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必须验血”四川活摘罪行疑迹曝光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后,多名证人以及多个独立调查团经调查所获得大量证据证实:中共大规模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调查还显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导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图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吴柏桦/大纪元)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09日讯】明慧网4月7日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后,多名证人以及多个独立调查团经调查所获得大量证据证实:中共大规模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调查还显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导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我们从一些公开信息和零星线索,去揭开这个惊天罪恶在成都及四川地区的黑幕。

一、追查国际与媒体的调查

追查国际于2014年12月发布《四川省非军队系统医疗机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称,截至2014年,追查国际已经获取四川省10地市20家医院的器官移植的概况。根据对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这些医院共实施肾移植至少2935例,肝移植至少1048例,心脏移植至少3例,肺移植至少1例,角膜移植至少110例,胰肾联合移植至少4例。其中,成都至少六所医院涉嫌活摘,包括:四川大学附属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成都成仁眼科医院、成都医学院附属康桥眼科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而军队系统医院活摘器官情况和数量更加惊人、更加巨大。希望之声记者2006年4月28日联系北京肾移植的主刀医生(李宏辉),他表示,由于四川成都的供体来源多,所以被调派到当地部队医院支援,连续三日空军医院的医生都坦承有年轻健康、炼法轮功的供体。

此外,明慧网也登载了一些知情人反馈的数起华西医院和陆军总医院在确诊后一个星期或一个星期之内找到供体的肝(肾)移植案例。华西医院甚至还催促病人换肝。

与器官移植相关的专利,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省内九所大学申报了十三项专利,其中四川大学最多。而四川的肾移植中心,成都市就有七个,四川其它地区五个。

二、监禁场所的诡异抽血

据明慧报导,四川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五马坪监狱都曾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抽血化验。报导中的抽血时间都是在二零零五年。德阳监狱先是要求所有服刑人员验血,遭到抵制后,恶警崔唯刚说:“法轮功必须参加验血”。

为何一定要强迫法轮功学员验血呢?强制验血的目的何在呢?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在各地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极尽各种邪恶手段折磨迫害的现实中,抽血显然不是关心他们的健康,那关心的是什么呢?

据广东四会监狱实名举报信,包括验血结果在内的“体检资料”,就是他们“筛选目标”的主要依据。

三、浮出水面的疑案

目前已被证实的被四川当局直接虐杀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两百多人,由于当局的掩盖,以及对家属的恐吓、打压,很多致死案例的相关情况和细节无从得知。但从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一些情况,仍能发现其中不少疑点和蹊跷所显示的活摘嫌疑。

1、家属没能见到遗体

在成都,至少有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没能见到遗体。一位是托福教师沈立之,一位是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的原红光七分厂职工吴明忠,二人都是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他们于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金牛区警察绑架,七天后,家人被通知领骨灰盒。

还有一位是四十五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胡红跃,警察称其是“饿死的”,但却不许其单位和家人见遗体。

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龙会镇的李惠于2005年5月被迫害致死后,家属也未能见到其遗体。5月8日,当局(高石镇派出所)将李惠家人叫到火葬场,却只拿出一张照片让李惠父亲辨认。法医表示,已对李惠剖腹,并要剖开头部。李父抗议说:“你们剖我女儿的腹,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到场,既然人都死了,还剖什么头部呢?”最后只让家人领回骨灰盒安葬。家人自始至终没有看到李惠的尸体,只看到了李惠的照片。

人被虐杀后遗体下落不明的还有遂宁市拦江镇法轮功学员和乐山市法轮功学员。

为什么当局不敢让家人见他们的遗体?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罪恶?让人不得不怀疑,更无法排除他们被活摘器官的嫌疑。

2、家属未能见全遗体

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于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驷马桥派出所绑架,四天后便被迫害致死。家属看到张川生的遗体,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更为蹊跷的是,家属要求看遗体时,警察只让他们看头部,可是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让看。

遂宁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家人在火葬场见到其遗体脑后有一个大洞,且家人未见遗体背部。

很多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遗体上被发现不明的血洞、刀口、包扎等。如:自贡市公共汽车公司(虎头桥)汽车修理厂的李新策脑后有血洞、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周勇脑后有不明血洞;遂宁的席志敏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泸州古蔺李正灵遗体颈部一刀口、腹部一刀口;泸州古蔺县熊秀友左胸上有约长二十公分的伤口。

必须指出的是,被中共当局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中,大部分家属不能仔细检查遗体,第三方独立调查就更无从说起。

3、“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尸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国安头子叶旭东等将已被非法关押九个月的万源法轮功学员熊正明押走,说是关到绵阳劳教所。第二天,叶旭东突然告诉熊正明的家人,说熊正明在送往劳教所的途中“跳车自杀”。因谎言太过粗糙,后又改口“因车祸死亡”,但仍无法自圆其说。

见无法对愤怒的家人解释,国安主动让达州公安处带去的法医正面解剖熊正明的遗体。但是法医不是找死因,而是指着熊正明的遗体对着熊的家人说:“看嘛,心脏在这儿……器官都在……”那法医又为什么要主动提“器官”呢?“尸检”闪电式草草收场,却不敢检查熊的背部。难道是熊正明的肾脏不见了?

从熊正明被带走到死亡整个过程中,有非常多不合常理之处,如一般劳教是由普通警察负责押送,熊正明却由国安头子叶旭东亲自押送,而且在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劳教所时,却留在德阳监狱过夜,以及至今无法解释的熊正明的死亡原因,所有这些不合常理的现象,像是一场精心的安排。

4、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除了这些有姓名可查、可核实的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外,在这场浩劫中,还有上百万计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或因上访、或被绑架后不报姓名而被秘密关押,或因被迫流离失所而与家人失去联系。没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去不复返,家人们苦盼着亲人能回来,但是年复一年,仍毫无音讯。

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生、家住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后半拉村的法轮功学员付贵武,自二零零零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后就毫无音讯,至今已经十四年了。付贵武的母亲说:“这十年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来的。我就怕他不在这世上了,可能叫它们(中共当局)给害死了,都有给挖心挖肝的。”

有多少像付贵武一样无故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多少到北京上访被抓后不报姓名而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难道,他们已经成为当局没有任何顾虑的“活体器官供体”?

报道说,在这些零星案例和线索的背后,是怎样令人发指和触目惊心的、整个国家机器操纵系统性的反人类罪。伴随着全世界的谴责和要求调查的声音越来越强,以及整个事实真相的一幕幕揭开,对这个“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制造者中共,及始作俑者江泽民的历史性审判已为时不远。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4-09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