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事关心】三退两亿中国之福

图:4月18日(星期六),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及支持者,在华人聚居区蒙特利公园市市政厅前举行集会,声援二亿人三退,并表示期待更多人加入三退的行列。(季媛/大纪元)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2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中国人的思想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然而法轮功学员劝退的心路历程又有多少人了解?

中国大陆20万个稳定运作的资料点,11年间发了数以亿计的“九评共产党”。全世界几乎所有著名的旅游景点都有退党义工。中国社会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深刻改变和三退运动,和法轮功的关系很重要,但是,有多少人意识到了呢?

每天上午九点,74岁的高鸣凤和她的先生都会固定出现在洛杉矶华人社区的一个街角。竖起简单的条幅,披上自制的彩带,手里拿着已经翻破的记事本,几份报纸和一支笔,她们就开始工作了。

高鸣凤:“我现在有三个点,一个是MonteryPark、还有一个是Garfield和Garvey交界的美国银行、还有一个是夏威夷超市,这三个点是我必去的。每天基本上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

高鸣凤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也是一名三退义工。每天她都在自己家附近的这几个地方劝路过的华人三退。

高鸣凤:“基本上有5分钟到10分钟这个时间。有的很容易退,有的比较难。

因为我有一个特点,我南腔北调我会讲很多种话,上海话、北京话、广东话、福建话我都会讲。我的耳朵也比较尖锐,能够听出她什么地方的人。那就从这个方面和她接近,我是慢慢慢慢总结的。”

学着和路过的华人搭腔,然后劝三退。记下被劝退的名字,上网,把名字发到大纪元网站,这就完成了整个劝退过程。看似简单,但是对于一个身处异乡,不会开车,不懂电脑的退休老人来讲,每一步都是困难。但是,高鸣凤老两口从2005年开始做就没停下过。

记者:“那您现在是每天都出去讲吗?”

高鸣凤:“基本上我天天要出去。”

记者:“那您有没有概念,这么多年下来,您劝退了多少人啊?”

高鸣凤:“到现在为止,一万个人。”

十年,7000多个小时,劝10000个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这些数字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在法轮功修炼者里面,有类似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在全世界几乎所有的著名旅游景点,或是唐人街,人们都可以看到或大或小的三退点。

欧洲、美洲、亚洲…

萧茗:2015年4月14日,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声明的人数突破了2亿。那麽,在中国大陆,暂时还没退,或没找到途径退,但是知道三退这件事,并且思考过相关问题的人有多少呢?三退运动有没有对中国人整体的思想状态造成一定的影响呢?下面这一组数据和事实,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或注意过,但是它所隐含的意义却是惊人的。

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导:“二零零九年四月明慧网内部资料显示,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办的稳定的资料点约有20万个。”

而所有规模较大的资料点都会不间断的印制这样一本书“九评共产党”,以及根据书改编的“九评共产党”纪录片VCD。

“九评共产党”是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推出的系列评论性文章。它评价了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尤其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观及宇宙观,书的扉页介绍说:“它全面揭示了中共建政以来的一切谎言邪说,帮助世人认清了中共的本质。”外界普遍认为是“九评共产党”引发了三退大潮。

萧茗:那麽,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到底发了多少“九评”呢?可能没有人能够准确的统计出这个数字。但是,一位刚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告诉我,他们那时是这样发放“九评”等真相资料的。

电话采访大陆学员:小熊

小熊:“从2004年底“九评”出来以后,大伙就开始做“九评”工作,推“九评”,就发行“九评”小本的比较多的,基本上都是每个庄我们那个时候讲的都是每个庄、每一户都全部去发,都去覆盖,就是无缝覆盖,每家都去发。城区呢是每一户楼门、每一个楼、每一个楼门、每一户也都去挂,就达到这样。”

记者:“那就是说全部都覆盖了,没有漏下的?”

小熊:“对,基本上哪那里漏的都太少了,因为那几年发“九评”的人是特别多的。”

记者:“那是哪几年呢?”

小熊:“2008年以前,2006年以后,06年左右吧,06年开始应该是。”

记者:“那你是什么地区的呢?”

小熊:“唐山的。”

记者:“上海有个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他2009年时说,中国大陆至少有一半的人阅读过“九评”,你觉得这个估计太高吗?”

