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特里亚侬宫

法国“太阳王”为自己修建的宫殿(二)

文/李琳

大特里亚侬宫。(维基百科)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5月28日讯】“我为宫廷建造了凡尔赛,为朋友们建造了玛力(Marly)城堡,为自己建造了特里亚侬宫。”——路易十四

皇后套房

皇后套房(L’appartement de l’Impératrice)位于大特里亚侬宫的左翼,包含皇后寝宫、镜厅和礼拜堂厅等宫室。宫殿内原来的家俱布置已经在大革命期间散失,当前的家俱陈设除了少数几件之外,都是在第一帝国时期添置的。拿破仑将整个大特里亚侬宫重新布置了一番,并偕同皇后玛丽-路易丝屡次莅临此地。

皇后寝宫

皇后寝宫(La chambre de l’Impératrice)过去曾经是路易十四的寝宫,它还保留着原有的特色装饰,即房间被考林辛式(corinthienne,源于古希腊的一种柱式,柱头形似盛满花草的花篮)的柱子分割成了几部分,还有令人赞叹的细木护壁板。

皇后寝宫(La chambre de l’Imp2ratrice)的卧房。(维基百科)
皇后寝宫(La chambre de l’Imp2ratrice)的卧房。(维基百科)

在第一帝国时期,这个房间被分隔成一个较小的卧房和一间客厅(或者叫旁厅),供玛丽-路易丝(Marie-Louise,1791-1847,拿破仑的第二位妻子,她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侄孙女)皇后使用。她为房间添置了家俱,重新布置成了现在的样子。

旧家俱中唯一保留下来的是拿破仑在杜伊勒利宫(旧时法国王宫,1871年被巴黎公社社员纵火烧毁,后改建成花园)用过的床。拿破仑战败后复辟的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八(1755-1824,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弟弟),也在这张床上去世。

镜厅

镜厅(Le salon des Glaces)。(versailles3d.com)
镜厅(Le salon des Glaces)。(versailles3d.com)

镜厅(Le salon des Glaces)俯瞰凡尔赛花园十字形大运河的横支,以细木护墙板和嵌入花叶边饰之中的明亮大镜子装饰,是大特里亚侬宫南翼最美丽的厅堂。1691年至1703年期间路易十四居住于城堡时,这里是国王在南翼套房中的最后一间,他把这间可一览大运河美景的客厅当作会议室。

镜厅(Le salon des Glaces)的细节。(维基百科)
镜厅(Le salon des Glaces)的细节。(维基百科)

如同大特里亚侬宫的大部分宫室一样,镜厅保留了原来的装饰,但是家俱已经不见了,它们或者在大革命时被出售,或者被拿破仑替换掉了。1810年至1814年间,这里充当了玛丽-路易丝皇后的大居室。

礼拜堂厅

礼拜堂厅(Le salon de la Chapelle)。(维基百科)
礼拜堂厅(Le salon de la Chapelle)。(维基百科)

礼拜堂厅(Le salon de la Chapelle)原先是一间礼拜堂,在1691年被改造成了候见厅。路易十四修建宫殿的这部分时,为它保留了礼拜堂的用途:房间里面有一扇门,门内隐藏着一个凹入的祭坛,在做弥撒时就将这扇门掩上。

图6:礼拜堂厅(Le salon de la Chapelle)中的壁炉上方悬挂着福音书圣人的绘画。(网络图片)

直至今日,这里的装饰还是能让人想起这种用途:葡萄或谷穗花纹的檐饰寓意着领圣体时吃的酒和面包,还有绘画作品展现圣马可(saint Marc,《新约圣经》中《马可福音》的作者)和圣路加(saint Luc,《新约圣经》中《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的形象。

此外,墙上还有让-巴蒂斯特.范.卢(Jean-Baptiste Van Loo,1684-1745)创作的路易十五和玛丽.蕾捷斯卡王后的肖像画,显示王后曾经在特里亚侬宫住过。

