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韦拓: 周永康案提速、转弯解读

韦拓

日前,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3宗罪在天津市被提起公诉。
(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5月02日讯】日前,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3宗罪在天津市被提起公诉。这显然与2014年12月中共中纪委严厉指控的周永康7宗罪口径不符,大为缩水。人们不禁质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令当局4个月里突然转弯,而且突然要提速审周?

提速的启示

人们都还记得周永康从案发到今日公诉的过程。2013年12月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听取了中纪委的汇报,决定核查周永康违纪问题;2014年7月29日,中纪委宣布,对周永康立案审查;12月5日,中共政治局决定开除周永康党籍,对其涉嫌犯罪移送司法处理;同日,周被中共最高检立案侦查并逮捕。2015年4月3日,最高检侦查终结周永康案,指控其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并经指定管辖,移送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同日,周被天津检察院提起公诉。

中纪委2014年12月公布的对周永康的调查报告,指控周犯下“7宗罪”:1、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2、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3、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4、泄露党和国家机密;5、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6、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7、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中纪委对周永康“7宗罪”的严厉指控,一度让坊间出现周永康可能被判死刑的传言。如今,周永康的罪名从7宗减至3宗,有大陆媒体分析称,这是因为“7宗罪”中违反中共政治纪律、违反廉洁自律规定、与多名女性通奸等属于中共党纪而非司法查处范围,也显示官方并不希望看到周永康被处以极刑。

人们注意到,从周永康案发到逮捕、起诉,中共用了16个月,而从逮捕到起诉只用了4个月,当局明显开始提速,加快了审判步骤,但7宗罪变成了3宗。这些变化引起了一些猜测:出了什么事,令中共当局改变了原来的节奏,不再犹豫,准备对正国级周永康速审结案,一锤定音?这大概只能从最近发生的高层激斗来解读。

表面分析解读,并不能终结人们的疑惑。因为中共从来都是按需定罪量刑,舆论放料试水,最后以保权、维稳的核心利益,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法律只是配套工具。这样一个路子走了几十年,屡试不爽。于是人们也这样惯性的观察当今周案。那么,我们究竟该以怎么的眼光看待习当局扑朔迷离的审周案呢?

反扑迷局

随着内蒙古原政协副主席赵黎平被查,中共中纪委目前已打下第100只“老虎”。而且此虎身带鲜血,涉嫌枪杀一名女子并焚尸、藏尸、弃尸山野。虽然血腥残忍,但目前最吸引人眼球的还不是这些死虎和准死虎,因为习、王打虎已成常态,老虎落马的高频率已开始引起舆论关注度的疲劳。如今海内外置顶新闻,乃是原来名不见经传的人物郭文贵和号称“中国最危险的女人” 胡舒立的对决。

前不久,胡舒立的财新传媒连续起底北京“政泉控股”幕后老板郭文贵及其背后复杂庞大的政商关系网,由此引发了郭文贵激烈反弹,二人刀兵相见。

3月25日财新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一文披露,倚仗马建等中共安全、公安部门实权官员的支持,包括暗中的技术手段、监视窃听和明面上的亲自出面协调,郭文贵扳倒了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保住盘古大观,低价获得民族证券控股权等黑幕。

最新一期《财新周刊》用万余字撰写郭文贵发迹史,又指他与落马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官商“勾结”,与国家强力部门某些腐败官员结成同盟,裹挟公权力为其所用,上演了多场公然的“围猎”。

众所周知,胡舒立的财新传媒一直以来在为习王打虎开道,几乎就是贪官落马的晴雨表。《香港商报》3月29日发表对郭文贵的独家专访,该报导在几小时后消失,却在首页转载了凤凰评论的文章《反击胡舒立,郭文贵的手法太险恶》。明眼人都注意到,郭文贵挟高干和“机密”发难习中央,明着是对胡舒立大挖隐私,还挑战说欢迎胡“报警”,实则为不断放料,扩大影响。其后来甚至称不认识曾庆红,却与王岐山相识。其中意图捆绑胡舒立背后的王岐山并动摇习近平,切割与前副主席曾庆红、国安前副部长马建的关系,撇清自己,以攻为守的路数,不言自明。

中外多家媒体对郭文贵此举的意图多有揣测,但其此时高调爆料,接受多家采访,明着叫板胡舒立,其除了有身在海外,可以暂时不受国内舆论导向管控的便利外,更重要的是其发难时机,也就是王岐山主管的中纪委提出周永康7宗罪,特别是其中的“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和“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这个时机。

对照3年来,从王立军逃馆,到谷开来薄熙来被判入狱、陈光诚事件,再到周永康被捕,黄洁夫公开称周永康对摘取死囚器官负有主要责任……重大事件发生时,随之而来的都是习李王新政和江曾血债派之间的较量。最突出的如2014年中共“两会”前昆明火车站砍人血案,“两会”刚结束的长沙当街砍人血案;接着3月31日,刘汉被审判、谷俊山被起诉的当天,茂名警方故意高调激发民众抗议PX工厂项目愤怒情绪,暴力殴打、高压水射、施放催泪瓦斯,将装甲车、坦克开上街头,还出动飞机,一度封城封网,酷似 “六四”再现。网传30人被殴打致死,数百人受伤。同时,北边的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也突然高调报导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4律师被抓事件。这期间,2014年1月,自我标榜“中国首善”的中共特务商人陈光标,声称要买下《纽约时报》,却带郝家母女到纽约作秀、抹黑法轮功;6月,陈二次到纽约演出施舍闹剧,请1000名穷人吃饭和发钱,因没有兑现承诺,被与会者当场骂翻……

