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降不下的空污旗 凤鸣学童上课伴怪味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晴玳台湾高雄报导)高雄市凤鸣国小邻近小港临海工业区,校长李哲明履任4年,亲见孩子们天天与空污为伍,不免感伤不舍。他说,从学生身上,他感同身受贫瘠孤岛上温水青蛙的处境与心境。

凤鸣国小是一处奇妙的世外桃源,校园绿美化怡情宜人,这里有清凉海风、蓊郁树木、还有清幽的宁静校园,不过李哲明表示,只要待久一点,就会发现这里美中不足的缺憾,就是空气中那微微的刺鼻味。

李哲明说,凤鸣校园不需要升红旗,校长本人就是空品指标,也是最佳空污旗。到校4年来,他虽爱这里的风情,但却难以适应空气中那微带刺鼻的味道,有时候味道还会浓到令人晕眩作呕。反观凤鸣孩子们,总是一派淡定自若,好像大家都没事,不知空污为何物!他想,“或许只有新进的师生新来乍到,才会感受到那大气里的特殊异状吧”。

“国家太过分了,到底有没有真心在照顾善良百姓”,李哲明心疼凤鸣的大小朋友,更为他们抱屈。他说,当空污降临时,是你无法想像的无奈;而云淡风轻时刻,则是难得的海风恩赐。他说,在凤鸣还有片刻的“悠闲时光”,不远处的友校凤林国小,听说有时惨到须戴防毒面具。

“拿近2万人的福祉,怎么抵挡得了2,300万人的利益。”李哲明说,大林蒲沿海6里社区是被政府遗忘的“贫瘠孤岛”,40多年前,因为国家建设的错误配置,让在地居民长期承受难以言喻的苦难,而今,他们的子弟仍得继承这笔“业债”。

李哲明无奈指出,号称高科技高质化、高达80余亿元经费打造的台耀石化厂,正于学校前方95公尺处规划兴建,让原已不堪负荷的地表与空气雪上加霜。他说,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争取资源、更新学校软硬体设备,激励学生学习士气。

高雄临海工业区周边的学校,深受空气污染所苦。图为学童升空污旗的示意图。(地球公民基金会官网)
高雄临海工业区周边的学校,深受空气污染所苦。图为学童升空污旗的示意图。(地球公民基金会官网)

里长:将上街头捍卫环境正义

长期为大林蒲里民挺身发声的凤兴里长洪富贤,是土生土长的凤林子弟,他说,沿海6里原本是纯朴富庶的农渔之乡,但这30、40年来,被国营钢铁厂、石化厂、发电厂、造船厂,以及大大小小的民营工厂重重围困,每天闻到的是有毒空气,隐约目测到的是夹杂着闪耀亮片的微细粉尘。

洪富贤说,他膝下无子女,但身为里长,社区晚辈就是他的后代,今天自己若不挺身而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年轻人,将永远承受国家给予的不公不义。他话锋一转指出,听说临海工业区地下石化管线正位在断层上,731气爆历史绝不容重演,更何况家园已被工厂堵死,再无活路可逃。

洪富贤坚定表示,为了保卫后代安全与健康,6月6日他会再度号召里民走出来,集结所有公民力量,一同争取生存权益,捍卫环境正义。

地球公民基金会副执行长王敏玲表示,毗邻工业区的社区学校师生,呼吸的空气从不曾好过,即使PM2.5指数低于标准,也不代表空气已经合格,因为那些有机挥发性毒物,绝不会呈现在空品指标上,凤鸣校园即使不升红旗,空气永远也不会好。

“没有人愿意让污染产业设在自家隔壁。”6月亦将声援凤林、凤鸣游行诉求的王敏玲,呼吁政府宜尽速调整产业结构,莫以迁厂为由虚应民意。她并建议政府,在秋冬空污扩散不良时节,调整火力发电厂的能源配比,暂以天然气取代生煤,因为唯有让PM2.5减量,才是治本之道。◇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