皇帝小套房

皇帝小套房(Le Petit Appartement de l’Empereur)位于大特里亚侬宫的北翼,包括候见厅、皇帝寝宫、私室、早餐厅、浴室这五个房间,门窗都朝向过去的国王花园(jardin du Roi),它们是由先前曼特侬夫人套房的一部分和1750年为路易十五布置的小套房合并构成的。

拿破仑请查尔斯.佩西耶(Charles Percier,1764-1838)和皮埃尔-弗朗索瓦-伦纳德.方丹(Pierre-François-Léonard Fontaine,1762-1853)布置这里。除了私室是根据当时的口味重新设计的,其它房间都是混合了第一帝国和路易十五时期的风格。在拿破仑与约瑟芬1809年12月15日离婚前,是约瑟芬皇后在料理这些房间。

1809年12月,在与约瑟芬离婚之后的日子里,拿破仑第一次居住在这里。路易-菲利普(Louis-Philippe,1773-1850,1830-1848年期间在位)当政时,这里是国王的小女儿玛丽(Marie,1813-1839)和克莱芒蒂娜(Clémentine,1817-1907)公主的住所。

皇帝寝宫

皇帝寝宫(La chambre de l’Empereur)。(© EPV Jean-Marc Mana)
皇帝寝宫(La chambre de l’Empereur)。(© EPV Jean-Marc Mana)

皇帝寝宫(La chambre de l’Empereur)曾是路易十五的卧室,里面在路易十五时期安装的细木护墙板装饰现在依然存在。最起先,这里是一个楼梯和毗邻的大厅的一部分,1750年在这个位置上修建了该房间。

拿破仑为这间卧室重新添置了家俱后,它被布置成了第一帝国时期的样子。寝宫里装饰着美丽的“柠檬树色”的云纹面料,布料边缘是淡紫色和银色的锦缎,这种布料是1807年在里昂为约瑟芬皇后纺织的,1809年又为拿破仑在此使用了这种布料。正是在1809年的12月,刚刚与约瑟芬离婚不久的拿破仑第一次在这个小套房小住。

约瑟芬的女儿奥坦丝(Hortense,1783-1837年,1806-1810年的荷兰王后,是拿破仑三世的母亲)王后,描述了皇帝在这个月的25号是如何接见她们的:“(皇帝)来到特里亚侬宫并要求我们去拜访他。我陪着母亲一起去了。这次会见非常感人。皇帝想要留她吃晚饭。就像往常一样,他坐在她对面。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他陷入了深深的沉默。我的母亲什么都吃不下,我看见她几乎快要昏过去了。皇帝擦了两三次眼睛,什么都没说,我们晚饭后随即就离开了。”

候见厅

候见厅(L'Antichambre)。(维基百科)
候见厅(L’Antichambre)。(维基百科)

候见厅(L’Antichambre)是过去的日出室(cabinet du Levant),曾用作曼特侬夫人的大读书室。1812年,从这里修建了通向(底层与二楼之间的)中二楼的楼梯,于是高度降低了的这个房间被改成了皇帝的秘书室。

墙壁上装饰有“埃及土”颜色的锦缎帷幔,其边饰为猩红色和绿色的。墙上还挂着以下画作:《天后朱诺和花之女神芙洛拉》(Junon et Flore),作者为庞•德•布洛涅(Bon de Boulogne,1649-1717);两幅《西风之神泽菲尔和花之女神芙洛拉》(Zéphyr et Flore),作者分别是诺埃尔•科瓦贝尔(Noël Coypel,1628-1707)和米歇尔•高乃依(Michel Corneille,1642-1708);还有《阿波罗从墨丘利手中接受箭袋和箭》(Apollon reçoit son carquois et ses fl□ches de Mercure),作者为诺埃尔•科瓦贝尔。

私室

私室(Le cabinet Particulier)是过去的休憩室(cabinet du Repos),曾用作曼特侬夫人的卧室。在十八世纪被分成几个房间后,这个房间在1813年重建成了现在的模样。