如今闹剧继续上演——郭文贵挑战胡舒立。联系3年来中共高层的激斗历史,不难看出,这又是审周前夕,江曾搅局的延续。因为这明显不符合习近平当局对周案的铺排布属,却与江曾一贯作为吻合。

去年4月,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上海两地的记者发出报导,3位知情人士透露,江泽民3月向习近平发出了明确的信号,提出要“收控、放慢数十年来最严厉的反腐败运动”。江以反腐风暴可能削弱党内基层的支持,威胁中共统治稳定为由,提出“这场反腐败运动的步伐不能搞得太快”。

与此同时,《动向》杂志披露了江泽民写给王岐山的一封信。江以私人信件方式对王“劝诫”有三:其一,中纪委现在有“谣里反腐”的行为,“甚至根据香港一些反动报章‘披露’的消息当线索”;其二,自由化势力在活动,“企图借我党反腐‘运动’,达到前苏联‘公开性’的政治效果”;其三,一些老干部形象受到了破坏,“据说查三峡就等于找‘老老虎’,这是我个人所不能接受的”。信息源指出:“该信是打印件而非手写件,但最后确实是江泽民签的名。”王岐山将该信呈交中央书记处,并在常委会上公开了其要点。王岐山表态说:“反腐与当年苏共的‘公开性’扯不上关系,因为腐败本身就是对党的事业的叛卖。”
江泽民在幕后“上书”威胁,曾庆红和下台前的周永康在下面策划流氓似的血案和舆论打压,这完全符合江曾周一伙的邪恶暴戾行为特点。

2014年3月31日,《大纪元》引述北京消息称,习近平当局计划以反人类罪、政变二项主罪来起诉周永康,但具体时间未定。据称中共内部因此二点博奕十分激烈,预计事件过程中还有变数。

事情发展至今,就在周案即将开审之际,郭文贵出现了。如此看来,中国政局中,绝没有事件巧合。

转弯效应

其实,江曾拚命反扑,目的只有一个——掩盖他们一手发起并延续至今的对上亿法轮功善良群众的镇压迫害。他们一天不被绳之以法,就不会停止迫害,因为其欠下累累血债,特别是犯下骇人听闻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所以要拚死命保护自己不被清算。这是当今中国政坛一切血腥搏杀的根。依国际惯例,此被称为“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

如果按照当局几个月前的铺垫和造势,本来周案很可能成为中共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案例——正国级的周永康被处死。因为,“叛徒”“政变”“密谋刺杀习近平”都够死刑立即执行的量刑,于中共自己的刑法条例也毫不为过。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杀泡面以谢天下的氛围里,风向忽转,7宗罪少了4宗,连那个最令人期待的“其他涉嫌犯罪线索”也没了踪影。而这时,正是郭文贵跳上擂台时。所以可以估计,这时审周调门放低,是当局顾忌了郭文贵所言内容。

令当局棘手的是,周案不审不行,失掉民心不说,打虎也会功亏一篑,无法自圆其说。但新班子又不能容许当初没有站稳脚时,审薄那样的闹剧再次上演,更不能明明是政变罪、杀人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罪,却演变成薄熙来闹场,不知羞耻自爆被王立军戴绿帽的狗血剧情。

于是乎,按照习近平“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宗旨,王岐山“反腐永远在路上”的概念,只有提速审周,尽速结案,继续打虎,直捣虎穴一途可走。

那么,郭文贵呢?相信王岐山是想放长线,让他如陈光标那般跳一会,待到此公“事迹”做实、王自己去美国时,会有更多办法解决。毕竟,那也不过是江曾的另一个马仔。老虎已经打翻了100条,郭文贵不算什么,况且还有刚公布的“天网”行动等着他。

虽然周案没审就减了4宗罪,但并不意味着周永康得到了免死牌。目前定论还为时过早。因为按照中共的杀人历史,一句话都可以杀头,宪法可以随党的意愿解释,因为中共宪法就是自己定的,更不要说周永康犯下累累罪行,如果想判他死,他怎么都会死。但看来目前当局还要留一手,看看郭文贵及其后台要干什么?也可以解读为暂时妥协、欲擒故纵。

经过几年的搏杀,现当局应该已经看出,江曾是绝不会认软服输的,而且是非常流氓的——拚命保全死党,保不住就切割,毫无感情和一丝义气,对薄熙来是这样,对徐才厚也不例外,如今对周永康被抓照样赞成,只求切割自保。

所以,习近平对江曾邪恶团伙没有理由手软,打虎不停,除恶务尽。不然一旦得到喘息,其必然拚命翻盘杀人。

目前的周案提速转弯,也是权宜之计,仍然暗含杀机,那条中共特有的神秘的“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就是其不便明说、但随时可以落下的铡刀。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连“白衣杀手”、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都可以被授权对媒体公开披露,说明这个全世界任何国家都能处以极刑的大罪证据,已经准确无误的攥在现当局手中,并且其深知这早已为国际社会所公认。因此,判周永康死刑立即执行将不是难事。目前,对周案速审速结,板上钉钉,应该是当局心中稳住乱局的考量。而7宗罪减为3宗罪的舆论压力,让我们静待审判开始前的继续博弈。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05-02 3: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