小熊:“就一我们地区来说,他的估计是不高的。因为光我们那个发放率都应该比那高,但是说至于人们看不看,就要看每个人的接受程度,这个不好说,反正要算密度要比这个大的多。”

记者:“起码你们地区,唐山地区是这种情况。”

小熊:“对,我只能说我们地区吧。”

萧茗:对于出版物来讲,一半的中国人口阅读过,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据维基百科说,中国销售量最大的书,除了共产党强行要求全体中国人购买的毛选外,再下来就是销售量分别是4亿和1亿的新华字典和《红楼梦》了。那麽可能有7亿人看过的“九评”要排在什么位置呢?“九评”面世11年来,它所做出的前所未有的对共产党的评判,加上如此大的覆盖面,有没有在整体上改变中国人的思想呢?就这些问题,我采访了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博士,一起来听一下。

萧茗:“中国社会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很大的变化。比如人们现在已经不象以前那样惧怕共产党了。而且对它的反感程度也明显加深。你觉得这和“九评”的传播以及三退运动有关系吗?”

章天亮:“中国是共产党极权社会,因此任何对中共有重大影响的事,一定也会对中国社会有重大影响。过去中国人对共产党的心态是既害怕又期待。害怕它的迫害,又期待它改良。这是共产党长期统治中有意给民众培植的感情。三退是给了民众一种不同的选择,从期待变为唾弃,从害怕变为嘲讽,而且可以选择退出它。当年苏联和东欧之所以能最终抛弃共产党,就是因为民众已经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两亿人三退,说明中国人也为抛弃中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两亿人三退,他们是怎么退的?数字又是如何统计的,下节回来继续讨论。

电话、QQ、自由门、景点、大街小巷、菜市场、居民小区,11年来,三退就是通过这些形式迥异的渠道不断向前推进的。而最终所有三退的表达都会汇集到一个地方,形成我们看到的大纪元网站上的一条条三退声明。

萧茗:那麽,整个这套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呢?它有多严谨呢?让我们走进退党网站的后台,请网站工作人员亲自给我们介绍他们是如何统计和处理各种途径发来的退党信息的。

“这就是退党网站管理系统的介面。随着,我们分成2个数据库,临时数据库主要是编辑操作处理,处理好的数据会放入永久数据库,会永久的储存在这里面。每一页有15篇声明,为了避免重复处理,又分了10个窗口,每10篇声明进一个窗口。

“现在有多少编辑在后台上工作呢?”

“少的时候1个编辑就够了,高峰时需要4-5个编辑,甚至更多。”

“那你们后台一共有多少编辑呢?”

“一共近上百个编辑吧,因为是需要24小时值班,每天24小时所以需要这么多人。”

“那他们都是义工吗?”

“对,都是兼职的,有的有工作,有的需要照顾家,利用业余时间来做这个事情。”

“那像你们管理后台每天会收到多少声明呢?”

“目前是10万左右。”

“10万左右是声明人数?”

“是声明人数,篇数是几千篇吧不等,因为每天的声明人数也不一样。”

“那刚才你也谈到每天收到三退的声明比实际收到的要少些,因为你们要做筛选把关工作,能跟我们介绍一些这方面的情况吗?”

“我们的原则就是宁缺勿滥,三退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为了保持人数的真实性,所以我们严格的把关,每篇都会有编辑认真的审核,确定没问题时才发。如有问题的声明,比如说人数不对、或写的不明确等有疑虑的,我们会给他留言,他会看到我们的留言,希望他给我们回复,确认后才登。如果是重复的直接就删掉了,如果是捣乱的直接就删掉了。”

也许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我们在后台看到的这些退党声明,他们只是一条条记载这或多或少的人们的简讯,那么这些简讯到底是不是真是的呢?是不是真有那么多人发表这些声明呢?可以想像如果是个人在网上发表三退声明,如果他不留下任何联系方式的话我们就很难反向追踪到发表声明的本人,但是如果是海外义工发表的这些声明,根据退党义工所在的地区,就有可能找到这些义工,并且通过他们来了解这些人三退的情况。下面我们就做这样一个实验。

“在今天我们收到的声明当中有没有美国洛杉矶发来的退党声明呢?因为洛杉矶有很多三退的义工,而且是旅游必经的一个城市。”

“有,我们可以到网站这边来看一下。这三篇是4月12日贴进来的,都是来自洛杉矶:这篇是10人退党,59人退团,退的日期是2015-3-7,总人数是69人,4月12日贴进来。这篇是57人,其中4人退党,52人退团,1人退队,退的日期是4月11日。这篇人数少一些,5个人,其中3人退团,2人退队,退出时间3月6日。”

“下面我们就请主持人萧茗拿着这3份退党声明到洛杉矶去找一找,看能否找到这些退党义工。”

萧茗:这里是洛杉矶好莱坞中国大剧院,经过向洛杉矶退党义工们查询,我们最后确认,昨天输入那三份退党声明的就是我身后的这两名退党义工Erica和Alinda,现在我就向她们了解一下劝退这批人的的情况。”

“Alinda、Erica首相跟你们俩确认一下。”

“Alinda,是不是退的59个人加10个人,英雄、有福……这些?”