“鸽笼式文件分类架”是雅各布-德马特(Jacob-Desmalter,1770-1841)制作的,钟表则出自巴伊(Bailly)之手。椅子是给首席执政官(执政官是法国1799-1804年间的定额三名的最高行政官)在圣克卢城堡(château de Saint-Cloud)用的,独脚小圆桌则来自爱丽舍宫。

镶有宽阔金边的绿色锦缎墙饰上,挂着以下画作:《阿波罗和女祭司》(Apollon et la Sybille)和《阿波罗和亚森特》(Apollon et Hyacinthe,亚森特是希腊神话中缪斯克利俄和马其顿国王皮埃罗斯的儿子,被阿波罗掷铁饼时误伤致死,在他的血泊中长出美丽的风信子花),作者为路易•德•布洛涅(Louis de Boulogne,1654-1733);《阿波罗去找海洋女神忒提斯》(Apollon chez Thétys,)作者为让•儒弗内(Jean Jouvenet,1644-1717);《沉睡中的阿波罗得到胜利女神加冕》(Apollon couronn□ par la Victoire et le Repos d’Apollon),作者为诺埃尔•科瓦贝尔。

早餐厅

早餐厅(Le salon du Déjeun)。(© EPV / Jean-Marc Manaï)
早餐厅(Le salon du Déjeun)。(© EPV / Jean-Marc Manaï)

最初,早餐厅(Le salon du Déjeun)和前半个房间构成了餐厅(la salle des Buffets),并与候见厅(现在的音乐厅)相通,路易十四就在这里用晚餐,房间上面还有音乐家就座的乐池。

自路易十五时期起,它被改成了现在的尺寸,作为路易十五的大工作室。拿破仑又重新将它布置装饰成自己吃早点的餐厅,可与皇帝的家庭客厅(过去是路易十五的游戏厅)连通。

墙上的壁衣是明黄色镶边的白底蓝花纹的锦缎;雅各布-德马特制作的椅子上也使用了这种锦缎。还有一张玛丽公主用的独脚小圆桌,桌面周边用跳法兰多拉舞的缪斯女神来装饰。

神殿形状的座钟用各种大理石、碧玉和青金石制成,这些材料大都可追溯至查理十世时期。座钟周围摆放着两个带有风景装饰的塞夫勒陶瓷花瓶。还有一只从(法国大革命时的)流亡贵族那里没收的东方白玉浅口酒杯:第一帝国时期,它被摆放在长廊里的一只螺形托脚小桌上。

墙上诺埃尔•科瓦贝尔的画作,展现了《仙女们把丰饶角呈给阿玛尔忒娅》(Des nymphes présentant une corne d’abondance à Amalthée)的场景,这幅画作原先挂在“树林下的特里亚侬宫”里面。

浴室

浴室(La salle de bains)。(© EPV / Jean-Marc Manaï)
浴室(La salle de bains)。(© EPV / Jean-Marc Manaï)

浴室(La salle de bains)起初是1750年为路易十五布置的小套房的休息室(le cabinet de retraite),后被拿破仑改建成了浴室。

墙壁上铺着白色麻纱,贡多拉(gondole)舟形椅子上也覆盖着这种布料。一条铺着绿色呢绒的软垫长椅遮掩住了浴缸。

皇帝的地志书房

皇帝的地志书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维基百科)
皇帝的地志书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维基百科)

最初,皇帝的地志书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是朝向水源丛林园(le bosquet des Sources)的,这是一个有数条小溪蜿蜒流过的小树林,是勒诺特尔(Le Nôtre)的最后一个设计,但路易十六时期它消失了。

此房间那时候能通向曼特侬夫人的套房,1713年铺设的细木护墙板中镶嵌着凡尔赛园林的风景画,其中还有描绘年迈的路易十四坐在轮椅上散步的画面。1810年,拿破仑命人把这个房间改成了他的地志书房,毗邻的一连串房间充当了皇帝小套房。

责任编辑:德龙

评论
2015-05-28 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