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纪念难民日 近年获庇护者近半为中国人

6月20日是联合国第15个“世界难民日”,也是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公约》生效61周年。(KHALIL MAZRAAWI/Getty Images)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6月20日是联合国第15个“世界难民日”,也是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公约》生效61周年。美国国务院在19日发表声明,简要回溯了美国接收难民的历史。数据显示,近十几年来,来自的中国申请人在美国批准的庇护申请案例中占比最大,且呈递增之势,2011年以来占比已近半。

6月20日当晚,联合国难民署(UNHCR)在华府肯尼迪中心的千禧舞台(Millennium Stage)举办纪念音乐会,女小提琴家夏克尔(Mariela Shaker)作为390万逃离叙利亚的难民代表登台。此外,美国政府、民间社团和国际组织纷纷向因迫害、冲突和战争而被迫离开家园的世界各地难民致以敬意,全美多州都有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

美国国务院于6月19日在网站发表纪念难民日专文。文中说:“自建国开始,美国就在为逃离最危险和绝望情境的难民提供自由和机会。美国的难民重置项目反映了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和我们为被压迫民众提供避风港的强大传统。”“这些难民显示出巨大的弹性,其背景也多种多样。他们……让我们的社区更加充满活力和多样化。”美国接收的难民在五年后可以申请成为公民。不少著名的美国公民是难民,其中包括爱因斯坦、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和奥尔布赖特等。

奥巴马总统则表示:“让难民幸存下来的考验及其抱有的希望,与我们美国人具有共鸣。这个国家是由那些逃离压迫和战争、寻求机遇的人建立的,他们夜以继日工作,来到这片新的土地上重塑自己。”

美国接收难民的历史回顾

美国国务院专文中也简要回溯了美国接收难民的历史:自1720年英国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逃离宗教迫害开始,难民就开始一批批来到美国的海岸。随着美国接收因“二战”而流离失所的25万欧洲人,国会于1948年首次颁布难民法,继而又接收了40万流离失所的欧洲人;这之后,又通过立法接纳逃离共产社会的民众——主要来自中国、匈牙利、朝鲜、波兰和南斯拉夫,还有20世纪60年代逃离卡斯特罗政权的古巴人。多批难民都受到基于族群和宗教的美国非营利组织的援助,这也形成了今日美国在难民重新安置方面富有活力的公私合作模式。

1975年4月西贡沦陷后,美国面临着重新安置几十万越南难民的挑战。其结果,国会1980年通过《难民法》,规范联邦政府的难民安置服务。该法案纳入了联合国协议中的“难民”定义,为各民族难民提供常规和紧急庇护,也成为在美国卫生部下设立联邦难民安置办公室(ORR)的法律基础。

1975年以来,美国已安置了70多个国家的300多万难民。1980年《难民法》颁布后,接收难民最多的为当年(207,116人),最低为“9‧11”事件之后的2002年(27,100人)。2013年和2014两年接收的难民总计7万人。

近年美国给予庇护者 中国人是最大群体

由于战争、种族或宗教迫害及其它政治迫害等而逃离所在国的人统称为难民。许多移民国家收留这些难民。联合国设立国际难民署,专门处理这一问题。一旦确认难民身份,联合国难民署会联系移民国家收留这些难民;这些国家跟难民署有协议,每年须接收一定数量的国际难民。

就美国而言,随着战争局势的发展、政局的变迁与政权的更迭等,美国接收难民的来源国也在不断变化之中。在接收联合国难民之外,对于那些在美国申请庇护者,美国政府基本的认知是,所有的个案都是独一无二的,故而不会根据国别进行任何划界。不过,从申请与获得庇护者的分国别比例来看,中国人都是最多的。

据美国国土安全部2012年统计,2003年至2012年这十年间,美国共接收了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过25万名难民,来自中国的寻求政治庇护者占1/4以上(64,000多人),排在埃塞俄比亚人和印度人之前,成为最大群体。另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2012年在美国提出庇护申请的74,000人中,中国人占24%,也是最大群体。

据美国司法部历年的《移民行政办公室统计年鉴》(Executive Office of Immigration Review Statistical Year Book),至少自1997年以来,每个财年美国批准的庇护申请个案中,中国申请人都是比例最大的群体,2003年以来的比例依次为:27%、26%、25%、30%、35%、32%、34%、38%、41%、45%、46%和45%。从人数来看,中共开始迫害最大信仰团体法轮功的1999年(美国财年),有2,183人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较前一财年的1,566人有明显增加,到2014年达3,976人。

另据计划生育制度的其它规定者,都应被视为因政见而遭受迫害。”换句话说,作为对中共计划生育制度的回应,美国国会特为纳入了对强制堕胎或绝育这类迫害怀有恐惧者。美国每年有1,000个此类指标(CPC),1997年以来,在这一额度之外,又授予条件式庇护。

在纽约从事移民法律事务多年的张先生对记者说,“由于中共的流氓统治,除了众所周知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对其他宗教团体的迫害和毫无人性的计划生育政策,许多民众还遭受了其他类型的迫害,包括失业、强拆强征、城管欺压、恶性医疗事故、官压民等等。”

“讲到迫害,”张先生说,“中共的洗脑才对中国人的最大迫害——用‘无神论’、战天斗地的党文化毒害百姓,打掉了人的道德、打掉了传统、扭曲了观念,致使很多人被它卖了还在为它‘数钱’。其实,这种心灵上的迫害才是最实质的、最致命的。遗憾的是,这一点尚未在西方自由社会引起足够重视。”

张先生继续说:“在纪念‘世界难民日’的今天,真的希望这个世界上的难民,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难民,越少越好。如果有一天从事移民服务的人没饭吃了,那才是大好事。”**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5-06-21 9: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