有些史学家们难以相信整个《创世纪》的构思来自米开朗基罗自己;认为他可能求助于教廷神学家;也有学者相信米开朗基罗自己构思出来的。不论如何,信仰虔诚的艺术家如米开朗基罗者,他的一切创作泉源必定还是来自于神的发启。西斯汀礼拜堂原本就是依照列王纪第6章所描述的所罗门王圣淀神的比例(60:20:30)所建,罗马教廷借此强调自身在宗教承继上的正统性。而米开朗基罗绘制的《创世纪》,从神的开天辟地,神与人之间的誓约到人类的堕落与未来救赎,可说更为宏观的注译了宗教本身的意涵,并串联成伟大的宇宙史诗,然而要一直到三十年后《最后的审判》的完成,才达到完整。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这是许多古老民族的共同传说。旧约记载的主神创世时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动植矿物等等,那也是为人预备一个能赖以生存的环境,和生命得以循环不息的范围。所以人是世间的主体,是万物之灵。这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根源,也是米开朗基罗藉以赞颂主神造人之荣恩的创作主体。
  • 艺术评论家蒋勋将到新竹县谈文艺复兴巨擘米开朗基罗的一生,新竹县政府文化局说,盼讲座让竹县在艺文方面更加蓬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