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惠虎宇:2亿人三退的数据模型分析

惠虎宇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5月09日讯】2015年4月中旬,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人数已经达到2亿人,这是一个历史的里程碑。

从2005年初,中国的大地上出现了退出中共党团队(又称“三退”)的社会运动,至今10年已经过去了,这2亿人的三退数字正是这个社会运动在十年间结出的硕果。
但是,对于这个2亿人的三退数字,也有很多持怀疑态度的人,觉得这么高的数字,好像不太可能吧? 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我们用一些简单的数据模型来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数字其实并不高。

一、三退的义工人数

众所周知,三退运动是由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发起的一项来自民间底层的社会运动,劝说中国民众三退的义工也绝大部分都是法轮功学员(还包括一些社会正义人士)。在中共打压之前,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中国当时有7千万法轮功学员。自从中共1999年7月20日开始打压和迫害法轮功以后,一部分当时的法轮功学员出于恐惧的理由,在中共的胁迫下,放弃了修炼。但是依然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不惧打压,继续修炼,坚定的践行自己的信仰,这部分法轮功学员以及后来在迫害过程中不断走入法轮功修炼的新学员,成为三退大潮的主要推动者。这部分人数量有多少呢?

据明慧网发布的资料,在1999年中共发动迫害后的十几年时间里,在中国大陆,加上新入门的学员,一共大约有4000万法轮功学员仍然在坚定的修炼。有了这个参考数据,我们就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数据分析了。

二、三退义工与三退总人数的关系

首先补充说明一点,从事三退的义工也包括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海外法轮功学员,但是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数量与大陆相比,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就认为全球范围内从事三退的义工总数就是4000万。
假如这4000万义工每人每年劝退一个中国人。那么4000万人每年可以劝退4000万中国人,10年就应该有4亿人三退。但目前只有2亿人三退,这说明4000万义工平均每人每2年才能劝退一个人。由此可见,与这数量巨大的义工群体比较起来,10年内2亿人的三退数字不但不多,反而显得有点少。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劝说中国人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是一项多么难度巨大的挑战性工作,10年的三退运动,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果,法轮功学员在期间的付出真是难以想像。

如此看来,以4000万的义工来计算,三退人数显得有点太少。那么问题在哪里呢?也就是说,直接从事退党服务的义工人数可能并没有达到4000万,这里面可能有以下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在大陆遭受迫害,这4000万的修炼者中,有很多正在遭受牢狱之灾,没有人身自由;有的人因为迫害的原因而失去了生命;有的学员被家人监视着,不能随便外出交往;有的人长期生活在固定的小村庄,接触外人的机会较少;也有一些人由于性格的原因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从事劝说这类工作,这些学员可能分工从事着做资料,发资料的工作。另一方面,劝说别人退出中共组织,这也需要一些社会技能和常识,从社会学角度来看,也算是一门专项的社会工作,可能需要具有特定能力的人员来做。

我们可以用一个公司的销售部门做业务的数据来做一番类比研究。
从一个做销售的朋友手中,我得到了这样一些数据,一个成熟的销售员每个月大概可以约见10个客户,可以成功签约3个客户。这些销售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打电话,与客户约见面的机会,然后谈商业合作,最后与谈妥的客户签订合同。我们可以把义工劝说中国人民三退的过程与这些销售开发客户的过程做一个类比。

如果一个成熟的义工每个月也可以通过各种接触方式,包括面谈或者电话通话的方式,成功劝退三个人,那么一年就是36个人,10年是360人。用2亿除以360,结果约等于56万。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劝退技能熟练的义工一年可以劝退36人的话,那么只需56万这样的义工群体,10年就可以达到2亿人三退的数量。在4000万法轮功学员中,56万也只是1.4%而已。一个囊括了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各个行业的4000万的群体中,挑出大约1%的业务精英,达成这样一个目标,恐怕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2亿人的三退数字是真实可靠的。

以笔者自己为例,不过得先声明一下,笔者不敢说自己是什么业务精英,笔者所接触到的义工几乎个个都比笔者在劝人三退方面做的好,一个人劝退数千人的例子比比皆是。笔者在2005年三退大潮开始时,也并不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但是这10年来,笔者在中国大陆期间,也算是几千万三退义工中的普通一员。那么十年间,笔者自己劝退了多少中国人呢?笔者有个习惯,每退一个人,都会把三退的证书号(义工中也俗称密码)和三退者的名字代码记载在一个记事本里保存,这样笔者自己的三退数字就是一个很确定的数字,大概是200多人。算少一点,就算200人吧,平均每年20人。如果以笔者的这个劝退数字作为平均数来计算,那么需要义工100万就可以达到目前2亿人的三退数量。100万也就是4000万中的2.5%,这个比例依然是非常低的,在4000万的群体中,找出这100万人来不是什么难事。当然,以上的所有推算都不能说明4000万人中大部分人不努力,而仅仅只是为了从数据上证明一个结论,那就是在4000万义工群体支持的社会背景下,10年间达成2亿人三退的目标并不是一件不可相信的事情。

三、劝人三退的难度

其实,劝说一个人退出中共党团队也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从某些方面来讲,比销售做业务可能还要难一些。一方面是义工存在着人身安全的问题,有很多义工因为在劝人三退的过程中遭受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被非法抓捕,有的人甚至失去了生命。另一方面,中国民众也存在着接受与不接受的问题。那么,劝说一个中国人三退需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呢?