“Erica,是退的52个人加4个人,金贵、银贵、大吉、大利……这些是吗?”

“是的!”

“是的,好,谢谢!”

“那我先问Alinda几个问题,Alinda这69个人加5个人你是什么时候给他们退的?”

“我是前一阵子退的,但是是昨天登陆到网上输入的。”

“这上面有没有,名字也挺多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记得有一些名字对应的这些人,你给他们退的时候,你跟他们是怎么说的,他们是什么反应,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有一对叫清风明月的,他们是一对年轻人。男生我就起名给他叫清风,女生就叫明月。他们来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这里面的手印啊,一些情况啊,中国大剧院介绍啊,他们就非常的感谢有人帮助他们,甚至也帮助他们拍照这样的。然后紧接着就告诉他们这个三退保平安的这个真相,也让他们看一看我们法轮功学员在那边的展板。然后让他们多了解一下,然后问他们是不是小的时候入过红领巾,入过团啊什么的,入没入过党。他们没有入过党。所以就帮他们把团和少先队退出来。然后他们就非常高兴,一连说谢谢然后就走了。”

再听一下Erica的情况。

“Erica,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下这些人你是什么时候给他们退的?”

“昨天上午”

“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你印象深刻的,给我讲一讲给他们退的情况好吗?”

“有这么一位先生,我给他起的化名就叫连运。我给他讲了真相。我告诉他共产党活摘器官,有6万5千多人被活摘,然后他们贪污国库,天理不容。他点头,他说:对,我们都知道。我说就用个连运的化名退出来吧,他说好好好。然后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他说哎好。然后一会呢,他让他的一个同伴吧,也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人,那个人我当时还没顾得上跟他说劝退的事呢,让我给他们照个合影。那个人好像是不太理解这个法轮大法好,当时他说照好了,结果他拿过相机一看呢,嗯,没有。他就跟那个人不高兴,你为什么不给我拍上啊,从拍从拍。让他重新给拍,那个人只好给拍了。”

Alinda和Erica所在的好莱坞中国大剧院这块地方有星光大道和奥斯卡颁奖地,是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而这些法轮功的展板和义工是2013年底开始出现在这里的。那天我们在短暂时间里,捕捉到了她们工作的瞬间。

Alinda:“我找的是一份上午可以休息,下午上班的工作。所以这样的话呢,我就上午可以在这里做义工,帮助中国人三退,然后下午呢我就去上班。那麽回去的时候我就直接就开车上班了。”

萧茗:“那你是每天都来吗?”

Alinda:“我基本上每天都来。”

和Alinda在一起的Erica也是每天都到这里。

Erica:“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我们就是半天,到了旅游旺季的时候我就是整天在这里了。”

萧茗:“那您大概每天退多少个啊?就是最近一段时间。”

Erica:“最近一段时间就是人比较少嘛,就是50-60,70-80。前天退的人多点,96个。到了旺季的时候我最多退过290多个吧。”

萧茗: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能够在海外景点了解到三退的情况,并且三退。那麽,在中国大陆,进行三退的是什么人呢?听一下我稍早对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女士的采访。

萧茗:“现在中共政府高层和军队的退党情况是什么样的?”

易蓉:“具我们的了解他们退的人数其实是跟普通的老百姓也不会少于他们,就是很多不同阶层的,部级的、省委书记,我们在三退点上或旅游景点上都碰到过,打电话在真相平台打到军委、中央办公厅、各个阶层、法官等等,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遗漏的,他们都能收到真相,很多都退了。”

萧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共政坛最近几年由王薄事件引发的大震荡对三退运动有影响吗?”

