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丕东:六十多年,第一次投票失利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6月30日讯】香港政改方案未获香港立法会通过,这应该是六十多年中国执政党第一次没有在选票上如愿。

我也一直想写一篇文章,却一直没写。我知道,我要说真话,可是,真话有罪。爱国主义这把锋利的锄头,一看到真话的绿苗子从地里冒头,手起锄落,连根都被刨了。

但我还是想写几个字,删就删了吧。

我们可以想像讽刺的投票结果所带来的愤怒,想想看,一条路走了六十多年,顺顺畅畅,路上连根杂草也没有,这突然给摔了一跤,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能不窝心吗?

难道是老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已成往事?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都不愿意去说,这么多年,脾气已经越来越倔了,听不见,不想听,再罗叽巴嗦就让你永远不会说。

也许是有些老了,曾经讲过的话都忘记了。

面对投票的结果,我们看到站在高山之巅的喉舌一篇篇的怒吼像汽车排气管的破裂发出了刺耳的轰鸣。不能有一点绅士的气度吗?既然是投票,就有存在两种相反答案之一的可能。为什么结局会是如此,不能平心静气想想原因?

或者,从来就没有觉得要想原因,六十多年了,压根没有想过,也忘了还要去想原因,投票就是通过,走个形式,哪有那么多原因。

今天,互联网普及了,即使在有限的局域网,资讯的传输已让灿烂的阳光照往每一个阴湿之地。那些曾经的文盲都已经人老耳背,甚至早已成为一抔黄土长眠地底,新涌出的人,已经有些文化,会思考的越来越多,甚至会嘲笑申老婆子这样的投票机器了。

时代变了。不再那么静悄悄,那些麻雀都想叽叽喳喳地叫几声。每个人脑袋里的东西,再难以像买切糕一样,想切方点就切方点,想切圆点就切圆点,要价也越来越高,弄不好要赔个倾家荡产。

当我们上卫生间时,发现有许多流氓翘着白花花地屁股在小便槽上拉大便,稀里哗拉地臭气熏天苍蝇四飞。我们发现,这卫生间去不了了,更多的卫生间都去不了了。大不了,我们自己去山上挖个坑自个儿拉。

上卫生间是为了解决内急,内急都受此骚扰,可想基本的生活受到了多无耻的破坏。我们当然永远不可能赞美这种流氓的行为,永远不能与这些肮脏的流氓为伍。

我们的的环境就是这样变得乌烟瘴气了。
那卫生间,该就是被占用的话语之地,那排泄的秽物,该就是谎言

没几个会跟着学,那是丑陋,谁都知道。

六十多年来的第一次投票失利将载入史册,这是必然了,很愤怒、很悲哀、很可怕。一直嘲笑绅士,我是土鳖我骄傲,今天,不防来学着做绅士,如果有一天获得尊重不是靠命令,靠武力,那就真的胜利了。

选票是个坏东西,没有选票,到处都是坏东西。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5-06-30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