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明星球员”

作者:严谨
美国记者、作家Michael Schuman先生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表示,中共在出现合法性危机之际,试图用儒家理念中的皇权制度来维护其政党的合法性,但是却陷入了一个左右为难的困境。(公有领域)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公子行 治楚国

楚国的公子行(人名),年纪才十五岁,就代理国相的职位。孔子听说这件事以后,就派人到楚国去观察其朝政的得失。

使者回到鲁国后,报告:“楚国的朝廷,看起来很清静,像没什么大事似的,特别是朝廷之上,国家有五个老人。殿廊下,有二十个壮年之士。”

孔子说:“能结合、并发扬二十五个人的智慧,治理整个天下都没问题。何况只是一个楚国而已。”

四个“明星球员”

子夏问孔子:“颜回是怎样一个人?”
孔子说:“颜回比我诚信。”

子夏又问:“那子贡呢?”
孔子说:“子贡比我聪敏。”

子夏又问:“那子路呢?”
孔子说:“子路比我勇敢。”

子夏又问:“那子张呢?”
孔子说:“子张比我端庄。”

子夏觉得很奇怪:“照您这么说,那他们四个,为何要拜您为师呢?”

孔子说:“我告诉你,颜回很诚信。但却不知道有时一些不当的承诺不去实践它,那才是真正的诚信。子贡很聪敏,但却不知道有时要能委曲自己的认知,这才是真正的聪敏。子路很勇敢,但却不知道有时要懂得畏惧,这才是真正的勇敢。子张很端庄 ,但却不知道真正端庄的君子,同时也能和一般世俗的人融在一起,生活、俯仰在一起,而仍不失为君子,这才是真正的端庄。因此,就算把他们四个的优点加在一起,来和我交换,我都不会考虑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的原因。”

【附言】

“四个明星球员,加起来,等于一个明星队。”而孔子就是他们的总指挥。

自得其乐的荣声期

孔子和几个学生,到泰山去玩,碰到一个叫荣声期的人。他身披一件鹿皮的袍子,悠哉潇洒地弹琴高歌。

孔子问道:“看先生这么快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呢?”

荣声期说:“值得高兴的好事太多了,尤其是其中的三件事:第一、天生万物,人是万物中最尊贵的,我有幸是个人,这不是一大乐事吗?第二、男女有别,男人在上,女人在下,我有幸生为男人,这不又是一大乐事吗?第三、有人是还在摇篮里就短命夭折了。我却能活到九十五岁,这不更是一大乐事吗?而且,贫穷是读书人的常态,死亡是人生理所当然的结局,我虽然贫穷,又死期不远,但既是人生的常态.又有什么好忧心的呢?”

孔子赞叹道:“好一位豁达明智的人啊!”(均据《孔子家语》)@*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魏献文帝拓跋弘,从小聪明睿智,刚毅果断,喜好黄老哲学和佛学,经常接见朝官和僧侣一起谈论玄理。他淡泊荣华富贵,总想出家修行。他认为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沉稳仁厚,一向声誉很高,想把帝位禅让给他。
  • 如愿是水府龙宫中的女神,也就是当年彭泽湖龙王清洪君,赠送给庐陵人欧明的那位如愿。因她事事能满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愿”这个名字。据说,水府中处处都有如愿,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帮别人就等于种下善的种子,传递善的链条,收获的是自己。
  • 哀公说:“您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呀?”
  • 师襄子是春秋时的一个乐官,善于弹琴、击磬。据史料记载,孔子曾拜他为师学琴。
  • 有人问栾书:“您为什么不听从多数,而听从少数人的意见呢?”
  • 子路说:“为什么要尊重学养不如自己的人呢?”
  • 春秋时代,晋国公子重耳流亡在外。重耳在齐国待的时间长了,齐桓公便将宗女(史家称齐女)嫁给他。他渐渐地留恋起这种生活,几乎忘记了先前确立的“除奸复国”的宏愿大志了。
  • 寡妇从窗口说:“你不让我进门,真是太没有同情心了。”
  • 金华县城里有个花花公子施王孙,一天,强抢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宁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暂时把她安顿在一间冷屋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