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汪华斌:“山河依旧”的就是不作为的官吗?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6月29日讯】昨天在某单位碰到一位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他说我们社会的官太注重自己的政绩了;千方百计地以改变面貌已任。结果是全国上下到处是各级领导干部创造出的具有自己名声大振的政绩,所以才出现了“每天不一样的武汉”。可是到过美国的中国人应该知道,美国社会的面貌总是几年难有变化;所以每年去美国的中国人感叹,美国社会为什么就没有变化呢?他不理解的是每天不一样的中国社会为何问题越来越多,而多年不变的美国社会竟然是问题越来越少。正因为如此,所以美国人评价美国官不以社会面貌一新为评价标准;而是以解决社会问题为评价标准。

是啊!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日前在全省“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工作座谈会上说:“主政一方、主管一线,几年下来山河依旧、面貌不改;就是不合格的领导干部,也没有资格继续当领导干部”。这句话说出了当今中国全体干部的心声,因为每个官都想改变山河;所以每天不一样的中国还真的难有“为官一任”而“山河依旧”的领导。

我们有目共睹的是,现在我们社会到处都是日新月异;而且任何领导一到任,全部是大手一挥描绘出自己“为官一任”的蓝图。如当年我老家鄂州市赵寨有位复员军人回乡,遇到当时的鄂州市委书记到他村视察;自然这刚回村的复员军人也是有自己的宏伟目标,结果上下竟然不谋而合。当时因为这书记刚调来,所以要求这复员军人先自己垫付修建公路的钱;然后鄂州市的专案批复后再还他。结果是这复员军人真的以为自己是领了圣旨,将自己家做生意的钱全部用来修建来村的公路了。谁知这书记只是一个过渡的官,半年不到就上调走了;后来的书记又有自己的开发目标,从而赵寨全方位开发的蓝图就搁浅了。更可气的是人家这复员军人自己投资修建公路的钱也无人问津了,因为原来答应的领导调走了;而后任领导并不认可这专案,所以也就不承诺还钱了。就是这样的特色,竟然使这复员军人妻离子散;而他本人也走上了中国特色的上访之路,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的特色。

别说到我们社会的外国人,就是我们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也深有体会;日新月异真的是中国现象。如我们昨天看某地还是一片粮田,可今天出门就能看到这里大型机械来施工了;半年后你再来这里,已经是一排排高楼大厦了。所以有很多到外国学习几年没有回家的人,最后下飞机找不到自己的家是普遍现象;如有位1949年当兵去台湾的老人上个世纪回来探亲,他说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因为武汉市的确是变化很大。可当他真的找到自己的家时,眼泪下来了;因为他的亲人还住在当年他住过的老平房里。他感叹大陆变化的是达官贵人的生活日新月异,而普通老百姓却还是能几十年不变化。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社会到处是老百姓的生活几十年没有变化,但政府办公大楼几十年没有变化的却是很难见到。我的一位国企的朋友说他单位的办公大楼在改革开放后几乎重新修建或搬迁了十次以上,而他单位竟然还有老百姓住在1958年单位修建的平房里;这就是我们心中合格的领导,因为他们以改变面貌为已任;所以我们全国上下今天的确很难见到“山河依旧”的面貌,因为改变面貌是领导最明显的政绩;所以我们社会很难见到几任合格领导而“山河依旧”的现象。但日新月异的新面貌下,老百姓几十年住房不变、生活不变却同样也是普遍现象。

为什么我们社会的各级领导干部喜欢改变面貌而不是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原来这就是中国的国情;我们改变面貌需要政府投资,投资不仅有回扣而且能制造‘每天不一样’的镜头;所以我们社会的上下领导特别热衷于改变面貌的投资。而改善老百姓生活需要知识,更重要的是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很难上镜头;所以我们武汉市虽然‘每天不一样’,但我居住的老小区—-粮道街就能几十年没有变化;因为这里是普通老百姓的贫民窟,所以粮道街周边都是高楼大厦了;但粮道街还是解放前修建的平房。我们不会有领导到这里去视察政绩,也不会有记者到这里去采访“山河依旧”;所以这里的老百姓成为了‘每天不一样’的世外桃源。

我们社会是解决问题难,而改变面貌容易;再加上解决问题吃力不讨好,而改变面貌却能名利双收。正因为如此,今天的中国领导干部没有解决问题的;但却千篇一律地“干”改变面貌的,因而我们现在任何领导全部是政绩明显;而且个人与家庭暴富;这就是我们今天无论领导干部在哪里主政,绝对找不到还能有主政几年还是山河依旧的特例;所以我们中国社会的官嘲笑美国社会的官毫无建树,因为只有我们社会的官才能创造日新月异的政绩;这也是中国特色呀。

‘山河依旧’究竟好不好这是一个领导干部与老百姓观点对立的话题,因为老百姓还真的欢迎那些‘山河依旧’的领导干部;起码破坏环境不那么严重。而日新月异的领导干部带来的旧貌换新颜,最后却是需要老百姓后几代人来还债;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特色。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5-06-29 1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