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淡如水 相忘江湖更何期

作者:宋紫凤

(fotolia)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古人以水喻友谊,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以为这当是交友的最高境界了。水者,无形无状,所以能随遇而安,不绝于缕,故曰:天下之至久者,莫过于水。又以其能随遇而安,而能千变万化,无所不有;一路遇光设色,遇风生漪,击石作响,触岸成溪,故曰:天下之至韵者,莫过于水。

当日,俞伯牙挥手山鸣谷应,指下风生水起,对面钟子期神宇清泰,闭目而听。二人席地对坐,随至妙之音驭风千里俯仰天地,给后世留下了一段堪称千古绝响的知音佳话,而故事的最后,俞伯牙摔琴谢子期,彼戛然而止的绝弦之音更令多少遗世幽人千古愁绝不忍听。

而元遗山与陈丈做百醉之约则是又一种充满赤诚的友谊,颇有几分侠士豪情。当日陈丈未识元遗山而深爱其诗,尝与人言“我他日见遗山,当快饮百醉”。日后二人得见而陈丈病重,遂以百杯代百醉,每次见面,必饮酒筹计,以践前约。这样的故事最具人情味道,读来甚是亲切,世间有道君子多有此遇,当然这也多是在古时。

所以说起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不是什么现代人所以为的薄情寡义。而刘禹锡与柳宗元的患难之交则更见古人交友之情真义重。刘柳二人以文章饱学之士,而于永贞革新之时初展头角,旋以新朝党祸,两次远谪外州,前后二十余年始得返京,可谓宦途蹭蹬,逆旅蹉跎。二次被贬之时,柳宗元将去柳州,刘禹锡将去播州。播州为西南蛮荒之地,刘母年高,难以同去,而柳宗元不忍见执友与老母生离死别,遂不顾谪臣身份,冒死上书,请贬播州,以代禹锡。嗟夫,将赴绝域之万里,望归期之无信,置生死于度外,尽执友之情义者,又岂是津津于小人之交,甘之若醴的朋与党者所可同日而语呢?

还有一类萍水之交,可谓“淡”到了极致。而桓野王与王徽之以笛会友之故事,正堪称萍水之交的典范。桓野王乃东晋名将,兼有笛圣之美誉;王徽之为王羲之五子,亦为当时名士。二人素未谋面,萍水逢于江上,王徽之遣人邀桓野王入船,并请吹一曲,桓野王为吹梅花弄,曲罢人去。二人以音会友,意在耳际笛声悠悠;宾主未交一言,神驰眼前梅花漫卷——这样率真的交友,真是纯粹到了江天一色无纤尘,非三千岁得为一遇的神仙之交,孰可为之。

与此相类,李白与一山中幽人的琴酒之对亦有一番飘然出尘的意境。这一段嘉会并无详细之记载,大概是诗中圣手与琴中高士相逢于空山古道,开怀对饮的一种场景,而李白以诗志之:“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我以为这样的交友之境是上佳的,没有许多的人间烟火,但也不至于高处不胜寒。

而每当我想起这些故事,心中竟也变得空灵。想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古人却能以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与道长存,因与道长存而简淡如水——这又是怎样令人艳慕的一份高韵与远致呢?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滋养慰籍着朝朝代代。中国文化教人安天知命,顺应自然,重德行善。“仁,义,礼,智,信”是人们一直尊崇的传统美德。宽容,礼让,以德报怨,更是令人敬仰的谦谦君子,历朝历代都有许多因宽容而为世人所敬重者,史书上的记载数不胜数。
  • 在绵长久远的中国历史中,见义勇为、舍生取义、铁肩担道义等理念是传统文化的主旋律。在中国文化中“义”通常指应该做的,合乎正义、道义的事情。孔子把义作为衡量君子的行为尺度和价值标准,强调“君子义以为质”;孟子舍生取义的思想,凸显了重道义轻生死的价值观;关云长义薄云天,文天祥舍生取义,都在践行着君子之义。
  • 舍弃一些名利之心,你会体会到你获得了更大的快乐......
  • 《易经》一卦曰“谦”,凡是骄傲自满的,就要使他亏损;而谦虚的就让他得到益处......
  • 中庸思想堪称儒家思想中最精华的部分,什么是中庸呢?或许很多现代的中国人已经不知中庸的真实内涵,往往以为中庸是平庸为为、明哲保身、随波逐流、老于世故等,其实不然。
  • 清代史玉函在其编纂的《德育古鉴》中,收录一则明朝罗桢在《净意说》中讲述的真实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俞都,明朝的善人,晚年改过净心,由行转境,终得善报。
  • 君子内在修身、外在达人,尽可能向他人提供方便,尽量给予他人帮助。如儒家的“人饥己饥,人溺己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家的惩恶扬善;佛家的教人向善、慈悲普度等,无不包含成人之美的思想境界。
  • 中国古代文人把梅、兰、竹、菊,尊称为花中四君子。这四君子确实各具特色:梅,傲雪凌霜、高洁坚贞;兰,空谷幽香、清逸典雅;竹,虚心有节、坚韧不拔;菊,冷艳清贞、花中隐士。
  • 竹在植物中是高雅、纯洁、虚心、有节的象征。翠竹风过不折,雨过不污,不畏严寒,也不惧炎热。冷热起伏,只会使它显得更加青翠挺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剑拔十寻,枝摩苍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