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捐器官宣誓作秀 中共不断改口器官来源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迫于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中共承诺器官移植供体不再用死刑犯器官、只用公民捐献,而中国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浙江还上演器官捐献宣誓仪式来掩饰尴尬的捐献局面。

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一直被国际社会强烈质疑。中共至今无法说清已实施的4万多移植手术的供体来源。因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杀人罪恶在国际上曝光,中共改口承认使用“死刑犯”器官来搪塞,但国际社会独立调查提供的证据显示,中国死刑犯数量不足以支撑中国近年巨增的器官移植数量。

作秀的器官捐献宣誓仪式

浙江在线5月21日报导,2015年5月20日,在浙江义乌举行了一个奇怪的宣誓仪式,在场的50人宣誓称愿意捐献器官。
  
这个捐献宣誓仪式被指作秀。组织这个宣誓的一个慈善组织负责人也承认,中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人数有150万人,“这个捐献比例太低,缺口也太大”。
  
2010年起,中共宣称开展所谓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浙江是首批11个试点省(市)之一。2010年,浙江全省人体器官捐献成功的案例仅为两例。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为129例。
  
中国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在中共极尽全力推广,甚至宣誓承诺等手段无所不用的情况下,根据红十字总会数据,截止到2015年3月1日,中国器官捐赠登记人数为35,290人。

中共承诺从2015年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不过,中华民族极为重视孝的观念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传统文化观念,死也要留全尸,捐献器官的志愿者不多,有时本人愿意捐献,其家属也不同意。

器官资源如此匮乏,中国的医院却根本不用担心器官来源的问题,显而易见器官来源大有问题。来自中国官方统计数据,国内器官移植数量由1999年之前的5,000跃升一万以上,而且逐年递增,2003年至2006年是高峰,达到每年二万例以上。如此数目巨大的鲜活人体器官是从哪儿来的?

中国器官移植来源的三大质疑

2014年9月,美国专业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近日在网上发表标题为《发生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摘取》(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的文章。文章从专业角度对中国器官移植来源提出三大质疑。

第一大质疑是:死刑犯的器官捐献者减少,其它器官源自何方?

第二大质疑是:中国军方医院有没有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中共)强摘器官的最全面调查聚焦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第三大质疑是病人未抵达前,中国何以承诺可提前数周安排移植手术?“当局至今一直否认额外的器官来源,但没有提供官方宣称的器官来源的可证实信息。”

依据中国公开报导及中华医学会的器官移植数据,从1999年以前6年的18,500例暴增到1999年以后6年的6万例,其中4万多移植,中共至今无法解释供体来源。

据大赦国际的记录,在 2000-2005 年之间,中国大陆死刑犯的处决数量平均每年1616人。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前主席、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第一版以18种证据方法佐证,得出结论认为中共政府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通过调查,他们得出结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起至2005年,有四万一千五百例被移植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活摘罪恶曝光 中共改口承认“死刑犯”

中共官方对器官移植来源的说辞一直前后自相矛盾。这前后矛盾间接证实了中共在掩盖的活摘杀人罪恶。

中国医生王国齐2001年向美国国会证实“中国正利用死刑犯器官”,当时中共政府完全否认。
  
2006年3月,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当时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更称:“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2006年4月11日,毛群安仍坚称:“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的舆论。”

不过中共的强硬态度止于此,2006年3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罪恶开始在国际上曝光。

2006年3月8日,《大纪元时报》报导了对证人之一皮特(PETER)的采访,指称辽宁沈阳市苏家屯有一秘密集中营,关押有6000多名法轮功成员,他们遭到杀害,器官被摘取出售。
  
2006年3月17日,《大纪元时报》报导,证人之二安妮(ANNI)出面指证,她的前夫是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器官摘除主刀医生之一。他是脑外科医生,主要从事眼角膜摘取。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罪恶震惊世界。2006年11月,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改口承认使用“死刑犯”器官。黄洁夫是中共国家活摘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

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国家”。此后,“死刑犯”器官成了中国器官移植的最主要来源说辞。

国际社会独立调查提供的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死刑犯数量不足支撑中国近年巨增的器官移植数量,且近几年还在逐步减少。

2006年,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投书大纪元,他说:仅仅他自己一人就经手了6万多器官移植的“死刑犯”的假材料,那些法轮功学员都被材料登记为“死刑犯”而“自愿”捐献器官。

中共通过一种全球性的大规模高度专业化的器官移植谋利的商业运营模式进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也可以称其为中国国家器官市场。活摘器官从江泽民和中共中央下达的密令、文件送达各大军区开始,军队成为中国活体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管理系统的核心和总负责机构。军队、卫生部、六一零、警察、看守所、监狱系统配合,将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抽血、注册、电脑管理,作为统一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责任编辑:心鉴

评论
2015-06-03 8: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