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令中共胆寒 作者家属遭骚扰威胁

《大纪元》揭穿中共造假谎言,令中共极度害怕。近日,中共国安部警察到《大纪元》专栏作家、评论员夏小强在大陆的亲属家进行威胁和骚扰。(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采访报导)《大纪元》创办15年来坚持讲真相,如实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及中共治下的大陆社会新闻,揭穿中共造假谎言,令中共极度害怕。近日,中共国安部警察到《大纪元》专栏作家、评论员夏小强在大陆的亲属家进行威胁和骚扰,让其家人给夏小强施压,试图让夏小强不要再继续给《大纪元》写文章,并称其撰写的文章给中共造成了“重大政治影响”。

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开始残酷打压迫害法轮功,舆论媒体齐上,一面倒地造谣污蔑法轮功,世界各国媒体也纷纷转载中共媒体的谎言报导。一时间,中共的弥天大谎撒向了全世界,几十亿世人被谎言蒙蔽。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创办于2000年的媒体《大纪元》,15年来将中共媒体的欺世谎言一一揭穿,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也把中共恶党的杀人罪恶及邪教本质彻底揭露了出来。

随着真相的广为传播,《大纪元》如今已经成为遍布全球几十个国家的世界主流媒体,而被扒光外衣的中共邪党却是摇摇欲坠,几近崩溃,《大纪元》也令中共极度害怕。近日,中共国安部竟然使出威胁大纪元专栏作家夏小强在大陆的家属的下流手段,企图让夏小强不要再继续给《大纪元》写文章,印证了中共的做贼心虚,也表明了《大纪元》令邪党胆寒。

《大纪元》作者家属遭中共威胁

原籍中国河南省郑州市,现居欧洲的夏小强自2009年开始成为《大纪元》的专栏作家和时政评论员在《大纪元》网站发表评论文章,对中国社会和政治方面的重大事件进行分析解读。

2015年5 月19日,夏小强接到父兄从大陆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从现在开始不要在《大纪元》网站发表署名夏小强的评论文章,否则,所有家人都将无法正常生活。哥哥经营的公司将被关闭、家人将永远无法出国旅游、哥哥的孩子将来升学和工作也将受影响、年迈的父母将因家被搜查而受到惊吓。不仅夏小强的家人受到威胁,两名国安警察还在5月19日找到夏小强的妻弟,向其传递了同样信息,并称如果夏小强坚持写作也将会影响到他的家庭生活。

还有更加卑劣的是:中共郑州市国家安全局的警察从今年5月15日以来,多次找到夏小强的哥哥,声称夏小强在《大纪元》网站发表的署名文章,对中共造成了“重大政治影响”,属于“反革命敌对势力”。并称自己手中拿的是中共外交部和国安部的联署文件,上面指明要追查夏小强的问题。并称中共国安要对夏小强采取行动,即使其身在海外,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

获悉此消息后,夏小强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严正声明,对中共恶行表示强烈谴责,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国安警察对其家人进行威胁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夏小强还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大陆持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各种迫害人权的行为。夏小强表示,中共警察对其家人的威胁和伤害,自己将保留追查和控告的权力。

大陆律师:违法行为可以起诉控告 我愿提供援助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对此表示,中共国安部门采用如此下流的手段威胁夏小强的家属,不仅是一种违法行为,并且也构成了犯罪。因为发表言论来评论历史、政治、揭露真相等都属于公民的言论自由,并且这种评论只会对国家和社会有好处而没有任何坏处。至于中共警察所称,中共外交部和国安部的联署文件,也要看他是否符合中共的宪法和法律,是否符合国际公约和国际法的准则,如果没有获得宪法和法律的授权,那么即使公权力部门也没有权力随便给任何一个作家或媒体去定性。很明显这个文件里边是塞进了私货,这种违法行为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也是要受到追究的,不管是外交部还是国安部,只要违法就要承担责任。

“这个事就要问中共警察是依据什么法律做的这个所谓‘反革命’定性,我作为一个法律专业人士,可以非常明确的回答没有这个法律,这是个违法行为,是违背基本人权、违背道德底线、法律底线和人类良知底线的行为。家人受到骚扰,受到非法侵害,可以起诉控告他们,不管是谁搞的这个事情,都要把他曝光,追究其刑事责任。我愿意帮助他们进行刑事追究、行政问责、包括经济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等事项,给他们提供法律援助。”谢燕益律师说。

谢燕益律师认为,中共国安部门警察威胁夏小强家属的行为,恰恰说明他们是在害怕。因为他们不敢公开给夏小强传话,只敢私底下威胁其家人,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动作说明,中共自己也清楚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也迟早会接受历史的审判、历史的清算。“谁害怕?只有个别做了亏心事、作奸犯科、违法犯罪的特权分子害怕,正常的老百姓根本不会害怕的。”

评论员唐靖远:夏小强踩到了江派的痛脚

旅居海外的时政评论员唐靖远也表示,中共对夏小强家人的骚扰和威胁,其实是中共暴政统治和迫害民众无底线的一个缩影,同时也表明了中共对《大纪元》媒体的恐惧,对真相的恐惧。“夏小强作为一个媒体人和评论员,对中共时局经常有深刻准确的剖析和解读,我相信这是中共相关部门感到害怕的原因所在。他们威胁夏小强的家人,实际就是变相的‘株连’政策,这种做法非常流氓也非常下流,而且这种手法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对诸多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迫害中,还在被广泛的使用。其实这恰恰表明了中共是做贼心虚。”

