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洪传23周年 聚焦军队武警司法活摘器官罪行

在各界恭贺今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滔天罪恶再度被聚焦。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5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在各界恭贺今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滔天罪恶再度被聚焦。

1999年江泽民在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初曾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其手握中共党、政、军三权,不仅用军队为其一意孤行的无理镇压武装护航,更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年3月9日以来,总部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追查国际》针对中国大陆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中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院器官移植部门进行了持续的调查,获取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证据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做活人人体实验的罪恶是真实存在的。

2014年9月,“追查国际”公布了对原中共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调查报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是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追查国际》报告指,“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及其总后勤部是执行江泽民屠杀命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机构”。此前多个录音证据显示,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由周永康、薄熙来等直接指挥和执行此恶行。

根据《追查国际》获得的证据可以证明,涉嫌参与犯罪的有31个省市自治区相关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广州、广西、福建、四川、云南、贵州、陕西、甘肃、新疆等。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其《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说:“中共利用政府、军队、医院的体制,大面积的、而不是个别的,从被监禁的、活着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其血腥程度令人发指。”

大陆退休军医爆军队活摘器官内幕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大陆退休军医蒋彦永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内幕。他表示,军队医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的行为,连军方301总医院都要派车到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

据港媒报导,蒋彦永表示,大陆肝移植源来自被处以极刑的死囚,包括301医院、北京军区总医等都设有“器官移植中心”,这些部门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买卖等违法勾当,经济效益很高,也是医院和医护人员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

报导称,为了能弄到器官,他们和公检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枪毙,就派车到刑场接尸。有的犯人一枪还未被打死,就被拉回医院手术台摘除器官,然后向患者移植。其手法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以保证各地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找到供体,而无需与法院、医院、器官中介或关押场所打交道,无需走法律形式,无刑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无后顾之忧,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进行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

其具体流程为:进行器官移植的学员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带离后,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与此对应的是虚构的器官移植自愿者,具备完整的资料,并且在器官移植自愿书上有签字(当然是代签的,许多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声称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该资料保存在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

而后进行身体检查,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若移植失败,被移植人员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销毁,这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他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担任。

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月后,时任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被提升为中共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执行江氏镇压政策,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再被升任中共军委副主席。

军队移植专家解决关键技术

据中共媒体报导,江泽民曾四次会见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之称的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所谓的一级英模奖章。

吴孟超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即已开始对肝脏移植的研究,九十年代在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疗、肝移植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他带领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即第二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解决了肝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到二零一零年,他本人就完成了四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时期,吴孟超获二零零五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礼堂,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代表总后勤部向吴孟超颁发了一百万元奖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中宣部、卫生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所谓的“吴孟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总后勤部长廖锡龙等出席了报告会。这些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被称为“江泽民在军中最爱”的徐才厚被剥夺上将军衔,开除军籍,移交军事法庭处理;十月二十七日,徐才厚被移送审查起诉。并且中共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证实,徐于二零一三年二月确诊患膀胱癌并于今年三月十五日死亡。

军队通过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医院付账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国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由于移植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负责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由军费维持,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牟利。

据“追查国际”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九月,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十七万六千例,肝移植四万例,眼角膜移植十三万七千例。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及各地武警部队医院,就实施了至少六万例肾移植、一万一千三百例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分,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中共实际活体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二零一三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四千二百三十余例,肝移植手术一千二百三十八例,在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六的三年里实施了一百二十例急诊肝移植,皆为入院后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四小时即进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二零零七年四月,连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也同时进行六至九例同种异体肾移植达二十八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曾主导该科室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完成十六例肾移植……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产业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从中可见一斑。而中共至今无法说清大量器官移植不明供体来源。

近十几年来,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的暴涨,其器官来源一直为国际社会所质疑。中共对于器官移植的真实情况和供体来源一直在撒谎,多次改口,前后说辞自相矛盾。

中共官方过去曾长期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直到2007年1月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才开始承认中国存在摘取死刑犯器官;到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2014年3月,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证实,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据人权组织报告的数据,中共一年处决死刑犯也就是二三千人,最多不超过一万人。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有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至2006年期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对李长春、周永康等高官的多个调查录音证实活摘器官罪行

2012 年4月30日“国际追查”公布了从2006年到2012年六年间多个电话调查录音,该机构的调查员以各种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等中共高官的对话录音,直接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自负责。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器官移植是中共的重大“国家机密”,保密程度在中 央政法委系统是处级以上干部,并有中央政法系统专人办班盯这个事情。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2012年4月中旬访问英国时,当时“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跟其通话,李长春向其证实用法轮功炼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这件事是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让直接去问周永康。

原辽宁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证实薄熙来及中央部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追查国际”调查员以“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成员”的身份与原辽宁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通话,向其询问摘取法轮功炼习者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件事情上薄熙来有无相关指示,唐俊杰证实说:“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那个中央实际抓这个事,影响很大嘛……那个时候主要是常委会讨论啊,好像还是正面的一些东西……”

2008年9月16至26日,江苏省常州市江南春宾馆召开的中共全国政法会议,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国家安全部官员”的身份秘密调查一个泄密的案件为由,向一名来自北京政法系统姓李的参加会议者询问,对方证实摘除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是国家机密,中央政法委处级以上都知道这个机密,并介绍有个刘处长,一直在开会的宾馆办班组织这个事,他一直在现场盯。

其实,近年落马的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等人的罪行不仅限于贪腐,他们被掩盖的核心罪行是:活摘器官。10多年来,由于全球一亿法轮功学员坚持传播真相,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惊人罪恶在国际广泛曝光。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5-15 10: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