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王府井30余人喝农药自杀 出租车黑幕揭秘

人气: 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综合报导)4月4日上午,北京市王府井步行街有30多名黑龙江省出租车司机因上访无果集体喝农药自杀。目前,上述人员已被送医救治,均无生命危险。出租车司机被逼无奈自杀折射了大陆出租车行业的黑幕。

上访无果被逼自杀

4月4日上午11时,30多名黑龙江省绥芬河个体出租车司机进京反映出租车续租及换车等个人诉求没有结果,被逼在王府井步行街丹耀大厦门前集体喝农药自杀。据网民透露,十余人躺倒在地,身旁留有“水杯样东西”,且现场有浓烈的“敌敌畏”杀虫剂味道,情境十分可怕。有目击者表示,他们口吐白沫。

事发后,北京警方在现场拉起警戒线,并封锁现场,警戒线外有大批民众围观。有网民质疑,为何警方只是拉起警戒线,而非第一时间将人救走。

大陆出租车司机因份子钱、黑出租、换车、续租等问题经常发生罢驶等维权抗议活动,但这么多人在北京集体喝农药自杀维权抗议的事情应该是第一次发生,出租车司机自杀背后折射出大陆出租车行业的黑幕与司机们的艰辛。

出租车司机辛苦工作但所得无几

据北京官方2013年资料显示,北京市一辆出租车的月平均运营收入为16,300元,其中的33%即5,300元要上交到所在公司,即每月的份子钱,再减去汽油费、保险费等,司机每月的纯收入只有3,500多元,而当年的北京职工月平均收入为5,800元,而司机每天工作至少14个小时。

对于出租公司收取的不合理份子钱,在有过万人参加的新浪首页调查显示,截止到4月3日,88.7%的围观者则认为“出租车份儿钱应该降低”。

而大陆出租车公司的收入将近90%来自司机的份子钱,公司能够给予司机的服务又太少,只要拥有经营权,就可以不花分毫,靠司机缴交的份子钱起家赚钱。

出租车公司后台硬 油水多 地方官员就是车行老板

在大陆,出租车是个垄断经营行业,出租车公司的管理成本很低,获取的利润却很高。

大陆想开出租车维生必须缴交高额“车份钱”给出租车公司。据统计,公司第一年向司机收取的“车份钱”就能回收一辆新车的成本,在车辆还没报废的7到8年间,公司实际可净赚超过60万元(人民币,下同)。

据旺报电子报报导,大陆出租车业基本是一个数量管制的行业,地方政府可决定发出几张经营牌照,这就必然造成行业垄断的问题。表面上由民间经营的出租车业,实际上却被有权有钱者把持操作,不少地方官员本身就是当地出租车公司的股东或幕后老板,任凭司机如何反映受到不公对待,最终结果仍是对牛弹琴、毫无回音,连“上访”也是求助无门。

以北京为例,一辆出租车每月公司就能收到合计6,500多元的“车份钱”,而公司支付一辆新车价格大约只需6万元;也就是说,不到一年时间,新车成本就能回收,后续到该车报销前的7到8年间,期间的维修费用全由司机负担,公司最少净赚60万元。高额的利润使大陆政府持续设置经营出租车业的高门槛,继续保护现有公司的既得利益,暴露出地方政府与当地业者之间牢固的利益结构,这才是一连串问题的根源。

专车兴起搅动出租公司垄断

随着去年互联网打车软件的兴起,专车开始在大陆兴盛起来,这些专车服务周到,随叫随到深受顾客的欢迎。

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人大代表蔡继明表示:“在全国各大城市出行难、打车难问题日益成为城市居民日常工作和生活的常态,严重影响了居民幸福指数和社会生产效率。一号专车、滴滴专车等互联网专车不仅对城市出行便利性是利好,而且对车辆、道路、停车位等资源的综合利用、节能环保也有很大促进作用,其异军突起生动地表明,现在公众的出行需求远未被满足,尤其是差异化、个性化的需求还存在巨大的缺口。”

他说,解决存在已久的打车难问题,关键在于打破垄断,放开出租车市场。

据环球网财经频道报导,老王之前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去年兴起的滴滴专车和一号专车等打车软件,给了他赚外快的机会。做了一段时间兼职后,老王辞去原职,从租车公司租了一辆车当专车司机。

老王说:“现在的节奏是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再出车,营业额做到1,000元就收工,”老张的君威车每月租金8,000元,他给自己确定的每天1,000元的收入目标完成后,“去掉油钱和每天要分摊的租金,到手净赚500元还是挺轻松的。”

在绝大多数使用者交口称赞互联网打车时,中共政府监管层面却一直对此顾虑重重,今年年初《新京报》等媒体曾报导,“私家车叫车软件拉活属黑车”,“专车”与“黑车”之辨,一度引来热烈的讨论,最终交通部出面调停,以语焉不详的“鼓励发展多样化约车服务”,使这场纷争暂时停歇。

出租车司机罢驶维权频发

中共当局对出租车市场实行数量管制与特许经营,这种“计划经济”管制思维,养肥了既有的市场玩家,却也造就无数难以管理、往往成为社会治安漏洞的“黑车”问题。

北京是全大陆出租车数量最多的城市,以注册在案的6万7千辆出租车计算,每一万名北京人拥有41辆出租车,但在上下班交通尖峰时刻,半小时搭不到车却是家常便饭。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正牌出租车供不应求,造就至少9万2千辆“黑车”。黑车抢占了合法出租车的市场,当局监管不利以及出租车公司一些不合理要求造成出租车司机维权事件频发。

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4日,广东省清远市、韶关市、四川省内江市、浙江省宁波余姚市、福建省宁德市柘荣县,这四省四市一县均发生出租车司机集体罢驶的群体事件。他们有抗议政府低价收回个人营运权的;有反对承包费上调的;有抗议没有营运权的黑车抢生意而政府不作为的,种种出租车行业乱象导致司机辛苦但赚不到钱。

据悉,近10年间,大陆至少已发生200起出租车司机停工停运事件。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
2015-04-05 10: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