易蓉:“对民众了解真相有很大的冲击,有不少的民众忽然一下明白了,以前的三退义工或大纪元的报导都是真的。他们揭露的中共的腐败等等的一些事情都是真的,忽然有点冲击吧。从那是开始退党人数从每天的6、7万左右,一下上升到10万左右,甚至到12万每天。像滚雪球一样,忽然有一个大的提升。”

萧茗:在三退运动初期的时候,很多人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测:那些在旅游景点和街头退党发“九评”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拿了谁的钱在做啊?但是,现在有这样疑虑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任何有一定思考能力的人都会明白一点:雇人一次容易,雇10年难。劝退两亿人,如果是用钱做成的话,那要花多少钱?世界上有谁付得出这样的钱?这是从常识的角度来说的。其实,如果真的深入到这些法轮功学员中去,了解她们为什么要劝退,她们对这份义工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可能很多事情不用推理就都明白了。

高鸣凤:“我遇到过骂人还要打我。有一次我劝退他的时候,我问他‘先生,你有没有参加过少先队啊?’我这嘴巴张着的时候,他噗一口口水吐在我嘴巴里。当时,我的心里非常的恶心,但是我想,我要忍住。你即使口水吐在我嘴里我也要忍。我们修的不就是忍吗?”

林映华:“我就觉得尽量去做吧,尽自己能力去做吧,反正我只有今天只有两个钟头,我就跑出去两个钟头,能劝退多少就多少,劝个十个八个,十几个回来也挺高兴。我做了以后呢,我回来就觉得心安理得吧。我尽力啦,就是。”

Erica:“有很多中国人他不理解。哎呀,你气质这么好,干点别的不行吗?干嘛在这干这个呀,给你们多少钱哪?我说没有啊,我们真的没有一分钱。我在中国大陆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坐了九年牢呢,所以我们就要把这个真相告诉中国人哪!”

萧茗:三退虽然已经达到了2亿人,但是,当我们真正走进它的时候就会发现,说它是一场运动,其实它是没有一般运动所具备的诸如专业企划,组织构架,而且,更没有政治纲领。它完全是一场凭人心和信念所维系的超级草根运动。而这个信念从根本上来讲是为了救人,并不涉及其它。但是客观上,它却已经改变了,并且还将更深刻的改变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这是为什么,听一下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萧茗:“你觉得三退运动对中国社会造成的影响和改变是法轮功学员最初做这件事情所追求的目标吗?如果这两者有区别,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章天亮:“耶稣说过: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也就是说现在社会都承认政教分离的这个原则。”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劝退其实并不是处于一种政治目的,而是出于个人的信仰。法轮功学员他们是相信神的,也就是说他们相信善恶是有报应的。他们非常严格的区分两个概念:一个是共产党,一个是共产党员。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干了很多很多坏事,但并不是说每个共产党员都是坏的。很多人是被共产党欺骗了之后,拉入到共产党组织里面,但是你只要在这个组织中,客观上延续了这个组织的存在,同时也壮大了这个组织的力量。组织所做了一切坏事的话,其中的成员也要承担责任。

就像西方纳粹党,尽管在二战中被消灭了,但是到今天你曾经做过纳粹党党徒的话,你是不能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因为它认为你曾经做过邪恶党的成员。法轮功学员更相信善恶是有报应的,其实法轮功学员劝人退出中共,并不是出于仇恨,而是希望让中共组织内部比较好的人能够选择唾弃它,这样的话这些人将来可以避免恶报应时会遭受不必要的灾难。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其实是在挽救人。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做这个事情时没有政治目的,这件事才能持久的继续下去。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两个概念,一个叫‘义’,一个叫‘知天命’。所谓‘义’是指这件是是应该做的,从道德上判断是应该做的,而且是尽心尽力做好,但是能不能做成功,这个是归于‘天命’它是一种天意的体现,法轮功学员只是关心在这件事上,挽救人这件事上是不是尽心尽力的做好,至于结果并不是他们所求的,所以中共一天不垮,两天不垮,或多长时间不垮的话,法轮功学员不会气馁,因为他们本来也不是执著于这样的政治结果,他们在意的是每个个体在这样的过程中是否有得救机会。”

其实,法轮功做一件事情的目的和这件事客观上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影响往往是有区别的,这一现象在法轮功传世的23年中是贯穿始终的。当年,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主要目地是往高层次上带人,并没有想做这样的事情,可是他却能够对社会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的确,法轮功大法洪传之处,全都人心归正,道德回升。

后来,法轮功遭到迫害,法轮功学员们始终坚持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反迫害,努力让被谎言欺骗的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从而不会因为错误的仇恨佛法而遭到天惩。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却奠定了中华民族将来得以复兴的善与不屈的精神脊梁。再后来,法轮功学员劝三退,为的是让中共内部的人能够摆脱为共产党献身的毒誓,从而挽救他们,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同样为中国未来的和平转型,民族和解铺垫了坚实的基础。23年前,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的开篇就写了这样一段朴实的话:“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这段听起来普普通通的话到底有多大份量,只有未来会知道。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张嘉宜

评论
2015-04-29 1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