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歌声开在石榴上

文/王金丁

石榴(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没想到,串串村谣竟成了我一生的向往。

那是北方一个小村庄,红墙绿瓦依傍蜿蜒的河流错落着。那一天,太阳刚爬上山坡,孩童们早在石榴树下唱歌嬉戏了,童真的脸蛋映着阳光,歌声在风里翻动着菊红的石榴花,那是我从没听过的曲调,淳净得像清澈的溪水,洗涤了久居城市的俗尘,使我忘了心中的忧虑,情不自禁走近时,孩童们又像蝴蝶似的,带着歌声飞走了。

惋惜的望着孩童的背影,隐约又传来了一阵歌声,我穿过层层树荫寻觅声音的来源,攀上了小山坡时,远远看见溪边几个村妇,擎着竹竿子晾晒着什么事物,一面嘴里悠悠的唱着,歌声丝丝沁入心腑。平静了的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感,唤起了久远的记忆,叫我又回到梦里遥远的故乡。

心里正惊讶着这村谣的优美殊胜时,忽然看到溪里荡着一叶小舟飘向岸边,船上似乎装了许多东西,载浮载沉,几个壮汉摇着橹桨,一面还应和着溪边村妇的歌声,雄浑里带着温柔,一波波向我涌来,让我陶醉在歌声里,感觉四周百花灿烂,鸟声啁啾,像是到了天国世界。时而,又彷若置身浩翰旷野,听着天上传来苍穹的声音,温馨而宁静,第一次体验了歌谣的古朴与纯真。

询问檐下一位吸着烟杆的老人村谣的来源,他说,村里的歌谣保留了古老的曲调,也没人知道唱了几世几代了,村人除了工作就是唱歌,唱歌也是他们的生活,这里没有名也没有利,是个遗世的小村庄。这位耆老叹了一口气:“可惜近几年,年轻人都跑到城里讨生活去了,歌谣也渐渐消失了。”

这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那天,幸运的又找到了那个北方的村庄,红墙绿瓦仍然傍着蜿蜒的溪流,几棵石榴树还挺立小山坡上,可是已经听不见串串村谣了,也不见了那位吸烟的老人,只能看到进进出出的一群群游客,忙着观赏村人热情的歌舞表演。

怅然的回到南方,才发现祖父生前居屋的院子里也植了一棵石榴树,石榴花正开得火红,才忆起小时候祖父在树下打着稻草时,嘴里常哼唱的熟悉的曲调儿。或许祖父、或祖父的祖父,就是从那个北方的小村子来的,当耳际响起那串串村谣时,我喜欢这样想像。@*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题名为“破晓、孤月、冬雪、愁云”的四个陶碗,此刻端庄地呈现眼前。这才明白陶艺家用植物灰与泥浆釉烧制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泽、纹路与肌理之奇妙。
  •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着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访,不由得想起旧时南台湾故乡的绵绵春雨来。彼时的雨吹着淅沥淅沥的口哨,敲打着玻璃窗户,一点一滴敲进我的梦境里…
  • 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 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