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淡如水 相忘江湖更何期

文/宋紫凤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题记:古人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与道长存,因与道长存而简淡如水——这是怎样令人艳慕的一份高韵与远致啊。

古人以水喻友谊,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以为这当是交友的最高境界了。水者,无形无状,所以能随遇而安,不绝于缕,故曰:天下之至久者,莫过于水。又以其能随遇而安,而能千变万化,无所不有:一路遇光设色,遇风生漪,击石作响,触岸成溪,故曰:天下之至韵者,莫过于水。

俞伯牙与钟子期

当日,俞伯牙挥手山鸣谷应,指下风生水起,对面钟子期神宇清泰,闭目而听。二人席地对坐,随至妙之音驭风千里俯仰天地,给后世留下了一段堪称千古绝响的知音佳话,而故事的最后,俞伯牙摔琴谢子期,彼戛然而止的绝弦之音更令多少遗世幽人千古愁绝不忍听。

元遗山践百醉之约

而元遗山与陈丈作百醉之约则是又一种充满赤诚的友谊,颇有几分侠士豪情。当日陈丈未识元遗山而深爱其诗,尝与人言“我他日见遗山,当快饮百醉”。日后二人得见而陈丈病重,遂以百杯代百醉,每次见面,必饮酒筹计,以践前约。这样的故事最具人情味道,读来甚是亲切,世间有道君子多有此遇,当然这也多是在古时。

刘禹锡与柳宗元

所以说起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不是什么现代人所以为的薄情寡义。而刘禹锡与柳宗元的患难之交则更见古人交友之情真义重。刘柳二人以文章饱学之士,而于永贞革新之时初展头角,旋以新朝党祸,两次远谪外州,前后二十余年始得返京,可谓宦途蹭蹬,羁旅蹉跎。二次被贬之时,柳宗元将去柳州,刘禹锡将去播州。播州为西南蛮荒之地,刘母年高,难以同去,而柳宗元不忍见执友与老母生离死别,遂不顾谪臣身份,冒死上书,请贬播州,以代禹锡。嗟夫,将赴绝域之万里,望归期之无信,置生死于度外,尽执友之情义者,又岂是津津于小人之交,甘之若醴的朋与党者所可同日而语呢。

桓野王以笛会友

还有一类萍水之交,可谓“淡”到了极至。而桓野王与王徽之以笛会友之故事,正堪称萍水之交的典范。桓野王乃东晋名将,而兼有笛圣之美誉。王徽之为王羲之五子,亦为当时名士。二人素未谋面,萍水逢于江上,王徽之遣人邀桓野王入船,并请吹一曲,桓野王为吹梅花弄,曲罢人去。二人以音会友,意在耳际笛声悠悠;宾主未交一言,神驰眼前梅花漫卷——这样率真的交友,真是纯粹到了江天一色无纤尘,非三千岁得为一遇的神仙之交,孰可为之。

李白山中会高士

与此相类,李白与一山中幽人的琴酒之对亦有一番飘然出尘的意境。这一段嘉会并无详细之记载,大概是诗中圣手与琴中高士相逢于空山古道,开怀对饮的一种场景,而李白以诗志之“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我以为这样的交友之境是上佳的,没有许多的人间烟火,但也不至于高处不胜寒。

而每当我想起这些故事,心中竟也变得空灵。想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古人却能以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与道长存,因与道长存而简淡如水——这是怎样令人艳慕的一份高韵与远致呢。 ◇

责任编辑:章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记:古人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与道长存,因与道长存而简淡如水——这是怎样令人艳慕的一份高韵与远致啊。
  • 大罗之天,上有真仙。长风振袖,唳鹤冲烟。 踏波碧海,步虚云岚。若还忽往,御风翩跹。
  • 又逢岁暮年关,自西方之圣诞节,至东方之中国年,无处不弥合著辞旧迎新的气息,无论引朋呼友,夜宴聚谈,或学贾岛做些祭诗之类特别的自娱,都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欣然浮漾心头,盖此岁暮良时,新春嘉辰最易引人憧憬,启人遥思,无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心底总怀着一份莫名的希望,于春天,于新年,于未来。这故然是天赐的厚福,亦是新年之主旨,且又全凭心领与神会。而此刻,一年一度的神韵演出又如期而至,似乎正为唤醒记忆,激发灵性而来,使得幸运的人们走出神韵之场,都怀抱希望,满载而归。想来,所谓“世界第一秀”之美誉,除了是对神韵艺术独步当世的一种毫不夸张的形容外,还当有“新元第一秀”这一充满对新年之希望的意象蕴涵其中。
  • 无论东西方古老文明体系中,人类对美的最初认知皆与“善”相统一。这不仅是贯穿于人类各类经典中的一个理念,更是早在文字草创之时,就已奠定其中的对美的界定。所以中国文字中,美与善同源同义,希腊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与表示善的agathos以更直观方式成为一体。因善而美之美,由善而美之美,既善且美之美,才是真正的美。
  • 珊瑚宝带竞葳蕤,穹庐帐下神仙妃。 踏歌起舞高宴上,秋水横波新月眉。 裙展长风轻策马,袖舒两翼放鹰飞。
  • 耶稣说“富人进天堂,难过骆驼钻针眼”,这句话好比富人头上的紧箍咒,禁锢了欧洲整整一个中世纪。可是,距耶稣时代1500年后的新教徒们,所宣扬的却是以财富显扬上帝之荣耀,由此演化而来的资本主义改变整个世界。从此意义上说,财富之于西方人,即是天使又是魔鬼。
  • 薛仁贵是唐朝名将,绛州龙门人。他自幼习文练武,但家中十分贫寒,在没有得志前,他与妻子穷困潦倒,衣食窘迫,王茂生夫妇经常接济帮助他们,两人还结为异姓兄弟。
  • 在中国长久的历史文化中,流淌著一股淡淡的风韵。这一特别的风韵,让人在淡然之中,平静的面对事物,淡泊之韵会带给人特别的感触,带给人更美的鉴赏力,开阔心胸和心智。宁静中,仿佛淡定会带人尽情的展现内心的力,让人感受生命的深沉和喜悦。
  • 千金之璧可抛弃, 背负赤子去逃亡。 林回此举堪丈夫, 不以钱财害伦常。
  • 人以利交,利尽人散;人以名重,名损人轻;人以情交,情变人伤;人以仇怨,气恨终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