唐靖远认为,夏小强家属之所以会遭到中共相关部门的骚扰,还有一个原因,是和夏小强在时局评论和解读中对江泽民派系的打击有关。因为中共时局的核心问题,其实一直都是“迫害法轮功问题”,这是导致中共高层分裂的最大根源。习近平他们不愿为江泽民欠下的血腥罪恶背书,这就注定了他们和江泽民血债派的对立。夏小强在评论文章中和个人微博中多次触及到这个主题和解读,这等于是踩到了江派的痛脚,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撕破伪装脸面使用流氓伎俩的行为。

夏小强:我要继续为大陆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发声

在中共国安警察的威胁下,夏小强的父母和家人正经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他们一方面担心自己的生活,同时也为远在海外的夏小强人身安全担心。夏小强想到亲人的痛苦和压力,感同身受,内心也非常痛苦和难过。但是,在这种压力下,他还是选择继续为《大纪元》写作。

“我因为信仰才来到安全的自由社会,可以自由的发表言论,自由的炼功而不必担心被抓。但是中国大陆还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迫害、被关押、被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他们根本没有发声的渠道和机会。中国古语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法轮大法中受了益的我,来到自由世界,怎么能够只管自己生活自在,不管那些受迫害中的学员呢?”夏小强说。

夏小强深刻认识到,中共国安威胁其家人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其停止写作。自己只要稍有一点妥协和退让,中共就会继续使用这一手段,通过家人来对自己提出更多的胁迫和要求。而中共国安警察使用的那些违法和见不得人的手段,也最怕被外界知道。自己只有曝光和勇敢的揭露这些丑恶,才能让邪恶有所顾忌,不敢肆无忌惮的作恶。“因此,我站出来向中共说不,并曝光中共国安警察的违法行为,这才是对我家人最大的保护,虽然他们会在短时间内遭受痛苦和压力,但是,我的心与他们同在。”

不仅如此,夏小强出于一个作家的基本职责和良心,也要继续为中国遭受中共打压迫害的广大民众、维权律师、上访者、异见人士发声。“中共胁迫我的家人,试图剥夺我的天赋人权——言论自由,我绝对不会接受的。言论自由是人类普世价值的基石,捍卫言论自由是我做人的底线,让我放弃这一权利,违背做人的基本道德良知是不可能的。”

大陆作家:威胁家属是中国流氓政权惯用手段

中国大陆广东省深圳市自由撰稿人郭永丰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类似夏小强这样的遭遇,自己早就经历过了。因为自己以前经常会写一些评论中共弊政和人权迫害的文章,之后经常受到国安警察的骚扰、威胁,还威胁自己的妻子、孩子、父母、家人,说不要让他再写文章了。威胁不算,近日警察竟然开始干涉自己的正常生活了。

“把我家的网络线掐断,不让我上网,我修好之后,他们又开始不停地攻击我的电脑,导致我根本不能上网写文章。中共现在就是赤裸裸地耍流氓,根本上他们也是土匪流氓起家的,不管老百姓死活。这正表明了中共是做贼心虚,否则为什么怕别人曝光真相呢?”郭永丰说。

夏小强:曝光中共邪恶 呼吁国际关注

夏小强认为,中共国安威胁家人与自己对中共政局的长期关注解读有关,也与自己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身份有关。“我曾在评论文章中分析,中共政局的核心问题就是法轮功问题,而政局的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分析。我在文章中还多次揭露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这就让有些人感到恐惧。”

夏小强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16年,自己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才来到海外的。如今法轮功洪传世界,中共的迫害也已走到了穷途末路。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纷纷落马、自杀或暴死,彰显了“恶有恶报”的天理。而江泽民集团的官员也被大量清理,那些手中沾有法轮功学员血债的中共官员们,现在每一个都是惶惶不可终日。“在目前打虎形势逼向曾庆红和江泽民的情况下,曾庆红和江泽民也正在调动其掌控的残余势力做抵抗,我的家人受到威胁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为了尽自己所能地保护家人的安全,夏小强表示:“将接触和联系国际人权组织和团体、欧洲人权组织和政要,以及各国的媒体,呼吁他们关注发生在自己家庭中的人权事件。同时收集参与威胁自己家人的中共国安系统各级官员和当事人的个人信息,将其在媒体上曝光,并上报国际人权组织和国际追查组织备案,为日后可能展开的法律行动做准备。向中共纪委监察部和相关部门举报河南省郑州市国安警察对我家人威胁这一违法行为,并保有聘请国内律师、控告郑州市国安警察这一违法行为的权利。”

夏小强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身心受益,改掉了过去抽烟、喝酒、赌博等不良习惯,开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在国内时,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多次关押、两次非法劳教,时间长达两年半,在劳教所期间也曾经历和见证酷刑与死亡。后来因为坚持说“法轮大法好”被中共投入劳教所迫害,当时中共警察也曾经用过这种手段,以夏小强的安全问题逼迫其父亲到劳教所劝说他放弃修炼,没有达到目的后,警察反而说夏小强造成了父亲和家人对他的仇恨、导致家庭破裂。“中共的做法现在没有任何改变。”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5-05-23 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