中共迫害法轮功首先是从媒体的抹黑造谣污蔑开始的,特别是江泽民一伙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火,使当时的大多数国人对法轮功学员产生了相当坏的印象。法轮功学员在面对中国大陆民众时,第一个需要突破的就是澄清法轮功真相,消除中共恶意污蔑所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中国民众恢复原本信任和睦的关系。其次,法轮功学员需要让中国民众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需要澄清很多中共所宣传的假历史,破除中共伟光正的虚假形象。第三,法轮功学员需要破除中共颠倒是非的思维方式,让民众从中共所灌输的判断好坏的价值观中清醒过来,认清真正的好与真正的坏。第四,法轮功学员还得让民众恢复自古以来中国社会对善恶有报的天理的认同,破除中共所宣传的无神论观念,让民众接受做了坏事会遭报应,从而愿意远离坏事做绝的中共。大概这样四个阶段做下来,一个中国民众才有可能愿意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民众经历了49年之后的各种政治运动,遭受过中共的迫害,本身对中共的邪恶行径已经有所洞察,这部分民众一经义工劝说,立即就三退,根本不用费事。这部分民众数量也不在少数。所以,整体的考察来看,以社会正常部门的销售人员做业务的正常难度作为平均值,来推算三退过程是比较合理的一种参考模型和研究角度。

为了让中国民众能自愿退出中共组织,10年来,法轮功学员做了大量的讲真相的铺垫工作,除了国内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坚持在一线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以外,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还创办了全球性的大媒体,如大纪元、新唐人等,开发了可以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各类翻墙软件,以及在海外向中国大陆的民众打电话讲真相,通过这些途径,十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乃至官员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在这个基础上,才使2亿人做出了退出中共组织的良知的选择。

四、三退数字的误差率计算

一个自发的民间社会运动,没有组织性的社会活动,在操作上自然会产生一些不可避免的误差。三退数字的误差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重复登记,二是错误登记。经过抽样统计,这两方面产生的误差总比率不会超过3%。

重复登记的情况是这样的,有的民众也愿意退出中共的这些组织,所以当遇到第一个义工时,他答应愿意三退,但是等他遇到第2个义工时,这位民众并不知道已经三退了就应该说已经退过了,还是很爽快的对第2位义工表示愿意三退,这样就产生了重复登记。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是比例非常少,笔者也只遇到过1位这样的民众,笔者告诉他以后再遇到有人问你三退没有,你一定明确的说已经退过了。事实上,绝大多数情况下,义工都会告诉被劝退的民众,以后再遇到有人劝你三退时,你就说已经退过了。在从事劝退的过程中,义工们遇到民众表示自己已经退过了的情况也是很常见的一种现象。那么,以笔者的三退数字200人为例,这位民众总共产生大约3~4次的重复登记情况,在200个三退数字中占的比例是2%。笔者随机访问了一些三退义工,这些义工的三退数字都在几千以上,他们接触的民众多,遇到的这种重复登记的情况也比笔者多了几例,统计这些重复登记的数量与义工的三退数字的比率,都是不足1%。。综合起来说,算多一点,总体上,重复登记的误差也不会超过2%。

错误登记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些人之前还没有表示愿意三退,但是他的亲人已经自作主张的替他发表了三退声明。比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了解了三退可以保平安后,自己愿意三退,在网站上自己去发表了声明,但是同时也替他的父母等亲人都发表了声明。这样就产生了错误登记。这种情况基本发生在民众自己三退的过程中,因为三退义工都知道三退一定得对方同意,才能替他(她)发表声明,因为这是给神看,需要神的认可,才能达到保平安的目地。而普通民众并不了解这个意义,所以可能会有替亲人一起三退的行动。这部分比例也是相当低,因为绝大部分三退声明都是来自4000万的义工群体,他们基本不会发生错误登记,因为在中国大陆,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是真正信仰神佛的一个最显着的群体,在三退问题上,他们是不会乱来的。

那么错误登记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呢?笔者遇到的这位朋友总共(算多一点)大概替10位亲人发表了三退声明。在笔者200人的三退数字中,占的比例是5%。但是访问其他义工,基本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如果笔者访问的义工中随机取4人,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那么5%乘以1/5等于1%。如果受访义工超过4人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那么错误登记的最终误差就少于1%。事实上笔者访问的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义工远不止4人。所以,这个数字实际上是非常小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就以不足1%来衡量,同时,即使还有一些其它可能没有想到的误差,也可以包含在这不足1%的内容之中。

综上所述,将以上两项误差相加,在考察这个社会运动的统计数据的误差问题上,我们可以粗略的估计,2亿人三退的误差应该不会超过3%。也就是说,至少1亿9400万人三退是比较真实可靠的数字。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05-09 1: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