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思:婆婆

作者:梁博

清明节之日进行扫墓、祭祖、郊游的习俗,逐渐演变为华人祭典祖先的一个传统节日。(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1、和婆婆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九零年夏天。

那一年我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单纯轻浅,率性恣肆,总是两眼朝天,以为全世界都应该对自己予取予求。在我看来,我只是爱我所爱,而她,恰巧是他的母亲,仅此而已。

我选了一件灰白条纹、领口系着蝴蝶结的长袖衬衫,和一条黑色短裙,高跟鞋磕磕绊绊,穿过乡村小路,随他一起站在婆家简陋的柴扉前。田野里那些活泼妩媚的棉花,仍然使我新鲜又兴奋。

门上有锁。婆婆去地里干活还没有回来。
   
我们眼巴巴盯着这条门前的小巷。此刻,它显得如此意味深长。

婆婆终于出现在巷口。她身形瘦削,远远的,脸上就绽开了笑容。不到五十岁的年纪,两鬓斑白,皮肤暗淡,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斑点与皱纹,额头上的汗珠也仿佛是从身体渗出来的苦水,透着模糊的土黄色。

尽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这张过早苍老的容颜太真实、太意外、太残酷,就在它出现在我面前的一瞬间,我楞住了。

婆婆一边说着我听不懂的家乡话,一边把我领进屋里。在这座冬冷夏热、四面透风的土房里,除了床、几把椅子,和一个蜂窝煤炉子,什么也没有。

我的脸色愈加难看。我和婆婆都可怜巴巴的笑着,手足无措,不知所云。婆婆说,这孩子一定是中暑了,给你按一下后背吧。我顺势趴在床上,闭上眼睛,感到几根细瘦的手指,在我后背迟疑不决的游弋。手指上的几道裂口粗糙、尖锐,戳穿了我那些密密麻麻、不切实际的生活幻想。

2、我喘不上气来,只有落荒而逃。
    
我在城市的喧嚣繁华中忙碌,她依旧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劳作。

但是我时常会想起,她一个人,正在耕耘了一辈子的土地上孤独守候。到了成熟季节,收获的却不是她。我抢走了她的麦子、她的棉花和她一生的心血,而她,只能空手而归。

可是,我终究没有勇气去接纳她,我怕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相逢会变成陌路。

3、终于有一天,我无法逃避——婆婆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

她不再抱怨、不再唠叨,也不再企盼,她像一片失去重量和水分的枯叶,被风吹到哪里,就在哪里歇息。

也许,这是她唯一的方式,提醒我们因自私和忽略而欠下的这笔情债。我心痛、忏悔,我告诉自己,不能再浪掷攥在我们手里的好光阴,如果她能感到快乐,我做什么都有意义。

婆婆一天天好起来,眉眼之间漾起生气,脸上常常浮现笑容。谁都说,她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守得云开,过上了含饴弄孙的好日子。

我松了一口气。我没有嗅到一丝丝令人不安的空气,我以为生活会像现在这样,一直继续。

4、结局突然降临。
   
一个秋天的早晨,花落、风止、泽竭、星灭,一切归于寂静,婆婆撒手离开。
   
我的热泪洒在她僵硬冰冷的身体上,这身体曾承载着她疲惫的灵魂,从丰饶到荒凉,在人世间奔波;这身体孕育了她的五个子女,其中之一成了我的丈夫。如今,这身体已凝结如一座冰山,不肯再融化。
    
无眠之夜,微风吹动枕边人。我在他熟睡的脸上寻找那张渐行渐远的面容,在心里默默的怀念着一个人。

责任编辑:王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邪恶疯狂十五春, 几多善士失人身? 毒刑致死经常报, 活摘丧生旷古闻!
  • (大纪元记者何蔚澳洲悉尼报导)袁女士在二十五年前来到澳洲。在西方文化的环境中,很多的习惯已经很西方化了。但是,一些重要的传统中国庆礼节和习俗,她还奉守着。清明将至,她已经打算为在国内去世不久的父亲做祭奠仪式。
  • ,让曼丽夫人陪你一同探讨现代男女情感世界中的难题,让爱的世界增添更多美丽的传奇!
  • 南北山头多墓田, 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 碧血化成红杜鹃;
  • (大纪元记者伊铃报导)在华人社区,许多老人离开家乡,远涉重洋,来到海外跟儿女团聚,为的是老有所依,享受天伦之乐。然而事实并非尽入人意,由于生活经历不同、性格脾气不合,有的与媳妇有矛盾,有的与女婿不和,家庭矛盾不断,以致移民生活过得很不开心。
  • 一位有两个孙子的奶奶,夹在儿子和媳妇的不合当中,说起其中源由当然是儿子不对,怎么说呢......
  • 割股奉君哪为权, 功抛九霄无私见。 母子身去神光大, 留得清明满人间。
  • 谈到婚姻的转折,最常听到的一句便是“七年之痒”。更有人说,现代人的婚姻往往等不到7年,便已“痒不可支”。就连姚晨和凌潇肃这对曾被公认的模范明星夫妻,也难逃七年之痒,浪漫童话最终以离婚收场。
  • 教育部去年4月整合“家庭教育咨询专线(412-8185)”,至年底总共接通8252通,以亲职教育问题居多,婆媳问题已非热门。
  • 一位是有“日本最美丽欧巴桑”美誉的黑木瞳,一位是因演出日剧《绝对达令》一炮而红的相武纱季,俩人最近在《婆媳谁怕谁》(おトメさん)中正式交手,展开一场“婆媳大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